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阮小梨贺烬(阮小梨贺烬)全章节在线阅读_(阮小梨贺烬)完结版免费阅读

阮小梨贺烬(阮小梨贺烬)全章节在线阅读_(阮小梨贺烬)完结版免费阅读 第21章 试读

2023-01-15 12:26 作者:白小城
  • 阮小梨贺烬 阮小梨贺烬

    正在连载中的古代言情小说《阮小梨贺烬》,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阮小梨贺烬,由大神作者“白小城 ”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第11章孙姨娘脾气最急,上前一步拉开了门,然后就瞧见个丫头打扮的女孩子叉着腰站在门边,门就算开了,她脸上也没有丝毫慌张,甚至还带上了几分冷笑,瞧着有些傲气孙姨娘眼神不善的打量着她:“你谁屋里的?”小桃扫了眼众人,眼底带着几分鄙夷的嘁了一声:“我可不是你们溪兰苑的人,我主子是白姑娘”这话一出,妾侍们的脸色越发不好看,看着她的目光像是淬着毒一样,在这里的人,可都吃过白郁宁的亏就上回冰天雪地里挨罚...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古代言情《阮小梨贺烬》,男女主角分别是阮小梨贺烬,作者“白小城 ”创作的一部优秀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这个话题有些戳心窝子,两人一时都没再开口,手底下的绣活却做的飞快。冷不丁外头有人敲了敲门。“彩雀姐姐在不在?”这声音有些耳熟,应该是溪兰苑里的人,彩雀连忙放下鞋垫子走出去:“在呢在呢,是谁呀?”门一开,竟然是孙姨娘身边的彩月,彩雀的脸登时就拉了下来:“你来干什么?”彩月也不生气,还是赔着笑脸:“姐姐别急着生气,都是奴婢,我家姨娘做了什么,想做什么,我也只有听话的份儿。”看書喇的确是这么个道理,可彩雀还是看她不顺眼,也说不出好话来,彩月并没有在意,伸手指了指门口。“外头有人找你,溪兰苑他不好进来,让我来传个话。”彩雀一愣,不好进溪兰苑的,肯定是男子,可满府里,她也不认识几个男的呀。她将信将疑的看了彩月一眼,彩月亲密的凑过来:“没想到姐姐有这样的造化……以后发达了,可别忘了妹妹。”她说完才走,彩雀却更加摸不着头脑,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犹豫片刻,她还是抬脚走了出去,一开院门就看见寒江站在外头,手里还提着几个纸包。彩雀连忙行了一礼:“原来是您。”她有些尴尬:“鞋垫我还没做好……做好了我送过去吧。”寒江还是一幅笑模样,他摇了摇头:“都是奴才,彩雀姑娘不要这么客气,叫我寒江就是,鞋垫的事不着急,我是觉得药不够,才又抓了几幅送过来,阮姨娘可好些了?”彩雀点点头,又谢了他一回,这才接过药提着往回走,心里琢磨着这么多包,她们可算不用省了。回了院子,她就给阮小梨煎了药,可两天后,阮小梨才再次生龙活虎起来。“太不容易了……”彩雀也松了口气,她也不喜欢阮小梨半死不活的样子,但还是忍不住有些恼:“姨娘,你可长点心吧,以后别做这种事了。”阮小梨连连点头,却忍不住看了眼院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她这两天睡得太沉,竟然没听见外头有动静。难道贺烬被白姑娘迷得没心思搭理溪兰苑的人了?也不是说不通,她挠了挠头,觉得八成就是这样。在屋子里闷了这些日子,虽然外头天阴沉沉的,风也冷,可她生出了点想出去走走的念头来,彩雀连忙给她裹了厚厚的斗篷。“这么冷的天,就算非要出去也得多穿点,咱们刚能下地,可不能马虎。”阮小梨也不敢说不,最近彩雀很爱教训人,她可不想去触这个眉头。但两人还是没能出去,因为刚出院门,就迎面遇见了小桃。她上下打量了一眼阮小梨,瘪着嘴扭开头:“这是要给我家小姐去道谢?还算你有良心。”彩雀看她不顺眼,扭头就想回屋子,却被阮小梨一把抓住:“咱不和她生这用不着的气,惜荷院可暖和了。”彩雀咬了咬牙:“姨娘,你有点出息!”她果然又被教训了。然而阮小梨想去惜荷院,也不只是贪图那里暖和,她总要为以后考虑。贺烬眼看着是不喜欢她的,指望他还不如指望头猪。可白郁宁不一样,她怎么看都是要成为侯府女主人的存在,要是和贺烬成亲后,还肯容下她,她也就多了一条活路,不用像畜生一样,再被卖来卖去。虽然有些没出息,可能安稳的活下去,对她来说已经很难了。要是再能名正言顺的有个孩子,哪怕母子两个人都被赶到庄子上去,她心里都是高兴的。只是眼下看来是不可能了,按照贺烬的逻辑,怎么都要等嫡长子出生之后才会考虑庶子,而侯府这地方,比起青楼来说,也没有干净到哪里去,到时候肯定还要有很多波折。有人的地方果然就是有争斗的,她得留条后路。但彩雀不懂这些,她还有些赌气,不肯走,却仍旧被阮小梨拉着去了惜荷院。里头很安静,这让阮小梨有些意外,贺烬没在?她探头往里面瞧,耳边传来小桃的嗤笑声:“不知道的,还以为阮姨娘这是打算来偷东西呢。”彩雀气的瞪起眼睛:“你!”“小桃,住口!”白郁宁撩开竹帘看出来,听见小桃的话脸色很严厉的训斥了她一句,小桃委屈的瘪了瘪嘴,却没敢再说话。彩雀嘁了一声,小声嘟哝:“装什么好人……丫头嘴这么欠,主子能好到哪里去?”阮小梨拽了她一下,示意她闭嘴,看向白郁宁的时候,脸上已经带了笑:“白姑娘安好啊。”白郁宁点点头,浅浅笑了一声:“小桃有口无心,阮姨娘不要责怪,多日不见,看着你倒是清减了许多,快进来。”她撩着帘子一直站在门边,像是在等她们过去一样,不管她心里怎么想,这举动倒是很让人意外,阮小梨连忙快走几步。“哪能躺两天就瘦……白姑娘这里是真暖和。”小桃又嗤笑了一声,但大概是顾忌着白郁宁在,这次她很快就忍住了,彩雀暗自瞪了她一眼,垂着头闷闷地跟在阮小梨身后进了屋子,心里有些憋屈。但很快她就顾不上了,因为一进门热气就糊了过来,激得她不由自主的一哆嗦,阮小梨没说谎,这惜荷院果然是暖和。外头寒风呼啸,一进这屋子,却仿佛是只穿着单衣都不会冷。“姨娘,把斗篷脱了吧?”她凑过去给阮小梨解衣裳,然而就算只穿着一件棉袄,她没多久还是热的冒了汗。阮小梨也没好到哪里去,上回来的时候大概是身体受了寒气,竟然没觉得这么热,她只好将棉衣的扣子也扯开了两颗,这才好受了些。“劳动白姑娘去看我,还没谢过你。”白郁宁摇摇头:“阮姨娘太客气了,你肯来和我说说话,我心里高兴的很……偌大一个侯府,除了……也只有你肯理我。”小桃又嘁了一声,大概是觉得白郁宁这话说的太给阮小梨留面子了,心里很不服气。

