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俗人回档
俗人回档

俗人回档宋明

标签: 俗人回档 宋明 徐尚秀 都市小说
完整版都市小说小说《俗人回档》,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宋明徐尚秀,由作者“宋明”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嗯?我这是什么睡姿?我在沙发上坐着睡着了?尚秀把我扶到床上了?不对,我怎么像趴在桌子上。睁眼!睁眼!眼睛为什么睁不开?有声音了……很嘈杂!由远及近,一群人上楼梯的声音,开门的声音,桌椅碰撞的声音,还有一时归纳不出条理的对话声。一声开门声后,周围一下子安静了,像排练好的一样。边学道继续努力控制自己的身...
状态:连载中 时间:11-14 01:25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站军姿,踢正步,立正稍息,向左转向右转,围坐一圈拉歌,再次经历一遍的边学道觉得有趣多过辛苦。

又到了拉歌时间。

从团结就是力量,到打靶归来,从咱当兵的人,到一二三四歌,从对面的女孩看过来,到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各种挑逗。

然后集体高喊一营的来一个!一营的来一个!

见对面不接招儿,边学道所在的三营开始自己玩,除了几个喜欢表现自己的新生主动唱了歌,教官几次动员都没人出来,好,那就做游戏。

击鼓传花。

游戏开始好玩了。

被抓到学生的才艺简直花样百出,什么诗朗诵、打太极拳、魔术、XJ舞、太空步,艾峰居然会口技,边学道彻底被打败了。

击鼓传花玩到第二天的时候,边学道被抓到了,因为没找到徐尚秀,有点上火弄得嗓子痛,边学道问教官做俯卧撑行不行?教官说少于40个就换个节目,边学道做了50个。

击鼓传花玩到第三天的时候,李裕被抓到了,这小子一首《我没有钱我不要脸》震惊了附近3个方队,平时说话听不太出来,一开嗓,边学道就发现李裕的声音很像巫启贤,气息足,高音能上去,怎么听都是练过的,而且李裕唱歌一点不拘束,像登过台的,有一种特殊的感染力。

军训继续着。

边学道本来准备了三双鞋垫,结果军训第二天被李裕和杨浩抢去了两双,等他再想买的时候,学校附近的鞋垫已经脱销了。

没办法,只能出狠招了。

实在懒得往远走,边学道在校内超市里转悠了半天,逮着附近没人,赶紧拿了两包护舒宝,放进购物筐里,用新买的毛巾盖着,见门口收款台前人少了点,跟在队伍最后往前挪。

结果在门口还是被人围观了。

边学道笑呵呵地交钱,装袋,一扭头,看见了一个意料之外的熟人。

宋佳,董雪的好朋友,高考前6个人轮流请过客,边学道实在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宋佳。

上一次边学道考的也是东森大学,而且一同考进东森大学的高中同学在大学里吃过几次饭,边学道记得没有宋佳。

“你也考的东森?”边学道问。

“嗯。”

“哪个系?”

“国贸。”

见边学道一愣,宋佳接着说“本来想报个外地的,班主任陈老师看了你的志愿后,说这个学校这个系都还不错,就建议我也报这个,为了稳妥,我临时改了志愿。”

两人一起走到边学道公寓门口,边学道问宋佳“你们寝有没有姓徐的女生?”

宋佳摇头。

“你帮我留意下咱们系这届姓徐的女生。”

“叫徐什么?”宋佳问。

边学道摇头“就知道姓徐。”

宋佳看着边学道说“这才开学几天,就下手了?”

边学道笑呵呵的没说话。

回到寝室,于今眼尖,看见边学道拎回来袋子里的护舒宝,当场喊了一声“我靠!”

