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小说推荐›农门病夫君的娘子
农门病夫君的娘子

农门病夫君的娘子陌千雪

标签: 农门病夫君的娘子 宁先生 小说推荐 陌千雪
《农门病夫君的娘子》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陌千雪宁先生是作者“陌千雪”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听族老们的意思,若是先生,先生不幸去了,就会把你发卖为奴。”“发、卖、为、奴?!凭什么?”陌千雪被这话震得一个霹雳。“天齐王朝的律法啊!妹子咋个会不晓得?但凡来历不明又无依无靠的女子,按律法都是要被官家发卖为奴的啊!”“妹子别怕,这是最坏的结果。若是先生好了,有他护着,你自然就没事......
状态:连载中 时间:11-13 06:21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她抺了把泪又过来扶住陌千雪的肩膀,安慰道,“宁娘子,这几日相处下来,看你也是个好人家的闺女,嫂子就托大叫你一声妹子。妹子放心,以后,嫂子就是你娘家人。”

陌千雪本来只是杜撰,想把身世一事混过去,没想到这方嫂子如此心善,她心下愧疚,正准备安慰几句。

却看到方嫂子一脸慎重的看了看屋外,压低声音,在她耳边轻语,“妹子要小心了!如今,你大好了,可是先生却还没醒。听族老们的意思,若是先生,先生不幸去了,就会把你发卖为奴。”

“发、卖、为、奴?!凭什么?”陌千雪被这话震得一个霹雳。

“天齐王朝的律法啊!妹子咋个会不晓得?但凡来历不明又无依无靠的女子,按律法都是要被官家发卖为奴的啊!”

“妹子别怕,这是最坏的结果。若是先生好了,有他护着,你自然就没事。”

见陌千雪脸色不好,方嫂子又连声安慰道,“嫂子只是给你提个醒而已,只要多用点心,好好照料,宁先生他会好起来的。日后,他科考有成,说不定,你还能当个官夫人……”

后面的这些话,陌千雪好似未闻。

晕晕呼呼的送走了方嫂子后,她转身回屋,看向床上躺着的那名男子。

浑身颤抖!

天底下,最可笑的事都能给她遇上。

被逼相亲,对像居然是初恋?!

一个愕然,茶水呛在喉咙里,来不及咽下,便被憋得背过气去。

再醒来就是眼前这大红帐幔,暗黑房梁,晕幽幽的土坏房子。

床上躺着昏迷不醒的病相公,莫名其妙被人告知她是冲喜的工具也就罢了。

居然还想把她发卖为奴?!

静下心来的陌千雪,第一次正眼仔细打量,这个和她同床共枕了三天的男人。

眼前的男子,二十出头。

病中脸色微微有些发青,却也掩不住皮肤的白晳。他眉形若剑,鼻子高挺,唇形完美,眼角细长。

竟是个极帅的男人!

听方嫂子的口气,他也是几个月前因病流落此地。

同是天涯沦落人!

为了不被发卖为奴,就对他好点吧。

其实,这男人也不错的样子。

至少老天没给她配个什么麻子,瘸子之类。

在现代,家人总是逼她相亲,她曾厌烦无比。这下可好,来了个另类相亲,话说还时髦了一回,穿越冲喜,直接把相亲都给省了。

想着想着,她突然心情大好的笑了,转头对床上晕睡的男子说道“我会好好的照顾你,你也要争气,快快好起来。”

既然打算好好的在此生存下去,自然要探查一下自己的生存环境。

房前房后看了一圈,越看心越凉。

这个家,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

赤贫!

房子低矮,卧室简陋也就罢了。

堂屋中家具破损严重,厨房中,褐色的米缸里空无一物。

院子后面的菜地,长的全部都是杂草。

还好院中有口水井,于是她便打了些清水。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东西做给那人补身子,烧点水给他擦擦头脸,让他舒服些也是好的。

陌千雪拿着毛巾,给那人擦着头脸,又擦了手。

男子的手干净白晳,手上传来的一丝暖意令她心中顿时安了不少。

做完这些,有些无聊的陌千雪,拿起那双纤长的手看了起来。

以前听别人说过些看手相的技巧,今天正好派上用场,说不定能从这手上看出点什么。

“手纹有些杂,看来此人感情复杂!”

“掌纹的中线直冲中指指尖,看来此人很聪明……”

陌千雪一边抚摸着这只纤长手掌心的掌纹,嘴里一边念念有词。

然,突然有种被注视的感觉传来,不经意转眼看去,那细长的眼睛不知何时睁开了。

眼眸是如潭水般深隧,审视中透出冷静,淡漠之色,脸上也似有冰霜之色。

陌千雪猛然直起身,却发现自己还抓着别人的手,尴尬中赶紧放开。

这样的注视让她的脸有些红,好像做了什么坏事被抓住一般。有些不好意思的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话来。

真丢人!至于这样无措么?不就是抓了一下那男子的手么,怎么就好像是非礼了人家一样。

理好思绪,她轻咳一声,这才悠悠开口,“我叫陌千雪,几日前高烧昏迷于后山溪边。你大病不起,我被村民背了回来,由族老做主成婚,冲喜救你性命。”

话很简短,却说明了前因后果,表明了自己的无奈。

那男子眼中的置疑之色去了些,看了看床边的大红幔帐,眉头微皱,眼中闪过恼意。

陌千雪看他眼露恼意,似还夹着一丝不屑,脸色也冷了下来,“我一个女子被随意配人,比你更冤!你若不满这桩婚事,就去找族老们说明,和离休弃都随你。”

那男子听着陌千雪明显抱怨的语气,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眉头微皱,正要说话,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

院门外,方嫂子的声音传了进来。

“宁娘子,保长和族老们来看宁先生了,先生可曾醒了?”

陌千雪望了一眼床上的男子,站起身迎了出去。

“保长好,各位族老好!夫君刚醒。”陌千雪打开院门,神色恭敬的回了方嫂子的话。

当然,这话是回给她身后的几人听的。她现在还没有搞清楚形势,自然还是绵软一点的好。

一个壮年男子和四五个头皮花白的老者听说宁先生醒了,大喜过望。

几人朝陌千雪点了点头,就陆续进了门。

陌千雪连忙跟进屋,忙前忙后的请几人坐了下来,又立在一边伺候。

几个老者见她手脚麻利,态度恭敬,面上露出满意的笑。

床上那男子见几个老者来探病微笑着道了谢。

他的声音清润温和,有礼有节,一如他的气度和容貌,都是一等一的动人。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