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小说推荐›荣欢
荣欢

荣欢苟如云

标签: 夏之康 小说推荐 苟如云 荣欢
经典力作《荣欢》,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苟如云夏之康,由作者“苟如云”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窗户上的木窗条钉得很窄,要吃饭,她只能把嘴放在碗边,象狗一样小心地吃,要吗把碗斜进来,已撒掉了大半的饭。风雨吹过,吹开她乌黑的头发,“嚓”的一道紫色闪电映在她枯槁的脸上,一道从眉心处拉向右颊的长疤和凹陷的右眼,显得极其狰狞恐怖。“苍天呐……”再深的悲切,却无法喊出来。昔日如金石般动听的声音不存,如今...
状态:连载中 时间:11-13 16:12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只要你喜欢,我家春儿一定随传随到。”许国强这时一根筋地要报答应荣儿。

“许大哥请喝茶。”荣儿把他面前的茶水推了一推。

应家三小姐比自己女儿只大半岁,许国强却不能把她完全当小孩看。

许国强捧着茶喝一口,小声道“荣妹妹。这次有一事,我不知当不当和你讲,也不知你是否有所风闻。”

荣儿敏感到和自己有关,小身板一直,表现出极大的兴趣,“许家大哥但说无妨。”

“这种流短飞长的,我开不了口。但是刚才你那话提醒了我,人言可畏。外面流传着安平府的事,说你天生娇纵,养得象个野小子,所以才会上树掏鸟玩,差点给摔没了命,又说这次安平府田庄出的事,就是你母女俩平时为非作歹,府里的人受不了压迫,所以想要你的命,说你年纪轻轻便能引起这些轩然大波,若是再大些,真不知会是怎么样可怕。”

许国强本来想单独和固氏说的,今天和应荣儿接触下来,觉得她不同一般,根本不能拿她当作小孩子。一种莫名的好奇驱使,把这事当面告诉了她,想看看她作何反应。

荣儿听了,凤目一抡,笑吟吟道“我们昨天才到家。这流短飞长就遍布京城了?”

“我也是昨上午和两个同学聚会,才听说的。”许国强没想到她竟然毫不在意,还谈笑自如。

“昨上午你就听说了?这些流短飞长竟然比我们跑得还快。”荣儿觉得好笑,仿佛这事与自己并无多大重要关联。

许国强感叹道,“我听说时很气愤,还和两个同学争执起来。他们说我迂腐,他们在昨天之前就已经听说了。不只国子监的学生都知道,文曲书院,还有皇宫贵族之间没有不知道的。”

“这话定是薜家的人放出去的。前阵就暗地里说我娘没管教好我,养得象个野男孩,还说我将来嫁出去压夫。”荣儿嗤之以鼻。“谢谢许家大哥告诉我。以后我会注意些。”

“告诉你只是让你们知道。但这种事,也不必太在意。”许国强不知再说什么合适,只有喝茶,暗中打量她,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应三小姐受伤后和从前不同,从前虽不拿眼色看许家的人,但侯门大小姐派头和气势十足,还从没这样亲近的说过话,而且她居然能指挥稳婆帮助敏慧母子平安度过劫难,这不是从前对她了解不足,曾经也听妹妹背地里说过,这个小姑子命生得太好,眼高气傲,若不是因为是她哥的正室,一定不会拿正眼瞧她。

老实的人常常表现得比别人迟钝,但感觉一但开启,比别人更准确。

他觉得这个三姐不只是转了性,简直和从前判若两人。

如果觉得不对,明明她是活生生的三小姐,眼睛里并没有一点古怪邪门的气息,难道真是经过生死劫的人,智慧一打开,为人处世都不同?