边学道没理他,有条不紊地把护舒宝塞进了鞋里,穿上鞋踩了踩,感觉还不错。

明白过来的几个人冲过来就要抢剩下的纸巾,边学道怕这帮人碰到自己的军被,立刻躲进卫生间,反锁,任凭几个人在外面砸门。

直到陈建提议,边学道要是再不出来就拆了他的军被,边学道在卫生间里面喊“这两包用完了,换人去买。”

把房门关好,几个男生人手一片纸巾开始研究。

正巧赶上教官让一排一排踢正步,混在方阵里还能糊弄糊弄,一排一排走,前后都有人看着,所以大家格外认真,于今也很卖力,使劲地蹬地、踏步、甩腿。

于今这一排走过去之后,见教官好长时间没喊“向后转”,只是发现跟他们面对面的前排男生表情很诡异。

终于传来了教官“向后转”的口令。

跟这帮新生差不多大的教官彻底不会了。

隔壁方阵正好是女生第一排踢正步,对面就是一群目光灼灼的男生,本来就不太自然,又碰上爆出这句强大的话,动作立刻变形。

一身冷汗的于今,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面部表情万万不能承认,万万不能承认!自己一个大男生,众目睽睽之下说自己身上带着纸巾,就算说当鞋垫用,谁信啊?这要是落一个变态的名声,大学四年可怎么找女朋友?

事情最后以教官出手告终。

但其实除了717寝室的,于今周围的几个男生都知道是他鞋里掉出来的,就是没说。

这次事件直接导致于今的名字被恶意改成了于巾,尤其在女生面前,大家都爱喊他“巾哥”,后来于今用行动证明他对得起“巾哥”这个名号。

从这天起,边学道晚上吃完饭就去住着少量大四师姐和大量新生女生的11A宿舍楼对面站一会,看着女生拎着饭盆、水壶什么的进进出出,搜索徐尚秀的身影。

女生宿舍楼马上就流传说一个大一男生每天晚上都痴情地在宿舍门口等一个女生。

听见这话,女生们反应不一。

“是吗?这才开学几天?太心急了吧!”

“是吗是吗?长什么样?帅不?”

“是等高中的女朋友吧!”

“明天他再来,你提醒我一下,我从窗户看看。”

边学道也意识到,自己穿着一身绿,站在女生宿舍门口太扎眼、太风骚了,于是他吃完晚饭回寝换一套衣服再去。

没几天,717寝的男生都听说边学道天天去女生宿舍楼守门的事了,见天问他看上谁了,在哪里一见钟情的,边学道就是不说。

晚上的时候,一些胆大开朗的女生会绕几步路从边学道面前走,故意看他几眼,至于楼上隔着窗户对他指指点点的,那都数不过来。

717寝的男生发现最近边学道不爱说话了,虽然多数时候边学道还是笑呵呵的,但全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生人勿近的气息。

宋佳传回来的信息是,她几乎把一层楼的寝室都问遍了,只找到两个姓徐的,可是边学道一问身高等细节,立刻判断不是徐尚秀。

军训快结束的时候,通过各种关系,边学道看到了这一届国贸系新生的名单,算上预科班,7个国贸班都没有徐尚秀这个人。

像在沙漠里追逐绿洲行走了很久的旅人,跋涉到跟前却发现自己看见的不过是幻景。

边学道一遍一遍地在心底里问为什么?怎么会这样?为什么跟上一次不一样了?

想了几个晚上,他想到了一种可能。

他和宋佳原本都不是这个专业的,现在却都来了,每个专业在每个省招生名额是一定的,如果徐尚秀的分数正好在录取分数线上,那么就很有可能被自己或宋佳挤下去。

9月29日,全体新生行军拉练,目的地是出城口边上的老虎团。

到了地方,参观了营房和内务,看了士兵的活动室,带队老师通知大家集合,到对面的靶场打靶。

学生立刻分成了两个阵营,一半兴奋,一半忐忑。

打靶?边学道记得拉练没这个项目啊。

不过已经不重要了,能摸摸枪还是好的,就是不知道一人几发子弹。

看见自己营的教官在前面,孔维泽大声问道“教官,一人打几发啊?”

李裕跟着补充了一句“发防弹衣不啊?”

全场默然……

这是要往哪儿打?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