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武侠修真›田园锦绣之农门商女
田园锦绣之农门商女

田园锦绣之农门商女韩明兰

标签: 柳月烟 武侠修真 田园锦绣之农门商女 韩明兰
韩明兰柳月烟是《田园锦绣之农门商女》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韩明兰”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都说千年的媳妇熬成婆,对于好不容易当上婆婆的奶奶而言,整治陈椿花成为她的首要目标,而刘大贵跟陈椿花又是老实愚孝的人,他们从来都不懂反抗,所以他们就成了那砧板上的肉,任他们磋磨。知道是他们一家人救了自己,柳月烟是个有恩必报的人,对于原主的记忆,脑子里一片空白,她柳月烟,二十一世纪人,Z国有名的暗影卫,...
状态:连载中 时间:11-13 08:22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你是谁?为何站在我家门前。”柳月烟眼神冰冷,她已经从对方的衣着猜到他的身份,只是出于对老宅人的警觉,让她感觉对面人的不怀好意。

“这里可是刘大贵家,小生是他的侄儿,昨天大伯归家时有些醉意,小生特来慰问。”说着穷酸的话腰身微曲,眼中的贪婪不加遮掩,惺惺作态的姿态让柳月烟差点吐出来,看来又是一个虚伪之人,就觉得韩氏教不出什么好鸟。

“我爹已经醒了,劳记挂,如果没别的事,就请回吧。”说完就要将门关上,看着冷若冰霜的柳月烟,刘大宝本来的自信心瞬间瓦解,看来他低估了这个女人的能力,好不容易来一趟,总不能空手而归,他怎么也得进门去才行。

听到院子里有响动,他慌忙出声,“既然大伯没什么大碍,那小生也就回去了,请代我向大伯娘问好。”嘴里说着话,双眼却注视着院子,那么明显的目的让柳月烟面色更冷。

“月儿,门外是大宝吗?快让他进来吧,别堵在门前。”说话的正是刘大贵,他刚起来溜达一圈醒醒神,没想到就看到柳月烟站在院门口跟人说话。

“大伯,大宝不请自来,月儿妹妹从来没见过我,不认识也情有可原,您就不要责怪她了。”他嘴里说着求情的话,眼神却飘忽撇向柳月烟的身上,似安抚似邀功,柳月烟直想翻卫生眼。

刘大贵本就没有要责备柳月烟的意思,听着他的话只是干笑两声,没有更多的言语。

他也不知是犯哪门子病,大清早的无事来此大献殷勤,看来非奸即盗,她得小心的提防,也不知昨晚爹在老宅都说了些啥,柳月烟感叹自己有先见之明,幸好没有将樱桃酒的事告诉他。

陈氏听到动静也从屋里出来,刘大宝一声大伯娘,陈氏显然也被吓了一跳,以前他可是从来都不叫大伯娘,从自己面前走过都会鼻孔朝天,无视彻底,这次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小梅跟小海也听着响动出门看看是怎么回事,同样露出惊恐的表情,柳月烟看到这里,心中已然明白,看来他的出现大大出乎了众人的意料,这下可有趣了。

“大宝这么早来肯定还没有吃饭,孩子娘你快去做些饭,让大宝在这里一块吃。”刘大贵显然很开心,他感觉最有出息的侄子能想着他让他脸上顿觉有光,显得特别高兴,陈氏不忍扫他的兴,缓步进了厨房去做饭。

很快四菜一汤碗上了桌子,刘大宝看着丰盛的早餐,更加坚定了心里的想法,看来大伯家真的已经发达了,四个菜就有两个是肉菜,这要是平常人家过年也不过如此吧。

刘大宝故作矜持的细嚼慢咽,看着大伯一家吃饭的样子更加鄙夷,面上却不露半分,目光停留在了柳月烟的身上,她虽然吃的很快,可动作却很优雅,没有一丝粗鄙,这让刘大宝的心里更加满意,看来有这么一位妻子,还是可以拿得出手的,他的神色落在柳月烟的眼里,心下更为疑惑,她始终猜不透他此行的目的。

早饭很快吃完了,刘大宝也没多作停留,起身告辞,临去前别有深意的看了柳月烟一眼,才大步流星似的离去。

柳月烟打了一个寒颤,她有种被盯上的感觉,这是在前世她练就的一种本能反应,第六感告诉她,这个刘大宝来他们家准没好事,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

接下来的一天都相安无事,直到次日,韩氏的出现,彻底引起了柳月烟的好奇。

这天,韩氏也是大清早的就来到家里,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握着陈氏的手跟她哭诉,她如何受到江氏的蛊惑,这才做出这么多的错事,希望陈氏能原谅她,哭的惨兮兮的,陈氏被她搅得一天都心神不宁,做事丢三落四的,韩氏临走时,还向陈氏讨要了一块肉,然后笑着大步离去。

自此后每天都来报道,一来就哭诉她的不易,天天鬼哭狼嚎的,陈氏不胜其扰,每次都会被她顺走东西,陈氏有口难言,刘大贵却看的直高兴,亲戚就得多走动才好,每天都叮嘱陈氏多做些好吃的招待他们,陈氏又不想驳他的面子,生着闷气做饭。

其间刘大宝也跟着又来过两次,都是拿双眼看柳月烟几眼后才走,柳月烟听的心烦,看得直想吐。

看着她拿东西时双眼早出的精光,她似乎有所了解他们的‘阴谋’了,看来她拿出的钱招人惦记上了。

韩氏每天顺高兴,自然是天天报道,这天她又来了,柳月烟直接拿着扫把站在了院门前,“月儿啊,这是干啥?我是你二婶,你怎么拿扫把吓唬人呢?快让我进去,我好找你娘聊聊天。”脸上笑出了一朵花,柳月烟这次可不想买帐。

“韩氏,我之所以能够容忍这几天,只是想看看你们娘俩有什么阴谋,现在看来你们无非是看我们家过的好了,想顺手牵羊多拿些东西。”柳月烟边说边看她的反应,看着她刚刚紧张的心放松下来,难道还有什么她没有预料到的阴谋?

“再说我们现在已经自立门户,你算哪门子的二婶,我们家跟老宅现在可没有半毛钱关系,你可不要在这里知己攀亲戚。”柳月烟将说的透彻,韩氏却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心里有些幸灾乐祸,还是她儿子聪明,知道刚分开就上门肯定会惹来怀疑,所以她每次顺东西都是假像,陈氏也是个蠢的,她要她就给,反正她不吃亏。

看着陈氏每天吃的饭,她都快嫉妒死了,不过就让他们再逍遥几天,宝贝儿子可是说了,不久后这所有的好日子就都是他们的了,暗自在心里高兴,柳月烟看着没有出声反驳的韩氏,直觉不合常理,看来还有别的阴谋她不了解。

今晚正好可以去将她的东西拿回来,她可不想让江氏过的那么快活,吃了她的还是吐出来的好,不然她不介意让她们人财两空。

韩氏嘴角撇下,朝着柳月烟身边吐了一口唾沫,“不来就不来,谁稀罕呢?要不是……”她突然意识到说了什么,立马住嘴,慌乱的向老宅跑去。

柳月烟却已经听见了,果然如猜想的一般,他们有阴谋。

猜你喜欢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