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阮小梨贺烬》阮小梨贺烬_(阮小梨贺烬)全集在线阅读

《阮小梨贺烬》阮小梨贺烬_(阮小梨贺烬)全集在线阅读 第9章 试读

2023-01-15 12:25 作者:白小城
  • 阮小梨贺烬 阮小梨贺烬

    正在连载中的古代言情小说《阮小梨贺烬》,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阮小梨贺烬,由大神作者“白小城 ”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第11章孙姨娘脾气最急,上前一步拉开了门,然后就瞧见个丫头打扮的女孩子叉着腰站在门边,门就算开了,她脸上也没有丝毫慌张,甚至还带上了几分冷笑,瞧着有些傲气孙姨娘眼神不善的打量着她:“你谁屋里的?”小桃扫了眼众人,眼底带着几分鄙夷的嘁了一声:“我可不是你们溪兰苑的人,我主子是白姑娘”这话一出,妾侍们的脸色越发不好看,看着她的目光像是淬着毒一样,在这里的人,可都吃过白郁宁的亏就上回冰天雪地里挨罚...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阮小梨贺烬》火爆上线啦!这本书耐看情感真挚,作者“白小城 ”的原创精品作,阮小梨贺烬主人公,精彩内容选节:“姨娘?你睡了吗?”“没,你说他们这是在找什么呢?闹了这么大动静。”她其实不好奇,但一时半会睡不着,就随便扯着话头聊一聊。彩雀摇摇头,她心里生出点难过来,有些为以后的日子担心,贺烬看起来是真的没把妾侍们当成自己的女人,深更半夜竟然都由着旁人进屋子搜查,一点体面都不给人留。还好阮小梨穿了衣裳,不然要是身子哪里被人看了去......她忍不住叹气:“姨娘,以后咱们可怎么办呀......”这话也问到了阮小梨心坎上,可她不知道答案,只好沉默,彩雀没得到回应,只当她是睡了,也没再追问,心里叹了口气也闭上了眼睛。然而不等她睡过去,敲门声又响了起来,和之前一样,砰砰砰的一点都不客气。阮小梨一个激灵坐起来:“又是谁呀?”“你还想是谁?”贺烬的声音里透着不耐,隐约还有几分火气,阮小梨心里一咯噔,难道是自己刚才气他的心思太明显,被他发现了,所以特意来找自己算账?她心虚的摇头:“没没没,这就开门,等会儿。”彩雀已经下了地,趿拉着鞋跑了过去:“侯爷。”贺烬看了她一眼:“下去。”彩雀连看都没敢看阮小梨,就灰溜溜走了,出去之后还带上了门。阮小梨抱着被子戳在床边:“又要搜吗?”贺烬不客气的走了过来,坐在了床沿上:“倒杯茶。”阮小梨有些无奈,刚才让彩雀去给你倒茶你又不要,现在人下去了,又来使唤她。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而且这看起来也不像是发现了自己故意气他的事儿。阮小梨松了口气,在心里念叨了几句衣食父母,心情平复了许多:“爷稍等,我这就去。”但溪兰苑没有小厨房,大厨房里的人也不是她能使唤的动的,她绕了一圈,只提了一壶冷茶回来。”爷,这个......“贺烬看她期期艾艾的样子,伸手接过了茶盏,一入口就被冰的皱起了眉头,然而他不但没有嫌弃,还一仰头,将冷茶都灌了进去。”哎,喝慢点......要不我生火温一温吧,冷茶不能多喝......”贺烬抬眼看着她,眼底还带着几分轻嘲:“现在看着,倒懂事了。”阮小梨愣了愣才听明白,他这是接的之前的话题,这男人果然还在因为她想要孩子的事生气。这话没法接,也不想接,她只好垂下头当作没听明白,贺烬将茶盏搁在矮几上,站起来朝着阮小梨张开胳膊:“更衣。”阮小梨惊讶起来:”爷要在这里过夜?“她下意识想扭头看窗户,外头是不是下红雨了?不对不对,应该是抽风了,今天才那么凶的骂过人,现在就要来过夜......贺烬这人自持的让人发指,从阮小梨进府开始,每个月只来一回,但这个例却从来没破过,今天是怎么了?眼见阮小梨傻了似的不动弹,贺烬有些手痒,食指都已经曲了起来,可瞧见她还红着的额头,手指就又松开了。但想起之前她似乎也说过类似的话,他脸色就有些黑:“我想来就来,你还想把我撵出去不成?”阮小梨这姓氏十分贴切,性子向来软和,也或者说是没心没肺,往日就算说了什么重话,下回再来的时候,她也还是傻里傻气的,从来不见她记仇。果然,他话音一落,阮小梨就摇了摇头:”没没没,怎么会。“看起来真的是完全不在意贺烬的找茬。但贺烬还是不太满意,却又不知道是哪里不满,只能轻哂一声,催促道:”还不快更衣?“阮小梨犹豫了一下才放下茶壶凑过来,欲言又止的瞄了他两眼,最后还是没开口。贺烬眉头拧的更厉害:这是还在想孩子的事?他有些不高兴,还以为阮小梨是个本分的,原来也会有这些小心思,不过话说回来,她毕竟是个女人,想做母亲也情有可原,只是......不合时宜。他被服侍着换了衣裳,正要躺下又忽然想起来,刚才那丫头似乎是在这屋子里出去的。”换套被褥。“”啊?现在?“贺烬看不得她这副有些傻的样子,看见就想敲,恨不能让她聪明一些,哪怕只有白郁宁的十分之一也好。然而他克制住了,只是加重了语气:”现在,快去。“阮小梨叹了口气,这果然是发现自己之前故意气他了吧,把丫头撵下去了,才又要茶又要换被褥的折腾......好在她也是干着伺候人的活长大的,虽然心里觉得贺烬事儿多,但还是手脚利落的取了新的被褥换上了,这一顿忙碌,竟然让她冰冷的手脚生出些暖意来。她搓了搓手,看了看门神一样戳在旁边的贺烬:”爷,好了。“贺烬这才翻身躺下,挺拔的身体,直接挡住了床边,阮小梨呆了呆:”爷,我还没上去......“贺烬凉凉地瞥她一眼:”没手没脚吗?不会爬?“阮小梨:”......“这人的嘴怎么这么毒呢,要是有得选,她当初一定不会来侯府。可谁让她当初捡到的就是受伤的贺烬呢,谁让这个人,真的答应了替她赎身呢。阮小梨认命的叹了口气,轻手轻脚的从贺烬腿上爬了过去,好在这人虽然嘴毒,性格却还不至于恶劣到暗中使坏,不让她上去。但阮小梨还是有些累了,等头靠在枕头上的时候,不自觉松了口气,然而这口气还没等松完,贺烬就忽然翻了个身压在了她身上。阮小梨浑身一抖:”爷?!“贺烬对她的反应十分不满:”你怎么回事?“他来都来了,难道能什么都不做吗?这副被吓到的样子是什么意思?阮小梨偷偷瞄了他一眼,那股欲言又止的样子又出来了。贺烬有些烦躁:”你又想说孩子的事儿?我告诉你,不可能。“阮小梨眼睛暗了一下,却还是摇了摇头:”不是这个......爷,要不你去别人那吧,我今天......“

