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小说推荐›三国之袁家我做主
三国之袁家我做主

三国之袁家我做主袁尚

标签: 三国之袁家我做主 小说推荐 袁尚 袁绍
长篇小说推荐小说《三国之袁家我做主》,男女主角袁尚袁绍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袁尚”所著,主要讲述的是:相较于外貌微微有些魁梧过甚,略显敦厚的袁熙,袁尚的姿容真是比他强了不止一点点。想想也是,记得前世读史书有过记载,说袁绍本人就是一个外貌俊朗的英武男子,对于外在之物极度重视。溺爱三子袁尚甚至传位给他的原因,也包括袁尚本人俊朗不凡,颇有他老子年轻时候的水准与神韵。跟老曹家相比,老袁家在战场上打仗斗殴的水...
状态:连载中 时间:11-12 23:27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戴冠更衣,梳洗仪容,一连串的破事虽然麻烦,但袁尚却又不得不一步一步的照着去做。

古人注表重仪,特别是袁氏这样的四世三公之家,更是将这些虚琐烦杂的表面事情视为重中之重。

几个侍从为袁尚好生打扮了一番仪容,接着又取过一面小铜镜请他验看。

不得不承认,虽然这位袁家三公子在历史的口碑并不怎么上道,但单以容貌来讲,却是鼻若悬胆,眉似软剑,双眸如星,丰神俊秀,真是活脱的一副好皮囊!唯一的不足就是因为风寒未愈,脸色略有些惨白脱相。

相较于外貌微微有些魁梧过甚,略显敦厚的袁熙,袁尚的姿容真是比他强了不止一点点。

想想也是,记得前世读史书有过记载,说袁绍本人就是一个外貌俊朗的英武男子,对于外在之物极度重视。溺爱三子袁尚甚至传位给他的原因,也包括袁尚本人俊朗不凡,颇有他老子年轻时候的水准与神韵。

跟老曹家相比,老袁家在战场上打仗斗殴的水平或许不行,但生孩子却都是帅哥。

穿戴完毕之后,袁尚便急忙奔着帐外走去,从床榻到营帐门口,不过十余步的短暂距离,可袁尚栽栽歪歪的跌了整整三个跟头,可见他身体目前的情况实在太糟。

袁熙看的心下不忍,急忙奔上前去一把扶住他,无奈道“三弟,你瞅你走路尚还栽歪,跑到帅帐又能做些什么?有什么事待日后不能说?非得赶在今日!”

袁尚闻言不由苦笑,你当我闲的没屁跑去瞎起哄?性命攸关的生死大事,谁敢不上心?我现在躺到床上容易,只怕过几年后就没床可躺了——直接睡棺材!这棺材还得预备两幅,脑袋一副…..尸体一副…..

“二哥,你不明白,如今咱们已经是火烧屁股了,我若拖延不去见父亲一面,只怕过不了多久,父亲辛苦打下来的四州基业,就得拱手让人,官渡之战已是累卵之局,败北只在一眨眼的功夫,你、我、包括父亲在内,现在全都已经站在悬崖边上了!”

袁熙闻言顿时大惊,急忙四下瞅了几眼,然后探过头去,用压得极低的声音对袁尚道“三弟,你疯了?这种话如何可以乱说!父亲行军最忌不利之言!若有居心不轨者将这话传将出去,父亲对你必有重责!”

袁尚咧嘴一个苦笑送出,无奈道“二哥,你不信我?”

“我…..”

袁熙顿时有些语塞,他实在不敢相信,适才这些话是他那个自大成性,藐视天下英雄的弟弟亲口说出来的。

更不能令袁熙相信的是袁尚话中的内容,四世三公的名门家族,拥兵百万的河北之主,雄踞燕代的北地枭雄,会被外人打败!这怎么可能?

袁尚不傻,袁熙虽然没有说什么,但从他的表情上,他能看的出来,袁熙并不会因为他这的狠话而有所警惕。

相反的,袁熙的表情让他切实的感觉到,此刻的他,在袁熙的眼睛里,完完全全就是个稀里糊涂,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的病号!

