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军事历史›三国之绝世君侯
三国之绝世君侯

三国之绝世君侯萧言

标签: 三国之绝世君侯 军事历史 张汾 萧言
《三国之绝世君侯》是网络作者“萧言”创作的军事历史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萧言张汾,详情概述:”萧言令随从在外等候,孤身入内。转过几道画廊,到了刘府迎客的客殿,只见一个清癯的小老头在门口拄拐肃立。“刘公!”萧言忙上前作揖长拜,歉然道:“深夜拜访,惊扰刘公了,小侄赔不是了。”上门求人,萧言把姿态放的很低......
状态:连载中 时间:11-13 03:50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萧言雇人修建的坞堡,规模自然比不上县城,随着那些民夫不断上前担土,一条斜着的土道终于被堆了出来。

“嗯。”

司马俱点了点头,眼露精光道“命令周震督军攻城,拿下这座坞堡!”

“周帅,渠帅命您攻城,拿下萧家坞堡。”

周震前几日在坞堡之下受挫,早就心中恼火,此刻见到土道已经筑成,自然是毫不犹豫。

“儿郎们!这萧言乃是寿阳亭侯,数十年以来搜刮的民脂民膏,都囤积在这坞堡之中!”

周震对数千黄巾贼部属鼓舞道“只要攻破坞堡,里面的五铢钱,粮食,都是你们的!”

“谁要是没有讨婆娘,就把萧家的婢子给你们一个,这些娘们娇嫩得很,你们试试就知道!”

周震三言两语便把这些黄巾贼的士气给勾了起来,数千黄巾贼面色兴奋,参加黄巾起义造反,参加者自然不可能是大富大贵出身,所有人都是苦哈哈出身,每日里都为温饱发愁。

而在这坞堡之中,就囤积着一个亭侯世家几十年的积蓄,一般人几十辈子都吃喝不愁。

还有那些皮肤滑嫩的小娘…凭什么这些豪强就能有几十个女人,他们却连婆娘都讨不上?

这股不公很快就转化成了士气,数千黄巾贼都用贪婪、阴狠的目光望向坞堡。

见到数千部属散发出狼群一般的气质,周震满意的点了点头,振臂高呼道“杀!打破坞堡。”

“杀啊!”

数千黄巾贼爆发出大吼声,攒聚在一处,一起向前发动了冲锋。几千黄巾贼挤在一起,沿着斜向的土道,朝着堡墙一拥而上。

“弓箭手,压制敌军!”

而黄巾贼中为数不多的弓箭手,数百人则是聚集在坞堡下,对堡墙上的萧府私兵瞄准。

打造长矛很简单,一炉铁下去,几十个矛头都出来了,装上木杆就能用。但是弓箭就不一样了,做弓的难度要大得多。

不仅如此,弓兵的训练也十分困难,一个合格的弓箭手,都要经历半年到一年的训练时间,想要达到五十步之内,十发有六七中的程度,没有个三五年的练习更是不可能。

所以火器出现后,明朝大规模发展火器,这玩意的成本比之训练弓箭手可要低多了。要不是工匠偷工减料,士卒训练不精,火铳手未免就会被八旗的骑射给压制住。

几千黄巾贼摩肩擦踵,互相拥挤朝着土道挤了上去,这先登的功劳可是不小。

渠帅和周帅早就许诺,先登者破城后,可以随便在萧府中指名一个美娇娘为奴婢,赏赐粮米百石,够他吃十年!

“君侯,此处危险,君侯退后些,萧石不会让这些贼人冲上来的。”

人高马大的萧石伸出手臂,将萧言护在身后,一双大眼炯炯有神。

萧言也知道自己武艺低微,顺水推舟道“好,这里便交给你,本侯就站在后面为你后盾。”

他虽然后退,但是不可能退下堡台,否则府中私兵如何肯尽力?

几名健仆护卫着萧言和王修两人退后,而萧石和萧仲两员家将却是毫无畏惧的并肩站立。

“这么多人,看来今日少不了一番苦战。”

萧仲眼睛微微一眯,啧啧道。

“萧仲,汝怕了?”萧石嘿嘿笑道。

“汝都不怕,某怕什么?”萧仲却是嘴硬道。

“嘿嘿,杀!”

萧石身上披甲,手握长矛,头戴兜鍪站在堡墙最前方。其实他平日里不愿带兜牟,只不过黄巾贼拿出了弓箭手,不得不防,此刻他即便是不愿意也得戴上了。

“滚木准备!”

萧石大喝一声,只见得堡墙上的私兵搬起了一根长长的滚木,上面削满了尖刺,还插着一些铁片,模样颇为狰狞。

“扔!”

萧石手臂一挥,长长的滚木顿时扔了出去,顺着斜向的土道便滚了下去,在重力的作用下,滚滚向前。

“嗯?”

埋头猛冲的黄巾贼见到滚木扔了下来,忍不住睁大了眼睛,来了个急刹车,两脚死死地瞪住地面,反抗着惯性,好不容易这才停了下来。

然而,一道巨大的阴影已经到了他面前,这贼下意识的举起双臂抵挡。

“啊!”

滚木上面延伸而出的尖刺,“噗嗤”一声刺入了他的小臂中,尖刺从皮肉之中钻了出来,带着血红的狰狞。

“啊!”

惨叫声不绝于耳,滚木极长,从斜道上滚落下来,黄巾贼又是人挤人,一瞬间便是四五人的身躯被滚木刺穿,疼得嗷嗷叫,用力想要把滚木上的尖刺拔出来。

而他们身后的贼军却是各个畏惧,生怕滚木扎到自己,拼命的推搡着自己的同袍,干脆把他们从斜道上推了下去。

“啊!”

几个被滚木扎中的黄巾贼一起滚了下去,滚木被甩了出来,朝着另一面滚了过去,直接从一名黄巾贼的身上滚了过去…

这倒霉的贼人哀嚎不绝,滚木从他身上一道滚过去,形成了一条血道,尖刺扎进他的体内,又拔出来,染上红色。

等到滚木从他身上滚下来,这贼人基本已经死透了,浑身上下几十个伤口,血流如注,死壮凄惨。

“继续冲!”

不过后面的黄巾贼拼命的往前冲,数千黄巾贼就好像是一道洪流,后浪推前浪,前面的黄巾贼不想往前冲都不行。

“再扔!”

咚咚咚。

又是数条滚木被扔了下来,扎在冲的最猛的黄巾贼身上,又有数十人受伤,惨叫哀嚎。

短短的一条斜向土道,此刻却变成了一条血路,黄巾贼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十余人死伤的代价。

而堡墙上的萧府弓箭手同样是蓄势待发,一描一个准。因为黄巾贼冲锋的阵势实在是太密集了,几乎用不上瞄准,随便射出一箭就能射中一人,是死是伤就不好说了。

饶是被司马俱委任为先登大将的周震,也是心头一震。死伤如此惨重,他这辈子也是头一次见,不少黄巾贼已经心生退意。

开玩笑,有美娇娘,有饱饭吃,那也得有命享受才成啊。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