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穿越重生›青纱泪
青纱泪

青纱泪薛云

标签: 凌清韵 穿越重生 薛云 青纱泪
最具实力派作家“薛云”又一新作《青纱泪》,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薛云凌清韵,小说简介:”边说边往里面走去。玉连城连忙弯腰请安,看着徒弟的表情,眼中也尽是心疼,待太后稳稳的坐在了上坐上,她挥手,一瞬间,房子里就剩我和她了。“你最近可好?”太后依然不变表情。看着和自己同一个时代的人,心里虽然亲近,但,她是堂堂的太后,不禁又低下了头道:“难道……不能放过我吗?”“啪!”一声拍桌子的声音顿时...
状态:连载中 时间:11-13 15:46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灰常的不好意思啦,这几天因为陪朋友去内地看学校,顺便玩了几天,所以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更新,真的在此鞠躬,今天起,一切事情已经处理好了,存稿也有,所以每天下午九点左右更新……嘻嘻……亲们,在此,如果有事情不更新的话,我会做通知的,谢谢啦!鞠躬……要票……脸红的奔走……

————————————————————————*—————————

因为云将军造反的事情,整个将军府变的犹如破庙般,门口杂乱无章,横七竖八的木头层层而叠,那金色的将军府牌匾放在门口,不知被人塌过了多少遍,慢慢向里面走去,这辉煌的将军府,在一夕之间,就变成如此,仿佛看到自己的经历一样,线索,无处可寻,如此杂乱的地方,要怎么找?叹了口气,看着门口的牌匾,蹲下身子,慢慢抚过,道“珍珠,找人把它带回去。”

虽然疑惑,还是遵命办事,看着落魄的将军府,看来此线索无路可寻,慢慢向前走着,走在繁华的大街上,看向天空,心中一阵抽痛,为何,在我眼前失去的生命会这么多?想起太后的容颜,不禁,眼眶一热,如此,在这里唯一的亲人也离去了,忽然,晴空忽然刮起大风,乌云瞬时遮满天空,要下雨了吗?

“太子妃……”珍珠想开口,却又不知道还说什么,眼底的迷茫弥散开来,这样,对吗?

脸颊一点凉,果然是下雨了,如洗过的空气,心中的烦闷也随着雨水慢慢冲刷而下。

“珍珠。”我轻唤。

“奴婢在。”

闭上眼睛,感受着大自然的舒畅,轻声道“纳兰可调查清楚了?”

随即一愣,慢慢低头“是,已调查清楚。”

“好!那我们先去避雨吧。”说完向街边的小茶铺走去。

忽然雷声四起,街边商贩开始窜逃,油纸伞上的雨滴垂落,敲出沉闷的响声,一瞬间,烟雨蒙蒙,整个世界落下一层雨帘……慢慢的落幕……

“原来如此……”听完珍珠的讲解,恍然大悟般盯着雨帘发呆,纳兰不是亲生的?怎么可能?丞相对于纳兰可是百般疼爱,任谁看,也不会想到他们不是亲生的,可是……珍珠的能力也是不容置疑的,正思考之际,前方沉稳的脚步引起了我的注意。

抬起头,五个身着深蓝色服侍的男子头戴斗笠,笔直的站在雨帘之中,雨水顺着斗笠汇成小河,手中寒光四射的剑深深的让人汗毛直立。

放下手中的茶杯,依然坐在那里不动神色,抬起头,对上那双冷冷的眸子,忽然剑柄一横,他慢慢抬起头,半边脸被铁面具紧紧的扣住,另外一边脸似乎刻画着复杂的图案,只露出一双冷的发颤的眼睛。

珍珠不紧不慢的站了起来,刚才就凭那人的沉默相对,就知道来者武功绝不是后者,轻声问道“来者何人。”词句语气虽轻,但却透漏着不容置疑的盘问。

五人先是无任何反应,将剑直指坐在那里的一人。

感觉脖子一凉,余光看到剑身正卡在脖子之上,顿时,一身得热意消退,不动声色的放下茶杯,尽量不让自己的手颤抖,平静的吸了口气,转向那人道“给个原因,给个理由,让我知道为什么要死?”

那人冷笑,终于开了那不容易开的金口道“死,还需要理由吗?”

听着他无一丝感情的语气,我脚下一松,立马用轻功跑了起来,珍珠拿起随身携带的软剑紧紧的护在了我的身前,道“无冤无仇,总得给个原因吧?是谁?”

冷笑,盯着那五个人冷冷的面孔,我道“不用问了,还有谁能对我怀有这么大的仇恨!”

五人先是一愣,手里的剑一横,就要刺来,珍珠道“紫云她真的这么对你耿耿于怀?”说完一个侧身躲过,退了一步,剑横在自己的身前。

“怎么会是紫云,对于自己地位如此看重,对于杀人灭口如此在行,除了她还有谁?!”

