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阮小梨贺烬(阮小梨贺烬)全章节在线阅读_(阮小梨贺烬)全本在线阅读

阮小梨贺烬(阮小梨贺烬)全章节在线阅读_(阮小梨贺烬)全本在线阅读 第27章 试读

2023-01-15 12:33 作者:白小城
  • 阮小梨贺烬 阮小梨贺烬

    正在连载中的古代言情小说《阮小梨贺烬》,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阮小梨贺烬,由大神作者“白小城 ”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第11章孙姨娘脾气最急,上前一步拉开了门,然后就瞧见个丫头打扮的女孩子叉着腰站在门边,门就算开了,她脸上也没有丝毫慌张,甚至还带上了几分冷笑,瞧着有些傲气孙姨娘眼神不善的打量着她:“你谁屋里的?”小桃扫了眼众人,眼底带着几分鄙夷的嘁了一声:“我可不是你们溪兰苑的人,我主子是白姑娘”这话一出,妾侍们的脸色越发不好看,看着她的目光像是淬着毒一样,在这里的人,可都吃过白郁宁的亏就上回冰天雪地里挨罚...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古代言情《阮小梨贺烬》,由网络作家“白小城 ”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阮小梨贺烬,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白郁宁从怔愣中回过神来,神情逐渐缓和,贺烬大概是真的很在意她的,连这种小事都不肯放松。被重视的感觉总是不坏的,白郁宁不由笑起来:“贺大哥这样守礼自持,真是难得。”贺烬微微垂下眼睛:“你总是不一样的。”暖炕另一侧虽然空着,他却没过去,反倒走远了一些,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然而刚坐下,他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脂粉气息,颇有些呛人。他忍不住又皱起眉头,看来阮小梨的确是来过,还在这椅子上坐过。他抬手揉了揉鼻子,好适应这股浓烈的香粉气息,心里却觉得后院女人的脂粉钱大约还是太多了……她是撒了一盒在身上吗?!然而他一天奔波也着实有些累了,就有些懒得换地方,索性忍一忍也就过去了。他正琢磨着说些什么转移注意力,忽然瞧见矮几上放着个精致的木盒子,便拿起来瞧了一眼:“玲珑宝阁又送新首饰来了?”白郁宁摇了摇头,面露无奈:“不曾,是我觉得这坠子适合阮姨娘,才让小桃找出来送了过去,没想到……兴许是不合阮姨娘的心意。”贺烬一愣,阮小梨还有不收的东西?出于好奇,他随手将盒子打开瞧了一眼,样式倒还好,可这玉石……甚至说不上是玉了,这般劣质,实在不像是白郁宁能送出去的东西。他有些意外地看了眼白郁宁:“这坠子……”白郁宁也跟着看过来,神情一顿,似乎颇有些困惑:“这不是我送的坠子……”贺烬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他也觉得白郁宁要送礼不至于会那这种货色,可阮小梨送回来的又的确是这个……白郁宁也想到了什么,她轻轻摇了摇头:“兴许是阮姨娘拿错了……也不是什么大事,本也是要送给她的。”她倒不是故意要说阮小梨以次换好,拿了坏的来还她,却将好的自己偷偷留下,而是眼下这事情怎么看都是这么回事。