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武侠修真›俞先生的心头宝
俞先生的心头宝

俞先生的心头宝宋秋竹

标签: 俞先生的心头宝 宋秋竹 方平 武侠修真
“宋秋竹”的《俞先生的心头宝》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小小秋拿着摘了好些银杏果,也没准备吃。只是拿着好玩罢了。她轻声唤道:“大哥哥,你要不要吃银杏果?我送几个给你好不好?”少年抬起头,眸子平静无波,一张粉嫩小脸从银杏树叶中露出来,小丫头的眼睛水汪汪的骨碌碌地转。还没待他反应过来,一颗果子就扔了下来......
状态:连载中 时间:11-13 08:03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风胜集团

俞子叙签下自己的名字,合约签订,双方握手互道合作愉快。

俞子叙坐在沙发上,他非常自律,每天五点起床健身到六点,然后看文件处理公事,七点吃早餐,到公司。中午只要在公司,必定要午睡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

此时,就是他午睡的时间。

俞子叙午睡前,都会看一小会书。

办公室的门敲响了,这个时间,能打扰他的,要么是叶信,要么是方平。

俞子叙淡声道“进来。”

进来的是方平,方平一脸的恭敬,对俞子叙说“先生,这是宋小姐的资料,我给您打印出来了。”

言外之意,他跟人谈合作的时候,方平就去准备宋秋竹的调查资料了。

俞子叙眉眼微抬,不怒自威,眼风扫过,方平立即噤声。

俞子叙声音没有起伏,就两个字“多事。”

方平讪讪,难道这一次拍马屁没拍对,反倒拍到马蹄上了?

他跟着俞子叙多年,自是爱揣摩俞子叙的心意,这些年几乎从未出差错,这一次,按理说,也不该意外才对。

“先生,那不打扰您了。”方平擦了擦冷汗,拿着资料准备退出。

就听俞子叙声音清冷,道“资料留下。”

方平啊了一声,反应过来,放下资料,快快离开,带上门,嘴角却情不自禁的勾起。

他就说嘛,他揣摩先生的心意,怎么会有出错的时候。

叶信冷着一张脸,有点不屑,对方平说“怎么笑成这样?是不是又去拍先生的马屁了?”

他们两人合作的时候,默契十足,但平常也经常互怼。

方平一脸得意“能将马屁拍好,也是本事。哪像某人,只是做牛做马的命。”

叶信横了他一眼“说得好像你比我高人一等,还不一样是劳碌命。这份文件,你拿去处理,先生午睡后就要用。”

提到正事,方平收起嬉笑神情,立即郑重起来。

不过,他神秘兮兮地凑过去,对叶信说“阿信,你想不想知道,我们先生今天做什么了?”

叶信坐在办公桌前,头也没抬,闻言,立即顿住了手里的动作,眼里有点点好奇。

今天方平说先生在撩妹,他可不信。

他们两人都是俞子叙十六岁的时候就跟在他身边了。

这些年,他们看着俞子叙从一个沉默的美少年,就成了成熟的美男子,雷厉风行,手段果敢,但,除了顾安荷,俞子叙身边真没有异性出没,估计连母蚊子都没法靠近。

“你今天说的,先生在撩妹,是怎么回事?”

方平大大咧咧的坐在叶信的桌子上,笑眯眯地说“你想知道?想知道就求我呀.”

叶信细长眼眸一沉,拿着无线鼠标就扔了过去。

方平哈哈大笑。

“有这么一个人,宋小姐,你还记得先生之前救过的一个女孩吗?”方平一开始并未认出宋秋竹,后来还是查资料的时候才发现,当年溺水的那个女孩子,被俞子叙给救了,原来就是宋秋竹。

那年,先生不过十七岁。

叶信吃了一惊,然后又神色淡淡“这又能说明什么?”

那次,他们先生见到女孩的家人来了,连面都未曾露过,看到人安全了,就悄悄走了。

“今天先生不但载了她,还让她陪吃了一顿中午饭,还,亲自喂了一口手撕鸡~”方平说完,很满意地看到叶信的脸上,露出一副见鬼的表情。

“所以,你说我是不是该把宋小姐的资料给到先生?”

……

俞子叙坐在沙发上,看着书,茶几前就是宋秋竹的一叠资料。

他的书拿着,略略失神了一会,然后,修长结实的手臂伸过去,将资料拿到了手上,翻阅了起来。

他薄唇轻抿,眼神凉薄,但细细看的话,却能看到那里面隐藏着的些许温暖。

*

宋秋竹是被电话铃声惊醒的,她摸过手机,迷迷糊糊地喂了一声,孟靖雯那极有穿透力的清脆声音响起“宋秋竹,你个死丫头,你都回来了,怎么没来找我?”

宋秋竹的瞌睡倏然褪去。

她坐起来,一边脸颊还有点浅浅的红印子。

她声音娇软软糯,好脾气地回答“本来上午想去的,后来才想到你不是还在上学嘛。反正我这次应该不再走了,我们有的是时间见面。”

“真的不走了?”

“嗯。”宋秋竹应道,很是乖巧。

孟靖雯这才开心“我现在在医院实习,晚上我们见面吧,地点一会我发你。”

孟靖雯是天才少女,别人学医少则七八年,她四年的时间就已把全部学业完成……

“好。”宋秋竹应道,这会醒了,也没有睡意。

她下楼去,宋健柏一家已经离开,宋秋竹也不甚在意。

楼下,宋老爷子已经回来了,他一看到宋秋竹,脸上就带了慈爱的笑意,声音很是爽朗“秋秋,起来了?”

“爷爷,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回来。来,秋丫头,坐下来,我问你,你跟子叙是怎么回事?”

宋老爷子因为跟俞老爷子的关系,跟俞子叙也是见过那么几回的。他的印像里,俞子叙就是不太爱说话,但男人,会做就行了,花言巧语反倒是靠不住。

宋秋竹坐下来,伸手执过茶壶,给两老泡起茶来。

桌子上有榴莲酥这些配茶的点心。

“爷爷,我跟他就是偶遇。”宋秋竹说得轻描淡写。虽然她心里也是有困惑的。但是上位者的行为,她揣摩不透,不如不去想,免得凭添几分烦恼。

宋老爷子认真地看着宋秋竹,说“届时俞老太太的生日宴,秋秋你还是好好表现。我们的目标不是子叙,他地位太高,你性子沉静,以后我怕你跟着他会累。”

宋秋竹倒茶的动作顿了一下,想起俞子叙的那微暖的手心,指尖的灼热又隐隐传来。

她淡淡地回答,说“爷爷,我知道的。”

对那生日宴,她并不在意,也没有急着找归宿。在她看来,把男人当成自己的依靠和归宿,是最愚蠢的做法,靠人不如靠己。

“你跟你父亲~”宋老太太小心地开口……

宋秋竹蓦然抬起眼眸,一双眼睛清亮无比,极似陶凝,让宋老太太不由一愣。

“奶奶,我跟他的父女情份,早在妈妈死后,就不存在了。”宋秋竹的声音,细听的话,微微有一些颤抖。

宋老爷子瞪了老伴一眼,孙女才回来,她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好,不认就不认。秋秋啊,爷爷在的一日,就会护你一日。”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