袁熙尚且如此,更不用说是袁绍了。

“不跟你废话了,我得赶紧去中军帐!”袁尚将头撇开,抛除杂乱的思想,转头急切的往帐外走去。

此时此刻,还管他信还是不信,自己未来生命的长短比什么都重要,事到如今,死马当活医,无论如何自己都得试上一试。

袁熙瞪着袁尚的背影楞了好一阵,这个三弟,今日如何变得这般怪异?若是不看好他,任由他跑到父亲那里胡说,岂能了得?

猛一跺脚,袁熙追将出去,一把拽住袁尚,郑重的言道“三弟,你当真非去不可?”

袁尚转头看了眼袁熙,恨铁不成钢道“二哥,形势不等人,不去就是坐以待毙了…….”

“好,那你坐为兄的车驾,我陪你一同去见父亲!”

***********************

“驾!”

不多时,一辆双马战车从袁尚的行营中急速奔出,以极快的速度向着袁绍所在的中军帅帐飞速奔去。

战车之上,一面是正襟危坐,眉头紧皱的袁熙……而另一面,则是满面惨白,被马车颠簸的离了歪斜的袁尚,看他的模样,简直都快要吐了。

袁绍所在的中军营磐与袁尚的行营大概相距五里,是深居在袁军最为深处的正帐帅营,以东西南北各路行营为屏障,包裹的严丝合缝、水泄不通,纵然是袁熙的战车,一路之上,尚且被来往巡逻兵哨拦截盘问数次,足见防守之严。

而在赶往袁绍帅帐的路上,袁尚内心的深处也不由的被小小的震撼了一下。

寨连寨,营连营,百步之内有戎帐,目及之处狼烟垛,方圆十里连绵絮,持枪鹄立竖矛戈。

营盘之中,来往的军士车攻马同,气势如虹,当真是好一副军容。

这就是袁绍麾下的军卒,这就是纵横四州,兼燕代之众,南向以争天下的河北之雄麾下的强大兵势!

从邺城到冀州,从冀州到河北,再从到河北到北地乌桓,这天下大半的江山是由袁绍一手打下,而且至今还牢牢的掌握在他的手中。

滚滚长江,大浪淘沙,历史之上的袁绍纵然失败了,但他毕竟强大过,辉煌过,荣耀过。

观此军容,看此盛况,谁有资格敢说袁绍不算一代枭雄?

袁尚心下暗自唏嘘袁绍军容强盛的同时,却又突然泛起了一个让他不由不去细细琢磨的问题……

如此的军容盛况,都可以将其彻底击败的人……曹操,又究竟是多么的可怕家伙!

驾车士卒的声音,将袁尚从无尽的瞎想之中拉回了现实“二公子!三公子!前面便是主公的中军帅帐,还请二位公子下车步行。”

袁熙当先一个翻身,从马车上跳了下来,转首道“二弟,帅帐之前,不可肆意乘马驾车,你且坚持一下,让为兄扶你过去。”

“不至于,我还没衰弱到连这几步道都走不了的地步……”

话还没有说完,下来马车的袁尚步伐一个跄踉,腿软的险些背过气去。

真是越急死人事越多!都火烧屁股的情况了,偏偏这幅身体还带着一副劳什子的风寒。

上帝这是要玩死他啊…….

袁尚决定不装逼了,还是赶紧麻溜利索的去见袁绍为上。

“二哥,还是你扶我进去吧,我身子骨弱,烦劳兄长稍稍温柔些,小弟不胜感激。”

袁熙“………..”

*********************

袁氏中军大帐。

袁军中军大营的帅帐占地约有一耳房之地,相比较于普通的军校帐篷,足足大了约有三倍。

帅帐深处的四角摆放着四个铜火盆,盆内燃着通红的火木,正中书案规整,案上书简摆放规正,西北侧身处一抹床榻叠的整齐干净,上铺一块锦缎红棉,正中香鼎内青烟渺渺,无一不显示着这帅帐的主人行为明确,注重礼仪。

书案后的主位上,一人身着金色甲胄,红袍披身,头顶青色高冠,下颚的半尺短须收拾的整整齐齐,干干净净,身体挺得笔直,丝毫没有年近五旬之人应有的姿态,一双细长的星眸睁闭之间极为有神,当可谓是相貌堂堂,极为英武。

不消多说,此人便是河北之雄,位列当今天下第一诸侯的袁绍。

双眸中的目光来回扫荡了一圈帅帐内两旁侍立着的一众文武群臣,袁绍的眼神中闪出了几分气恼和不甘。

“诸位。”

袁绍沉默半晌之后终于缓缓开口,两旁文武皆浑身一凛,转过头去,做躬身谦虚状,仔细聆听。

“据探子来报,许攸自前日夜间出奔我大营之后,连夜兼程奔南而逃,其行迹甚是诡异,我事后虽连番派出斥候往来侦查,但此獠狡诈,隐匿颇深,至今已是无其所踪,思来想去,只怕许攸已然降曹,此人随我多年,甚知我军虚实,此番投了曹阿瞒,必有所图,诸公可有良策御之?”

