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纨绔世子重生妃
纨绔世子重生妃

纨绔世子重生妃顾妍筠

标签: 奇幻玄幻 慕谦 纨绔世子重生妃 顾妍筠
小说《纨绔世子重生妃》,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顾妍筠慕谦,文章原创作者为“顾妍筠”,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只见,丞相冷嗤一声,眉眼扫过大堂里端坐着的人,索性猛地一拍桌子,厉声呵斥:“放肆,她还有没有把本相当成她父亲。”转而立即看向坐在自己身旁温婉尔雅却雍容华贵的女子呵斥道:“看你教出来的好女儿!”女子正准备反驳的时候,外头却响起了顾妍筠清澈的声音:“哟,爹爹怎地在发脾气了,谁惹您生气了,告诉女儿,定然帮...
状态:连载中 时间:11-12 16:18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顾妍筠朝窗户的方向看了眼,却发现并没有什么异常,就在她张口欲要质问的时候,慕谦笑道“顾大小姐不要这么懒嘛,下床过去看看就知道了。”
顾妍筠看了他一眼,到底还是起身将信将疑的走了过去,果然就见到窗户上寄了一根粗绳,绳子另一端往下垂着,拉的笔直,借着朦胧的夜色可以看出来那一端绑了个人,还是个男人。
顾妍筠迅速回头,脸都吓得有些白了,但到底还是强装镇定的道“多谢慕世子仗义出手,等回京后定会让家母亲自上门道谢。”
“道谢就不必了。”慕谦随意的摆摆手。
“那你要如何?”承了人家的情,顾妍筠不得不好言相问。
“先前我也说了,半夜到这里想在这家客栈找间房歇脚,可是顾大小姐很豪气的就把剩下的房间全给包了,以至于我到现在连个歇脚的地方都没有,大半夜的还只能四处乱晃。”慕谦摇晃着扇子悠悠地道“所以要是顾大小姐真要感谢我的话,就给我一个歇脚的地方吧!”
“你……”顾妍筠对他的要求觉得很不可思议,张口就要拒绝,谁知道人家并不看她,而是看着窗户的方向。
明了他意思的顾妍筠深吸一口气“那我去跟侯护卫说,让他给你空间房出来。”
慕谦无所谓的道“这大晚上的只要你不怕别人误会那就去说吧!”
顾妍筠的脚步一顿,颇有些无奈的问道“那你想怎样?”
“想找个歇脚的地方。”
“这家住满了你可以去别家啊!”
“不行,我就看中这家了,而且我下不去了。”
“你……”顾艳婷真的是被他的无赖行径给气笑了,她从来不知道身为一个大男人竟然还能有这样不要脸的一面,但看在被悬空挂着的那个男人的份上,她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才问道“那你到底想怎样。”
“顾大小姐怎的这么年轻就记性不好呢?我都说了好几遍了只是想这个地方歇歇脚。”慕谦说着对着顾妍筠弯眉一笑,虽然看的不甚清晰,但顾妍筠也忍不住倒吸了口冷气,心房也不自觉的颤动了一下。
这男人长的真是太妖孽了,大家还说自己是“京城第一美人”,有他在,这“京城第一美人”的称号冠在她头上都要成为一种讽刺了。
“顾大小姐在想什么呢?”顾妍筠看的不清楚,但慕谦却是耳聪目明,饶是现在光线暗淡,他也能清楚的看到顾妍筠眸中闪现出来的惊艳,心里开心,话上也不自觉的带了出来,只是顾妍筠并没有听出来。
“既然如此,那我就把这房间让给你以示感谢吧!”顾妍筠没再多说,只说完这句就随手拿起挂在床头的外套披在身上就准备出去了。
“你让给我那你睡哪啊?”看她这架势是真的,慕谦忙喊住她问道。
“我去外间睡。”顾妍筠头也不回的道。
外间有一张榻一张床,夏粉先睡的,自发睡到了榻上,春平就睡到了床上,床虽不是很大,但春平的睡姿很标准,还空了一大半的空间出来,睡一个顾妍筠还是绰绰有余的。
两人都睡得很熟,在顾妍筠走进来后一点反应都没有,但熟悉她们的顾妍筠知道,两人这是因为外在的东西导致的,她进来的时候还能闻到一时若有若无的香味。
在原地站了会儿,顾妍筠并没有直接上床,而是去先把窗户打开透气,晚风吹进来,还带着一丝夜晚特有的凉意。
站了一会儿顾妍筠就上床了,只是闭着眼睛躺了好久都没有酝酿出一丝睡意来,且还一直竖着耳朵听着里间的动静。
里间慕谦在看不见顾妍筠的身影后合拢折扇撑着额头轻轻一笑,然后很不客气的宽衣解带,将自己的衣服挂在了顾妍筠挂着的衣服的旁边,然后就好不忸怩客气的躺在了床上,闻着床上女子特有的暗想,慕谦深深地吸了口气,似是要把这暗香吸入梦中一般。
打开的窗户还是没有关,晚风透过窗户吹进来,拂动了放下来的窗帘,也吹的衣架上一男一女两式的衣服相互交缠。
夜色静谧,一切都是那么的安详。
顾妍筠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她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露出亮色了,估摸了下时间知道春平差不多该醒了,未免她醒来后多问,便小心翼翼的的起了床。
进了里间,床帘已经被拉开了,床上也是空无一人,只是床中央放着的那一个巴掌大的小木盒子格外的显眼。
顿了顿,顾妍筠还是走至床前坐下,伸手将那盒子拿了过来,揭开盖子,入目的是一张纸条,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借床费”三个字,而拿起纸条,入目的是一串珍珠手串,每一棵都差不多大小,且颗颗晶莹剔透,莹润饱满,一看就是上好的珍品,更难得的是这一串珍珠手串还是用极为难得的蓝黑珍珠串成的。
顾妍筠一时摸不着头脑,也想不出那男人到底是怎么想的,一下子风一下子雨的。
想了想,顾妍筠还是把纸条重新放进盒子里,将盒子放在了昨日拿进来的箱子里,无功不受禄,这床是她昨晚上对他出手相助的感谢,用不着什么借床费,因此这用来充当“借床费”的珍珠手串她也没道理拿。
而若是已经离开的慕谦要是知道自己好不容易想出来的送东西的理由就这样被拒绝了,估计得呕出三升血吧!
哪怕昨晚吸了迷药,春平也没有比平常晚醒多少,没多久夏粉也跟着醒来了,这让顾妍筠也放下了心,虽然知道昨晚那迷香是慕谦弄得后就没多担心了,但还是害怕会有后遗症什么的。
对于顾妍筠醒得早春平也没多说什么,她也是能理解的,毕竟外面条件限制,哪有府里那么舒服呢?
夏粉见顾妍筠面色不好虽然心疼,但在看到顾艳婷那两个连擦了厚厚的粉底都遮掩不掉的青灰色时,顿时就觉得心情好了起来。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