贺烬黑着脸将盒子重重拍在矮几上:“反了她了!”他能不计较阮小梨出身不干净,不计较她的贪财小家子气,却决不允许身边的人用这么下三滥的手段。何况还是用在白郁宁身上。她哪来的胆子?!贺烬心里越发烦躁,声音沉沉地开口:“来人,请阮姨娘来一趟,我有话要问她。”寒江在外头远远地应了一声,人并没有进来。白郁宁见他脸色不好看,有些不安:“贺大哥,兴许有什么误会……说不定是小桃拿错了东西。”贺烬并没有改变主意的意思:“那就都传来问问。”他虽然努力克制,却到底还是恼怒,最后狠狠拍了一下桌子:“丢人,本侯的脸都让她丢尽了!”小桃刚好沏了热茶进来,她做了亏心事本就心虚,冷不丁听见这一声响,被唬得一哆嗦,手里端着的托盘就离了手,哗啦啦摔了一地。贺烬越发不痛快:“外头是谁?做事这般毛躁。”小桃白着脸告罪,连忙蹲下去收拾,冷不防被碎瓷片割破了手指,疼的嘶了一声。白郁宁抬脚走出来:“你怎么了?以往也不见这么愚笨……手伤了?”小桃心虚的不敢抬头,奇怪的是站在她面前的白郁宁竟然也许久没说话,直到小桃撑不住,想偷看一眼的时候,她才忽然蹲下来,抓住了她受伤那只手的手腕:“这么心不在焉……是不是有事瞒着我?”小桃心里狠狠一跳,掩饰性的用力摇了摇头:“怎么会……我怎么可能会瞒着姑娘?”又是自称的我。白郁宁眼神淡了淡,抓着她的手,把她从地上拉起来:“让别人来收拾吧,你回去处理一下伤口。”小桃明显松了口气:“是,那我就先下去了……”她没察觉到白郁宁态度微妙的改变,只想着要快些走,然而刚转身,甚至还没来得及迈开步子,贺烬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外头是小桃?进来,有话问你。”小桃身体明显一僵,身体微不可察的抖了抖,白郁宁看着她的目光逐渐深邃起来,声音听起来却仍旧很温和。“贺大哥喊你呢,进去吧。”小桃咬了咬嘴唇,脸色有些发白:“姑,姑娘,我什么都不知道……”白郁宁瞧她是真的有些怕的样子,心里到底还是软了一下:“既然如此,你就更不必怕了。”她看了眼外头宽敞的院子:“这惜荷院,贺大哥既然给了我,那就是我做主的地方,明白吗?”小桃显然并不是很明白,犹豫了一会儿才迟疑地点了点头,抬脚进了小茶室。贺烬仍旧坐在椅子上,然而他素来威严冷峻,脾气也一直不好,尤其是现在还在生着气,小桃只看了一眼,就有些发抖。贺烬眉头皱起来:“你怕我?”小桃张了张嘴,没能说出话来,白郁宁撩开帘子进来:“贺大哥眼下这凶神恶煞的样子,就连我都有些畏惧,何况她只是个丫头。”贺烬哼了一声,神情却没有丝毫收敛,只朝着小桃抬了抬下巴,示意她看向木盒子,他没问这丫头送过去的坠子是什么样的,而是一句古怪的——“认识这东西吧?”白郁宁一怔,心里叹了口气,贺烬这人,对着一个丫头竟然也没有丝毫松懈,先前那一番惊吓,已经让小桃没了方寸,现在又问了这么一句话……小桃听完果然浑身一抖,她还没看盒子脸色就白了,这副反应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贺烬连问都不必再问就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他就说阮小梨那针大点的胆子,怎么敢来算计白郁宁?!他冷笑一声,正想开口,白郁宁忽然插了嘴:“小桃,你见过这东西?在哪里见的?”贺烬眉头一拧,目光严厉的看向白郁宁,然而对方却只是垂眼看着小桃,语气平静的又问了一遍:“你老实说,这东西在哪里见过?你可知道为何会出现在阮姨娘还回来的盒子里?”

