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阮小梨贺烬)阮小梨贺烬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阮小梨贺烬全集免费阅读

(阮小梨贺烬)阮小梨贺烬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阮小梨贺烬全集免费阅读 第15章 试读

2023-01-15 12:23 作者:白小城
  • 阮小梨贺烬 阮小梨贺烬

    正在连载中的古代言情小说《阮小梨贺烬》,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阮小梨贺烬,由大神作者“白小城 ”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第11章孙姨娘脾气最急,上前一步拉开了门,然后就瞧见个丫头打扮的女孩子叉着腰站在门边,门就算开了,她脸上也没有丝毫慌张,甚至还带上了几分冷笑,瞧着有些傲气孙姨娘眼神不善的打量着她:“你谁屋里的?”小桃扫了眼众人,眼底带着几分鄙夷的嘁了一声:“我可不是你们溪兰苑的人,我主子是白姑娘”这话一出,妾侍们的脸色越发不好看,看着她的目光像是淬着毒一样,在这里的人,可都吃过白郁宁的亏就上回冰天雪地里挨罚...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金牌作家“白小城 ”的优质好文,《阮小梨贺烬》火爆上线啦,小说主人公阮小梨贺烬,人物性格特点鲜明,剧情走向顺应人心,作品介绍:彩雀委屈的眼睛通红,但当着贺烬的面,她什么都不敢说,只能垂着头摸出火折子点了灯。橘色的烛光下,孙姨娘得意的神情越发显眼。“爷都在这了,阮小梨还不出来?”贺烬在主位上坐下,眉头也皱了皱,阮小梨并不是这么没规矩的人。他其实懒得理会后院这些女人的争斗,只是既然牵扯到阮小梨——这女人最近的确有些不安分,他也不妨来看个热闹。“让你主子出来。”他开口,虽然单纯的只是好奇阮小梨今天是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他在这里,竟然还敢不露面,但听在孙姨娘耳朵里,却是在给她帮腔,顿时一喜,有些按捺不住起来。“爷,人躲着不露面,说不定是在干什么,妾身这就去把她找出来!”她说着就往内室去,彩雀连忙追上来:“孙姨娘,你不能进去,我家姨娘还睡着呢。”孙姨娘哪里肯听她的话,一把推开她就想冲进去,彩雀却又追了上来,两人拉拉扯扯,都有些狼狈。贺烬皱眉看着两人,心里的不耐越来越浓。“够了!”他干脆站起来,抬脚朝内室去。彩雀敢大着胆子去拦孙姨娘,却不敢拦贺烬,只能给他开了门,还试图解释:“姨娘真的还睡着呢......不然不可能不出来迎接侯爷的......”贺烬不知道有没有听进去,脚下的步子却一刻没停。内室里虽然一片漆黑,却有粗重的呼吸声,怎么听都不像是熟睡的人能发出来的。孙姨娘嘲讽地笑起来:“就是猪,睡着了都不能有这么大的动静吧?”彩雀说不出话来,刚才外头这么大的动静,说阮小梨还睡着,其实她也不信。现在可怎么办呐......这么下去,阮小梨装睡一定会被拆穿的。彩雀又着急又害怕,冷不丁被人推了一把——“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灯?你以为现在拖着能有用处?”彩雀无助的看了一眼床铺的位置,阮小梨还是没有给出任何反应。“掌灯。”这次开口的是贺烬,彩雀没有办法,只能摸出火折子,点亮了屋子里的灯。烛火有些暗,但还是能看清床上盖着被子的人,正在微微颤抖。孙姨娘忍不住笑起来:“现在害怕了?之前不是挺嚣张的吗?”她快步朝床榻走过来,伸手抓住了被子:“你给我起来!”被子被撩开,只穿着单薄寝衣的阮小梨出现在众人面前,她艰难的掀开眼皮看了一眼孙姨娘。真想一口老血喷在她脸上,可惜她根本没有内伤......眼见阮小梨没了今天的嚣张,一幅眼都睁不开的样子,孙姨娘冷笑一声:“还装睡?你以为能骗得过我?”她伸手去拽阮小梨的手腕,用足了力气把她拉起来,然而阮小梨现在就是个弱鸡,毫无反抗之力,所以她这一下,直接把人拽到了地上。孙姨娘又气又恼,她才不信阮小梨真的这么没力气,肯定是打算趁机唱一出苦肉计!她嫌恶的伸手想把她拉开:“你干什么?还想演苦肉计不成?果然是窑子里出来的东西,满脑子都是下三滥的手段。”阮小梨被腹痛折磨的心力交瘁,实在没心思和她吵,可又不能不开口。“你......你要是再拽我......我就晕给你看......”孙姨娘气笑了,威胁她?她看着贺烬:“爷,你听见了,这阮小梨就是在耍心眼,打算装晕,演苦肉计呢,您可不能被骗了!”贺烬没说话,垂眼看着地上瑟瑟发抖的阮小梨,这么冷的天,她只穿着单衣躺在地上,不知道是不是周遭太黑,竟衬得她脸色十分苍白。他微微拧起眉头,心里的不耐烦越来越厉害,今天白天不是挺厉害的吗?当着他的面都敢撒谎,现在怎么就成了这副样子?真的是苦肉计?眼见他无动于衷,孙姨娘心里又气又恼,只好全都发泄在阮小梨身上,她看了眼桌子上的冷茶,拿起来就要泼:“你给我起来!”彩雀扑过来:“你干什么?!”两人撕扯在一起,阮小梨张了张嘴,觉得彩雀要吃亏,然而住手就在嘴边,却死活说不出来,她只好扯了扯贺烬的衣角。贺烬顺势蹲下来,他垂眼看着阮小梨,眉头越皱越紧:”你怎么回事?“肚子疼啊,这都看不出来吗......阮小梨简直欲哭无泪。孙姨娘却察觉到贺烬的态度有些变了,顿时急切起来,连忙撇下彩雀走过来:“侯爷你别被她骗了,她肯定是装病呢!”贺烬没吭声,似乎在衡量这句话有多少可信度。有些狼狈的彩雀终于瞧出了她的不对劲,连忙扑过来,抓住了她冰凉的手指。“是不是肚子疼了?我就说这种日子不能碰冷水,你非不听!”她又着急又自责:“都是我不好,我就不该走,要是不碰冷水,哪能这么难受。”阮小梨哼唧了一声,心想这就是个意外,她以前没这么娇气的,但现在可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这种场景,装晕最合适,但她从来没晕过,要是只翻个白眼会不会太假?不等她混沌的脑袋想清楚,一只手忽然摸了摸她的额头,那只手又大又热,摸得她很舒服,她下意识想蹭一下。然而对方一触即离,根本没给她机会。“一头的汗。”贺烬声音里带了点嫌弃,阮小梨一噎,她也不想的,可疼起来她有什么办法?孙姨娘忍不住道:“爷,她肯定是装的。”贺烬意味不明的看了她一眼,忽然伸手把阮小梨抱起来扔到了床上,彩雀连忙给她盖好被子。“姨娘,你怎么样?”阮小梨被贺烬这一扔,感觉内脏都要巅出来了,她艰难地摇了摇头:“没,没事儿......睡一觉就好了......”她借着彩雀的遮挡,偷偷看向贺烬,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这副样子,他会不会不好意思发作自己......“看我做什么?”贺烬略有些不耐的开了口,唬了阮小梨一跳,她没想到贺烬也在看她,还把她的偷瞄抓了个正着,连忙掩饰性地闭上了眼睛。