在线试读

第9章

“姨娘?你睡了吗?”

“没,你说他们这是在找什么呢?闹了这么大动静。”

她其实不好奇,但一时半会睡不着,就随便扯着话头聊一聊。

彩雀摇摇头,她心里生出点难过来,有些为以后的日子担心,贺烬看起来是真的没把妾侍们当成自己的女人,深更半夜竟然都由着旁人进屋子搜查,一点体面都不给人留。

还好阮小梨穿了衣裳,不然要是身子哪里被人看了去……

她忍不住叹气“姨娘,以后咱们可怎么办呀……”

这话也问到了阮小梨心坎上,可她不知道答案,只好沉默,彩雀没得到回应,只当她是睡了,也没再追问,心里叹了口气也闭上了眼睛。

然而不等她睡过去,敲门声又响了起来,和之前一样,砰砰砰的一点都不客气。

阮小梨一个激灵坐起来“又是谁呀?”

“你还想是谁?”

贺烬的声音里透着不耐,隐约还有几分火气,阮小梨心里一咯噔,难道是自己刚才气他的心思太明显,被他发现了,所以特意来找自己算账?

她心虚的摇头“没没没,这就开门,等会儿。”

彩雀已经下了地,趿拉着鞋跑了过去“侯爷。”

贺烬看了她一眼“下去。”

彩雀连看都没敢看阮小梨,就灰溜溜走了,出去之后还带上了门。

阮小梨抱着被子戳在床边“又要搜吗?”

