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神医毒妃:将军逆天宠
神医毒妃:将军逆天宠

神医毒妃:将军逆天宠顾清秋

标签: 古代言情 沈清晓 神医毒妃:将军逆天宠 箫夜
箫夜沈清晓是《神医毒妃:将军逆天宠》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顾清秋”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箫夜!不要啊!快走!”可箫夜听不见她的喊声,他紧紧地抱住那具死相极惨的尸体,向来克制的双眸满是猩红,一遍又一遍的低呼她的名字:“沈清晓......”箭雨落下,箫夜护住怀中尸体,浑身扎满了箭矢。最后一根羽箭刺入心脏,萧夜嘴角扯起一抹笑,用最后一点力气,为’沈清晓’穿好鞋。他拥着‘她’,仿佛拥着至宝般...
状态:连载中 时间:11-18 16:09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11章

就在这时,沈清晓眨了眨眸子,故意手一抖,掉下一份请帖。

沈若兰眼睛一亮,她一把拽住发脾气的大夫人徐氏。

在她耳边低声提醒道

“娘!先忍忍!她手里拿着宫宴的请帖!”

“沈清晓不带我们的话,我们没资格去的!”

想到宫宴,大夫人徐氏镇定下来。

她不得不憋着怒意,重新浮起慈爱的笑。

这点礼物算什么?

只要一步步按照计划,侯府是囊中之物不说。

以后她女儿还会有皇后的命格!

于是,两人连忙帮沈清晓捡起请帖。

大夫人笑道

“晓晓,这是明天的宫宴请帖吧?”

“你别怕,明天有我们带你去。”

沈清晓没说话,心里却在讽笑。

看起来是她们母女好心要带她去。

其实不过因为帖子上只有她沈清晓的名字。

如果她不去,这对母女怕是都不配进宫门。

她们虽然蹭侯府的光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但到底名不正言不顺。

见沈清晓一脸不想去,沈若兰连忙补充道

“三殿下也去呢。”

她知道这个村姑对宫宴不感兴趣,不过只要提穆子恒,百试百灵。

此时,沈清晓故意问道“听说三殿下这几天闭门不出,好像病了?”

想到穆子恒这场诡异的病,沈若兰脸一僵,瞬间觉得那股臭味仿佛又上头了。

为了稳住穆子恒,她还忍着去看了几次。

沈若兰一想到就想干呕,好半天才压下恶心。

恢复脸色后,她感叹地拉住沈清晓。

“没什么的,你也知道,自从箫夜抢了你,三殿下每天吃不好睡不好,生病也是常有的。”

沈清晓抬眸,一双眸子清亮如星。

“姐姐,你怎么知道他每天睡不好?”

沈若兰脸色一凝,焦急解释道

“晓晓,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徐氏连忙打圆场,

“晓晓,三殿下找若兰,还不是为了商量救你的办法。”

沈若兰连忙点头。

“对对对,我们每次见面都是为了你啊。”

“这样啊。”沈清晓轻笑,嘴角的弧度却透着若隐若现的讽意。

沈若兰心底一凛,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

可再看,沈清晓还是以往那个模样,她暗暗松了口气,觉得自己想多了。

沈若兰连忙说道“晓晓,那说定了,明天一道进宫。”

徐氏附和。

“是啊,晓晓,以后你要进皇家,得多参加这种宫宴才行。”

“不仅可以见三殿下,还能在皇上皇后还有那些高门贵妇面前表现表现。”

沈清晓没错过徐氏和沈若兰眼底的得逞之色。

她垂眸,掩饰了嘲讽和狠厉。

还想算计她?

这次她会让徐氏和沈若兰百倍奉还!

这时,沈若兰盯上了沈清晓头上的玲珑红宝石金簪。

她实在忍不住,像往常一样,伸手就拿。

“妹妹,你怎能戴这样的首饰?”

“我不是教过你,在箫夜面前要越丑越好!这样他才会对你失去兴趣。”

不等沈清晓开口,外头响起通报声。

“大夫人!大小姐!箫将军来了!”

