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小说推荐›新唐
新唐

新唐李三郎

标签: 小说推荐 新唐 李三郎 老不修
网文大咖“李三郎”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新唐》,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小说推荐,李三郎老不修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八极拳重脚功,有神行之术,区区山路当然不在话下。李再兴掐好了时间,在午时末刻,快要未时初刻的时候才到了白龙潭。白龙潭旁边有巨石如象,岩下有泉如龙,进山出山的人通常会选择在这里暂时停一下,喝口泉水,休息休息再赶路。李泌已经在泉边等了两个时辰,李再兴从山上走来的时候,他正一边仰头看着太阳,一边用手帕擦着...
状态:连载中 时间:11-14 11:05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清晨,阳光普照,山鸟鸣唱。

李再兴扛着那根陪了他八年的大杆子,挑着行李,顺着后山崎岖的山道下了山。般若寺虽然在山里,却名声在外,不少达官贵人、文人雅士不辞辛苦,要跑到般若寺来寻仙访友,谈禅论道,李再兴不想从前山走,选择了从比较僻静的后山下山。这条路虽然难走,可是对他来说却不是什么难事。八极拳重脚功,有神行之术,区区山路当然不在话下。

李再兴掐好了时间,在午时末刻,快要未时初刻的时候才到了白龙潭。白龙潭旁边有巨石如象,岩下有泉如龙,进山出山的人通常会选择在这里暂时停一下,喝口泉水,休息休息再赶路。

李泌已经在泉边等了两个时辰,李再兴从山上走来的时候,他正一边仰头看着太阳,一边用手帕擦着额头的细汗,耐心的估算着时辰,等待着命中的贵人。

李再兴心知肚明,却佯作意外“咦,李三郎?”

“是你啊,再兴贤弟。”李泌也有些意外“你这是……”

“下山,去长安。”李再兴一脸诧异的看看李泌“你这是……等人?”

“哦,没什么。”李泌心里充满了失望,大师说有缘的话,他今天将在这里遇到他的贵人,他一大早就来了,等得头晕眼花,根本没看到什么贵人。至于李再兴么,他虽然是大师的弟子,也有一身不错的武艺,可是学问却仅限于认字,好像和贵人搭不上什么关系。如此看来,他应该是没缘见自己的贵人了,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李泌满心失望,却又不得不强打精神的寒暄道“再兴贤弟,怎么突然想去长安了?”

“为国效力,拯救苍生。”李再兴一本正经的说道。

李泌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掩着胸口咳嗽起来。

“怎么,三郎看不起我?”李再兴有些不快的说道。

“不是。”李泌强笑道“为国效力,这可以理解,拯救苍生却是从何谈起?如今明君在位,天下太平,有谁要你去拯救?”

李再兴无声的笑了笑,斜着眼睛瞥了李泌一眼。李泌是聪明人,普通的理由很难说服他,要想让他信服,只有玩点与众不同的。昨天晚上,懒残僧忽悠了李泌一顿,现在到了他忽悠李泌的时候了,估计这也是师傅给他出的一道难题,如果无法成功的忽悠李泌,他的长安之旅自然不会顺利。原因很简单,他除了知道长安这个名字,对这个世界是两眼一抹黑。

“三郎,你是真不懂,还是在骗我?”李再兴似笑非笑的说道,话音有些不悦。

李泌真诚的说道“再兴贤弟,我们相识时间虽然不长,却互相投契,我怎么会骗你呢?”

“既然如此,你又何必说什么天下太平?”李再兴缓和了脸色,淡淡的说道“眼下看起来,大唐似乎是百年难得一遇的盛世。可是盛极而衰,这是千古不易的道理,你是饱读诗书的人,会连这个道理都不懂?”

李泌愣了一下,看向李再兴的眼神有些异样。他虽然年轻,却对长安的朝堂并不陌生,当然知道大唐现在大有问题。可是李再兴只是般若寺里的一个小沙弥,从来没有出过天柱峰,又没有读过什么书,他怎么会知道大唐的隐患?要知道,盛极而衰四个字看起来容易,真要从盛世中看出危机,却不是一个简单的事,那需要超人一筹的眼光。

难道是他的师傅懒残大师的教诲所致?

“莫非是大师看出了什么,这才派贤弟下山?”

李再兴笑而不答,反问道“你昨天见到我师傅了吗?”

“见到了。”李泌意兴阑珊,不想和李再兴说贵人的事,轻飘飘的一带而过。他又看了一眼天空,自言自语的说道“现在午时已过了吧?”

李再兴也抬头看了看,深以为然“应该差不多。”

李泌叹了一口气,起身向般若寺方向走去。李再兴一见,大声说道“我说,你还要寻仙问道吗?何不与我一起下山建功立业?”

