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武侠修真›盛世天骄之嫡妃归来
盛世天骄之嫡妃归来

盛世天骄之嫡妃归来魏姎

标签: 武侠修真 盛世天骄之嫡妃归来 魏姎 魏婷玉
精品武侠修真小说《盛世天骄之嫡妃归来》,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魏姎魏婷玉,是作者大神“魏姎”出品的,简介如下:“三小姐,别动怒,大夫说您要好好休养身子的。”墨香识趣,及时的扶着魏婷玉坐在了椅子上,南阳侯夫人拍了拍魏婷玉的手背,“你放心,母亲一定会想法子治好你的脸,不会耽搁婚期的。”魏婷玉点点头,心里这口气仍是难消。“五姐儿回去罚抄佛经百遍,替你三姐姐祈福,一个月之内不许出门,至于七姐儿……”南阳侯夫人看着魏...
状态:连载中 时间:11-13 23:58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元薇站在廊下久久都没动弹,直到半个时辰后看见了北安侯明肃,明肃走近跟前。

“侯爷。”元薇上前行了礼,声音温柔了许多,“祖母已经醒了,妾身瞧着精神不错,刚才已经歇息了。”

明肃淡淡的嗯了一声,脚步停住了,里面却忽然传来了声音,让明肃进去一趟,元薇小脸一顿,正要跟进去,温嬷嬷拦住了元薇,“老夫人想和侯爷单独聊几句。”

元薇紧拧着眉,心口处一口气堵着不上不下,站在廊下固执地不肯离开,丫鬟叹气,她家夫人聪明伶俐,府上的事也能处理井井有条,唯独在侯爷身上失了方向,每次都钻牛角尖,劝都劝不住。

明肃进门,老封君正靠在床头,脸色看上去仍有些苍白,冲着正要行礼的明肃摆摆手,“坐吧,不必多礼。”

“是!”

“今日的事儿你怎么看?”老封君还耿耿于怀,当众被人戳了伤口,想想就生气。

明肃犹豫了一会才说,“南阳侯府这次闹得有些过分了,今儿这事,必须要给一个交代,祖母,您消消气,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那个疯婆子敢这样闹,我饶不了她!”

老封君看了一眼明肃,摇摇头,“南阳侯府本就是鼠肖之辈,祖母倒不是介怀,只是祖母看走眼了,给你娶了这样的媳妇……”

温嬷嬷诧异的看了一眼老封君,听这口气,老封君已经对元薇没了耐心了。

“祖母。”

“今儿起,让魏姨娘来祖母这里伺候,过几日提了贵妾。”老封君没给明肃开口的机会,摆摆手,“出去吧。”

明肃站起身,“是!”

待人离开,老封君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若不是魏姨娘身份尴尬,扶正也不无可能,元国公教养的女儿太过小家子气。”

“老夫人的意思是,今儿这事还有夫人的手笔?”温嬷嬷惊讶的看着老封君,“今儿是老夫人的寿宴,侯爷待老夫人十分孝顺,夫人怎么会……”

“请帖是她写的,人也是她邀请来的,不过是看我让魏姨娘出现在宴会上,就急了,一笔写不出两个魏字,南阳侯府的人在我的寿宴上闹出了事儿,她一定觉得我会将这口气撒在魏姨娘身上,这几年,肃哥儿的心思都在魏姨娘身上呢,你以为她心里好受,若不是看在这点,就凭她这么多年无子,北安侯府也不会容忍至今。”

老封君很喜欢魏婉宁,虽然家族落魄了,但毕竟出生名门,名声又好,元薇这个做主母的处处容不下,心眼儿太小了。

“这么多年我都不管事,如今我也要搓搓她的锐气,免得不知天高地厚,继续做出什么糊涂事儿来,澜姐儿年纪也不小了,明家的名声不能败坏在她手里。”老封君说。

温嬷嬷恍然,老封君这是有心要提拔魏姨娘呢,也怪元薇糊涂,在老封君的心里扎了一根刺。

元薇并不知老封君心里怎么想的,若是知道,心里必定恼极了,见明肃出来,头一句话就是叫人去把魏姨娘请来,安排在偏院。

“侯爷,这是?”

