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权宦的复仇娇妻
权宦的复仇娇妻

权宦的复仇娇妻顾明澜

标签: 古代言情 权宦的复仇娇妻 顾明澜 魏臻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权宦的复仇娇妻》,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良久,魏臻道:“清醒了?”听起来语气很是平淡,没有夹杂着怒意,顾明澜不敢掉以轻心,点了点头。可方才的那一巴掌却是轻飘飘地就揭过了,挨打的人没有提,顾明澜也不敢提,她记得自己总共扇了这人两个耳光,若说第一次是对方活该,那这第二次便是她自己有些冲动了。睡前打了死结的衣带还是原样,没有被动过的痕迹,转眼又...
状态:连载中 时间:11-02 17:31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顾明澜和魏臻一起上了街,还是教坊司旁边的那间铺子。
“诶呦,大人,夫人,你们又来了。”那老板一看是顾明澜,笑得脸上的褶子都出来了。
“今日,咱家休沐,来这里就是图夫人个开心,夫人呐,你想要什么尽情挑吧。”
今日的魏臻没有穿着太监服,不听声音的话,倒是真真像是京城里面俊俏的贵公子,玉叶躲在门后,更加不痛快了,樊青青也是捏紧了拳头。
顾明澜故作娇嗲地笑了笑,余光扫到门口的红色和青色衣角,心中已经了然,也就顺势倚靠在魏臻的身上。
“该买的昨日都买过了,若让别人眼红,惹来杀身之祸可怎么办呢?毕竟之前玉叶姑娘就曾雇人想要杀了我,若是再有一次……”
还没等魏臻开口,后面被点到名字的青衣女子就坐不住了,立马从门后面走上来。
大喊道“你说谎!我才没有,我什么时候要杀你了,你有什么证据?”
早就料到她会这么说,顾明澜勾了勾嘴角,转过头淡淡地看着玉叶,玉叶和她的眼睛对上,却有些紧张的咽了咽口水。
“哦?还有人想害咱家的夫人,这件事情可要好好查查啊!”魏臻的声音更加的尖细,也扭过头看着玉叶。
“我没…有…”
玉叶虽然看不上顾明澜嫁给太监,但是对于这个有权势的大太监,她也确实是害怕的,不过转念一想,她现在可是马雍焘的女人,谁还敢动了自己不成?
这么想着,她又有气势了起来,微微施了个礼“是魏大人啊,今日早上厂督大人还说呢,已经很久都没有和魏大人饮酒作乐了,想着让大人下午就去呢!”
本以为魏臻会客气客气,她自然而然的也就顺着台阶下了。
只可惜,魏臻不会给玉叶留面子“哦?是吗?咱家可从未跟厂督大人同饮过呢,玉叶姑娘从哪里听到的‘许久没有’?”
此话一出,玉叶立马就羞红了脸,门后的舞女也发出了不屑一顾的声音,没错,就在顾明澜和魏臻来之前,玉叶还信誓旦旦的说自己是厂督大人最宠爱的女人,魏臻定会给她几分薄面的。
现在看来,究竟几分真,几分假?
就连樊青青都气得咬牙,玉叶这个蠢货!这不是一上来就占了下风吗!
“是吗?那……可能是我早上太困,听错了吧。”玉叶咽了咽口水,略有牵强的解释着。
没想到这次魏臻还不顺着台阶往下走,反而是相信一般的点了点头。
“是这样啊,那既然玉叶姑娘都说了,这次厂督大人想跟我一起喝酒,那晚上我就过去。”
没等玉叶回话,魏臻就转过头吩咐着“你们去取一些上好的陈酿来,送到厂督大人那里。”
“欸,魏大人,不用这么着急吧……”玉叶咽了咽口水,额头上也因为紧张而冒出来了密密麻麻的汗丝。
“怎么不用?既然是厂督大人盛情邀请,夫君也不好不去的。”顾明澜‘温婉’的回答道,“唉,可惜了,我现在是上不了台面之人,自然是没有办法跟厂督大人同饮,夫君,您可一定要把厂督大人伺候好了。”
“那是自然,咱家做事,夫人放心吧。”
顾明澜点了点头,丝毫都不顾及玉叶要吃人的眼神。
樊青青一看这个情形,咬了咬牙,掉头就走。
今日的事情都这样了,她再出去与玉叶为伍,不是让人看笑话吗!
身后的舞女见玉叶没用,也纷纷离开了。
“夫人,这都快到午时了,快些挑些首饰吧。”魏臻催促着。
“是啊夫人,您看看,这几支金钗都是昨日刚进来的,这带出去,一定给魏大人张面子。”老板捧着两个簪子出来,一看就价格不菲。
顾明澜咽了咽口水,魏臻却直接叫了声好,付了钱,玉叶更加的眼红,指甲深深扎进了肉里也浑然不觉。
看着顾明澜有些失落的样子,魏臻会意“夫人,可是不满意这几支簪子?”
没等顾明澜说话,魏臻冲着老板继续道“明日再来,你最好给咱家的夫人弄几支好叉子来,到时候,银两少不了你的!”
“欸欸欸,放心吧大人,小的啊,定会让夫人满意的。”
老板随意从围兜上擦了擦手,眼睛放着光芒,小心翼翼地接过来。
玉叶也是眼前一亮,顾明澜明日还来?这可好啊,她明日一定要把今日受的屈辱都还回来!
到了晚上,魏臻真的如约去赴宴了。
只是刚走到门口,就听到院内一阵阵嘶嚎的声音,这是玉叶的声音吧。魏臻勾了勾嘴角,正好有个侍卫出来,魏臻立马就换上了平日里面的‘招牌笑容’。
“魏大人,您请进。”
魏臻一进院子,就看到院子里面支起来了一个凉亭,凉亭里生着火烤着肉,玉叶就绑在一旁被鞭子抽打。
马雍焘见到魏臻之后,立马笑着招呼他过来,也难得,马雍焘今日没有再对魏臻说任何污秽之言。
不过也是,顾明澜都不在,他恶心谁呢?
“魏臻啊,来看看,想吃什么?今日啊属实是仓促了些许,不然啊,一定准备得比这周到。”
“咱家唐突了。”
魏臻看着一地的动物尸体,早已见怪不怪——马雍焘这人,是个疯子。
“看看,刚打回来拨皮抽筋的兔子,魏臻啊,这兔子可是本厂督自己打的,打它的时候它甚是不听话,本厂督都说了,乖乖的在原地别动,本厂督可以不吃了它,相反,还能好吃好喝的养着它,可你看看,这兔子非是不听话,本厂督就只能杀了它了。来来来,给本厂督把这兔子烤了招待魏大人!”
几个婢女立刻上前,把血淋淋的兔子穿在签子上烤着。
魏臻笑了笑,权当听不懂,饮完了杯中酒“厂督大人说的是,这么多年跟着厂督大人,真是学到了不少。”
“大人,那女人是惹您生气了吧,这样吧,不如让我直接杀了她,给大人解气,也算是给大人‘交个作业’了。”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