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盼君不相忘
盼君不相忘

盼君不相忘杲杲

标签: 奇幻玄幻 盼君不相忘 许仙 许萱萱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杲杲”创作的《盼君不相忘》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青哲和白素去哪儿了?我该怎么回去?正思索着,脚底好像踩到了什么,捡起来一看,是支碧玉簪子。“姑娘,你捡到了我的簪子。”一道温润的声音响起,我想起白娘子和许仙初遇的画面来。男人转过身来,嘴角含笑,但那张脸却是……青哲!我直接将簪子砸回他怀中,青哲用手挽起如墨的长发,将碧玉簪插上去,端得是一番斯文做派....
状态:连载中 时间:11-07 15:48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还睡!”一个背篓砸在我身上,我还未睁眼,就闻到一阵浓郁的药材香。
我吃痛的揉着胳膊,起身环顾四周,一个又一个药抽屉印入眼帘,四周都是古朴的陈设。
“我宝芝堂可不养闲人!还不赶紧采药去!”身穿绸缎的中年男人顶着大肚子说。
在他的威胁恐吓下我领着背篓往外走,热闹的街巷、叫卖的小贩、两边各式各样的铺子,我一边走一边瞧。
青哲和白素去哪儿了?我该怎么回去?
正思索着,脚底好像踩到了什么,捡起来一看,是支碧玉簪子。
“姑娘,你捡到了我的簪子。”一道温润的声音响起,我想起白娘子和许仙初遇的画面来。
男人转过身来,嘴角含笑,但那张脸却是……青哲!
我直接将簪子砸回他怀中,青哲用手挽起如墨的长发,将碧玉簪插上去,端得是一番斯文做派。
“你在弄什么名堂!这是哪里?让我回去!”我愠怒,一手抓住他的衣领质问。
青哲比我高许多,我踮起脚尖瞠目怒视,个子输了,气场可不能输。
他轻轻拂一下衣袖,“我与姑娘素昧谋面,不知因何事迁怒于我。”
我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
他真不是青哲?是我误会了?
我上下打量他,男子眼眸低垂,其实长相只有七八分相似吧,青哲更凌厉些。
气质也截然不同,青哲说话什么时候这么谦逊和缓过?
我学着古人模样对他拱手作揖,“刚才多有得罪,概因公子像一位故人。”
“哦?”他似乎来了兴趣。
“哎,那鳖孙平日不是偷鸡摸狗就是勾引寡妇,我方才错把你认成他,才动了这么大火气。”
男人脸上的笑有些僵住,我脚底抹油直接开溜。
穿越穿得专业不对口,我一个厨子叫我来弄药材,我一边在花草丛中扯药一边腹诽。
我站在崖上,忽见一行穿着道袍的人经过,他们小心翼翼抬着一顶红宝箱。
“师兄,这照生镜果真有如此神奇?”
“那是自然,可知来世,照前生,不知有多少妖物觊觎着,你我可得小心将其护送给法海大师。”
我躲在草丛中听见他们说,猛地想起那日我在镜中面目模糊的样子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迷迷糊糊的背着背篓往回走。
天一下暗沉下来,狂风大作,猛烈的雨肆意拍打着堤旁的柳树,我站在岸边,这哪儿来的船家啊,也不好找个避雨的地方。
“姑娘,我们又再见了。”我转身,男子撑着一把伞,嘴角含笑看着我。
我用衣袖擦了擦额上的雨滴,用青哲的脸这么礼貌跟我说话,我还不大习惯。
一艘乌篷船靠近岸边,“公子,上船吧!”船夫唤了男人一声。
“我瞧这雨一时半会儿停不了,不如姑娘与我同乘此船吧。”说完后小心护着我登船,我有些受宠若惊。
男人叫柳三月,家中世代行商,有几桩生意要在杭州谈,才过来的。
他一边说话,一边递给我一杯热茶。
雨珠拍打着蓬顶,舱中空间较小,柳三月挨着我坐在一处。
“这把伞姑娘拿着,回去的路上小心些。”他递给我一把油纸伞,我狐疑的看了看,不是怪模怪样的降魂伞,是我多虑了。
“我该怎么还给你?”
我话刚出口,船忽然猛地抖动一下,我一个踉跄栽倒在他怀中,他徐徐伸手来护住我。
“哎呦,方才湖上突起了风,两位对不住啊。”船夫的声音从舱外传来。
我整个人脸爆红,因为我的手,正巧按在他那处……
靠得太近,我还能感受到他胸膛炽热跳动的心脏。
柳三月别过头去,咳嗽几声掩饰尴尬,我赶紧起身,完了,他该不会误会我是色中饿鬼吧?
船才靠岸,我随口说了句客套话就着急忙慌的走,结果没注意看路,一个狗啃地姿势摔上去。
柳三月想来扶我,我带着浑身泥水,一骨碌爬起来就跑。
太丢脸了,才见两面,就摸到了帅哥的那儿。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