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小说推荐›愿,来生还能遇见你
愿,来生还能遇见你

愿,来生还能遇见你沅水书虹

标签: 刘传林 小说推荐 愿,来生还能遇见你 贺敏
很多朋友很喜欢《愿,来生还能遇见你》这部小说推荐风格作品,它其实是“沅水书虹”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愿,来生还能遇见你》内容概括:故也曾有过相当的繁华。只是后来陆路运输兴起,靠水运辉煌起来的黔江便渐渐的衰败下来!后来县政府也迁到了现在的安城,这里就变得更为落魄与寂寥。当然,它所有的繁华或寂寥的过程都是发生在贺敏出生以前的事情。对于它的过去,贺敏以前也只是在她外公还在世的时候,听老人家讲起的......
状态:连载中 时间:11-25 15:57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说话间,汽车已经驶入了黔江城内。车到站后,几个人高兴的下了车。

这黔江古城规模不大,却已有上千年的历史,地处沅江中上游,依江而建。旧时,曾经作为沅江县的县治所在,再加上沅江本地所盛产的桐油,木材等也都要经由此处运往外地。故也曾

有过相当的繁华。只是后来陆路运输兴起,靠水运辉煌起来的黔江便渐渐的衰败下来!后来县政府也迁到了现在的安城,这里就变得更为落魄与寂寥。当然,它所有的繁华或寂寥的过程都是

发生在贺敏出生以前的事情。对于它的过去,贺敏以前也只是在她外公还在世的时候,听老人家讲起的。现在有好多都已记不太清。街上有好几条街都是木制结构的老式房屋,看上去都是有

故事的。近几年,当地政府因为要发展旅游业,所以城里的老房子都有被修缮过,看上去不似几年前那般的破旧,似乎又有了些昔日的威严与风采!

几个人走在这古色古香的街巷里。经过一道道老宅门,这些院落大多都还有人居住。贺敏想,住在这些老宅子里的人们,以及他们祖上的先人们都曾经有过怎样的故事?她们拿着相机不

停的换着姿势拍照。其中要数娃娃和心惠闹的最欢!娃娃本名叫刘小娟,因为有张洋娃娃般可爱的面孔,性格又很是俏皮活泼,年龄又小,所以贺敏就给她取了个外号叫“娃娃”慢慢的大家

就都这么叫,就好像她原本就叫“娃娃”似地!她自己也经常自我介绍说“我叫刘小娟,小名叫娃娃!”

几个人边走边闹,在离她们不远处,只见一群人正围着一个小摊子,好生热闹!“在干嘛呢?我们也去看看!”娃娃忽然不同她们打闹了说着就往人堆里头钻。她们几个都笑了说“娃

娃果然是娃娃,就是爱凑热闹1刚说完,就听娃娃在人群里头叫“快来啊!这边在算命哩1心惠几个一听说是算命的,就都看着贺敏笑了起来。贺敏不知道她们笑什么就问“你们笑

什么?”心惠笑着说“敏姐,这算命的是个老太太,我在没来之前就听说过的,说是她算的可对了!敏姐你不如就让她算算!”贺敏听了笑着说“哦,原来,你们早就算计好了,要看老

姐笑话是不是?没有,没有1几个人忙不迭的回答。“快来啊!敏姐,我已经给你排到位子啦1娃娃又在人堆里头叫着说。贺敏还来不及反应,她们仨就一拥而上,拉的拉推的推嘴

里还不闲,这个说“敏姐,你就看看嘛!”那个说“看看我们的姐夫还要多久才会出现!”贺敏被她们三下两下的就推到了算命摊前。“师傅,这就是我姐姐麻烦您给她看看姻缘!”娃娃说

。贺敏被她们按着坐下,她瞪了娃娃一眼说“就你能1“来姑娘,伸手让我看看1算命的老妪开始说话。“来敏姐,右手1心惠说着就抓起了她的右手,贺敏虽说不情愿,但此时也

是盛情难却,心中又想“算就算呗,就当是听故事好了!请问姑娘的生辰?”老妪问。贺敏还没有张口那几个就异口同声的回答“1983年五月初三,子时!哦!我来看看啊!”老妪