在线试读

第21章

这个话题有些戳心窝子,两人一时都没再开口,手底下的绣活却做的飞快。

冷不丁外头有人敲了敲门。

“彩雀姐姐在不在?”

这声音有些耳熟,应该是溪兰苑里的人,彩雀连忙放下鞋垫子走出去“在呢在呢,是谁呀?”

门一开,竟然是孙姨娘身边的彩月,彩雀的脸登时就拉了下来“你来干什么?”

彩月也不生气,还是赔着笑脸“姐姐别急着生气,都是奴婢,我家姨娘做了什么,想做什么,我也只有听话的份儿。”看書喇

的确是这么个道理,可彩雀还是看她不顺眼,也说不出好话来,彩月并没有在意,伸手指了指门口。

“外头有人找你,溪兰苑他不好进来,让我来传个话。”

彩雀一愣,不好进溪兰苑的,肯定是男子,可满府里,她也不认识几个男的呀。

她将信将疑的看了彩月一眼,彩月亲密的凑过来“没想到姐姐有这样的造化……以后发达了,可别忘了妹妹。”

她说完才走,彩雀却更加摸不着头脑,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

犹豫片刻,她还是抬脚走了出去,一开院门就看见寒江站在外头,手里还提着几个纸包。

彩雀连忙行了一礼“原来是您。”

她有些尴尬“鞋垫我还没做好……做好了我送过去吧。”

寒江还是一幅笑模样,他摇了摇头“都是奴才,彩雀姑娘不要这么客气,叫我寒江就是,鞋垫的事不着急,我是觉得药不够,才又抓了几幅送过来,阮姨娘可好些了?”

