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田园医妃:农女巧当家
田园医妃:农女巧当家

田园医妃:农女巧当家林轩久

标签: 古代言情 林轩 林轩久 田园医妃:农女巧当家
《田园医妃:农女巧当家》内容精彩,“林轩久”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林轩久林轩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田园医妃:农女巧当家》内容概括:她再度郑重行礼,“谢谢贵主,谢谢小哥儿。”少年将林轩久母女送到了村口,之后的路由林轩久扶着赵氏走了回去。站在林家小院外,林轩久已经恢复冷静,再看看赵氏视线低垂柔顺的模样,竟颇有些怒其不争。是她性子太软了,任由林老太拿捏,所以才连自己的女儿都护不住...
状态:连载中 时间:11-04 19:29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回家的路上,贵公子般的少年一直絮絮叨叨的说话。
林轩久听的有些心惊,这般贵气的少年竟然只是一个下仆,那他的主人,坐在马车里的那位公子,该是怎么样的高贵。
“你们也是运气好,遇到我们公子,不然这荒郊野岭的,谁会去救你们啊。”
这道理林轩久懂,她娘俩确实是遇到贵人了。
她再度郑重行礼,“谢谢贵主,谢谢小哥儿。”
少年将林轩久母女送到了村口,之后的路由林轩久扶着赵氏走了回去。
站在林家小院外,林轩久已经恢复冷静,再看看赵氏视线低垂柔顺的模样,竟颇有些怒其不争。
是她性子太软了,任由林老太拿捏,所以才连自己的女儿都护不住。
而她林轩久则不同。
推开院门,家里安安静静的,只有大房屋里还亮着灯。
阿九的爷爷早就过世了,阿奶林老太有三个儿子,阿九她爹林福是老二,她家与阿奶、大伯一家,十来口子人住一起。
大房跟林老太住东屋,二房住西屋,只是东边那间明显比西边的屋子阔气的多。
“阿九,我们……我们回屋去吧。”赵氏紧张的抓着林轩久的衣衫,小声的说。
回屋?
她回这个家,可不是当忍气吞声的受气包的。
林轩久扶着赵氏坐在了院子里的石磨上,“娘,你先在外面坐着。”
“阿九你……”
赵氏听到她声音里的冷意,终究是咽下了到口的话。
大房屋里,谁都没睡,全家人都坐在一起,商议着什么。
“嘭。”
房门被粗暴的踹开,屋里的人都被唬了一跳。
阿九一步步从黑暗中走出,摇曳的烛火映着她半边脸忽明忽亮,竟有些阴森森的。
坐在炕上的婆子反应最剧烈,她惊得几乎要跳起来,指着阿九口齿不清的问,“你……阿九?!你是人是鬼?”
大伯林强脸色同样不好,视线不着痕迹的扫过阿九脚下的影子,拉住自家老娘。
“娘,是阿九,你看阿九她没事,好好的呢。”
林老太一愣,“好好的”那三个字安抚了她的神经。
待回过神来,惊吓转变成了难以言喻的愤怒,宛如即将喷发的火山,“你娘呢?死哪儿去了?”
“你还有脸提我娘?我娘去哪儿了,阿奶你不知道?”
林轩久声音微沉,视线转向了她大伯。
“大伯,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没事了?”当她这一头的血是摆设吗?
“杀千刀的傻子,你怎么说话呢?”
林老太下意识的反口大骂,可突然声音噎住,宛如被卡住了脖子的鸭子般,错愕、震惊的瞧着她,那模样跟这屋里其他人一模一样。
大伯娘王氏不敢置信的脱口而出,“阿九你不傻了?”