掐起手指来。“姑娘啊!你的缘分不远了,应该就在今年,好姻缘啦1老妪很肯定的说。她们几个忍不住又要打趣起贺敏来“敏姐,听到没,就在今年1“是啊,是啊,还是好姻缘1

周围其他围观的人也笑了起来很是善意的说着“好啊!好啊!”。贺敏一时羞红了脸。丽香见了赶紧说“不要说了,敏姐脸都红了!”娃娃又问老妪“你说的好姻缘,是个怎样的好法?

是啊?是啊?”她们几个也跟着问。急的贺敏狠命的捶她们。老妪笑了笑说;“你们姐姐,想要的是怎么样的,这姻缘就是怎样的1娃娃一听就说“您这么说我们听不懂,您说明白

点!那你要怎样才明白?你就说,我们这姐夫是哪里人,是干什么的,将来对我们姐姐怎么样?可不可以到白头?”娃娃一口气问了个遍。周围人听罢,笑的更欢。老妪听了说”

你这小姑娘,又不是给你自己算命,你怎么就这么上心1“师傅,您就说吧1娃娃央求着说。“好,就冲着,你们姐妹这感情,我今天就好好给你们姐姐说是姻缘1周围所有人听了,

一时安静下来。贺敏也认真的听着。“这位姑娘的姻缘,是前世带来的,前世未完,今世再续!很好的,这夫婿应该就是本县人士,是位军人您怎么知道我姐姐喜欢军人?娃娃打断

了老妪的话。“你别急,听我说1老妪说。心惠忙扯了扯娃娃的衣服,叫她安静些。“你们姐姐是可以看着她的夫婿白头的,他们会有三个儿子,放心个个漂亮聪明1听到这里,娃娃又

忍不住笑着对贺敏说;“敏姐,你要有三个儿子啊!”贺敏一听脸更红了就说“这可是乱说了,现在谁还会生三个啊?怎么不会,说不定是三胞胎!”就连最老实的丽香也说。贺敏狠

狠地拧了她一把说“连你也来打趣我1“好啦,我们还是先走吧!下午还要赶回去上班1贺敏说着就站起身来。并且把钱给了老妪还道了声谢。然后又催她们说“走了1她们几个

嬉皮笑脸的簇着她,免不了又打趣起她来!几个人就这样嘻嘻哈哈的继续在这古老的街巷上走着。

她们不知怎的,就到一座老宅前。这宅子应该是没有人住的,空了许久似地。从外往里看去,到处是破瓦残砖,房梁上的油漆早已脱落,显得很老也很旧!院子里还长了好些杂草。不过

这房子,规模不小,光看这宅门就很是气派!里面应该还有几进的院落,在屋檐下,窗棂上还可以依稀看到一些雕工精细的花纹。“这应该是户大户人家吧,非富即贵1知兰感叹了一回。

“我们进去看看吧!”贺敏对她们说。娃娃愣了一下说“我觉得这房子阴森的很,还是不要去吧!瞎说,大白天的,怕什么?”贺敏不以为然。说着就往里面走去。嘴里还说“说不

定还会有什么重大发现1她们几个相互看了一眼,也只得跟了进去。这院子果然很大,她们走了好久,过了几道院门。说来也怪,贺敏不知怎的对这宅子里的一切,都有着几分熟悉。她们

来到最里面的院落,贺敏随手推开一道房门,屋子里面落满了灰尘,一张雕花的大木床和所有的桌椅上都结满了蜘蛛网。贺敏走进去,她看见有张桌子上放着只漆盒,盒子还很好,只是已看

不出来漆的是什么颜色。她将盒子打开,里面放着几张像是书信的纸片,可能是年代太过久远,又没有得到很好的保管,贺敏神手一拿就成了末。再看下面,是一张黑白照片,贺敏拿起来看