珍珠动作一瞬间的松懈,立马警惕起来,盯着眼前之人,恍然大悟般“原来如此……。”

有什么值得她如此冒险,难道她不知道刺杀我,太子妃是一个很大的事情吗?难道她有能力可以将这件事情填平?不漏痕迹的掩盖过去?究竟是什么事情,让她如此迫不及待的行动?

思虑之际,五人已经持剑冲来,顿时,寒光四射,珍珠在我面前,已经不需要去隐瞒她的武功了,这些时日的相处,对于她的武功,我也是满分的信任,慢慢回身,向拐角处坐去,望着雨帘,纳兰,你这么迫不及待的杀我,想必还有其他企图吧……

脚下鲜红的血水顺着低处流去,形成一个鲜红的小血坑,待周围刺破耳膜的刀剑声渐渐消散而去,我慢慢起身,道“该回去了。”

“可是事情还是无进展。”珍珠有些着急的反问道。

冷笑“这种事情,只要用脑子一想,就是栽赃陷害,如此明显的动机,我不相信皇上看不出来,既然他有意测试宇龙浩是否能胜任太子之位,那我们何必去费神,再说,今日,也不是不无进展的。”

埋下头,似乎在回味着刚才的话,忽然抬头道“可是……若是,太子通不过测试……那……”语气婉转停顿了下来。

看向她并无疲惫的脸颊,笑着道“傻丫头,纳兰既然如此着急,肯定是对于皇后之位很是看中,若是有所图,必须要让他登上皇位,她肯定会帮助他通过的。”

“你的意思是……”忽然道“纳兰父子他们要造反?!”

漫不经心的笑了了一下道“如此,纳兰还可以如此全身而退,她,未免太看低我了。”

看着眼前之人,心里一阵空洞,她变了,真的变了,难道是因为那些变故,薛云的死去,太后的升天,还有种种,难道真的让她变的这样?难不成,她遭遇了什么让她如此上心的事情,罢了,就论薛云这件事情,就足以让人性格大变了,深深的叹了口气,跟上了前面的人。

听着身后的一声叹气,不禁心里黯然,我真的变了吗?就连珍珠也觉得我变了吗?是我变的爱斗心机了吗?可是……纳兰的做法真的让人无法忍受,如果我不懂得反击,指不定我会哪日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直接死去,太后用一死证明,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我若再不懂得反击……也许……我先子啊就不会站在了里了把吧……

回宫,在回转的走廊上低着头,若有所思的漫步走着,忽然,前方一个人重重的冲了过来,一个冲力,让我直接向后倒去,一屁股的坐在了地上,待抬头之时,就看到了眼前水汪汪大眼睛的丫头,一身红色轻纱,格外惹眼,我记得,这**之中,似乎没这一号人物啊,慢慢起身,欲盘问之时。

就看到一个青色身影回转而来,立马心态漏了一拍,四处看看,无处可藏,罢了,直直的站在那里。

“好像……”珍珠轻声道。

疑惑,回身道“像什么?”还未问完,就听到看了一声溺爱的声音响起。

“丫头,告诉你不要乱跑了,你怎还乱跑,早知道不带你来这里了。”语气温柔又带有责备。

“嗯~~”女孩撒娇道“慕辰哥哥,若依很乖,很乖,不乱跑了,绝不乱跑!”说着还举起两个小指头,做发誓状。

上官慕辰轻敲女孩的额头道“傻丫头。”

看着眼前这一幕,我明白,不可以有什么想法,可是心里还是隐隐的触动着,看着他们如此亲昵的动作,竟然会有种无力的感觉,缓缓侧头,不动声色的吸了口气,然后昂首向前走去。

看到眼前之人,身子一顿,手中暧mei的动作也停了下来,听闻回宫很久了,去在此时才见到她,心里如一块大石头忽然落下般的轻松,可是,想起丢自己离去的她,不禁,那愈合的伤口有一次一点点的撕裂。

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红衣女孩道“真是好兴致啊,带着自己的娘子来逛皇宫。”

女孩一愣,红着脸,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对啊,伤好之后就自由多了,当然要带这定亲的娘子转转了。”语气中竟是挑衅。

看着他,红润的面庞,想问,伤好了吗?好的彻底了吗?毒真的清干净了了吗?你确定不会有后遗症吗?可是……

“好吧,那本宫就先不打扰了,你们继续吧。”微微呃首,直直的向前走去。

站在那里的上官慕辰紧紧的抓着拳头,骨节微白,嘴唇紧抿,难道真的对自己如此绝情?就连句问候的话都没有吗?难道真的要想过客一样,相视一笑,然后各自离开!?】

“慕辰哥哥……”感觉到情绪变化的她,回身看了眼已经消失的人影,是因为她,你才会这么痛苦吗?手即将触碰到他的时候,他忽然退了一下道“今天到此结束,我想静一下。”说完快步离开,他甚至忘了眼前的这个柔弱的女子没呆过皇宫。

心里其实很想叫住他,可是看他心情,到嘴边的话听了下来,呆在这里不离开,应该不会丢的,于是原地慢慢蹲了下来……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