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西门重生之乱世桃花
西门重生之乱世桃花

西门重生之乱世桃花兰陵笑笑渔

标签: 柳茹 西门大庆 西门重生之乱世桃花 都市小说
热门小说《西门重生之乱世桃花》是作者“兰陵笑笑渔”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柳茹西门大庆,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可是现在的西门大庆,却克制着自己。因为在他心里,柳茹就是女神,她对自己好,自己也要尊重她。 “大庆,饿了吧,快吃吧,这是我中午刚蒸的馒头,你看看,又白又大,”柳茹说着,用手在馒头上捏了一下,白白的馒头被捏扁了,马上又恢复了饱满,“不光软乎,还有弹性,口感劲道着呢。快吃吧,还有咸菜......
状态:连载中 时间:11-18 16:30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西门大庆“唔”了一声,做了起来。装作刚刚睡醒的样子,揉了揉眼睛,看见柳茹在自己面前低下头,去拿篮子里的食物。

眼睛顺着一段雪白的脖子不由自主的往下滑,看见柳茹最上面一个扣子开着,露出高耸的胸脯边缘,他的心跳又加速跳了起来。

“淡定,一定要淡定!”放在前世的西门庆如果遇见这种情形,早都扑上去了。可是现在的西门大庆,却克制着自己。因为在他心里,柳茹就是女神,她对自己好,自己也要尊重她。

“大庆,饿了吧,快吃吧,这是我中午刚蒸的馒头,你看看,又白又大,”柳茹说着,用手在馒头上捏了一下,白白的馒头被捏扁了,马上又恢复了饱满,“不光软乎,还有弹性,口感劲道着呢。快吃吧,还有咸菜。”

西门大庆看着柳茹手中的馒头,不由自主的往她的胸口看了一眼,联想到一对又白又大、又软乎又弹性的肉馒头,见柳茹忽然红了脸,急忙接过馒头,就着咸菜,大口吃了起来。

柳茹发现了西门大庆的眼神,不知为何,今天的大庆跟以前似乎有些不同,他……竟然看自己的胸部,难道傻大庆忽然不傻了吗?还是,他本来就在装傻?想到自己方才在他身边脱裤子解手的举动,不知为何,心头像小鹿一样乱撞起来。

再看看西门大庆拿着馒头大嚼的样子,她又放下心来,觉得是自己想多了。又一个春天来到了,每到春天,自己的心神总是不由自主的有些飘乱。

她今年24岁,正是一个女人生命中最好的年华。四年前她因为某些原因,不得不嫁给了村长唯一的儿子,在外人看来是多么幸运啊,可是其中辛酸,只有她自己知道。

原来村长的儿子不光因为小儿麻痹残了一条腿,还是个性无能。他作为男人最重要的那条腿,也是残废的。

她是个正常的女人,有正常的需要。偏偏村长的儿子残废以后,心理还有些扭曲,每到晚上发作起来,都对她做那些不可描述的事情,天知道这几年她是怎么熬过来的。

然而能怎么办呢?俗话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她既然嫁给了陶宗旺,就生死是陶家的人。再说,凭她这么一个山村里长大的村姑,也没有办法逃离。不说村长是这里势力最大的人,就是逃出去了,到外面她也不知道如何生活。

唉,过一天算一天吧,毕竟还活着,生活还要继续。

柳茹坐在草地上,望着山坡上悠闲吃草的黄牛,越过黄牛的脊背,远处山头的桃花开得正旺。这里真的景色宜人,如果能够跟自己相爱的男人在此过一辈子,那就知足了。不知不觉,她的思绪又飘远了。

西门大庆就着咸菜,吃了两个白白的大馒头,看着柳茹坐在自己身边,望着远处出神。以前他不知道她为什么喜欢坐在这里出神,现在他全明白了。

“妈了个八的,村长这个老乌龟,让他的残疾儿子霸占柳茹,真是天理难容!不行,我得想办法让柳茹幸福。”

他这样想着,看见柳茹的肩膀有些单薄,闻到她身上传来一股淡淡的体香,便忍不住伸手想把她抱到怀里。用自己宽阔的胸膛,去温暖她。

谁知道这时候柳茹正好转过头来,看见西门大庆的举动,不由楞住了。迟疑了一下,勉强笑道“大庆,你,要干什么?”

西门大庆的手顿了一下,然后轻轻从柳茹的头发上摘下一根草丝,不知道说什么,拿在手中,对柳茹笑了笑。

这个很温情的举动,本来是撩妹的小技巧,可是在柳茹眼里,觉得大庆虽然傻,但是很可爱。在她心里,大庆虽然是个人们口中的傻子,但是心底纯真善良,就像个傻弟弟一样。不知她如果知道西门大庆此时心中真实的想法,该作何感想。

“大庆啊,你看,我还给你做了双鞋,快穿上试试,看合适不合适。”柳茹含笑从篮子下面,又拿出一双大号的布鞋。崭新的鞋面,配上一针一线纳出的千层底,看上去可比外面卖的那些什么名牌皮鞋球鞋强多了。

西门大庆看了下自己的脚,穿的还是去年从街上捡的一双白色球鞋,不过现在已经完全看不出白色了,早都脏的面目全非,因为本来是旧鞋,他的脚又大,还天天走山路,鞋子四面开口,也已经体无完肤。

没想到柳茹会亲手做一双鞋给自己,他的心里感动不已。

“穿上试试啊。”柳茹见他神色古怪,再一次催促道。

西门大庆伸手接鞋,无意间碰到了柳茹的手,感觉滑腻如玉,不由心中一荡,把鞋接过来,小心的揣到了怀里。

“大庆,怎么不穿上了?”柳茹觉得好笑,心想真是个傻子,哪有把鞋子揣怀里的?说着,便伸手去拿。

西门大庆轻轻握住柳茹伸过来的手,木纳的道“洗脚再穿。”

柳茹楞了一下,没想到这个傻子竟然有这般心眼,看他那般小心的把自己给他的鞋揣到怀里,像宝贝一样,觉得他傻得可爱;忽然反应过来,发现自己的手被他握住,不由红了脸。

她轻轻的抽了一下,没有抽出来,感觉大庆的手浑厚而有力,心中起来一种异样的感觉,便任由他握着。坐在他旁边,感觉身上起来一股暖流。

两人正不知该说些什么,忽然后面叫了一声“被我抓住啦!”,急忙一齐回头,看见从树后面跳出来一个家伙。

“被我抓住了吧!傻大庆,想不到你竟敢调戏柳茹!我去告诉旺哥,打断你的腿!”这人又瘦又小,一边咋呼着,却并没有去告密,反而挤眉弄眼的看着柳茹。

柳茹有些慌乱,急忙抽出手,道“陶小虫,你别乱说。”

陶小虫哼了一声,得意的道“柳茹,难怪你丈夫不放心你,他给我十块钱一天,请我看着你。现在怎么说?不是傻大庆调戏你,就是你勾引傻大庆,怎么着,二选一吧。”

柳茹知道如果被自己丈夫陶宗旺知道大庆握自己的手,一定会打断他的腿,急忙道“大庆是个傻子,怎么会调戏人。”

“嗬,我就说吧。傻子不会调戏人,那就是你勾引野男人了!”陶小虫贼兮兮的笑了笑,无耻的道“柳茹,现在把柄在我手里,只要你给我亲一亲,我就帮你瞒过去。咋样?”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