了看,上面是一男一女,男的脸的那部分好像是被水浸湿过,已经看不清楚,但还是可以看得出,他穿的是民国时期国民党的军装,是那种将校呢。应该是一名军官,身姿挺拔,很有阳刚之

气!她身边的女子,穿着一件旗袍,胸口别着一朵花,因为是黑白照所以看不出颜色,只见她笑的一脸幸福0像是一张结婚照。”贺敏嘴上说着,心里却越看越觉得这女子面熟。她们几个

见她看得出神,也跟了进来。一齐看看照片又看看她,都是一脸的不可思议。“我觉得这人好面熟!”贺敏又说。“什么,面熟啊!这分明就是你自己嘛!”娃娃不假思索的说。贺敏“嗯?

”了一声看着她们。“是的啊,敏姐,这就是你啊!你不会连你自己也不认得了吧?”知兰也说。贺敏又仔细端详了一番,可不是自己吗?“怎么会这样?我没有照过这样的照片!还有这男

的又是谁?”贺敏说着。只听“啊”的一声娃娃很是紧张的对她们说“我们还是快走吧,我看这里邪门的很,这说不定这是一张死人的照片!还不知道死了多久!别胡说,不要吓人好

不好1这话不知道是哪个说的。她们几个也不由得紧张起来,贺敏虽不信鬼神,但此刻,心中竟也有些怕怕的。她嘴上说着“不会吧1心里也开始不由得害怕起来!她翻看照片的背面

那上头写有几个字,隐约可以看清写的是“国十五年于”但是没法看全。恰好此刻,外面传来一阵声响,有些像是瓷质的物品打碎在地上的声音。几个女孩心里更是紧张起来!娃娃,心惠还

有知兰都忍不住抱头尖叫起来!丽香吓得紧紧楼住贺敏的一直胳膊,央求似地说“敏姐,我好怕,我们走了好吗?”贺敏看看大家,嘴上还在逞能“那么怕干嘛!?可能就是只老鼠1

说着就赶紧把照片放回到盒子里面,很快的转身和她们一道走了出去。

几个人跑到大街上,一个个气喘吁吁的。贺敏问“还去云松山上的庙里吗?当然去!现在更要去!去求菩萨保佑!刚才三魂少了两魂半!”她们几个回答。“那就走吧!

”几个人说着就往城后的云松山走去。她们大概没有注意到,就在她们转身离开的时侯,有一群人抬着一块石碑在老宅门口停下,上面刻着“谢华将军故居1

云松山上,树木苍苍,几个女孩拾阶而上。当然少不得要议论刚才的事情。“怪不得我们敏姐,总是唱喜欢梅艳芳的那首‘前世故人,忘忧的你’原来还真有这么个故人啊!””是啊,

敏姐你不会是照片上那穿旗袍的女的传世的吧?难怪,上次,敏姐去紫园穿上旗袍的那么好看,原来姐上辈子是位军官的夫人1“呸!呸!呸!什么上辈子,这辈子的,你们难道不应

该更觉得我们敏姐是从那个时候穿越过来的吗?”贺敏因也在想刚才的事情,对她们的话并没有听清,所以也不做声,只是低头走着。“敏姐!!敏姐!”她们见她不理就叫她。贺敏这

才回过神来说“怎么啦?想什么呢?还能想什么呢?人家现在一定是在想她的那位前世故人呗1几个人又笑了起来。只听贺敏说了句“现在来劲啦!瞧瞧,刚刚那点出息1

大约,走了半个小时,她们来到“大兴禅寺”。虽说,此刻已是正午但在禅院仍然还处于云蒸霞蔚之中,一派的仙风道骨。’这可真是神仙住的地方!”她们赞叹说。这“大兴禅寺”相

传建于明代,香火一直很旺,有不少外地的游客都慕名而来。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