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农女福妃别太甜
农女福妃别太甜

农女福妃别太甜橙子澄澄

标签: 农女福妃别太甜 柳玉笙 现代言情 陈秀兰
无广告版本的现代言情《农女福妃别太甜》,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柳玉笙陈秀兰,是作者“橙子澄澄”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连忘掉那段悲惨的权利都没有。呱噪的声音过后,是一声更为凄厉的惨叫,接着一股大力袭来,柳玉笙被硬生生挤了出去。不可控制的哭声,从她嘴里蹦出。“生了,生了!”有人拿襁褓将她裹住,“是个女娃儿,恭喜柳家婶子,母女平安......
状态:连载中 时间:11-14 17:03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行了你们两个,赶紧吃饭,”柳老婆子一边布置饭菜,一边嗔了两人一眼,“你爹身子骨还得养一段时间,地里的活计就靠你们俩了,有力气就多干点,还怕力气使不完了?”

柳玉笙只在一旁抿嘴笑。

水袋里的水,她加了灵泉,消疲解乏的同时,还能滋养身体恢复元气,应付基本的体力劳动,自然是无碍的。

还有家里的水缸,装水的时候她也加了灵泉进去。

没有别的愿望,只愿以己所能,护一家安好。

思忖间,俩大男人已经吃上了。

“喝,奇怪了,娘,今儿菜里加了什么,怎么感觉比平时好吃多了?”柳二林一边称奇,一边又往嘴里塞了一大筷子大白菜。

“就跟平时一样煮,还能味道不一样了?”柳老婆子不以为意,等真正尝到嘴里的时候,怔了一下。

这味道,是不一样,多了几分甘甜,尤其她上了年纪之后,胃口其实不大好,吃过东西胃部总会有些不舒服,今儿却没有那种感觉。

明明跟平常一样,就一道水煮白菜,怎么就这么大不同?

“娘,是不是,我没乱说吧?真比平常好吃!”柳二林一看老娘那表情就知道,她肯定也尝出来了。

“吃还堵不上你的嘴,赶紧吃饭!”想不出原因,柳老婆子眼睛一瞪,一家子全低头乖乖扒饭。

与往常稍微不一样的,是饭后,菜盘子里已经清洁溜溜,连汤汁都不剩。

饭后不久,家里就来人了。

以村长为首,带着村里几家跟柳家交好的人家一道来探望柳老爷子。

因着赤脚大夫的诊断,各种传言沸沸扬扬,说得最多的就是柳老爷子活不过当晚。不过事情似乎并不像传言的那么严重,否则柳大林柳二林还能有心情下地干活?

要知道柳老爷子这一家子在村子里那是出了名的的父慈子孝,所以得了消息,一行人就找得空的时间过来。

看到柳老爷子精神饱满中气十足的时候,一行莫不震惊。

“柳老哥,你这是……大好了?”村长柳金福四十来岁模样,蓄着短须,为人看来沉稳中透着精明,此时说话却因为太过震惊显得不利索。

“哈哈哈,大好了大好了,要不是老婆子跟我家囡囡盯着,我都能下地干活了。”老爷子朗笑,提到自家宝贝孙女,眉眼间都是得意和骄傲,“这次的确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要不是我家小囡囡,人估计真没了……”

一旁柳老婆子忙啐了他一口,“胡说八道什么呢,不吉利!”

尽管老头子眼下看着精气神已经大好,但是昨晚的惊心动魄心有余悸仍在,光想着当时胡大夫让他们回家准备后事,心里依旧怦怦直跳,渗得慌!

柳金福跟几个村民面面相觑,“还跟小囡囡有关?到底怎么回事?”

嘿,柳老爷子登时就来了精神,抱着自家小囡囡开始口沫横飞,把当时的场面添油加醋一一道来,愣是把自己乖孙女说成了天上下凡的福娃娃。

柳玉笙窝在老爷子怀里默默捂脸,爷,您这就有点坑娃了啊。

村长几个看她的眼神都带上邪乎了。

偏生她才两岁,什么都不好说,只能眨巴着眼睛装懵懂。

“竟然还有这样的事,你们家囡囡当真是福气厚的,好,好!看着就乖乖巧巧懂事得很,不像我家那两个,四五岁的年纪了,见天只知道抓鸡撵狗。”

“我家那皮猴子不也是,六岁了都,除了疯玩什么都不会干,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

炫了乖孙女,柳老爷子心情高涨,正要再说话,院子外头传来急忙慌的喊叫。

“村长!村长!出事了出事了,您赶紧去看看!村里人跟下坡村打起来了!”

“是牛子。”柳金福脸色凝了下来,起身,“柳老哥,你好好休养,我去看看。”

柳老爷子忙道,“快去快去,可别让他们闹出大事儿来!”

一同来的几人也跟着纷纷往外走,嘴里骂咧,“又是下坡村!那些狗娘养的,肯定又在上游把水截住了!”

瞬间,热闹的屋子就空荡下来。

柳老婆子坐不住,“你说这下坡村的也太野蛮了!仗着他们村子在上游,干出这种缺德事来,一群遭瘟的!眼看再有一个月庄稼就能收成,这时候断了水,这是要庄稼人的命哪!可不得打起来!”

“有什么办法?今年南陵大旱,很多地方都开始缺水,听说北方那边都已经闹上饥荒了。”柳老爷子叹道,“就说我们村子边上那条青河,依我看撑不了多久就得干枯,到时候只怕还得出大事。”

柳玉笙默默听着,心头也跟着压下一块沉甸甸的石头。

庄稼人靠天吃饭,现在两个村庄的人因为水已经争端不断,若是情况得不到改善,会发生什么事情几乎可以预料。

她没有心怀天下的悲悯,她只担心爷奶爹娘。

“不行,我得去看看,咱家地头就在青河边上,老大老二刚去上工,我担心他们也掺和进去。”说着柳老婆子就往外走。

“回来!你一个老婆子去顶什么用?别去凑那热闹,万一磕着碰着了咱一家子都得乱,”柳老爷子忙喝止,“老大老二那么大人了,做事情有分寸!你要实在担心,我去看!”

风风火火的柳老婆子哑火了。

老头子刚鬼门关走过一遭,让他去?她更不放心。

所幸没等多久,上工的两兄弟就回来了。

只是脸色都不太好看。

“怎么样?下坡村那些人还是不肯开河道?”人一进门,柳老婆子就迎上去,看兄弟俩身上没有受伤的痕迹才松了口气。

柳二林从水缸里舀了一瓢水咕咚咕咚喝个痛快,才一抹嘴骂道,“那些龟孙子,死活不肯开道放水!村长跑过去也不顶事,人家下坡村村长连个面都不露,摆明让那些人闹!我呸!惹急了老子操着刀把他们全剁了!”

“说什么浑话呢!”柳大林瞪了他一眼,安慰柳老婆子,“村长那边已经在想办法,青河是几个村子共用的,要真闹起来,衙门不会不管。”

柳玉笙安静的听着大人们对话,心里的大石头越来越沉。

总有种不好的预感,这件事情没那么容易翻篇。

果然,半夜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外面骤然起了喧哗。

很快院子里就亮起了灯火,家里人全被惊醒了。

“这哭声……是杜鹃!”

“肯定是二林那家伙惹事了!”柳大林外衫都顾不得披上,趿着鞋就往外冲。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