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夫人死后,厉爷他疯了)喻景熙厉煜城_《夫人死后,厉爷他疯了》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夫人死后,厉爷他疯了)喻景熙厉煜城_《夫人死后,厉爷他疯了》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第28章 试读

2023-01-14 16:48 作者:番小瑜
  • 夫人死后,厉爷他疯了 夫人死后,厉爷他疯了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夫人死后,厉爷他疯了》,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喻景熙厉煜城,故事精彩剧情为:这一晚,喻景熙睡得很不好,身体到处都疼,疼到了梦中她在梦里一直被人追杀,被人用石头砸,疼痛撕心裂肺,蔓延至四肢百骸她在梦里绝望的嘶喊,拼命的逃跑,却都是无济于事她始终逃不出背后抓着她的那只魔爪魔爪抓着她,用石头狠狠的砸她,似是要将她砸成粉末才甘心“不,不要,不是我的错人不是我害死的,我又有什么错?”她梦里一直挣扎着,求饶着太过痛苦,千疮百孔,梦里的痛,她现实中喊了出来,也在求饶厉煜...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现代言情《夫人死后,厉爷他疯了》,讲述主角喻景熙厉煜城的爱恨纠葛,作者“番小瑜”倾心编著中,本站纯净无广告,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喻家住在帝城六环开外,那里的房子,都是自建房。喻景熙凭借记忆,走了回来,从市区走到郊外,需要很长的时间。途中,她很累,但好在有刘妈为她准备的保温盒,保温盒里面是营养粥。她走累了就吃一点粥。三个小时,终于走回家了。双腿累得仿佛不是自己的,可看到那扇红木门,看到装满了她童年欢乐的院子,她所有的疲惫都一扫而空,眼泪却止不住的夺眶而出。五年了,物是人非。她还以为她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回到这里。这里依旧是从前的样子,门前干净,院子里种着青菜,鸟儿站在菜地里吃菜叶,时不时的发出清脆的鸣叫。只是,院子大门口挂着的两个红灯笼,已经破旧不堪了。她走的时候,红灯笼还是新的,朝气蓬勃,焕然一新。而她回来的时候,灯孔斑驳泛白,红布已经皮损,看得见里面的铁丝。就像她一样,走的时候,青葱岁月,靓丽无限,回来的时候伤痕累累。但不管怎么样,她终究还是回来了。她拖着疲惫的步伐,上前,拿着红木门上的圆形铁环,用铁环敲了敲门。“来了,谁呀?”一个男孩的声音自院子里响起。随后门便开了,站在门内的是一个年轻的大男孩,长得比喻景熙高,脸上全是少年气,却异常瘦弱,眼窝都微微凹陷下去。他穿着宽大的体恤,显得衣服下面的身体越发骨瘦如柴,那双手臂,也像竹竿一样。看到喻景熙,他愣住,随后咬住了唇,极力忍着眼里打转的泪水。喻景熙看到他,亦是唇瓣发抖,浑身因为激动而微微发颤,眼里泪花闪烁。两人对视几秒,男孩一把抱住她:“姐,你终于回来了……”喻景熙也抱着他,很用力。这是她的弟弟,喻华笙。她比弟弟大一岁,她如今二十岁,而弟弟19岁。弟弟12岁的时候,就被查出患有尿毒症,一直靠透析和药物维持生命。就因为常年患病,所以他比同龄人瘦弱。但好在他发育还还算完善,已经长到一米七五的个子了。喻华笙迎接喻景熙进去,给她倒水,甚至还要去做饭。喻景熙拉住了他:“华笙,先坐,我想跟你说说话。”她不知道自己能在这里待多久,所以要珍惜时间。“这五年,你和妈过得好吗?”喻景熙一直牵挂着他们。看着喻景熙憔悴虚弱的样子,喻华笙双眼含泪:“姐,我们过得很好,爸留下的遗产足够我看病,还有我们的生活。倒是你,是不是吃了不少苦?”喻景熙牵唇,笑了笑:“我也很好。”“姐姐……”听她说她很好,喻华笙哭了。“姐姐,谁是姐姐?”一个女人的声音拔高,惊讶的响起。随后,从二楼栏杆探出一个头来,喻景熙朝她看去。女人五岁多岁,头发凌乱,身上穿的衣服洗得发白,很旧,却很干净,她一双眼睛乱瞟,没有焦距的样子。“妈,我是景熙,我回来了。”喻景熙叫她,带着哭音。妇女眼睛顿时瞪得老大,一边大叫,一边“蹬蹬”从楼上下来。她冲到喻景熙身边,一把抱住她,力气很大:“景熙,景熙,你回来了!好女儿,你回来了!”张凤华抱着她,蹦蹦跳跳,开心得像个三岁的孩子。