明肃回头看了一眼元薇,“祖母的身子总要有个人照料,魏姨娘心细如发,最合适不过。”

“祖母这里这么多人伺候着,还有温嬷嬷呢,哪就非要魏姨娘亲自动手了,怕是扰了祖母的清净。”元薇手里的帕子紧紧攥着,又说,“毕竟今儿这事和南阳侯府魏家有关,祖母若是见了魏姨娘,一旦想起今儿的事,妾身担心会让祖母心里不痛快。”

“这是祖母吩咐的。”明肃丢下一句话,抬脚阔步离开,看也没看元薇,元薇往后退了退,脑子里一阵眩晕,幸好丫鬟及时扶住了,元薇心有不甘,追了上前。

院子外,魏婉宁带着丫鬟似云,正往这里赶来,在门口遇见了明肃,低着头行礼,“侯爷。”

明肃看了一眼温婉柔情的魏婉宁,目光多了一份温和,“这些日子就住在这儿,缺什么就去找管家,好好照顾祖母。”

魏婉宁一脸不解的看着明肃,明肃又说,“祖母让你侍奉。”

“是!”魏婉宁应了,忽然想起了魏姎的话,又大着胆子看向了明肃,“侯爷……”

难得魏婉宁主动找明肃说话,明肃停住了脚步,还没开口就见元薇疾步匆匆的赶来,明肃眉头紧拧。

元薇见了魏婉宁站在明肃身侧,一个器宇轩昂,一个贤惠大方,两个人站在一块十分般配,就像是一对珠联璧合的佳人,落在元薇眼中很不舒服。

“魏姨娘怎么这么快就来了?”元薇语气不善,但毕竟在明肃面前,还是有所收敛。

“回夫人话,婢妾来看看老夫人,毕竟这事和南阳侯府有关,婢妾心里很自责。”魏婉宁半垂着头,露出一截纤细修长的玉颈,两侧垂下一缕长发,越添的温婉。

元薇冷冷一哼。

明肃斜了一眼元薇,又看向了魏婉宁,“你刚才有何事要说?”

“侯爷,婢妾自知有罪,本是想向老夫人求罪,自请去寺中祈福诵经,以恕今日之罪过。”魏婉宁语气温和,看向了明肃,眸光盈盈的眼眸带着愧色。

可听在明肃耳中就不是这么回事了,魏婉宁入府五年,始终不冷不热,就像是一个没有脾气的玩偶,漂亮却无味,可明肃一直待她不错,在明肃看来,魏婉宁分明就是想找个借口远离北安侯府。

“南阳侯府的事儿与你有什么关系,你已经不是南阳侯府的人了,况且,祖母是非分明,这事也赖不着你头上,让你侍奉祖母,并非南阳侯府的缘故。”

明肃的语气有些怒,甚至连刚才的欣喜也没了,宛若被人浇了一盆凉水。

魏婉宁蹙眉。

元薇看着两个人眉来眼去,宛若心里扎了针似的难受,但她如今是嫡妻,要忍着,于是说,“魏姨娘不必自责,今儿的事是个意外,谁也没料到,侯爷,前头还有一些琐事,妾身这就去打理,晚些时候再来看望祖母。”

“嗯!”明肃应了,却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等元薇走了,明肃一手放在背后,板着脸,显然就是不悦。

“侯爷,若是没事,婢妾就先回去收拾了。”魏婉宁的语气一如既往的温和,不起波澜。

“今儿见着你妹妹,你难道不高兴吗?”明肃忽然问。

魏婉宁抬头看向了明肃,眼眶发红,紧紧抿着唇,“自然高兴,多谢侯爷成全。”

“往后你若是想见……”

“真的吗?”魏婉宁睁着一双湿漉漉的看着明肃,眸光中尽是期待,双手搅着帕子,有些紧张的低着头,“是婢妾放肆了。”

仅仅是一瞬间,魏婉宁又恢复到了那个贤惠温柔的样子,明肃上前,拉住了魏婉宁的手,“若是想,也不是不可以,祖母说过几日将你提为贵妾,你好好养着身子。”

魏婉宁并没有抽开手,抬头看了一眼明肃,压低了声音,“我也不该那样不懂事,之前是我钻入了牛角尖,还望侯爷莫要计较。”

明肃诧异,这话可不像是从魏婉宁嘴里说出来的,“你能这样想最好不过了。”

“侯爷,婢妾有一事相求。”魏婉宁抬头看向明肃,眸光温软,多了几分涟漪。

“你说。”

“若有一日,侯爷可否对我妹妹照拂一二。”

明肃毫不犹豫就答应了,上次魏瑜沁死了,魏婉宁病了足足一个多月,险些就跟着去了,着实给他吓坏了,往后对魏家余下的两个姑娘格外留意,明肃敢肯定,若是魏姎和魏梓珠也出事了,魏婉宁绝不苟活于世。

魏婉宁扬起一抹笑意,灿烂如星,恍若又回到了几年前那个高高在上,名满京都城的魏家大小姐。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