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小说推荐›贞观狂儒
贞观狂儒

贞观狂儒李素

标签: 小说推荐 李素 李道正 贞观狂儒
李素李道正是小说推荐小说《贞观狂儒》中出场的关键人物,“李素”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许久,管家终于弄清了抽水马桶的用途和方法,脸色也渐渐由阴转晴。“怂娃,蛮灵醒的么。”轻轻敲了李素一记爆栗,管家赞不绝口。“谢管家伯伯夸奖,你舒服就是小子的快乐……”管家哈哈大笑:“好个小子,以前瓷嘛二楞的,让人看着就想抽你,就今看你顺眼点,说吧,来我家搞这些名堂到底为了啥......
状态:连载中 时间:11-14 00:44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很客气的一个人,穿着绫罗长衫,嘴边挂满了笑容,拦住李素三人后不停的拱手致歉。

“抱歉抱歉,拦了贵客的路,在下唐突了。”

李素挑挑眉“有事?”

“在下观之,贵客三人年岁虽小,从里到外却透出一股富贵之气,出手阔绰,豪气无双,更且英俊潇洒,温文尔雅……”

“停!”

这人上来就是口若悬河一通夸赞,说起昧良心的话脸色都不变一下,王家兄弟听得眉飞色舞,用一种千里马看伯乐的目光看着他。

李素横了他们一眼,对那人道“英俊潇洒什么的,直接对我说就可以了,不要牵扯不相干的人,否则听起来不诚恳。”

那人笑了笑,也不尴尬,道“这位贵客,前些日子您在小店订做的东西,俞老师傅给您做好了,东西还满意吗?”

“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别再那里拐弯抹角的拍马屁。”

“本店愿与贵客合作,不知贵客意下如何?”

李素顿时心花怒放,这是打瞌睡送来了枕头啊。

“没兴趣,再见!”

李素说完就往走,掌柜傻了眼,楞了一下后急忙再次拦住他,神情有些焦急。

“贵客,什么都好商量,好商量啊!”

矫情够了,李素这才停下脚步望着他“利润如何分?”

“四六,我四你六……”

“幸会幸会,告辞告辞。”

“三七!三七!我三你七,贵客,做生不如做熟啊,这东西只要在本店里,在下保证绝不泄秘,你找外人做这买卖,很容易就把其中关窍泄露出去了,那时全长安皆群起而仿造,这东西就掉价了。”

李素叹了口气,这位掌柜很会说话,这番话正好说到他心里,他也担心活字印刷术被仿造,这本来就是一个很简单的东西,不知道的觉得它神秘,说穿了一文不值。

“我七你三,说定了,还有……”

掌柜的一脸了然,接口道“立下字据,秘方外泄拉我去见官。”

李素顿时对他生出好感。

……

长安城悄然流传着一个神话。

不错,就是神话。

西市某文房店承接印书生意,任何书拿过去,两日内印好,字迹清晰,纸页留香,无论排版还是字体皆是上乘,更难得的是价格公道。

时下印书仍是老一套,费时费力不说,还要花费大价钱。

可这家文房店两天就印出来了,实在是个奇迹。

长安城的文人由开始的不相信,慢慢到好奇,最后亲身一试……

沸腾了,长安城的文人圈子沸腾了。

文房店数日之内门庭若市,无数文人蜂拥而至。

长安城里印书的生意意外地火爆起来,李素心情很不错,数钱数到手抽筋的美好日子即将到来。

不知道文房店的掌柜这几日赚了多少钱,虽说如今是诚信年代,但李素还是忍不住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掌柜的不会在帐簿上作假吧?有必要雇请一个财会人员去监督才是……

河滩边,李素用木棍在沙地上练字,难看的飞白体,但不得不练,因为李世民就好这一口。

心情好就得练字,练字就写诗。

“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非常意气风发的诗,很适合自己目前的心情,拿到外面卖的话,这诗少说得卖三贯。

诗是好诗,然而字却……

李素看着自己的字,不由皱起了眉,不争气的字,破坏了自己的好心情。

难看,必须毁灭证据,打死不承认是自己写的。

伸出脚,打算把地上的字抹去,身后一道娇脆的声音传来“别动!我多看几遍。”

李素没理她,刷刷几下,用鞋底抹平了字迹。

很好,人生中的瑕疵已抹去,自己又是一个完美无暇的英俊少年。

“你……你这人怎么这样。”东阳公主跺脚瞪着他。

李素笑道“字太难看,远不如本人完美,不完美的东西要除掉。”

东阳公主恨恨剜他一眼,却用一根小木棍在原地写了起来,没过多久,李素刚刚的“春风得意马蹄疾”完整重现在沙地上,一字不差。

东阳公主显然有点小得意,像只天鹅般高傲地扬起了小下巴。

“李素,再作一首吧,好不好?”东阳公主软软相求。

“不好,我马上就是有钱人了,作诗这么庸俗的事情,是有钱人该做的吗?”李素拒绝得很不留情。

“作诗……庸俗?”东阳公主瞪大了眼睛,露出极度的困惑。

眼睛眨了眨,李素看着东阳公主,冒出一个主意。

“你是宫女?”

东阳公主露出一丝慌乱,掩饰般理了理发鬓,道“啊……对啊。”

“你们公主喜欢诗吗?”

“喜欢……吧?”

“喜欢我作的诗吗?”

东阳公主俏脸有点红,讷讷道“兴许,是喜欢的吧。”

李素的眼睛变得愈发明亮有神“买吗?”

“啊?买……什么?”

“买诗吗?刚刚我作的这首‘春风得意马蹄疾’,三贯钱卖给公主,以后算是公主自己作的,我发毒誓保密。”

东阳公主吃了一惊,李素这张突然变得陌生且无耻的嘴脸显然吓到她了。

“你你……你这个……斯文败类!诗也能用来买卖么?”东阳公主气得脸都红了,娇躯直哆嗦。

“没关系,这东西我还有很多,家里盖大房子缺钱呢,先卖几首救急。”

东阳公主快气晕了,抄起手上写字的小木棍朝李素背后抽了一记,然后扭头便跑。

李素也急了,赶紧朝她背影喊道“喂,你不买就别拿我的诗跟别人显摆啊,要收钱的!”

奔跑的倩影忽然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然后……头也不回地继续跑。

看着她跑远的背影,李素神情黯然地叹了口气。

买卖黄了,这种买卖还是不能跟太要脸的人做,李素现在忽然无比想念那位买诗的壮汉,看到他就有一种遇到知己的感觉……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