在线试读

第15章

彩雀委屈的眼睛通红,但当着贺烬的面,她什么都不敢说,只能垂着头摸出火折子点了灯。

橘色的烛光下,孙姨娘得意的神情越发显眼。

“爷都在这了,阮小梨还不出来?”

贺烬在主位上坐下,眉头也皱了皱,阮小梨并不是这么没规矩的人。

他其实懒得理会后院这些女人的争斗,只是既然牵扯到阮小梨——这女人最近的确有些不安分,他也不妨来看个热闹。

“让你主子出来。”

他开口,虽然单纯的只是好奇阮小梨今天是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他在这里,竟然还敢不露面,但听在孙姨娘耳朵里,却是在给她帮腔,顿时一喜,有些按捺不住起来。

“爷,人躲着不露面,说不定是在干什么,妾身这就去把她找出来!”

她说着就往内室去,彩雀连忙追上来“孙姨娘,你不能进去,我家姨娘还睡着呢。”

孙姨娘哪里肯听她的话,一把推开她就想冲进去,彩雀却又追了上来,两人拉拉扯扯,都有些狼狈。

贺烬皱眉看着两人,心里的不耐越来越浓。

“够了!”

他干脆站起来,抬脚朝内室去。

彩雀敢大着胆子去拦孙姨娘,却不敢拦贺烬,只能给他开了门,还试图解释“姨娘真的还睡着呢……不然不可能不出来迎接侯爷的……”

贺烬不知道有没有听进去,脚下的步子却一刻没停。

内室里虽然一片漆黑,却有粗重的呼吸声,怎么听都不像是熟睡的人能发出来的。

孙姨娘嘲讽地笑起来“就是猪,睡着了都不能有这么大的动静吧?”

