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忘川河边的花开了
忘川河边的花开了

忘川河边的花开了沐风浪

标签: 孟婆汤 现代言情 阎醉生
以现代言情为叙事背景的小说《忘川河边的花开了》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沐风浪”大大创作,阎醉生孟婆汤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阎醉生让白无常先离开。白无常一走,躺在床上我猛然坐起,扒开阎醉生的衣袍,他果然受了很重的伤。胸膛上纵横交错的鞭伤,还有两颗断魂钉在他肩头未取出。我已经能确定他是去了天界,但不是做神官,或者他是被神使抓走了...
状态:连载中 时间:11-05 15:52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被神使带走,就以为他去做神官了。
“这眼泪……忘本说交给你处理。”
白无常递给阎醉生。
忘本把我的眼泪收集到琉璃盏内,交给了白无常,白无常是来送眼泪的。
阎醉生让白无常先离开。
白无常一走,躺在床上我猛然坐起,扒开阎醉生的衣袍,他果然受了很重的伤。
胸膛上纵横交错的鞭伤,还有两颗断魂钉在他肩头未取出。
我已经能确定他是去了天界,但不是做神官,或者他是被神使抓走了。
我记性不好,但记得三万年前他离开的时候很仓促,交代我几句,就走了,那时我天真的以为那些神使就是来撬墙角的。
我问“你到底去天界做什么了?”
阎醉生什么都没说,指腹擦过我的眼角,似乎想要擦掉我眼角干涸的泪痕。
他吩咐神差放好洗澡水,我与他泡了个鸳鸯浴。
我为他取出两颗断魂钉,用微弱的法力为他疗伤,他按住我的手,摇了摇头“伤口自己会好,不用管。”
也对,他是冥界的王,这点小伤哪里需要我这个小鬼疗愈。
我拿起梳子,给他梳头,他头发很长,比我的都长,乌黑发亮,时常披着,我像三万年前那般在他耳侧编辫子,最后用月老的红线给他绑头发。
我去过天界,还闯过月老殿,顺走了一团红线。
再次见到阎醉生,我只想与他做寻常事,这样才能让我觉得真切,觉得他只是离开了一小会儿。
但我知道,他负伤归来,一定不是只去天界走了一趟那么简单。
“彼岸,你想入轮回吗?”
阎醉生突然这样问我。
我有些惊喜,但也认认真真回复“不想。”
我就想待在冥界,冥界有他,轮回路里又没有他。
若不是忘川河岸有彼岸花,奈何桥上那群穷鬼不喝孟婆汤会渴死在轮回路,我恨不能一直待在阎王殿里和他醉生梦死,翻云覆雨。
现在看来,不止忘本是色鬼,我也是,我就喜欢阎醉生,想跟他贴贴抱抱。
三万年,我都快馋死了。
阎醉生又问我“为什么不想?
入了轮回,你会到人间,我带你去过各色人间,你不是很喜欢那边吗?”
我说“我是喜欢啊,喜欢跟你游船滑雪赏花灯,喜欢跟你坐那个忽上忽下的车。”
但这仅限于我和他,没有他,我对任何事都提不起兴趣。
我亲了亲阎醉生的眉眼,嘟囔道“人间有你我才喜欢。”
阎醉生一点都不开心,他眉头紧锁,不知在想什么,我没有多问,但我知道他想送我入轮回。
他第一次带我游人间的时候,我就猜到了。
我和阎醉生很早便相识,在我三万岁的时候,就住进了阎王殿,那时候阎醉生也才五万岁。
我们都还小,那时他还不是阎王殿的阎王,我也不是孟婆茶馆的孟婆。
我记性不好,但关于他的我都记得。
我记得他带着我逛遍整个冥界,我记得他打跑欺负我的小鬼,我记得九万岁成年那天,他抱着我说”别怕。』别怕什么?
我忘记了。
总之,他在我身边,我就很有安全感。
“阎醉生,你到底去天界做什么了?”
我终是问出了这个问题。
阎醉生究竟去天界做什么了,冥界的鬼神仿佛都知道,忘本知道,石墨知道,黑白无常大抵也知道,可就是不告诉我。
阎醉生张了张口,眼神与我错开“天帝设宴,邀我前去。”
我不信,天帝这个狗东西是喜欢设宴相亲,但一个宴会而已,怎么会耗时三万年。
再说了,阎醉生一身伤,难不成是比武招亲搞的吗?
“天帝又设相亲会了?”
我故意这般问。
阎醉生没多想,回复道“嗯。”
须臾之后,才反应过来改口“不是不是,不是相亲宴,是,是普通的封神会,有几个神官刚入职,混个脸熟。”
“你骗我!”
我假装抹了抹眼泪,笑着跑出阎王殿。
我知道,他一定在追我。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