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穿越重生›谢灵蕴乔璟凡
谢灵蕴乔璟凡

谢灵蕴乔璟凡张婆子

标签: 姜妙 沈宴清 穿越重生 谢灵蕴乔璟凡
穿越重生小说《谢灵蕴乔璟凡》是由作者“张婆子”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姜妙沈宴清,其中内容简介:张婆子深信她旺夫,只要不出格就愿意纵着她,这也是许氏经常眼红挤兑她的原因。姜妙舒了一口气,目前来看沈家人还是不错的,就是太穷了。按照原书走向,男主明年中举夺魁,三年后进京赶考中状元入朝为官。也就是说,她还要吃四年的黑面馍馍,姜妙眼前一黑,老天这是想要她死!作为一个千万粉丝的美食博主,她会吃爱吃也喜欢...
状态:连载中 时间:11-12 17:28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少爷,怎么样,拜师了吗?”

福全看着他家少爷出来,赶紧上前,肚子里已经打好草稿要道喜了。

孙昊浑浑噩噩,他脑子里只有“完了”两字。

文章是偷得沈宴请的,他才学一般,平时做的文章也不过是中庸之作,哪里比得上满腹经纶、学富五车的沈宴请!

只要明天魏老看了他的文章,他偷换文章的事肯定会露馅。

“废物,都怪你出的馊主意!”

孙昊劈头盖脸扇过去,福全被打得趔趄,半边脸肿起来,他瑟瑟发抖扑倒在地,任由孙昊拳打脚踢。

孙昊终于发泄够了,看着脚下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小厮,他眼里闪过嫌弃。

“起来吧。”

“谢少爷。”

福全肋骨隐隐发疼,还要忍着跪地谢恩,孙昊脾气暴躁,一有不如意就鞭打下人,他们平时做活都是提着心紧着皮,就怕惹到他。

“少爷,可是那魏老不满意?”福全小心讨好。

“奴才就说那沈宴请沽名钓誉、徒有虚名,论做文章哪比得上少爷,早知道就该把少爷您的文章送上去,说不定现在魏老都喝过拜师茶了。”

孙昊一点没有被拍马屁的兴奋,他一脚踹过去。

“我呸,你个奴才懂什么!”

他不愿承认自己才华不如沈宴请,心情更加烦躁。

“那老头子要我做文章,我去哪给他做,难道还逼着沈宴请去写不成,”

这是在书院,不是他玲珑阁,只要他敢动沈宴请一指头,书院的人很快就会知道。但没有沈宴请的文笔,就凭他的斤两,明天不上赶着被拆穿。

孙昊绞尽脑汁想不到办法,福全也差不多摸清了他家少爷烦闷的原因。

这是魏老看中了沈宴请的文章,想借此考校他家少爷,但少爷答不上来心慌啊。

要他说,就是活该,想着走捷径翻车了吧。

但这话他可不敢说,要是被他家少爷知道,怕是要把他拉出去打死。

福全缓了缓心神,想到书院门口新开的书坊,心中又有了主意。

“少爷,我听说书院门口新开的求知书坊,卖的是沈宴清的读书心得,平时写的文章也在里面,您要不去看看,万一里面有魏老要的问题答案?”

这个主意比绑架沈宴清靠谱,即使里面没有答案,他也能从心得里找出解题思路。

只是……他贸然去买被人发现,不是就承认了自己学问不如他。

虽然这是众人皆知的事实,可孙昊不想当众揭开这块遮羞布。

福全跟了孙昊十多年,一眼就看出他的顾虑。

“少爷,我去买,绝对不会让人发现我的身份。”

“嗯,去吧,一定要小心。”

“知道啦。”

——

沈家中午收了摊子,姜妙让沈老大和王氏先回去,她要去一趟锦绣阁。

昨天跟徐子兰约好,把玉颜霜给她,午时铺子里没什么人,趁着丫鬟去徐府叫人的功夫,她让秦掌柜给她扯几块布。

沈老二拿到图纸后就沉迷手工,但玩具也不是一两日就做的完的,她昨天被孙家吓到忘记给许氏扯布,今日正好补上。

“姜娘子要哪种布料?”

秦掌柜取出三匹绸缎、两匹云纱,她以为是姜妙要做衣服,拿的都是上好的料子。

“这些都要,劳烦秦掌柜给我各扯一尺就行。”

“这……娘子不多扯点,这几块只够绣荷包的,您要做衣服我可以给你算便宜些。”

姜娘子给锦绣阁赚了那么多钱,就是白送她秦掌柜也舍得。

“不用,这些就够了。”

秦掌柜没在坚持,扯好的布包起来给她,这些布料虽然珍贵,但姜妙扯得少,加起来也就三十文。

姜妙付过钱,看到一旁的棉布目光顿住,她来了古代还没做过衣服,之前答应给沈宴清缝的袍子还没做,这次正好扯两块棉布回去做中衣,原主的穿的时间很久,领口都被洗烂了。

而且,她还要给自己做两件小衣……

等把东西都装好,徐子兰也到了。

“姜娘子,是玉颜霜做好了吗?”

“嗯,这次做了三盒,够你用一段时间了。”

“就三盒啊.……”

徐子兰有些不满足,她之前那盒用的节省才只用了半个月,这三盒也只够她一个月的量。

“用完你再问我要,这玉颜霜虽好,但是容易变质,不宜久存。”古代也没有防腐剂,她每次都不敢做太多。

上回那给张婆子那盒她就不舍得用,听说保质期只有两个月,避免浪费她才坚持每天涂,这才半个月脸上的皱纹都平了一些。

张婆子再年老也爱美,知道了玉颜霜的好处,也不嫌费钱了,每天涂得比谁都勤,沈老爹都夸她年轻了好几岁,和他站一块跟老夫少妻似的,把张婆子逗得合不拢嘴。

徐子兰听到保存时间短,要囤货的心才作罢。

“那姜娘子这一共多少钱?”

“不用钱,徐娘子帮了我多次,这些就当是我的谢礼。”

“谢礼上次已经给了,我哪能次次占你便宜。”而且多出来的盒子里还有十颗香珠,光这些就已经二十两银子了。

“徐娘子对我是救命之恩,送多少玉颜霜都是应当的,您就别跟我掰扯了。”

“这……行。”徐子兰也看出姜妙是性情中人,不拘小节、有恩必报,几十两银子的东西说给就给了,而且看她穿着家境也只算一般,甚至有些贫穷。

“这是徐家的牌子,姜娘子在镇上遇到麻烦可以找徐家帮忙。”

姜妙接过,这个东西可比银子好,她现在入了孙家的眼,指不定什么时候再来找她麻烦,有了徐家的庇护,孙家要动她也得掂量掂量。

“多谢徐娘子!”

——

“沈兄,你猜今日书坊挣了多少?”

徐子文喜出望外地进来,两只手撑在沈宴清桌子上。

沈宴清抄书的笔停住,看他眼开眉展的样子,心里也有些好奇。

“多少?”

“十两!”

“这么多!”

即使沈宴清有心理准备也被惊到。

“可不是,一听说是沈大才子的读书笔记,书院的学生趋之若鹜,要不是囊中羞涩,人人都愿意买一本回去。”

这可是准举人的学习资料,他们多读两遍也能长长见识,万一考试中用上了呢。

沈宴清心里一阵复杂,平时他一个月抄书才两本文,这一天就赚到了他五年的银子。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