李泌回头看了他一眼,客气的笑了一声“贤弟豪气可嘉,我望尘莫及,不敢与贤弟为伴。贤弟还是自便吧。”

李再兴叹了一口气“好吧,我自往长安去便是。可惜啊,像三郎这样的俊杰只顾洁身自好,坐观兴亡,可见天意要亡大唐,非人力可为。不过,话虽如此,我也不能作壁上观,少不得要到红尘里走一遭,且尽一分绵薄之力,聊表寸心吧。只愿满天神佛慈悲,保佑我一路顺利。”

说完,他扛着大杆子,大步向前走去。

李泌走了两步,品味着李再兴的话,忽然觉得有些异样。他转过头,看着正在大步前行的李再兴,莫名的觉得一阵赧然。李再兴只是一个小沙弥,连长安在哪个方向都不知道,都有为天下苍生谋福祉的豪气,自己满腹经纶,从小就有宰执天下的豪情,明知朝廷隐忧深重,困难重重,却在这里等候一个虚无缥缈的贵人,实在有愧于圣人教诲。

“唉——”李泌扬起手臂,叫了一声“再兴贤弟。”

“干嘛?”李再兴转过头,不耐烦的叫了一声,心里却是如释重负的窃喜。

李泌奔了过来“你去长安之后,准备如何救国救民?”

李再兴不假思索的说道“当然是从军。”

“从军?”李泌有些犹豫,李再兴一身好武艺,从军倒是不错,可是这和救国救民有什么关系?

见李泌这副神情,李再兴叹了一口气,拄着大杆子问道“李三郎,我问你,这天下兴亡的关键在什么地方?”

“贤弟以为呢?”

“在能不能吃苦。”李再兴严肃的说道“俗话说得好,成由勤俭败由奢,要想成功,就必须能吃苦,肯吃苦,不怕吃苦,才有可能成功。一旦怕吃苦,不肯吃苦,就离败亡不远了。以前从天子到百姓都肯吃苦,才有今天的盛世,如今天下人都贪图安逸,怕吃苦,自然也会盛极而衰。哪里最苦?那当然是军营,所以嘛,我要从最苦的地方做起,自然要去从军。”

李再兴说得很简单,李泌却一下联想到了很多。成由勤俭败由奢,没错,孟子说过,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当今天子之所以能开创开元盛世,就是因为他当年肯吃苦。韩休为相,勇于进谏,天子稍有过差,不待言终,韩休谏疏就到了,以至于有人说韩休为相,天子貌瘦,而天子却说“吾貌虽瘦,天下必肥”。正是因为有这份能吃苦、肯吃苦的精神,才有今天的盛世。可是现在呢,天子已经没有了那种吃苦的精神,他贪图安逸,沉迷于声色享乐之中,甚至不惜夺子妇为妃,今天的一切隐患不都是和天子的奢侈有关吗?

李再兴的话虽然直白,却一语中的,他说得很有道理啊。由此可见,他虽然没什么学识,却不乏见识。学识可以通过学习积累,见识却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天赋,学是学不来的。

李泌怦然心动,这个粗鄙无文的小沙弥不是一个武夫这么简单,他的悟性不凡,是个值得交往的人。李泌沉吟片刻,换了一个热情的语气“再兴贤弟,不如随我先到魏阁稍息,盘桓两日,再走不迟。”

李再兴心中明白,李泌有些心动,却没有下定决心,这是要和他做进一步的沟通呢。虽然这不是他期望的,但总比谈崩了好。他看看出山的路,爽朗的一笑“也好,我也正准备向李兄请教请教。”

两人相视一笑,一起向魏阁方向走去。

……

在他们身后三百步外的树林中,懒残僧立于一块巨石之上,看着联袂而去的两个年轻人,浓眉挑了挑“想不到此子真能和李泌说到一起去,倒是有些让我意外了。”

在他身边有一个隐在帷帽中的身影,在他高大的身材映衬下显得弱不禁风。他的声音细细的,甚至听不出男女。

“你和他在一起这么多年,还会犯这种的错误?”

懒残僧转身瞥了他一眼,欲言又止。他顿了顿,幽幽的说道“揣摩人心这种事本来就不是我擅长的。你要是觉得容易,以后就交给你了。”

“臭和尚,急着撇清自己么?”细细的声音说第一句话的时候还在眼前,说第二句的时候已经远在十步之外,最后一句话顺着风飘来,有些飘忽不定。“真要舍得,你就不要跟来了,我在长安等你一个月,逾期不候。”

懒残僧叹了一口气,暗自嘀咕了一句,摇了摇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