荣儿感觉到他的心思澎湃,叹道“你奇怪我怎么敢冲进产房去指挥稳婆吧?那还要谢谢你们给我找来了尤大夫,他走时留下两本医书。这次受伤后,我觉得读点医书有备无患,所以便勤奋的阅读。所以这阵子读了些医学知识,多些学识,遇到紧急情况,就自己开智慧了。我爹说我有医学天赋,叫我好好学。只是这事,也没让府里的人都知道。”

“真是机缘。想不到救你,也救了你大嫂和瑞儿。”许国强咧嘴一笑,是的那个尤正机还是他家厨房里的一个下人碰巧遇上给请来。说来的确都是缘份。

“所以这世上的事就是那么有意思。这次受伤差点丢了命,活过来后我反省从前,恐怕是老天教训我从前不可一世的作风,所以让我摔了脑子,开开窍。仿佛重活了一回一样,醒过来我对从前很是忏悔。”

这么看,应荣儿真是经了生死劫后,开了窍,得了智慧,转了性子。心中种种思绪顿时消散“果然是造化弄人。应家三妹妹的机缘真是非寻常人可比。”

荣儿点点头,“所以我会好好珍惜余生。”

“你的事迹仿佛佛菩萨给我作了一场开示。”许国强觉得人与人真是不能比,对自己的人生一下变得坦然,那两试不中的阴郁一下淡去许多。

前世许国强第三场科试还是没中,那结他打击很大,后来还是夏之康他爹帮忙,帮他在兵部填了个寻常的文职职缺,因为没有及第,所以是不入流的职务。

“许家大哥。若是你后年科举再运气不通……”荣儿捕捉到他的心情变化,有心要助他一次,也为自己未来种点善缘。

这话别人这么问,他会不高兴,应家三妹妹是敏慧母子的恩人,是真的关切他的命动,他不但不生气,感慨地倾诉“到时再不中,可能只有认命。家里有些产业,又只有我一个儿子。实在不是登仕之命,就好好经营家计算了。”

荣儿若有所思道,“我爹说过你很有才华,只是运气不好。前两场你都考的刑部,有没有想过下一场换个方向?”

“别的方面不太了解。我父亲说了凡事要从一而入,当年他就是专攻一个方向,所以顺利考中。前两场刑部的考题有些奇怪,难以把握,所以我答偏了。”

“安定帝驾崩多年。如今已是安乐十二年,政通人和,文官越来越受重用,而武官的竞争会越变越小。”

“可惜我不会武。”

“兵部里也有文职呀。也许过两年……”

荣儿看着他没有说后面的话,却是意味深长。

“固家来人了,已经到前堂候见。”雪花在外面高声说。

荣儿停下话头,起身出去,惜香和万妈妈她们坐在外面的走廊上。

惜香对雪花道“夫人和许家大嫂在大少奶奶屋里。”

固氏从月子房里出来,看下客厅的人,对荣儿说,“许家大嫂和敏慧说着话呐。荣儿你在这招呼着许家大哥。我出去招呼你舅舅家的人。”

荣儿回到茶几前。许国强目光一直定在她身上,心里捉摸着刚才的谈话,待她坐下,好奇地追问,“你刚才说的过两年……”

“许家大哥敢否按我说的一试?”荣儿眨下眼睛,明明是个天真的小姑娘,不只是那好看的样子让人喜欢,说话带着一股莫名的吸引力。

许国强笑道“若有道理,我当然愿意一试。”

“你最清楚历代以来的科考都是以历史和经学为主题,既讲文彩、格式,立的是诗题,实际是越来越讲究适用性。当朝皇上和历代皇上比更是贤明,所以十来年里便政通人和。许大哥的文采可是出名的好,为何两场科举都没通过?听说前一场你参考的诗文后来传出来,没有人不赞你写得好的。”

应荣儿这话讲到许国强心窝深处,也暗暗吓了他一大跳,真不知安平侯在这个女儿身上用了多少心血,她竟然能说出这些,实非一般大小姐能够相比,还当拿她一半当有见识的男儿看。不由肃然起敬,正身向她拱手,坦言道“三妹妹说得极是。许大哥不才,望能再听你赐以良言,也许真能助我开窍。”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