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小说推荐›游龙戏唐
游龙戏唐

游龙戏唐陈子明

标签: 小说推荐 游龙戏唐 陈子明 陈浩
《游龙戏唐》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陈子明”的创作能力,可以将陈子明陈浩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游龙戏唐》内容介绍:“怎么会呢,曦儿能如此想,自是好事,二娘只是好奇这主张可是你自己想出来的么?”被陈子明这么一挤兑,殷氏显然是有些乱了分寸,再也无法绷住架子了,竟自将心中的隐蔽疑问都直接问出了口来。“回二娘的话,古人常言:生死之间有大恐怖,孩儿本自不信,可此番在生死间走了一遭,这才惊觉往日行事多有孟浪处,实是不妥已极...
状态:连载中 时间:11-14 02:25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大唐的军制极其之复杂,采用的乃是府兵制——各折冲府的折冲都尉都只管练兵,却不管用兵,十六卫名义上掌握着天下军马,可实际上么,却不过大多是些空架子罢了,有将而无兵,终归须得到要出征了,方才临时调集府兵前来听令,此等之军制看似能有效地抑制住将军们的势大,可却极易造成将不识兵、兵不识将,如此一来,每逢出征,尤其是十六卫军的出动,都需要一道必不可少的手续,那便是校场演练,一者是扬军威以振军心士气,二来么,也是给各级将领们顺利掌握好部队创造出个良好的氛围。

“咚咚咚……”

贞观七年十一月初四,小雪初停,辰时正牌,第三通鼓响之后,即将出征的三卫六万大军整整齐齐地列在南校场的正中,左侧所在为观礼之文官,右侧则是其余不曾受命出征的诸卫之军官,至于校场正中的小高台上么,兵部尚书侯君集怀捧着一面令旗,面无表情地听着下方各卫将军点卯之报数。

“启奏陛下,各卫应到人数六万一千三百人,实到人数六万一千三百人,请陛下明示行止。”

侯君集一向是个很喜欢炫耀之人,可此际,他却是无比之肃然,没旁的,只因一代大帝李世民就端坐在其身后不远处的矮床上,就算再给侯君集两个胆,他也断然不敢在此际有甚出格的表现的。

“嗯,既如此,那就开始好了。”

李世民一生中也不知经历过多少回这等战前校验了,早就习以为常,并无甚特别的表示,仅仅只是面色淡然地挥了下手,很是随意地便给出了旨意。

“诺!”

侯君集虽说早在贞观四年便已是兵部尚书,可说到主持这等校验大典么,还真就是第一回,心下里自不免有些打鼓,只是这当口上,却也容不得其有半分的退缩之意,但见侯君集高声应了诺之后,大踏步地行到了高台前,手中的小旗不时地挥动着,将一道道命令传达给了各部,鼓进金退,一番操演下来,倒也算是顺遂得很。

“竖箭垛!”

最容易出岔子的军阵演练已毕,侯君集紧绷着的心弦也自稍松了些,但却依旧不敢掉以轻心,但见其屹立在高台上,中气十足地下了令,自有十数名士兵紧赶着将一支箭垛竖立在了高台的左侧,这就到了校验的最后一个环节——骑射抡元,但凡自忖有骑射之能者,皆可上阵比试,连中三元者,有重赏,哪怕是只中一支的,也有赏赐不等。

大唐自立国之初就极其重视骑军之建设,但凡军中战将,不会骑射者罕矣,值此骑射抡元之际,各卫的大小将领们自是全都踊跃参与其中,时不时就有人箭中红心,激起阵阵如怒涛般的喝彩声,偶尔也有三箭齐齐落空者,被人讥讽笑话上一番也自是不免之事了的,满场气氛就这么在众将们一轮轮的骑射中节节攀高着,若不出意外,此番校验当以皆大欢喜而告了终了。

“嘭!”

意外之所以是意外,就是因着其不可捉摸性,这不,就在侯君集心情最为放松之际,意外却是突然发生了——从校场左侧突然冲出一骑,在远离箭垛足足有七十步开外的距离上便即张弓搭箭,一声弦响过后,就见那支羽箭有若流星般划破空间,准确无误地正中了红心,不仅如此,其上所附着的巨力更是将整个箭靶的红心都炸得个粉碎。

“嗡……”

这突如其来的一箭实在是太过惊人了些,满场军士们当即便全都被震慑住了,此无他,要知道早先那些箭中红心者,都是在离箭靶五十步左右的距离上,能做到力透箭靶的,便都已是军中好手了的,可较之这等箭碎红心的表现,差距可谓是一天一地,压根儿就没半点的可比性,大唐将士们都是识货之人,一静之后,便是一阵山呼海啸般的喝彩声。

“好犀利的一箭,朕平生罕见也,此系何人?”