彩雀点点头,又谢了他一回,这才接过药提着往回走,心里琢磨着这么多包,她们可算不用省了。

回了院子,她就给阮小梨煎了药,可两天后,阮小梨才再次生龙活虎起来。

“太不容易了……”

彩雀也松了口气,她也不喜欢阮小梨半死不活的样子,但还是忍不住有些恼“姨娘,你可长点心吧,以后别做这种事了。”

阮小梨连连点头,却忍不住看了眼院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她这两天睡得太沉,竟然没听见外头有动静。

难道贺烬被白姑娘迷得没心思搭理溪兰苑的人了?

也不是说不通,她挠了挠头,觉得八成就是这样。

在屋子里闷了这些日子,虽然外头天阴沉沉的,风也冷,可她生出了点想出去走走的念头来,彩雀连忙给她裹了厚厚的斗篷。

“这么冷的天,就算非要出去也得多穿点,咱们刚能下地,可不能马虎。”

阮小梨也不敢说不,最近彩雀很爱教训人,她可不想去触这个眉头。

但两人还是没能出去,因为刚出院门,就迎面遇见了小桃。

她上下打量了一眼阮小梨,瘪着嘴扭开头“这是要给我家小姐去道谢?还算你有良心。”

彩雀看她不顺眼,扭头就想回屋子,却被阮小梨一把抓住“咱不和她生这用不着的气,惜荷院可暖和了。”

彩雀咬了咬牙“姨娘,你有点出息!”

她果然又被教训了。

然而阮小梨想去惜荷院,也不只是贪图那里暖和,她总要为以后考虑。

贺烬眼看着是不喜欢她的,指望他还不如指望头猪。

可白郁宁不一样,她怎么看都是要成为侯府女主人的存在,要是和贺烬成亲后,还肯容下她,她也就多了一条活路,不用像畜生一样,再被卖来卖去。

虽然有些没出息,可能安稳的活下去,对她来说已经很难了。

要是再能名正言顺的有个孩子,哪怕母子两个人都被赶到庄子上去,她心里都是高兴的。

只是眼下看来是不可能了,按照贺烬的逻辑,怎么都要等嫡长子出生之后才会考虑庶子,而侯府这地方,比起青楼来说,也没有干净到哪里去,到时候肯定还要有很多波折。

有人的地方果然就是有争斗的,她得留条后路。

但彩雀不懂这些,她还有些赌气,不肯走,却仍旧被阮小梨拉着去了惜荷院。

里头很安静,这让阮小梨有些意外,贺烬没在?

她探头往里面瞧,耳边传来小桃的嗤笑声“不知道的,还以为阮姨娘这是打算来偷东西呢。”

彩雀气的瞪起眼睛“你!”

“小桃,住口!”

白郁宁撩开竹帘看出来,听见小桃的话脸色很严厉的训斥了她一句,小桃委屈的瘪了瘪嘴,却没敢再说话。

彩雀嘁了一声,小声嘟哝“装什么好人……丫头嘴这么欠,主子能好到哪里去?”

阮小梨拽了她一下,示意她闭嘴,看向白郁宁的时候,脸上已经带了笑“白姑娘安好啊。”

白郁宁点点头,浅浅笑了一声“小桃有口无心,阮姨娘不要责怪,多日不见,看着你倒是清减了许多,快进来。”

她撩着帘子一直站在门边,像是在等她们过去一样,不管她心里怎么想,这举动倒是很让人意外,阮小梨连忙快走几步。

“哪能躺两天就瘦……白姑娘这里是真暖和。”

小桃又嗤笑了一声,但大概是顾忌着白郁宁在,这次她很快就忍住了,彩雀暗自瞪了她一眼,垂着头闷闷地跟在阮小梨身后进了屋子,心里有些憋屈。

但很快她就顾不上了,因为一进门热气就糊了过来,激得她不由自主的一哆嗦,阮小梨没说谎,这惜荷院果然是暖和。

外头寒风呼啸,一进这屋子,却仿佛是只穿着单衣都不会冷。

“姨娘,把斗篷脱了吧?”

她凑过去给阮小梨解衣裳,然而就算只穿着一件棉袄,她没多久还是热的冒了汗。

阮小梨也没好到哪里去,上回来的时候大概是身体受了寒气,竟然没觉得这么热,她只好将棉衣的扣子也扯开了两颗,这才好受了些。

“劳动白姑娘去看我,还没谢过你。”

白郁宁摇摇头“阮姨娘太客气了,你肯来和我说说话,我心里高兴的很……偌大一个侯府,除了……也只有你肯理我。”

小桃又嘁了一声,大概是觉得白郁宁这话说的太给阮小梨留面子了,心里很不服气。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