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刘辩李傕《刘辩李傕》最新章节阅读_(刘辩李傕)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刘辩李傕《刘辩李傕》最新章节阅读_(刘辩李傕)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十五 车轮战 试读

2023-01-15 12:46 作者:青铜剑客
  • 刘辩李傕 刘辩李傕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刘辩李傕》,是以刘辩李傕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青铜剑客”,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Ps:感谢历史巨神老虎的5张评价票,感谢闹忠同学的8张评价票!感谢几位打赏的同学!舒县,某条小巷之内一个少年手里扯着一张告示,跑的兴高采烈:“公瑾哥,公瑾哥……你要发达了!”却冷不防和人撞了个满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手里的告示也被扯烂了,“你这人怎么这么粗鲁,走路不带眼睛啊?”“嘘……小声点!”“你谁啊?撞了人还……”少年大怒,挥拳欲要动粗,才猛地发现这穿着棉袍,戴着...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小说推荐《刘辩李傕》,讲述主角刘辩李傕的甜蜜故事,作者“青铜剑客”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甘宁快马奔过,长戟直奔穆桂英的胸前。“小娘子,洞房前让你郎君先验验货!”穆桂英杀气铺面,雁翎刀挡开,朝着甘宁的脖子砍了过去。“小娘子,下手悠着点,你郎君今晚还要跟你喝花酒呢。”甘宁嘴角嘻嘻哈哈,直接测头躲开,回击一戟。说着,还吹起了口哨,引得一众贼寇跟着起哄。就在这时,马贼后面杀声喧嚣,脚步声纷至沓来,尘土滚滚。花荣和廖化得了探报,听说有一彪马贼出现在山下,唯恐主公押送的钱粮有失,急忙倾巢下山,前来接应,正好在此时赶到。同为荆州地面上的强盗,廖化对于“锦帆贼甘宁”的名声还是稍知一二的。一边策马向前,一边大声疾呼:“廖化在此,锦帆贼休得无礼,不要惊扰了我们主公!”旷野之中,两拨人马隔着百丈,相互对峙。锦帆贼纵横长江两岸,闯下偌大名声,就连官府都闻之变色。“羽箭所中,尽归锦帆”,这句话在荆楚大地上还从来没有失效过,想来今天也不会例外。甘宁手下的两百多名马贼,对此深信不疑。看到粮车队来了援兵,甘宁吹了一声长长的口哨,让手下的马贼把包围圈撤掉,改为一字排开。“哈哈……我还以为来了官兵呢,原来是惶惶如丧家之犬的黄巾贼!你们老大都死了,还在这里狂呢。”甘宁等本方的马队列好了阵型,重新出马,一副目中无人的口气,手中的单刃戟遥指廖化:“识相的都给我滚得远远地,老子今天只要粮食和这个女人。不要把我惹火了,等我大开杀戒之时,悔之晚矣。”看到廖化和花荣前来支援,刘辩紧皱的额头舒展开来。用车轮战好了,廖化和花荣先上前消耗甘宁的体力,最后再由穆桂英出面收拾局面。甘宁如此狂妄,谅来不会和一个女人斤斤计较。“廖化将军,给这马贼一点颜色看看!”刘辩手中的马鞭一指甘宁,喝令廖化出战。廖化被甘宁骂做如同丧家之犬的蛾贼,不站出来表示一下,在弟兄们的面前也挂不住面子。当即催马出列:“狂妄的锦帆贼,我现在已经是大汉的裨将军,下马跪降,免你一死!”甘宁仰天大笑:“裨将军?我看你是屁将军差不多,是不是想做官想疯了?让我送你下地府找高祖讨个将军做吧!”随着两匹战马的嘶鸣,两员战将纠缠在了一块。直踩踏的尘土飞扬,烟尘滚滚。随着闪烁的寒光,两个人你来我往,片刻间已经厮杀了十几个回合。“嘶……怪不得这锦帆贼威震荆楚,这一身武艺竟然如此了得,便是花荣将军也是不及,这可如何是好?”十几个回合之后,廖化逐渐不支。不仅力气比不上甘宁,出招的爆发力和速度同样不及,在力气、速度、爆发力三项身体属性全面落在下风的时候。兵器的套路仍然不如甘宁,这样的下场只能是输。就在廖化逐渐胆怯之时,甘宁的单刃戟斜刺而来,如同毒蛇出洞一般,既快又刁钻。廖化大惊失色,急忙挥舞手中的三尖两刃戟去格挡,却不料这是甘宁的虚招。“中!”甘宁突然撤回了刺出的长戟,反转武器的长柄,重重的一下抽在了廖化的背上。廖化只感到五脏翻滚,一口鲜血差点就喷了出来。伏在马背上,掉头就走。“哈哈……无能鼠辈,打架不行,跑路倒是有一手。留下人头!”甘宁得意洋洋,策马紧追不舍,挥舞着手中长戟,誓要将廖化刺于马下。“吼吼……当家的太猛了,这身功夫谁能匹敌?”看到甘宁如此勇猛,众马贼信心爆棚,一起挥舞着手中的兵器,大声喝彩。看到廖化败下阵来,穆桂英一抖马缰绳,正要出马阻击甘宁,却被刘辩阻拦:“且慢,先让花将军迎战!”花荣看了廖化和甘宁的交手,知道今儿个遇上猛将了,只怕此人在武力不在自己之下。但自己这边的武将,除了廖化和自己之外就只剩下穆桂英,身为一个男人,难不成先让主公的女人出战吗?“诺!”花荣答应一声,催马挺枪,迎上前去:“强贼休要猖狂,花荣在此!”“吁……”既然被人拦住了去路,甘宁只好放廖化离去。他只是为了抢劫,并不是为了斩将,对方跑了也就跑了,甘宁也不是太在意。“花荣?完全没听过!廖化的名字我多少还听说过,知道是张曼成的余孽,至于你这无名之辈还是回去吧,我不想杀你。”花荣冷笑:“好猖狂的语气,你不想杀我不要紧,但你得问问我手中的这杆枪,想不想杀你?”甘宁果然朝花荣的长枪扫了一眼,在秋阳的照耀下,闪烁着冰冷的寒光,枪长一丈三,由玄铁所铸,枪柄上雕镂了一条蟠龙,十分精致。“啧啧……你这条长枪真的挺漂亮,这脸蛋儿也长得俊俏,不去皇宫里演戏给皇帝老儿看,实在可惜了。”甘宁一脸戏谑,把花荣讽刺了一顿,然后挥了挥手手中的单刃戟:“那你也看看我手中的长戟,虽然没你的长枪漂亮,但是杀起人来却是一点也不含糊。我今天要让你明白一个道理,一把好的兵器不在于好看不好看,而在于能不能杀人!”花荣大怒,自己只是随口一说,这个吊儿郎当的家伙竟然真的欣赏起自己的武器来。而且还讽刺自己长得俊俏,难道武器好看长得俊俏就错了吗?“大胆贼人,口出狂言。我乃弘农王手下讨逆将军花荣,今番就要替荆楚百姓除害,割下你的人头!”花荣火气起来了,双腿在马鞍上一夹,兜头一枪刺出,又快又疾,恨不得一枪就在甘宁的咽喉上刺个窟窿!

