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武侠修真›愿你余生被温柔以待
愿你余生被温柔以待

愿你余生被温柔以待宋七月

标签: 宋七月 宋清野 愿你余生被温柔以待 武侠修真
很多朋友很喜欢《愿你余生被温柔以待》这部武侠修真风格作品,它其实是“宋七月”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愿你余生被温柔以待》内容概括:受伤了?打开灯就看到男人肩膀上有一处刀伤,正朝外面冒着血,急忙拿来药箱,将伤口消炎包扎完已经是半小时后,人发着高烧,她使劲扳开他的嘴巴喂了退烧药。“我冷……”男人嘴巴念叨出两个字,宋七月低着头将耳朵凑过去,道:“你说什么?”“冷。”“啊!”突地,男人伸出手,将宋七月的手腕紧紧抓住,往自己怀中拽,她吓...
状态:连载中 时间:11-14 03:40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很高,这里是四楼,跳下去一个不小心就是终生残疾,更何况她身体状况根本由不得她操控,但现在除了窗户口,就没有其他路能让她下去。

烟灰缸砸的那一下并不轻,血肉模糊,她抬起手擦了擦额头,又朝下面看,跌跌撞撞的走到浴室里,里面也都是封闭的,根本没有出口!

突地,外面又开始响起脚步声,守在门口的男人出声“张总,你来了?”

“小妞呢?”

“在里面等着呢,之前吃了药,现在肯定正折腾呢。”男人不怀好意的笑出声。

是那个张总的声音,宋七月猛地瞪大眼,冲到门口将门给反锁,想着办法,可手机和包都还在包厢里,她现在没有任何办法,晃了晃晕乎乎的脑袋,她又走到窗户口。

“砰——”

外面已经在敲打着门,张总似乎有些不耐烦,捶了几下就道“小妞,你跟着那个残废肯定是享受不了什么床上乐趣的,你开门,我保证让你体会到什么叫做极乐!”

敲了两下里面没有反应,外面的人早就不耐烦,张总抬手往那个男人头上扇了一巴掌,怒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给我砸开!”

“是!”

宋七月心中充满绝望,朝窗户口看了眼,扯下窗帘拿过沙发垫,使劲打着结顺着旁边的管道滑下,窗帘太短,还有一半的距离,她猛地闭上眼心一狠,将沙发垫垫上跳了下去。

“咔嚓——”

她抽了口气,右腿明显已经骨折,她趴在地上,清冷的风吹在身上,舒畅无比,缓解了身上的火热感,可等风吹过,身上又空虚难受无比。

“她在那!”

四楼窗户口,男人阴鸷的盯着她,眼神恶毒。

宋七月爬起,头也不回的朝外面跑,她一瘸一拐,冲到外面,车子来来往往,可她却不知道哪里才是她的归宿。

猛地拐到一个巷子里,黑灯瞎火,根本看不清路,她躲在角落里,听着外面的人声。

“给我找,绝对不能放了她!”

宋七月此刻已经恨不得将身上的衣服拔开,已经在崩溃的边缘,不知道过了多久,脚步声消失,她才敢走出去,巷子尽头,有车停在那。

她眯起眼,像是看到了什么,突地轻笑出声,跌在地上。

是他来了啊。

她朝他爬过去,狼狈至极,腿已经走不了了,疼的几乎要昏厥,只不过心中撑着信念不能倒,她不能出事,不能死,否则怎么让高家的人得到报应!

宋七月朝他伸出手,哑着嗓子道“救我。”

她手指缓缓的朝上蹭,衬衫得扣子一颗、一颗的被解开,到了最后她像是受不了似得想要将衬衫给撕裂。

陆景肆低着眼看她,从她血迹模糊的脸到那只早就脏兮兮的手指,轻轻的闭上眼,似是叹了口气“傻女人……”

他将已经神志不清的人抱在怀中,直接上了车。

别院。

陆景肆的私人医生小声道“夫人的腿已经固定好,记得少做激烈运动,忌辛辣,至于身上的药性已经没办法控制,只有靠夫人自己的毅力。”

等医生出去后,陆景肆直接将宋七月放进浴缸,她紧紧地闭着眼,随着药性不停的蹭着,她拽着陆景肆的手,不肯松开,口中呢、喃着,身体疼痛难忍。

“你什么时候才能不这么天真呢?”

这么容易就被人骗,被人设计,真是蠢得天真!

陆景肆将人洗干净,给额头包扎好,将人扔在床上就准备离开,可没想到宋七月紧紧扒在他身上,松都松不开,再加上那张明艳的脸,不复方才的狼狈,他喉结上下微动。

“陆景肆,你得帮我!”

宋七月迷糊之中喃喃着这句话,蹭着他的脖颈与胸膛,整个身体已经缠上去,她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知道她碰上了陆景肆,不需要再那么防备,她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了。

因为,他会帮她。

陆景肆眸子幽暗的很,可宋七月根本没给他思考的机会,红唇迎上,清凉缱绻,像是得到了纾解,她再也不挪开……他化被动为主动,直接咬在她唇上。

重重的啃噬,像是在惩罚似得,一步一步,留下烙印。

帘蔓轻摇,一夜缠绵。

一清早,宋七月睁开眼,等感觉到身体的异样,恐慌不已,昨晚的事在脑海中渐渐回笼,她看着未着寸缕的身体以及青紫痕迹,大脑瞬间当机。

她好像是碰上了陆景肆,后来发生什么事了?

