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菩提天眼
菩提天眼

菩提天眼莫七

标签: 奇幻玄幻 杨明 莫七 菩提天眼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莫七”创作的《菩提天眼》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少年淡淡一笑,但身体却朝着少女靠近,骇的陆轻容急忙后退两步,脸颊一红,“喂,你想干嘛?!” “刚才不是还得意洋洋的嘛?”莫七露出一脸坏笑揶揄着陆轻容,然后活动了一下快要散架的身体,朝着深巷的出口当先走去。 身后陆轻容见莫七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顿时一抿唇,身型一个闪掠就跟了过来,“好了嘛,跟你闹着玩...
状态:连载中 时间:11-04 19:46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此刻,暗夜里少女脸上的皱纹神奇般的消退,露出一张如花般娇美的容颜,细细的眼睛弯成月亮,笑的纤腰颤抖不停,指着莫七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哈哈哈……蓝毛小子,你……你也有今天,给我磕头来着……”
莫七脸上的表情极为古怪,他抬手擦了擦脸上的血污,露出一张平静地脸,眼角的**还有一处淡淡的伤疤。他看着陆轻容,忽然伸出**舔了舔破裂的嘴角,自言自语,“好久没尝某人嘴唇的味道了,倒是有些想念。”
“你说什么?!”陆轻容刹那间脸色一冷,“现在的我一根手指头就能让你飞上天!”
对于曾经被莫七强吻过的一段历史,陆轻容还是非常在意的。
“嗯,嗯。”少年淡淡一笑,但身体却朝着少女靠近,骇的陆轻容急忙后退两步,脸颊一红,“喂,你想干嘛?!”
“刚才不是还得意洋洋的嘛?”莫七露出一脸坏笑揶揄着陆轻容,然后活动了一下快要散架的身体,朝着深巷的出口当先走去。
身后陆轻容见莫七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顿时一抿唇,身型一个闪掠就跟了过来,“好了嘛,跟你闹着玩儿的……你也真是,怎么我一回来就看到你和杨明他们打架?你做什么天杀的事情惹的人家要挖你的眼睛?”
莫七双手枕在脑后,肚子却咕噜叫了几声,不由哀叹那一枚银株,他叹口气,“我现在快饿死了,没力气和你说。”
“这不好办,我请你去吃饭!”陆轻容眨了眨眼睛,忽然一拉莫七的胳膊,就如同飞鸟一般顷刻间掠上半空,朝着酒楼飞去。
暗影中,三条人影缓缓走了出来,当先的一人正是杨明,此刻那双眼中都要喷出火来。
“大哥,陆轻容不是你要定的女人嘛?怎么居然假扮老太婆来救那小杂狗?!”
“看他俩刚才那亲昵动作……陆大小姐莫不是得了失心疯了,真喜欢莫七?”
张大千与李学林有些惊讶地说道,却没看到杨明的脸如寒霜一样冰,“容妹岂是那畜生不如的狗杂种能触碰的?莫七啊莫七,本想让你多活几年,看来是你自己找死!”
“大哥,真要杀了他?”张大千咽了下口水。
“那小杂狗虽然没有背景也没靠山,但是怎么说也是明远学院的学生,大哥你要是杀了他,恐怕院长……”李学林有些担心地说。
杨明冷笑一声,“我说过自己动手吗?”