沈清晓一怔,错愕地抬起眸子。

箫夜怎么来了?

尽管不知道他的来意,可沈清晓还是觉得心底涌起一股暖意。

在这个本该是她家的侯府,充斥着虚情假意,她只感觉寒心和讽刺。

可箫夜外表肃冷,给她的确实比性命还重的安全感。

徐氏听说箫夜来了,眼睛一亮。

要知道箫夜对沈家出手阔绰,现在又是朝堂新贵。

她连忙拉着沈清晓,说道

“晓晓,咱们明面不好得罪他的,你再忍一忍。”

说着,徐氏连忙喊道

“请进来!”

沈清晓故意害怕地看着徐氏母女,目光恐惧。

“大伯母,姐姐,箫夜真的好可怕。”

“他说若是发现谁再帮我,就让那些人生不如死!”

徐氏贪财的心突然一颤。

“不、不会吧?他就是看着凶,不可能这么做吧?”

沈清晓夸张地抓住徐氏。

“箫夜可是杀人如麻的杀神!你们不知道吧?他府里那些搜罗回来的宝贝都是死人身上扒下来的!”

沈若兰尖叫了一声,脸色惨白。

“什么?!”

她立马把手里抢来的簪子扔了。

沈清晓指着徐氏的项链,倒吸了一口气。

“呀!这项链也是!”

徐氏疯狂刨着脖子上的项链。

“拿走!快拿走!”

沈清晓欣赏着眼前两人恐惧到极点的神色,十分满意。

此时,箫夜已经到面前了。

箫夜一身墨色衣衫,长袍窄袖,袖口和衣角绣着云纹暗绣。

矜贵而清高。

他面容冷逸,剑眉星目,轮廓分明。

尽管是张俊美非凡的脸,可这气势就让人不敢接近。

这是一种在生死战场浸出的肃杀凛冽之气。

前世沈清晓怕极了这个冷面煞神。

可现在她知道,全天下再没有比箫夜对她更好的人了。

见箫夜要给徐氏行晚辈礼。

沈清晓故意扯散头发,脚一扭,扑了过去。

箫夜连忙紧张地抱起她。

“怎么了?”

沈清晓咬着嘴唇,微红的眸子似乎蓄着委屈,又不敢说话。

地上,发簪珠子撒了一地。

再加上沈清晓凌乱的头发和委屈的模样。

箫夜脸色冷凝,扫了眼徐氏母女。

徐氏和沈若兰腿都软了。

“箫、箫将军,你别误会!不是你看到的那样!”

沈若兰急忙冲沈清晓喊道

“晓晓!你快帮我们解释啊!明明是你自己摔的!”

沈清晓一头窝进箫夜的怀里,柔弱地说道

“姐姐一定不是故意的,你别怪她,是我不好!”

沈若兰瞪大了眼睛。

“沈清晓!你胡说什么?!”

箫夜的脸色更冷了。

“我的人,轮不到别人威胁。”

语气里的锋利肃冷让沈若兰扑通一声,直接跪下了。

徐氏扶着门框稳住身子,连忙赔笑道

“箫将军息怒,都是若兰不好!我罚她!”

箫夜神色依然肃冷,没有罢休的意思。

徐氏只好伸出手,冲沈若兰的脸就是一个响亮耳光。

沈若兰不敢置信地捂着脸,哭着跑了。

  见箫夜神色稍缓,徐氏总算松了口气。

她就怕万一这杀神一个不高兴,在沈家大开杀戒!

从侯府出来,沈清晓脸一红。

她连忙跳下箫夜怀里,率先上了马车。

箫夜眼帘微垂,唇畔有一抹自嘲。

他早该猜到,这小女人又在利用他。

箫夜垂眸,紧抿起唇。

他怎么会一厢情愿,以为她改变了。

箫夜冷然道

“我还有事,祁风,送夫人回府。”

沈清晓一怔,看着男人刚毅的背影利落离开。

感觉到低落,她下意识掀开车帘。

“箫夜!”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