在线试读

第28章

喻家住在帝城六环开外,那里的房子,都是自建房。

喻景熙凭借记忆,走了回来,从市区走到郊外,需要很长的时间。

途中,她很累,但好在有刘妈为她准备的保温盒,保温盒里面是营养粥。

她走累了就吃一点粥。

三个小时,终于走回家了。

双腿累得仿佛不是自己的,可看到那扇红木门,看到装满了她童年欢乐的院子,她所有的疲惫都一扫而空,眼泪却止不住的夺眶而出。

五年了,物是人非。

她还以为她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回到这里。

这里依旧是从前的样子,门前干净,院子里种着青菜,鸟儿站在菜地里吃菜叶,时不时的发出清脆的鸣叫。

只是,院子大门口挂着的两个红灯笼,已经破旧不堪了。

她走的时候,红灯笼还是新的,朝气蓬勃,焕然一新。

而她回来的时候,灯孔斑驳泛白,红布已经皮损,看得见里面的铁丝。

就像她一样,走的时候,青葱岁月,靓丽无限,回来的时候伤痕累累。

但不管怎么样,她终究还是回来了。

她拖着疲惫的步伐,上前,拿着红木门上的圆形铁环,用铁环敲了敲门。

“来了,谁呀?”一个男孩的声音自院子里响起。

随后门便开了,站在门内的是一个年轻的大男孩,长得比喻景熙高,脸上全是少年气,却异常瘦弱,眼窝都微微凹陷下去。

他穿着宽大的体恤,显得衣服下面的身体越发骨瘦如柴,那双手臂,也像竹竿一样。

看到喻景熙,他愣住,随后咬住了唇,极力忍着眼里打转的泪水。

喻景熙看到他,亦是唇瓣发抖,浑身因为激动而微微发颤,眼里泪花闪烁。

两人对视几秒,男孩一把抱住她“姐,你终于回来了……”

喻景熙也抱着他,很用力。

这是她的弟弟,喻华笙。

她比弟弟大一岁,她如今二十岁,而弟弟19岁。

弟弟12岁的时候,就被查出患有尿毒症,一直靠透析和药物维持生命。

就因为常年患病,所以他比同龄人瘦弱。

但好在他发育还还算完善,已经长到一米七五的个子了。

喻华笙迎接喻景熙进去,给她倒水,甚至还要去做饭。

喻景熙拉住了他“华笙,先坐,我想跟你说说话。”

她不知道自己能在这里待多久,所以要珍惜时间。

“这五年,你和妈过得好吗?”喻景熙一直牵挂着他们。

看着喻景熙憔悴虚弱的样子,喻华笙双眼含泪“姐,我们过得很好,爸留下的遗产足够我看病,还有我们的生活。倒是你,是不是吃了不少苦?”

喻景熙牵唇,笑了笑“我也很好。”

“姐姐……”听她说她很好,喻华笙哭了。

“姐姐,谁是姐姐?”一个女人的声音拔高,惊讶的响起。

随后,从二楼栏杆探出一个头来,喻景熙朝她看去。

女人五岁多岁,头发凌乱,身上穿的衣服洗得发白,很旧,却很干净,她一双眼睛乱瞟,没有焦距的样子。

“妈,我是景熙,我回来了。”喻景熙叫她,带着哭音。

妇女眼睛顿时瞪得老大,一边大叫,一边“蹬蹬”从楼上下来。

她冲到喻景熙身边,一把抱住她,力气很大“景熙,景熙,你回来了!好女儿,你回来了!”

张凤华抱着她,蹦蹦跳跳,开心得像个三岁的孩子。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