彩雀说不出话来,刚才外头这么大的动静,说阮小梨还睡着,其实她也不信。

现在可怎么办呐……这么下去,阮小梨装睡一定会被拆穿的。

彩雀又着急又害怕,冷不丁被人推了一把——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灯?你以为现在拖着能有用处?”

彩雀无助的看了一眼床铺的位置,阮小梨还是没有给出任何反应。

“掌灯。”

这次开口的是贺烬,彩雀没有办法,只能摸出火折子,点亮了屋子里的灯。

烛火有些暗,但还是能看清床上盖着被子的人,正在微微颤抖。

孙姨娘忍不住笑起来“现在害怕了?之前不是挺嚣张的吗?”

她快步朝床榻走过来,伸手抓住了被子“你给我起来!”

被子被撩开,只穿着单薄寝衣的阮小梨出现在众人面前,她艰难的掀开眼皮看了一眼孙姨娘。

真想一口老血喷在她脸上,可惜她根本没有内伤……

眼见阮小梨没了今天的嚣张,一幅眼都睁不开的样子,孙姨娘冷笑一声“还装睡?你以为能骗得过我?”

她伸手去拽阮小梨的手腕,用足了力气把她拉起来,然而阮小梨现在就是个弱鸡,毫无反抗之力,所以她这一下,直接把人拽到了地上。

孙姨娘又气又恼,她才不信阮小梨真的这么没力气,肯定是打算趁机唱一出苦肉计!

她嫌恶的伸手想把她拉开“你干什么?还想演苦肉计不成?果然是窑子里出来的东西,满脑子都是下三滥的手段。”

阮小梨被腹痛折磨的心力交瘁,实在没心思和她吵,可又不能不开口。

“你……你要是再拽我……我就晕给你看……”

孙姨娘气笑了,威胁她?

她看着贺烬“爷,你听见了,这阮小梨就是在耍心眼,打算装晕,演苦肉计呢,您可不能被骗了!”

贺烬没说话,垂眼看着地上瑟瑟发抖的阮小梨,这么冷的天,她只穿着单衣躺在地上,不知道是不是周遭太黑,竟衬得她脸色十分苍白。

他微微拧起眉头,心里的不耐烦越来越厉害,今天白天不是挺厉害的吗?当着他的面都敢撒谎,现在怎么就成了这副样子?

真的是苦肉计?

眼见他无动于衷,孙姨娘心里又气又恼,只好全都发泄在阮小梨身上,她看了眼桌子上的冷茶,拿起来就要泼“你给我起来!”

彩雀扑过来“你干什么?!”

两人撕扯在一起,阮小梨张了张嘴,觉得彩雀要吃亏,然而住手就在嘴边,却死活说不出来,她只好扯了扯贺烬的衣角。

贺烬顺势蹲下来,他垂眼看着阮小梨,眉头越皱越紧”你怎么回事?“

肚子疼啊,这都看不出来吗……阮小梨简直欲哭无泪。

孙姨娘却察觉到贺烬的态度有些变了,顿时急切起来,连忙撇下彩雀走过来“侯爷你别被她骗了,她肯定是装病呢!”

贺烬没吭声,似乎在衡量这句话有多少可信度。

有些狼狈的彩雀终于瞧出了她的不对劲,连忙扑过来,抓住了她冰凉的手指。

“是不是肚子疼了?我就说这种日子不能碰冷水,你非不听!”

她又着急又自责“都是我不好,我就不该走,要是不碰冷水,哪能这么难受。”

阮小梨哼唧了一声,心想这就是个意外,她以前没这么娇气的,但现在可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这种场景,装晕最合适,但她从来没晕过,要是只翻个白眼会不会太假?

不等她混沌的脑袋想清楚,一只手忽然摸了摸她的额头,那只手又大又热,摸得她很舒服,她下意识想蹭一下。

然而对方一触即离,根本没给她机会。

“一头的汗。”

贺烬声音里带了点嫌弃,阮小梨一噎,她也不想的,可疼起来她有什么办法?

孙姨娘忍不住道“爷,她肯定是装的。”

贺烬意味不明的看了她一眼,忽然伸手把阮小梨抱起来扔到了床上,彩雀连忙给她盖好被子。

“姨娘,你怎么样?”

阮小梨被贺烬这一扔,感觉内脏都要巅出来了,她艰难地摇了摇头“没,没事儿……睡一觉就好了……”

她借着彩雀的遮挡,偷偷看向贺烬,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这副样子,他会不会不好意思发作自己……

“看我做什么?”

贺烬略有些不耐的开了口,唬了阮小梨一跳,她没想到贺烬也在看她,还把她的偷瞄抓了个正着,连忙掩饰性地闭上了眼睛。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