在线试读

十五 车轮战

甘宁快马奔过,长戟直奔穆桂英的胸前。

“小娘子,洞房前让你郎君先验验货!”

穆桂英杀气铺面,雁翎刀挡开,朝着甘宁的脖子砍了过去。

“小娘子,下手悠着点,你郎君今晚还要跟你喝花酒呢。”

甘宁嘴角嘻嘻哈哈,直接测头躲开,回击一戟。

说着,还吹起了口哨,引得一众贼寇跟着起哄。

就在这时,马贼后面杀声喧嚣,脚步声纷至沓来,尘土滚滚。

花荣和廖化得了探报,听说有一彪马贼出现在山下,唯恐主公押送的钱粮有失,

急忙倾巢下山,前来接应,正好在此时赶到。

同为荆州地面上的强盗,廖化对于“锦帆贼甘宁”的名声还是稍知一二的。

一边策马向前,一边大声疾呼“廖化在此,锦帆贼休得无礼,不要惊扰了我们主公!”

旷野之中,两拨人马隔着百丈,相互对峙。

锦帆贼纵横长江两岸,闯下偌大名声,就连官府都闻之变色。

“羽箭所中,尽归锦帆”,这句话在荆楚大地上还从来没有失效过,想来今天也不会例外。

甘宁手下的两百多名马贼,对此深信不疑。

看到粮车队来了援兵,甘宁吹了一声长长的口哨,让手下的马贼把包围圈撤掉,改为一字排开。

“哈哈……我还以为来了官兵呢,原来是惶惶如丧家之犬的黄巾贼!你们老大都死了,还在这里狂呢。”

甘宁等本方的马队列好了阵型,重新出马,一副目中无人的口气,手中的单刃戟遥指廖化

“识相的都给我滚得远远地,老子今天只要粮食和这个女人。

不要把我惹火了,等我大开杀戒之时,悔之晚矣。”

看到廖化和花荣前来支援,刘辩紧皱的额头舒展开来。

用车轮战好了,廖化和花荣先上前消耗甘宁的体力,最后再由穆桂英出面收拾局面。

甘宁如此狂妄,谅来不会和一个女人斤斤计较。

“廖化将军,给这马贼一点颜色看看!”