话音落时,便见在场众人,一个个或是摸着胡须,或是将眉头拧成川字,或是愁眉不展,显然对许攸投敌之事颇为头疼。

这也难怪,两军交战,一个深知己方虚实的人若投靠敌营,所带来的影响与牵扯是相当大的,许攸一人走了不要紧,但袁绍大军营盘内的所有布防、守备和最近定夺的进攻策略,只怕全部都得重新拟定,所耗费的物力,财力,人力并不是简简单单一两句献策就那么容易解决的。

“主公,许攸深知我军虚实,若果真投曹,其祸甚大,当务之急,是要将我军中的拒马,弓弩,暗哨,营盘布防全部更替!以免曹军偷营。”首先站出来的是谋臣逢纪。

袁绍闻言,打点其头,深然道“元图此言甚善,曹阿瞒奸猾狡诈,诡计最是奸险,若是得了我军虚实,难保不会有所图谋,却是该加强防备……来啊,传我军令,命三军将士连夜改变营盘部署,严防曹军夜袭!”

“主公且慢!”

话音方落,又见一个脸庞瘦削,颧骨极高的文士出班谏言“主公,逢元图之言谬论尔,诚不可取!主公与曹操相识多年,深知此贼奸猾狡诈,城府极深,最是多疑!许攸弃强投弱,试想以曹操之心性,安能不疑?岂会轻易信他!主公此时大改营盘布阵,实乃空费人力之举,不如乘许攸未得曹贼信赖之时,大举刀兵,猛攻官渡,胜过防守多矣!”

说话者,不是别人,乃是冀州别驾郭图。

袁绍闻言,明显的愣了一愣,然后缓缓点头,深然道“郭公则之言…..也是颇有道理。”

“主公不可!”

逢纪见郭图公然砸他场子,心下登时恼怒,又出班急道“主公,郭图迂腐之见!曹贼何等样人,岂不知当断则断之理?况且许攸与其有旧,如何会不得重用?此非常之时,切不可贸然进兵,先固守营盘,再图官渡,方为上策!”

袁绍拈着胡子的手指动作明显加快,一边摸一边点头“不错,曹阿瞒与吾还有许攸皆是故交,元图这话说在要点上了……”

郭图也不是什么善茬,闻言冷笑一声,对逢纪道“逢元图,汝此言真乃小儿之见,故交又怎样?许攸贪财图物,反复无常,势利小人也,天下人弃之如敝履,曹操之才,纵然不及主公,但好歹一方诸侯,算是颇有些见地,焉能重用此獠?汝此言真真可笑!”

话音落时,满帐文武一个个皆大点其头,袁绍见状,顿时又有些松动。

逢纪见郭图的言论站了上风,立时又开口找回场子“郭公则,主公英明,汝安敢在此饶舌?许攸贪财又怎样?你岂不知那曹操用人,一向是不分出身品性,不论是什么寒门之身、行伍之卒、敌之降将,凡有利者皆任之!岂独差许攸一人哉?更何况我军大兵压境,曹操焉能有那许多顾虑?汝此言简直荒谬!”

袁绍闻言恍然“不错,曹阿瞒用人一向杂乱,似许攸这般的滥行匹夫,也未必不会不用……

说到这里,却见袁绍颇有些为难的拍了一下桌案,仿佛自言自语般道“二位所言,皆是各有道理,实乃让人难以取舍……”

郭图闻言急了,张口要再来两句,却见守营亲兵进帐,单膝冲袁绍拜道“启禀主公,二公子,三公子在帐外求见!”

“哦?”袁绍顿时从难以抉择的为难处境中警醒,沉重的面色顿时便充满了笑意,起身道“我儿显甫来了?他的病不是还未曾痊愈吗?怎么又跑到这来,快,速速传我儿进账!”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