贺烬不客气的走了过来,坐在了床沿上“倒杯茶。”

阮小梨有些无奈,刚才让彩雀去给你倒茶你又不要,现在人下去了,又来使唤她。

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而且这看起来也不像是发现了自己故意气他的事儿。

阮小梨松了口气,在心里念叨了几句衣食父母,心情平复了许多“爷稍等,我这就去。”

但溪兰苑没有小厨房,大厨房里的人也不是她能使唤的动的,她绕了一圈,只提了一壶冷茶回来。

”爷,这个……“

贺烬看她期期艾艾的样子,伸手接过了茶盏,一入口就被冰的皱起了眉头,然而他不但没有嫌弃,还一仰头,将冷茶都灌了进去。

”哎,喝慢点……要不我生火温一温吧,冷茶不能多喝……”

贺烬抬眼看着她,眼底还带着几分轻嘲“现在看着,倒懂事了。”

阮小梨愣了愣才听明白,他这是接的之前的话题,这男人果然还在因为她想要孩子的事生气。

这话没法接,也不想接,她只好垂下头当作没听明白,贺烬将茶盏搁在矮几上,站起来朝着阮小梨张开胳膊“更衣。”

阮小梨惊讶起来”爷要在这里过夜?“

她下意识想扭头看窗户,外头是不是下红雨了?

不对不对,应该是抽风了,今天才那么凶的骂过人,现在就要来过夜……

贺烬这人自持的让人发指,从阮小梨进府开始,每个月只来一回,但这个例却从来没破过,今天是怎么了?

眼见阮小梨傻了似的不动弹,贺烬有些手痒,食指都已经曲了起来,可瞧见她还红着的额头,手指就又松开了。

但想起之前她似乎也说过类似的话,他脸色就有些黑“我想来就来,你还想把我撵出去不成?”

阮小梨这姓氏十分贴切,性子向来软和,也或者说是没心没肺,往日就算说了什么重话,下回再来的时候,她也还是傻里傻气的,从来不见她记仇。

果然,他话音一落,阮小梨就摇了摇头”没没没,怎么会。“

看起来真的是完全不在意贺烬的找茬。

但贺烬还是不太满意,却又不知道是哪里不满,只能轻哂一声,催促道”还不快更衣?“

阮小梨犹豫了一下才放下茶壶凑过来,欲言又止的瞄了他两眼,最后还是没开口。

贺烬眉头拧的更厉害这是还在想孩子的事?

他有些不高兴,还以为阮小梨是个本分的,原来也会有这些小心思,不过话说回来,她毕竟是个女人,想做母亲也情有可原,只是……不合时宜。

他被服侍着换了衣裳,正要躺下又忽然想起来,刚才那丫头似乎是在这屋子里出去的。

”换套被褥。“

”啊?现在?“

贺烬看不得她这副有些傻的样子,看见就想敲,恨不能让她聪明一些,哪怕只有白郁宁的十分之一也好。

然而他克制住了,只是加重了语气”现在,快去。“

阮小梨叹了口气,这果然是发现自己之前故意气他了吧,把丫头撵下去了,才又要茶又要换被褥的折腾……

好在她也是干着伺候人的活长大的,虽然心里觉得贺烬事儿多,但还是手脚利落的取了新的被褥换上了,这一顿忙碌,竟然让她冰冷的手脚生出些暖意来。

她搓了搓手,看了看门神一样戳在旁边的贺烬”爷,好了。“

贺烬这才翻身躺下,挺拔的身体,直接挡住了床边,阮小梨呆了呆”爷,我还没上去……“

贺烬凉凉地瞥她一眼”没手没脚吗?不会爬?“

阮小梨”……“

这人的嘴怎么这么毒呢,要是有得选,她当初一定不会来侯府。

可谁让她当初捡到的就是受伤的贺烬呢,谁让这个人,真的答应了替她赎身呢。

阮小梨认命的叹了口气,轻手轻脚的从贺烬腿上爬了过去,好在这人虽然嘴毒,性格却还不至于恶劣到暗中使坏,不让她上去。

但阮小梨还是有些累了,等头靠在枕头上的时候,不自觉松了口气,然而这口气还没等松完,贺烬就忽然翻了个身压在了她身上。

阮小梨浑身一抖”爷?!“

贺烬对她的反应十分不满”你怎么回事?“

他来都来了,难道能什么都不做吗?这副被吓到的样子是什么意思?

阮小梨偷偷瞄了他一眼,那股欲言又止的样子又出来了。

贺烬有些烦躁”你又想说孩子的事儿?我告诉你,不可能。“

阮小梨眼睛暗了一下,却还是摇了摇头”不是这个……爷,要不你去别人那吧,我今天……“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