两人你看我我看你,齐齐瞪着杨明,“那大哥你的意思……”
“咱们镇子北郊落枫林有一座庙你们还记得吗?”杨明忽然反问。
听到这句话,张大千与李学林两人的眼睛顿时绽放光彩。那座庙是整个镇子人的禁忌,至于什么时候建的已经搞不清楚,但是从很久以前,那座庙就已经荒废了。起初,一个荒废的庙根本无人关心,直到三个培元修士偶尔进入庙中再也没出来过之后,这庙就开始被人所察觉。于是,镇子上一些高手前来一探究竟,包括陆家和大明庄在内的势力都有过灵境的高手深入,却如同石沉大海,再没出来过。有人怀疑这庙里有鬼,**火烧了事,奇怪的是,烧了三天三夜,柴火都烧没了,这庙却一点事儿都没有。后来,有一个姓段的二阶界师来到这明远镇,听说了这件事之后,曾专程来到庙前,但却未曾深入。只是据说他用自己的心神力进入庙中探过,也只是站了一刻钟不到,姓段的界师就满头大汗,直接一头栽倒,回去睡了一个月才苏醒过来。旁人问他里面有什么,他却从此闭口不言。至此,这破庙就被镇子上的人冠以“鬼庙”之说。
“明日我们将他引到北郊,我会亲自送他进去鬼庙,到时候就说这小杂狗自己误入鬼庙了,却与我们无关。”
杨明森然笑道。
“杨大哥高明!死了一条野狗而已,谁也不会在意!”
“我们走!”
吃饱喝足,莫七和陆轻容两人走在镇子清冷的街道上,半个月亮照亮了脚下的**途。
“原来是这样!那几个混蛋太过分了!没想到杨明是这种人!”陆轻容听完莫七的诉说,愤愤地一跺脚。
“那你以为他是哪种人?翩翩公子,菩萨心肠?”莫七淡淡一笑。
“至少,至少……不会这么狠毒……”
莫七摇摇头,“你错了,他也不是对所有人都狠毒,比如对你,他就很好,即使有再大的脾气,当着你的面是决然不会发作的……”
陆轻容侧头望着少年的脸,明明比自己还小半岁,明明看起来是还是一个孩子模样,可是神态间那种老沉和看清世事的气质却显露无疑,当下,从袖子里摸出了一卷卷轴。
“给。”
莫七一低头,那是一卷灵级上等的功诀,当下眉毛一挑,“什么意思?”
“你不是一直想学我们陆家的鹤舞凌烟步么?学了这个,杨明他们就算想计算你也不一定能追的上——”陆轻容小脸说着忽然红了一下,但是莫七却一把推了回去,“我自己的事儿不用你操心,靠一个女人活命算什么?再说了,就算全镇的人都想我死,我也不会这么容易死的。”
陆轻容很少被别人拒绝,尤其是男孩子,这镇子上陆轻容的美貌,家世,天赋,男孩子趋之若鹜都来不及。但是此刻,她却有一种委屈和挫败感。
“半个月后的明远精英会结束之后,我就要去昆仑了。”陆轻容忽然淡淡的说道。
莫七呆了一呆,顿时露出笑意,“恭喜,中荆城的选拔你果然成功了……昆仑,那可是咱们沧海岛最顶尖的四大宗门之首,你去了那里以后更加了不得了……”
陆轻容点点头,可是那双眼睛却如同蒙着一层轻纱般盯着莫七,直到莫七被看的有些尴尬撇过头去,这才说道,“这一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我希望你能好好活下去,所以我才偷了这卷我们陆家最重要的身法功诀。我希望有一天,也能在昆仑看到你的身影……”
少女虽然什么也没有明说,可是这双眼睛让莫七的心疼了一下。这个镇子,除了莫老爹,唯有陆轻容是待自己好的。很多时候他不明白,为什么堂堂陆家大小姐会这样对自己,仅仅是少年时那一个意外的吻吗?但是他明白,他们彼此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不论身份地位,就看如今培元实力,陆轻容是明远镇有史以来最年轻地培元修士,仅仅用了两年就将培元气纳入气海踏足培元境。而现在更是达到了灵境顶峰,连续两届明远精英会毫无悬念的获得第一,被送去中荆城参加四大宗门的选拔会。这种天赋,未来的成就,不是他一个还是培元境渡期,吃了上顿愁下顿的人可以匹配的。
他一直都知道。
“我明白了。”莫七点点头,接过那卷卷轴,展颜一笑,“这就算是你的临别赠礼了,我会尽快学完还给你的。但是从今以后,我们再无关系。你也不要再来找我,陆大小姐,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陆轻容是一个骄傲的女孩子,她的身型僵在月色里,明明有千言万语想要说,甚至是呐喊出来,但是却终于什么都没有说。她就像是一片羽毛,一束月光,黯然地离开。
那月下的少年,像是凝固在夜色中的寂寞。
第二日上午,阳光灿烂,一道身影朝着北郊狂奔。那头烟蓝色的短发在风里显得惹眼之极,莫七手里篡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你的身体里有一条界脉。想要成为界师,就来北郊落枫林”。
以莫七的心思和警觉,他本来是不会如轻信,但是连番打击和奚落已经让他备受挫折,此刻这来历不明的纸条就像一根救命稻草。倘若真能成为界师,那在这明远镇还有谁敢瞧不起他?
