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小说推荐›易少错爱成瘾
易少错爱成瘾

易少错爱成瘾忘川公子

标签: 吴婉婉 小说推荐 易少错爱成瘾 李娟娟
小说叫做《易少错爱成瘾》,是作者“忘川公子”写的小说,主角是李娟娟吴婉婉。本书精彩片段:许久手机响了下,睡美人缓缓睁开眼。迷迷糊糊的拿起手机,突然瞳孔放大。这是条陌生的短信:“吴婉婉,你代替我嫁入易家,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养母。若是你敢说错话,我很难保住她活到明天......
状态:连载中 时间:11-21 16:15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她使劲一巴掌扇在他的手,上面里面出现五个清晰的拇指印,使劲拿开掐住她的脖子的手,“你可知道,吴语洁只是吴家的一个女儿?”

“那你是谁?”他嘴角噙着嘲讽的笑,就像是帝王将相对待战俘的不屑,“可不要告诉我你是吴语洁的孪生妹妹!”

“那你总该告诉我,你口中的吴家是不是吴清逸一家子!”

“看来你还是记得你父亲的名字!”

“我是记得他。”她咬牙切齿,“他们当年狠心的将我扔进河流,只因我跟他们八字不合。”

“有趣!”在G市土生土长,他怎么不知道吴家如此迷信?“故事很精彩,你应该去当导演而不是演员!”

“我骗你有什么好处?”感觉自己的头发快要被他拔起,她怒吼“易冥寒,你不是很牛逼吗?怎么会查不到当年吴家生下了一对双胞胎。”

“那又怎样,还不是吴家的女儿,不管你是不是吴语洁,你生来就是赎罪的!”

“我跟你同样恨透了吴清逸一家子。”她仰着头,“易冥寒,同样是吴家的仇人,我们为何要互相伤害?”

“我跟你不属一条船,没必要让你活得潇洒!”

见他解开衣服,她双手交叉环于身前,不屑的说道“想用强吗?”

“你就这么想让我上你?”易冥寒放开她,起身离开,“我对你这种惺惺作态的人不感兴趣。”

见他的确是没有那个意思,她放松警惕,慢悠悠的抬起桌上的水杯,“你装残废有什么目的?”

他看着她咕噜咕噜的喝完水,反问道“那你拼命的演戏又是为何?该不是让我刮目相看然后再爱上你?”

她当然不会那么天真,这个换女人如同换衣服的男人会转性,“想象力很丰富,不过你爱上我的几率为零,同样的,我爱上你的几率负一万。”

“是吗?”他眼里尽是狡黠,“我倒是很期待。”

看着他似笑非笑,她突然看向杯子,暗叫不好,“姥姥的,你居然给我下药?”

他无辜的耸耸肩,“难道没有人告诉你,不能乱吃东西吗?”

她揉揉太阳穴,想她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居然在小阴沟里翻船!

易冥寒看着她面色逐渐红润,慢慢的走过去,摩擦着她的脸。

她使劲的说,“给我滚!”

捏住她的下巴,一只手扯下她的衣服,她怒吼道“现在住手还来得及,否则我的拳头可不会饶恕你……”

“喂喂喂,你的手放在哪里?唔……”

她低头看着他的脚,抬起脚,使劲在他脚上跺下,他也只是微微皱了皱眉,依旧撵着她的嘴唇。

她使劲的咬了一口,血腥味充斥着她的口,可是他就是不松口,在快要断气时,他嫌弃的放开。

“装得还真像!”他嫌弃的说着。

她发觉自己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手不知不觉中挽上了他的脖子。

他冷笑道“以前你总是用这种下三滥手段爬床,如今我给你机会,你居然装起清纯。”

“我根本就不是吴语洁!”她凑近他的耳边说道“听清楚了,我是吴婉婉。”

他不语,吻上她的唇,她急忙蜷缩起来。表现得很青涩,他挖苦“不得不说,你装得真像。”

“不要碰我,否则你会后悔。”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她使劲推开他,“离我远点!”

他微微一笑,伸手抚着她的脸蛋,“你不是想证明自己吗,我现在给你机会,取悦我!”

“你所说的机会就是让我受尽侮辱?”她用尽全力踹了一脚,被他轻松的躲开。

“你本就是我的奴隶,我对你做什么都是天经地义的。”他抓住她不安分的手,“你的身体比你诚实多了。”

毫无前戏。

她撕心裂肺的吼道“不要!”

初晨的阳光透过米色的窗户映了进来,她睫毛颤抖,缓缓的睁开眼,看着旁边睡得死死的人。

艰难的移动身体,手慢慢的接近那把水果刀。昨晚那种耻辱感却是记忆犹新,有个邪恶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宰了这个家伙!

手艰难地,将要碰到刀把,头发被人揪着,感觉头皮快要被扯下,她呲牙咧嘴的看着罪魁祸首。

“你想杀我?”他的声音冷得透骨。

“就算杀了你我也属于正当防卫!”

料想她也只是有贼心没贼胆!揪起她的头发,“取悦我,别说你不会!”

闻着他身上古龙香水味,她只觉得有种说不出来的恶心!

她使劲拍打着他的手,“易清寒,你最好别让我拿到任何利器,否则我让你生不如死!”

易清寒冷笑两声,“装什么清纯,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

吴语洁是个什么样的人,她早有耳闻,只是那时她还不知道她居然是自己的孪生姐姐,却也没有想到,有朝一日她要替她被人如此羞辱。

想起自己的身世,那些人无穷无尽的冷嘲热讽,她的泪开始听话的流出来。

他微微皱眉,在床沿上坐下,抚摸着她的脸,毫无悬念,又活生生的挨了一巴掌。

不耐烦的说道“哭什么哭,你不是很享受吗?你很庆幸,我还愿意碰你!”

“庆幸?若是可以我真想阉了你!”

“你有那个精力还不如取悦我,换取你吴家转危为安!”

她身上乌青,青一块紫一块的。

他整理好衣衫,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惜。

她是吴清逸的女儿,一个残忍杀害他父母,将他弄成残废的仇人之女,没有将她赏给门口那些保镖已经是仁至义尽。

低头淡淡一瞥,发现洁白的床单上那一抹血迹,他低声的骂了句“该死”,转身就走。

吴婉婉再次醒来,看着坐在轮椅上噼里啪啦敲着键盘的人,拿起桌上的苹果使劲砸去!

他放下键盘,踱着悠闲的步伐在她面前站定,“惹怒我对你没有好处。”

她嘴角上扬,亲启丹唇,“比这个还要痛苦事我也尝了,何足为惧!”

“是吗?要不要去伺候下面人!”

她顺着他的手指望去,下面是黑压压的保镖,“你简直不是人!”

忍无可忍,一脚踢在他的要害上,他吃痛的看着被她踢过的地方!

趁他不注意,她迅速拿起桌上的水果刀,对着他的心房捅去。

他手疾眼快闪开,一脚踢在她的肚子上。她吃痛蜷缩起来,将刀架在她的喉咙处。

她淡淡的瞟了一眼,“有本事就杀了我,我化成厉鬼找你索命。”

“看来,你是真的想去伺候他们!”

猜你喜欢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