她问出了在场所有人的心声。
林轩久漆黑的眸子阴沉沉的,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你们当我师父黎神医是徒有虚名吗?区区痴傻之症,对他来说不难治。”
这是她这一路细细思量过的说辞,总得给她突然不傻找个借口。
“我师父念我家里艰难,本想让我自立女户,终身不嫁,好孝顺父母。可饶是我装傻,都挡不住你们的贪念,你说是吧,阿奶?你说的那些话、做得那些事,我都记着呢。”
林老太抖了起来,只觉得一口气梗在喉咙,怎么都吐出不来。
她原本想着傻子受了委屈也不知道说,才敢肆意磋磨她。
怎么的,傻子居然不是傻子了,还如此强势,那眼神好似要吃人似的。
“你怎么敢这么对你阿奶说话?你这是不孝!”林强大怒。
不孝就不孝吧,这家里真正拿她当人的就只有她那个性格绵软的亲娘跟弟弟了。
其他人,呵呵!
长辈既然不慈,怎么有脸要求晚辈孝顺?
林老太憋着一口气强撑道,“阿九你乱说什么呢?我是你阿奶,是你的长辈!”
她正欲上前,林轩久比她更快的后退,站在院子里大声喊道。
“阿奶,你动手前最好想想清楚。若你那个宝贝大孙子有个卖孙女打杀儿媳的亲奶,看书院还肯不肯留他继续读书。”
她家其实并不算差,还有钱供着大伯家的大堂哥去县里学堂,一年好几两银子的束脩交得起,可是却各种苛待二房一家。
心狠的竟然卖孙女换银子,说出去真是丢死人了。
看看被王氏护在怀里的阿春跟阿渠,棉布衣裳一个补丁都没有,脸蛋肉乎乎的,跟阿九尖瘦的面颊形成鲜明的对比。
说他们是一家人、是同辈的堂兄妹,谁信?
“你、你……”
林老太脸色阵青阵白,她的长孙林田,是她最大的骄傲,书念得好,今后要当举人老爷的,林老太后半辈子富贵都指望着他了。
可这小贱人居然敢诅咒她的孙儿!林老太只恨不得撕烂了林轩久的嘴。
“阿奶你要想打我跟我娘,你可千万要一鼓作气把我打死,别让我跑了,不然弄得十里八乡都知道你是个什么人,你的名声可就臭了。哦,大堂哥今年翻年要县试,去考童生了吧?不知道他若是有个杀人犯当奶,还能不能下场考试?”
林轩久冷冷的说,让林老太准备打人的手犹豫了。
“阿九你真是个没良心的白眼狼,吃喝家里的,你忘恩负义不说,还诅咒你大堂哥!”林强怒道。
“大伯养我们一家子?那我娘那些绣品去哪儿了?我爹好像在县里做工吧,那一年年的月银又都去哪里了?我五岁起就跟着师父,吃喝也是师父给,家里除了父母的生恩,又哪里来给的恩?”
林轩久毫不示弱的怼回去。
也亏得大伯他开口,别看赵氏现在眼睛不好,可早几年,还是个明眸善睐的女子,有一手好绣艺,绣品灵性美观,是县里绣楼争相收购的佳品,一副大件绣品有时能卖出一两银子的高价。
贪婪的林老太便逼着赵氏没日没夜的绣,这才弄坏了赵氏的眼睛!
赵氏绣了十几年啊,光那些绣作品卖出的银子,就够二房一家嚼用一辈子的了。到底是谁养谁?
被林轩久凌厉的视线扫过,众人竟然有种不敢直视的心虚。
林老太简直要气炸了,她还要再说,被林强眼疾手快的拉住了,“娘!”
林强微微摇头,视线不着痕迹的一瞥。
他们站在院子里喊骂,林轩久嗓门又大,这才一会儿,就有不少村民都披了衣服出门看热闹。
林轩久好似未觉,声音越发拔高。
“我阿九原是个傻的,可也是个大活人,想好好活着不想被磋磨死!我娘亲更是没有半点对不起这家,我们是这个家里的人,还想在清水村过下去。阿奶大伯,你们最好收收那些个不好的心思!兔子急了都会咬人的!”
她就差直言提醒乡里乡亲,他们二房一家若谁有个三长两短,找大房还有阿奶就对了。
林老太气的几乎跳脚,骂声越发不堪,林强也目光阴沉盯着她。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