李世民乃是马背上的皇帝,眼光自是不差,喝彩之余,爱才之心也就此大起了,只是看了看那员小将,却发现眼生得很,浑然没半点的印象,这便诧异地问出了声来。

“启奏陛下,此乃微臣标下一兵曹参军事,姓陈,名曦,字子明,其父陈浩当年也是我玄甲精骑中人!”

那突然杀出的一骑,自然正是陈子明,其能箭碎红心,靠的正是一身神力以及手中那把特制的铁胎弓之助力,似他这等微末之将,高台上那些权贵们自是都陌生得很,哪怕是曾见过陈子明一面的侯君集也没能想起来,唯有程咬金却是满脸自得地从旁闪了出来,得意洋洋地将陈曦的来历报了出来。

“陈曦?这名字,朕似乎有些印象,唔,莫非是中秋前那桩投毒案之原告么?”

李世民的记忆力显然相当的不错,程咬金方才这么一说,李世民便已想起了前番闹腾得沸沸扬扬的那桩投毒案。

“回陛下的话,确是如此……”

程咬金有心为陈子明造势,自是乐得多说上几句,只是不等其将话说完,侯君集已是面色难看地一闪身,挡在了程咬金的身前。

“陛下,是儿无礼至极,竟敢搅闹校验,其罪难恕,臣提议将此子交大理寺严稽,以查明其妄为之心何在。”

前番那桩投毒案牵扯实在是太广了些,不说别人,便是侯君集自身也卷入了其中,这会儿自不免担心程咬金那张口无遮拦的大嘴会胡乱言事,这便赶忙抢了出来,毫不客气地便先给陈子明扣上了顶搅闹校验之罪名。

“陛下明鉴,陈曦此子一身武艺尽得叔宝兄之所传,论及骑战之能,不输古之勇将,值此大战将起之际,岂可自断胳膊,侯尚书斯言大谬也。”

程咬金与侯君集素来不和,彼此间互相拆台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这会儿一听侯君集在那儿乱扣帽子,程咬金自是不依,但见其一个大步从侯君集身后闪了出来,朝着李世民便是一躬,又为陈子明好生造了回势。

“哦?竟是叔宝之高徒,朕倒要瞧瞧此子之能有多强了,君集可着人去试上一试好了。”

李世民根本就没在意程、侯二人之间的互相拆台,实际上,瓦岗一系与从龙一系之间由来已久的矛盾都是李世民有意造成的——自大唐江山稳固之后,从龙之将与瓦岗一系的大将就很少有同时领兵出征的,大多时候都是轮番上阵,目的么,只有一个,那便是让两系大将不致有同流合污之可能,故而,李世民自是不会去责备程咬金故意给侯君集难看的搅场之小把戏,倒是对陈曦的武力究竟如何起了浓浓的好奇之心。

“诺!”

这一听李世民都已将话说到了这么个份上,侯君集就算心中有着再多的不满,也不敢再多啰唣了,只能是恭谨地应了诺,疾步行下了高台,自去传唤几名武艺高强的战将前来听命不提。

“圣上口谕,陈曦听宣。”

箭碎红心,很好,很强大,可实际上么,陈子明却是有苦自己知,但消有丁点的可能,他都不愿按着程咬金的馊主意去办,可惜事实逼得他没了选择的余地,别看其一脸淡定地策马而立,神情淡然而又从容,似乎一点都不在意数万将士的瞩目与喝彩,可心里头其实正打着鼓,尤其是看到一骑宦官纵马而来时,陈子明的心更是就此提到了嗓子眼处。

“末将,在!”

一听有口谕,陈子明自然不敢再端坐于马背上,赶忙翻身下了马,恭谨万分地单膝点地,行了个军中之礼。

“卿非在出征之列,而擅闯校场,罪自不小,然,念及卿一身武艺修来不易,朕给尔一个机会,若能显骑战之能,朕自当免尔之罪,若不能,数罪并罚,望卿好自为之,钦此。”

待得陈子明跪好之后,那名宦官略一清嗓子,就这么在马背上将李世民的口谕宣了出来。

“末将领旨谢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可怜陈子明这辈子还真就不曾接过旨,对宫廷礼仪也实在是并不甚清楚,值此谢恩之际,顺溜溜地就拿前世在电视剧里看到的腔调来应对了,当即便将那名小宦官给雷得个里焦外嫩不已——“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起自武则天时期,而这会儿谢恩的标准其实就一句——“陛下圣明”罢了。

“哼,好自为之罢。”

尽管被陈子明这么句怪异的谢恩给噎了一下,可这等时分,那名小宦官也自不敢出言呵斥陈子明的胡乱应对,也就只是冷哼了一声,一甩大袖子,就此纵马赶回了高台,自去向李世民回令不提。

好自为之?嘿,那就来罢!

陈子明骨子里就有着一股狠劲,如今既是都已没了退路,他反倒是不慌了,眯缝着眼,打量了一下正聚集在小高台下的数员战将,戾气顿时便大起了……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