就算落枫林有鬼,我莫七孤家寡人一个怕啥?!带着这种信念,莫七很快就来到了落枫林。
这片枫林或许是因为地理**,和明远镇一样永远没有冬天,而它也是一年四季都常开鲜艳,每天都会有红枫飘落。如果不是因为鬼庙,这里将会是很多明远人最喜欢的地方之一。但此刻,置身簌簌而落的落枫林,莫七却并没有这样的好心情。
“哎,我来了,你在哪儿?”莫七双手拢在嘴边大声喊道,少年青稚的声音在林间回响。
倏然,一条身影缓缓从斑驳的林间光影中逶迤而来,一身白色的衣衫不染纤尘,脸上带着一些叹息,一些怜悯以及一些狠毒。
“杨明?!”莫七瞪大眼睛,立时折身就要退,但是身后,三条身影已经堵住了去**。
“小杂狗,你还真以为你能成为界师呢?就你这幅模样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真是猪脑子啊,没想到你这么好骗!”
“今天看还有谁来救你!”
三人你一言我一语一步一步朝着莫七逼近,此刻莫七双拳紧握,他明白今天一定讨不了好,脑海中正在计算对策,就听杨明淡淡的说,“小杂狗,今天给你两条**,第一你自己乖乖进入林子后面的鬼庙,第二,被我打死扔进去。我只给你三秒钟时间考虑。”
莫七一听“鬼庙”两个字脑海顿时嗡的一下。关于鬼庙的传说他很小的时候就听说了,镇子上的每个人,哪怕是那些大势力的人物也对此谈之色变,因此在莫七心里这鬼庙就是地狱的代名词。当时心就咯噔一下,知道杨明是要杀自己,又气又怕,但是两者实力相差太过悬殊,几乎没有可能还手的余地。
“一……二……”杨明缓缓数着数,眼睛却好像猫捉老鼠一般戏虐地盯着莫七脸上的表情,“三……”
就在身后李学林等三人作势要扑来的时候,莫七忽然脸上一喜,眼望西边,“院长!”
听到院长两个字,包括杨明在内,四个人齐齐扭头过去,而就在这时,莫七的身影闪电般蹦了出去。
“小杂狗敢骗我们!”那三人气急败坏地折身朝着已经窜出十几米远的莫七追了过去,而杨明的身型却已经消失了。
只是一个恍惚,莫七就看到眼前一道白影静静伫立,眼中透着鄙夷,同时一只手掌已经拍了过来。
莫七一咬牙,单臂在半空中一抖,倏然间那细长的胳膊开始膨大,并且皮肤表层密布了一层仿佛树皮一般坚硬的皮层。毫不犹豫地,这一只怪手朝着杨明的手掌拍了过去。
“镇鼍掌•碎石!”
这镇鼍掌莫七昨夜才学,时间匆忙,所以现在不过是徒有其表,但是病急乱投医此刻也顾不了这么多。那杨明眉头一皱,手掌却毫不迟疑地与莫七那只怪手硬碰硬。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