在线试读

第27章

白郁宁从怔愣中回过神来,神情逐渐缓和,贺烬大概是真的很在意她的,连这种小事都不肯放松。

被重视的感觉总是不坏的,白郁宁不由笑起来“贺大哥这样守礼自持,真是难得。”

贺烬微微垂下眼睛“你总是不一样的。”

暖炕另一侧虽然空着,他却没过去,反倒走远了一些,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然而刚坐下,他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脂粉气息,颇有些呛人。

他忍不住又皱起眉头,看来阮小梨的确是来过,还在这椅子上坐过。

他抬手揉了揉鼻子,好适应这股浓烈的香粉气息,心里却觉得后院女人的脂粉钱大约还是太多了……她是撒了一盒在身上吗?!

然而他一天奔波也着实有些累了,就有些懒得换地方,索性忍一忍也就过去了。

他正琢磨着说些什么转移注意力,忽然瞧见矮几上放着个精致的木盒子,便拿起来瞧了一眼“玲珑宝阁又送新首饰来了?”

白郁宁摇了摇头,面露无奈“不曾,是我觉得这坠子适合阮姨娘,才让小桃找出来送了过去,没想到……兴许是不合阮姨娘的心意。”

贺烬一愣,阮小梨还有不收的东西?

出于好奇,他随手将盒子打开瞧了一眼,样式倒还好,可这玉石……甚至说不上是玉了,这般劣质,实在不像是白郁宁能送出去的东西。

他有些意外地看了眼白郁宁“这坠子……”

白郁宁也跟着看过来,神情一顿,似乎颇有些困惑“这不是我送的坠子……”

贺烬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他也觉得白郁宁要送礼不至于会那这种货色,可阮小梨送回来的又的确是这个……

白郁宁也想到了什么,她轻轻摇了摇头“兴许是阮姨娘拿错了……也不是什么大事,本也是要送给她的。”

她倒不是故意要说阮小梨以次换好,拿了坏的来还她,却将好的自己偷偷留下,而是眼下这事情怎么看都是这么回事。

贺烬黑着脸将盒子重重拍在矮几上“反了她了!”

他能不计较阮小梨出身不干净,不计较她的贪财小家子气,却决不允许身边的人用这么下三滥的手段。

何况还是用在白郁宁身上。

她哪来的胆子?!

贺烬心里越发烦躁,声音沉沉地开口“来人,请阮姨娘来一趟,我有话要问她。”

寒江在外头远远地应了一声,人并没有进来。

白郁宁见他脸色不好看,有些不安“贺大哥,兴许有什么误会……说不定是小桃拿错了东西。”

贺烬并没有改变主意的意思“那就都传来问问。”

他虽然努力克制,却到底还是恼怒,最后狠狠拍了一下桌子“丢人,本侯的脸都让她丢尽了!”

小桃刚好沏了热茶进来,她做了亏心事本就心虚,冷不丁听见这一声响,被唬得一哆嗦,手里端着的托盘就离了手,哗啦啦摔了一地。

贺烬越发不痛快“外头是谁?做事这般毛躁。”

小桃白着脸告罪,连忙蹲下去收拾,冷不防被碎瓷片割破了手指,疼的嘶了一声。

白郁宁抬脚走出来“你怎么了?以往也不见这么愚笨……手伤了?”

小桃心虚的不敢抬头,奇怪的是站在她面前的白郁宁竟然也许久没说话,直到小桃撑不住,想偷看一眼的时候,她才忽然蹲下来,抓住了她受伤那只手的手腕“这么心不在焉……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小桃心里狠狠一跳,掩饰性的用力摇了摇头“怎么会……我怎么可能会瞒着姑娘?”

又是自称的我。

白郁宁眼神淡了淡,抓着她的手,把她从地上拉起来“让别人来收拾吧,你回去处理一下伤口。”

小桃明显松了口气“是,那我就先下去了……”

她没察觉到白郁宁态度微妙的改变,只想着要快些走,然而刚转身,甚至还没来得及迈开步子,贺烬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外头是小桃?进来,有话问你。”

小桃身体明显一僵,身体微不可察的抖了抖,白郁宁看着她的目光逐渐深邃起来,声音听起来却仍旧很温和。

“贺大哥喊你呢,进去吧。”

小桃咬了咬嘴唇,脸色有些发白“姑,姑娘,我什么都不知道……”

白郁宁瞧她是真的有些怕的样子,心里到底还是软了一下“既然如此,你就更不必怕了。”

她看了眼外头宽敞的院子“这惜荷院,贺大哥既然给了我,那就是我做主的地方,明白吗?”

小桃显然并不是很明白,犹豫了一会儿才迟疑地点了点头,抬脚进了小茶室。

贺烬仍旧坐在椅子上,然而他素来威严冷峻,脾气也一直不好,尤其是现在还在生着气,小桃只看了一眼,就有些发抖。

贺烬眉头皱起来“你怕我?”

小桃张了张嘴,没能说出话来,白郁宁撩开帘子进来“贺大哥眼下这凶神恶煞的样子,就连我都有些畏惧,何况她只是个丫头。”

贺烬哼了一声,神情却没有丝毫收敛,只朝着小桃抬了抬下巴,示意她看向木盒子,他没问这丫头送过去的坠子是什么样的,而是一句古怪的——

“认识这东西吧?”

白郁宁一怔,心里叹了口气,贺烬这人,对着一个丫头竟然也没有丝毫松懈,先前那一番惊吓,已经让小桃没了方寸,现在又问了这么一句话……

小桃听完果然浑身一抖,她还没看盒子脸色就白了,这副反应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贺烬连问都不必再问就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他就说阮小梨那针大点的胆子,怎么敢来算计白郁宁?!

他冷笑一声,正想开口,白郁宁忽然插了嘴“小桃,你见过这东西?在哪里见的?”

贺烬眉头一拧,目光严厉的看向白郁宁,然而对方却只是垂眼看着小桃,语气平静的又问了一遍“你老实说,这东西在哪里见过?你可知道为何会出现在阮姨娘还回来的盒子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