突地,一只手搭了过来,她吓得惊叫,陆景肆单手撑着脑袋,瞅着她,不言不语。

看到是陆景肆,她抽了口冷气,脸色爆红“是你?”

“不是我你还希望是谁?”

没想到会被反问,宋七月愣怔片刻,哆嗦的问“我们……”

“做了。”她不说话,反倒是陆景肆勾起她的下巴,邪魅的笑着“你这态度,是想将我吃干抹净不负责么?昨晚可是你不顾我行动不便,求着我……”

“别说了!”

宋七月差点被自己口水给噎死,他居然说的这么直白坦然,她脸红似血,却发现他眸子猛地变得深邃狠戾“知道错了么?”

她浑身一冷,想到昨晚的事也消了羞怯的心思,也不去想这男人昨晚是怎么和她做的。

“嗯。”

看她低声承认,陆景肆勾了勾唇没有再说什么。

宋七月在他视线下卷着被单下了床,脚刚一接触到地面居然就朝下跌,她居然忘了右腿骨折了,对上他那双似笑非笑的眸子以及一览无遗的身体。

“咕咚——”她吞了口吐沫,他身上也有不少痕迹,她昨晚还真是不忍直视!

逃也似的跳着进了浴室,将门猛地关上,她坐进浴室内,想着昨晚的事,越想越后怕,若是遇上的不是陆景肆,若是让高阮目的得逞,她现在是什么样?

她眸子愈发的狠,猩红无比。

等从浴室出来后,陆景肆坐在轮椅上在门边等着,她脸微微一红,让出浴室。

“夫人,朱特助让我来问问少爷起来了没有?”

张妈在竹木的注视下,硬着头皮敲了敲门,她虽然不知道朱木为什么不敢自己过来敲,但不用想,肯定没好事,朱木讪笑的盯着张妈,等听到里面的回应立刻下了楼去等着。

起了就好。

宋七月红着脸换了件长袖衬衫,可镜子内的女人脖颈上依旧是痕迹遍布,可谓是惨不忍睹,也不知道陆景肆用了多少力气。

她将长发放下,张妈又在门口道“夫人,朱特助准备的拐杖在门口。”

“好。”

她杵着拐杖,陆景肆坐着轮椅,她想,如果有人,肯定一眼就能知道她们是夫妻,这样的感觉好像也不错。

等陆景肆收拾好,两人下了楼,张妈担忧的看着她,似乎没想到宋七月弄成这个样子。

可看到那脖颈处的暧昧痕迹,张妈又吞吞吐吐的不敢问,她是过来人,一眼明了。

莫不是少爷强迫夫人然后两人大打出手?

嗯,极有可能!

在众人压迫的视线下,宋七月用过餐,朱木似乎找陆景肆有事,两人的身影很快就消失不见,张妈趁着这个时候走了过来,悄声的道“夫人,是不是少爷惹你生气了?”

“没、没有!”

宋七月急忙摇头,杵着拐杖小步的走着,右脚现在一用力就是钻心的疼,她要快点好起来,去和高阮斗!

张妈满脸怀疑,下一刻又开始解释道“夫人,少爷的性子就是那样淡淡的,他这个人心眼其实挺好的,就算有什么地方不对,惹你生气了,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而且你已经是少爷的妻子,有些事肯定是要做的。”

说了一大堆,无非都是陆景肆的好话,宋七月听着也不会觉得不对,陆景肆本来就是个很好的人、

她扬起眉眼一笑“张妈,你多虑了,我和景肆很恩爱。”

听到她这么说,张妈才舒了口气“那就好,夫人的脚扭伤了,今晚给夫人炖骨头汤补补。”

“谢谢张妈。”

夫人这么和善,张妈自然是开心的,少爷和夫人能够好好过日子,自然是最好的。

一连几天她都待在家里养伤,却又没有忘了去学公司运作的事,她以前是宋家大小姐,对于这些事也得心应手,从小就跟着外公学习,只不过两年前变了。

现在这些事对她来说并不难。

更何况她聪明的很,只要陆景肆和她说的,她能很快就记住,记忆力很好。

两周后,她已经不需要用拐杖就能走路,只不过走的较慢,宋七月坐在亭台的石椅上,翻着书本,认真的很。

“美人儿……”

突地,有人从后面抱住她的腰身,她惊呼出声,快速反应过来,猛地往后一推,却没想到来人将她的手腕擒住,反剪在背后,气息吐在她的脖颈间。

“美人,你真好看,要不要给爷笑一个?”

宋七月拧着眉,陆景肆住的地方一般人都进不来,这个人能进来就说明身份不一般,她抬起眼盯着来人,猛地瞪大眼。

“陆景肆?!”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