刘辩手中的马鞭一指甘宁,喝令廖化出战。

廖化被甘宁骂做如同丧家之犬的蛾贼,不站出来表示一下,在弟兄们的面前也挂不住面子。

当即催马出列“狂妄的锦帆贼,我现在已经是大汉的裨将军,下马跪降,免你一死!”

甘宁仰天大笑“裨将军?我看你是屁将军差不多,是不是想做官想疯了?让我送你下地府找高祖讨个将军做吧!”

随着两匹战马的嘶鸣,两员战将纠缠在了一块。

直踩踏的尘土飞扬,烟尘滚滚。

随着闪烁的寒光,两个人你来我往,片刻间已经厮杀了十几个回合。

“嘶……怪不得这锦帆贼威震荆楚,这一身武艺竟然如此了得,便是花荣将军也是不及,这可如何是好?”

十几个回合之后,廖化逐渐不支。

不仅力气比不上甘宁,出招的爆发力和速度同样不及,在力气、速度、爆发力三项身体属性全面落在下风的时候。

兵器的套路仍然不如甘宁,这样的下场只能是输。

就在廖化逐渐胆怯之时,甘宁的单刃戟斜刺而来,如同毒蛇出洞一般,既快又刁钻。

廖化大惊失色,急忙挥舞手中的三尖两刃戟去格挡,却不料这是甘宁的虚招。

“中!”

甘宁突然撤回了刺出的长戟,反转武器的长柄,重重的一下抽在了廖化的背上。

廖化只感到五脏翻滚,一口鲜血差点就喷了出来。

伏在马背上,掉头就走。

“哈哈……无能鼠辈,打架不行,跑路倒是有一手。留下人头!”

甘宁得意洋洋,策马紧追不舍,挥舞着手中长戟,誓要将廖化刺于马下。

“吼吼……当家的太猛了,这身功夫谁能匹敌?”

看到甘宁如此勇猛,众马贼信心爆棚,一起挥舞着手中的兵器,大声喝彩。

看到廖化败下阵来,穆桂英一抖马缰绳,正要出马阻击甘宁,却被刘辩阻拦

“且慢,先让花将军迎战!”

花荣看了廖化和甘宁的交手,知道今儿个遇上猛将了,只怕此人在武力不在自己之下。

但自己这边的武将,除了廖化和自己之外就只剩下穆桂英,身为一个男人,难不成先让主公的女人出战吗?

“诺!”

花荣答应一声,催马挺枪,迎上前去“强贼休要猖狂,花荣在此!”

“吁……”

既然被人拦住了去路,甘宁只好放廖化离去。

他只是为了抢劫,并不是为了斩将,对方跑了也就跑了,甘宁也不是太在意。

“花荣?完全没听过!廖化的名字我多少还听说过,知道是张曼成的余孽,至于你这无名之辈还是回去吧,我不想杀你。”

花荣冷笑“好猖狂的语气,你不想杀我不要紧,但你得问问我手中的这杆枪,想不想杀你?”

甘宁果然朝花荣的长枪扫了一眼,在秋阳的照耀下,闪烁着冰冷的寒光,枪长一丈三,由玄铁所铸,枪柄上雕镂了一条蟠龙,十分精致。

“啧啧……你这条长枪真的挺漂亮,这脸蛋儿也长得俊俏,不去皇宫里演戏给皇帝老儿看,实在可惜了。”

甘宁一脸戏谑,把花荣讽刺了一顿,然后挥了挥手手中的单刃戟

“那你也看看我手中的长戟,虽然没你的长枪漂亮,但是杀起人来却是一点也不含糊。

我今天要让你明白一个道理,一把好的兵器不在于好看不好看,而在于能不能杀人!”

花荣大怒,自己只是随口一说,这个吊儿郎当的家伙竟然真的欣赏起自己的武器来。

而且还讽刺自己长得俊俏,难道武器好看长得俊俏就错了吗?

“大胆贼人,口出狂言。

我乃弘农王手下讨逆将军花荣,今番就要替荆楚百姓除害,割下你的人头!”

花荣火气起来了,双腿在马鞍上一夹,兜头一枪刺出,

又快又疾,恨不得一枪就在甘宁的咽喉上刺个窟窿!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