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小说推荐›逆天小农民
逆天小农民

逆天小农民覃力

标签: 小说推荐 覃力 覃队 逆天小农民
《逆天小农民》中的人物覃力覃队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小说推荐小说,“覃力”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逆天小农民》内容概括:秦长河就试探着问一句:“你真是覃力?”“哼,给你两个小时,马上给我收拾好这个办公室,否则,后果自负。”覃力没再理会对方,大步走开,开车离开。秦长河那会听话,但当场也被覃力给震住了,看不到车子了,他才反应过来,去喊对方停车,可也晚了。摸摸被压痛的脸,他啐一口痰,骂道:“****的,有种别跑,老子弄不死...
状态:连载中 时间:11-13 22:38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梁建国一看到冲过来的人都拿着家伙,他就傻眼了,让覃力放手不得,他就干脆一晕,整个人靠在覃力身上。

覃力焉能不明白梁建国这种人的心思,他将对方往边上的柴垛中一扔,看着冲来的一个人,他没有躲避,直接就抓住那人的双手,让对方的砍刀落不下来。

另外身侧传来呼呼声,他将抓到的人一扯,让对方给他挡住身侧过来的攻击。

啊的一声,身侧砸来的扁担没有打在覃力身上,反而打在拿着砍刀的人身上。

“二哥,我草你,你打我做什么。”秦南山骂,被扁担砸到,痛得叫爹叫娘。

“老三,你怎么不闪开!”秦西山傻眼,他本来趁着覃力不注意,先砸一棍的,可是不明所以,三弟怎么突然就出现在覃力的位置,也就抡中三弟了。

可秦南山没来及回话,肚子再次被重击,痛得他身子当场就软下来,呕吐不已。

秦西山一看,是赶过来的四弟一个锄头砸中的结果,他马上骂“老弟,你****的看着点,你要锄死你三哥吗?”

秦北山也是傻眼,刚才的确是冲着覃力而去的,可怎么就砸中三哥了呢。

呼的一声,秦北山觉得手中的锄头柄一滑,他抓不稳,就见到二哥被锄头顶中,忙到底。而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头上被扁担抡到,痛得也是倒地打滚。

这一切,自然都是覃力运用帝王经中的四两拨千斤巧劲,又借力打力,让他们的攻击分别砸中他们,他也未出力,对方就倒下去了。

这种宵小,他不屑动用帝王经,否则,直接秒杀他们。

“怎么,你们也想和我打?谁不怕死,就来啊!丑话在先,打伤打残,后果自负!”

覃力喝一声,震住那些冲过来的人,见对方没动手,他也就没动手,毕竟他和他们无冤无仇,他就算能打趴他们,也没有什么成就感。

打架,这十年来,打的够多了!

他去柴垛堆中抓起梁建国,冷道“再装,我就拖着你走了!”

梁建国刚才一直都有在睁眼偷看,但却没怎么看到覃力出手,就见到秦氏三兄弟先后倒地,可真邪门了。他听到覃力恐吓众人,众人也没一个人敢出头的,他就知道众人都怕覃力,他就更加怕,乖乖跟覃力走。

从秦国柱的家到梁建国的家,要进过一段没有路灯的村道,路边还有一个鱼塘,现在莲叶生长茂密,时不时还能听到青蛙等叫声,甚是一番美妙。

可噗通一声,瞬间就打破这一份和谐。

梁建国落水,他被覃力这么猝不及防来一下,又黑不溜秋的,连喝了两口鱼塘水,他才反应过来。

他要起来,可猛的感觉到头顶有东西压住,然后脖子也有被人卡主,他开口要骂覃力,可鱼塘水此时哇哇灌进他嘴里。他怕,这覃力不会要淹死自己吧。不一会,梁建国就感觉到要窒息了。

覃力呼的将对方拉起来,拖到塘坝路边。等对方呼足空气,他就说道“现在你不想死,就给老子放老实点。”

梁建国害怕得手脚发抖,这覃力心狠手辣,太可怕了。

覃力就再说道“我有几个理由杀你。第一,我让你下午办事,你将我的话当耳边风,我很不高兴。第二,这三个月来,你冒用我的名字,贪了多少钱,你自己清楚,你让老子背黑锅,我更不高兴。第三,你负责管村里的钱,钱都被你贪得只剩下三万,你是村里的人渣,我做村长,我可容不得你!”

梁建国心里的侥幸全跑到爪洼国了,越发觉得覃力的可怕,对方没有回村,自己做的事,对方怎么知道呢。忙跪下认错,求覃力饶命。

其实,覃力是带着恐吓威逼使诈,他不是大罗神仙,他哪能知过去将来的事啊。

见梁建国如此,覃力嘴角微微一扯,一脚踢在对方的屁。股上,说道“起来,回去将贪的钱都给我吐出来。想要活命,就看你怎么表现。”

梁建国见覃力暂时放过他,就问“你要我怎么表现?你让我做什么,我都听你的。”

覃力嗯一声,但也说道“你别以为我好糊弄。再让我不高兴,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我说到做到,你最好别做那只傻笔出头鸟,明知道还撞我枪口上!”

“不敢不敢,我一定听你的。”

……

半个小时后,老屋,覃力将看完的账本都交给面前的肖珍,心里叫骂,这梁建国可真是够贪婪,不管多少,那怕是一分一厘,只要逮住能贪的机会,都会贪一点。

而且,从梁建国的供述来看,每个人村委多少都会贪一点,也包括面前的肖珍。

他对肖珍说道“你拿着这个账本,明天去找这几个人,让他们将贪的钱,一分不少的给我吐出来。”

他圈了几个村委的名字,都是刚才去秦国柱家里喝酒的村委。

肖珍看一眼名单,再看一眼覃力,说道“这个,恐怕我没法去做。”

覃力抬眼,盯着肖珍,说道“为何?”

肖珍说道“我能力有限。”

覃力说道“恐怕不仅仅如此吧?你放心,我不追究你们什么,但这其中有我的原则,村里的财产,不能落入私人腰包!”

肖珍问“你真是这样想的?”

“那你不会以为我以权谋私,中饱私囊吧?”

“我没有这么说。”

“但你心里这么想了。就因为这个怀疑,所以你不打算去追回本属于村委的财产?”

“我更加怀疑,你这个村长,还能做多少天?”

覃力哈哈大笑,这肖珍是第一个这么对自己说的人,他就喜欢听到她的这种质疑。

肖珍说道“你以为我是在说笑?到时你笑不出来了,你就是村里的笑话。你才回来半天,就弄得村委鸡犬不宁,刚才我也听说你和老书记杠上了,你难道不想想,要是老书记和村委联合起来,也能不选你做村长。”

覃力说道“我做村长,可不是给你们村委做的,我是来给村民做的。你们村委不选我无所谓,村民选我就可以。村民现在都在看着我,都在看我能不能做个村长的样子,更加在看我能不能将地里的苹果卖掉,换成真实的红花花的钱给他们。在村民面前,你们村委算个屁!退一步讲,这个村长现在挂在我的名头上,我若是不放手,谁也拿不走。我不退位,我看谁敢这接这个村长位置。”

“没见过你这么霸道的村长?”

“哈哈,你眼前就有这么一个如假包换的,这么晚了,你早点回去休息,明天的任务很重。”

覃力起身,送客。

肖珍心里不满,被覃力这么说的一文不值,可走出两步之后,就觉得覃力的话很对,如果覃力真的能实现所说的,青林庄将会是什么样的情景啊。这,不正是自己当初回村的梦想吗?

哎,自己什么时候,已忘初心?!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