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穿越重生›首辅娇宠小厨娘
首辅娇宠小厨娘

首辅娇宠小厨娘朱莺莺

标签: 刘田生 朱莺莺 穿越重生 首辅娇宠小厨娘
小说《首辅娇宠小厨娘》,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朱莺莺刘田生,文章原创作者为“朱莺莺”,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等邻里们都散去了,朱有得跟张翠兰走进屋,朱莺莺才忙道:“你们可别给我安排婚事啊,如果非要我嫁人,我宁愿离家出走。”她说的是实话,反正她也不是原本的朱莺莺,如果他们不逼她,那她看在占用了这副身体的份上,倒是会留在家里好好照顾他们。朱有得看向她,叹了口气:“爹知道,你想嫁那个穷书生嘛。”“哪个穷书生?”...
状态:连载中 时间:11-13 03:33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朱莺莺本来想自己去的,奈何原主只去过一次刘田生家,路线记得不甚清楚,加上听到他们对话的朱有得表示,一定要跟她一起去找刘田生要钱,她也只好答应下来,跟朱有得一起出发了。

刘田生住在隔壁村,但与王铁匠家的隔壁村不是同一个,走路大概也要半个时辰。

路上朱莺莺花了两文钱搭了一辆顺路的驴车,朱有得心疼不已,连连问她“你一天卖了菜都给家里带米了,怎么还有钱?”

朱莺莺说“带点米才多少钱呀,我昨天卖菜都卖了五十文。”

“真的啊?”朱有得一脸惊讶,“我跟你娘还以为,你那个米是去街上讨来的呢。”

朱莺莺“……”

在隔壁村找到刘田生的家,家里刘田生也不在,只有朱苗苗带着孩子在院子里哭。

见到朱有得跟朱苗苗,她马上站了起来“爹,妹妹,你们怎么来啦?”

朱莺莺看她哭得眼睛都肿了,就没忍心朝她发难,只问她“刘田生呢,他该不会也跑到哪个山里面,准备十天半个月不回来了吧?”

朱苗苗擦了擦眼泪,有气无力的说“他到城里赌场赌钱去了。”

朱莺莺马上皱起眉头“拿那二两黄金去的?”

朱苗苗不敢看她,低头看着脚下的地缝“嗯。”

完了,朱莺莺心想,二两黄金给这种赌徒去赌,还不是一把的事?

“他去了哪个赌场?”朱莺莺忙问。

“不知道。”朱苗苗说,“这种事他从来不跟我说,也不让我跟着去。”

朱莺莺看她表情确实不像骗人的样子,就对朱有得道“爹,我到城里找他去。”

朱有得自然是说“爹跟你一起。”

“不,您就留在这儿等他,免得我们两头落空。”

无奈,朱有得只好听从了朱莺莺的意见,留在刘田生家里等。

朱莺莺忙又找了一辆进城的驴车,给了钱搭上,来到城里已经是下午了,天色渐暗,举目四周,她也不知道该上哪里去找赌场。

这场子它也不开在大街上呀!

朱莺莺只好挨个找人问“请问你知道赌场在哪儿吗?”

“您好,您知道赌场在哪儿吗?”

“请问赌场怎么走?”

一连问了好几个,别人都是摆摆手,有真不知道的,也有嫌麻烦不想理的,问了有一会儿,一个脸上带着刀疤的壮汉拍了拍朱莺莺的肩膀。

“你找赌场?”他直接问。

虽然这人长得凶神恶煞的,但光天化日,朱莺莺也不怕他,点点头说“嗯,你知道在哪里吗?”

“赌钱还是找人?”

“找人。”

听说是找人,那人马上觉得没意思的要走了。

朱莺莺忙喊住他“找人,合适的话说不定也玩两把。”

她已经在这里浪费不少时间了,看这人的样子,如果朱莺莺没猜错的话,他应该是赌场的工作人员,所以只好说自己也要去玩两把,好让他把自己带到赌场去。

果然,壮汉又走回来了。

“你有多少钱?”他问。

朱莺莺拿出自己身上所有的积蓄给他看“一贯钱。”

壮汉露出明显瞧不上的表情,顿了顿,才一撇头道“跟我走吧。”

朱莺莺跟着他从街上拐进巷子里,又在巷子里转了好几圈之后,终于走进了一间民房。

门一打开,里面站着两个跟壮汉气质差不多的男人,朱莺莺一看这里不大,正疑惑,带他来的人就指了指左边的一个房门说“那里,自己下去。”

朱莺莺将信将疑的推开门,马上就听到屋子传来嘈杂的声音,眼前是一处很宽很大的通往地下室的楼梯。

原来地下赌场,真的就建在地下。

朱莺莺走进去,里面的空间比想象中的大多了,就是空气不太好,但是激动的人们并不介意这一点,他们组成大大小小的人群,围着不同的赌桌,少说能有一千人,多是男人,女人很少。

朱莺莺想着刘田生恐怕就在这里,忙一个桌一个桌的挤进去找,人们忙着赌钱,根本没人在意赌场里混进来了一个小姑娘。

“开!开!”

“开大开大!”

“卖定离手了啊!”

耳边充斥着嘈杂的声音,朱莺莺找了有一圈,没找到刘田生的影子,她有点失望,正叹气准备离开,忽然见到角落里有两个壮汉在殴打一个男人,嘴里还说着什么。

他们的声音在嘈杂环境里竟然显得很小,朱莺莺走过去两步才听清。

“你敢在我们这里出千,活腻了是不是!”

“还敢不敢了?!打死你!”

被揍的男人双手抱头,嘴里求饶着“饶了我吧,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我今天都把带来的钱输光了,那么多钱!都输了,最后一把实在没有了,我才出老千的,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他说着,抱着头的手逐渐放了下来。

正是刘田生!

朱莺莺方才就是看他身形有些像,这才走过来瞧了瞧,没想到还真是他。

当下他正被人教训,朱莺莺也不敢贸然上前,只好先假装到最近的一桌赌桌凑热闹,不时注意着刘田生这边的情况。

赌场的人又给了刘田生几脚,这才放过他。

朱莺莺见刘田生一脸颓态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晃晃悠悠的往赌场外走去,忙跟上他,可是刚到楼梯那里,她就被人拦住了。

朱莺莺见他们是赌场的人,就问“有什么事吗?”

“你来干什么的?”他们看起来很凶。

“找,找人。”朱莺莺犹豫着回答了,因为还不知道他们的意思。

“又混进来一个找人的?去问一下谁带的。”其中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说道。

这下朱莺莺明白他们的意思了,恐怕这赌场是进来了不“放血”不让走。

“等一下。”她于是叫住另一个人,说“我刚才是跟带我的人说,要来玩两把的,不过……”

她从身上拿出自己的一贯钱,递给他们说“我只有这么多,刚看了一圈好像没有下小注的,给两位大哥买酒喝吧。”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