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夫人死后,厉爷他疯了)喻景熙厉煜城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喻景熙厉煜城)全文阅读

(夫人死后,厉爷他疯了)喻景熙厉煜城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喻景熙厉煜城)全文阅读 第9章 试读

2023-01-14 16:39 作者:番小瑜
  • 夫人死后,厉爷他疯了 夫人死后,厉爷他疯了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夫人死后,厉爷他疯了》,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喻景熙厉煜城,故事精彩剧情为:这一晚,喻景熙睡得很不好,身体到处都疼,疼到了梦中她在梦里一直被人追杀,被人用石头砸,疼痛撕心裂肺,蔓延至四肢百骸她在梦里绝望的嘶喊,拼命的逃跑,却都是无济于事她始终逃不出背后抓着她的那只魔爪魔爪抓着她,用石头狠狠的砸她,似是要将她砸成粉末才甘心“不,不要,不是我的错人不是我害死的,我又有什么错?”她梦里一直挣扎着,求饶着太过痛苦,千疮百孔,梦里的痛,她现实中喊了出来,也在求饶厉煜...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现代言情《夫人死后,厉爷他疯了》,讲述主角喻景熙厉煜城的甜蜜故事,作者“番小瑜”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他还没起床,不会看见,况且,他看见了也不会责怪你们。放宽心,吃饭吧。”喻景熙对刘妈笑了一下,让她安心。之前有余华娟在,她才和厉煜城坐在一张餐桌边。今天余华娟不在这里,她也没必要演什么少奶奶。“厉少,你在哪呀,人家来找你了哦。”一个娇柔的声音突然穿透空气,从门口传了出来。刘妈即刻上前阻拦:“这位小姐,请你小声点,我们厉少正在睡觉,他有起床气,不要吵醒他。”樊嘉慧倒也识趣,没有继续吆喝,朝刘妈点点头。她眼睛一转,突然看到坐在佣人桌吃饭的喻景熙,她走过去,轻笑了一声:“这不是工厂碎石的喻景熙吗?这是使了什么手段从工厂逃出来成为了厉家的佣人?”昨夜,刘淑梅托人将喻景熙的身份背景调查得清清楚楚。樊嘉慧能随意拿捏她。“这位小姐,请你放尊重点,这位是我们家少奶奶。”刘妈上前,礼貌中带着驱赶之意。少奶奶?樊嘉慧瞪大了眼。喻景熙竟然是厉煜城老婆?他们结婚多久了?樊嘉慧心中大惊,将喻景熙拽起来:“那天你是不是看见了?”“看见?看见什么?”喻景熙反问,她推开樊嘉慧揪着她衣领的手,脸上是惯有的清冷,甚至有些讨厌。厉煜城的情人竟然找到家里来了。她虽然不过问厉煜城的私事,但不代表她就可以被人肆意欺负。樊嘉慧及时收住话语,眼神闪躲:“当然是看见我和厉少在一起!”她差点脱口就问喻景熙那天晚上是不是看见了厉煜城的样子。所以才利用这个契机从工厂出来,来到了厉煜城身边!转念一想又不对,要是喻景熙拿这个来跟厉煜城作为交换条件,厉煜城就不会相信那天的女人是她樊嘉慧了。喻景熙不想理会她,继续坐下吃早餐。樊嘉慧却不打算放过她。她今天来煜城苑就是为了看看喻景熙是不是真的在厉煜城身边。没想到,事实比她想象的还要糟糕。喻景熙不仅呆在厉煜城身边,还是厉煜城的老婆!她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结婚,但她一定得将喻景熙从厉煜城身边踢开。樊嘉慧拨开旁边的佣人,坐在了喻景熙对面,伸出手来,故意露出手腕上比麻绳还粗的黄金手镯。“这手镯足足有500克重呢,我都说了,我不想要这么贵重的东西,奈何厉少昨天偏偏要给我买。还有我脖子上的这款钻石项链,也都是昨天我和厉少逛街的时候,他给我买的,厉少对我实在太好了,我拒绝他都不听。”她故意刺激喻景熙。昨天厉煜城本来说工作忙,不陪她的,但在她强烈的要求和撒娇下,厉煜城还是派司机去接她来商场。樊嘉慧得意得很,看到什么就想买什么,商场是厉煜城的,她要什么,随便拿都可以!喻景熙无动于衷,继续吃自己的早餐。樊嘉慧面色绷不住了,鄙视的瞅了她两眼:“你看看你,像个黄脸婆,手还缠着纱布,就算是好了,也全是疤,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乡下粗野村姑呢,哪里像厉家少奶奶?哦,对了,我听说,厉老爷子是因为喻司机而死,爸爸是个杀人犯,女儿怎么好意思嫁给别人儿子的?”喻景熙拿筷子的手捏紧,伤口裂开,血渗透纱布,浑身紧绷,她努力克制着怒气。樊嘉慧继续道:“说来也是,有怎么样不要脸的父亲,就有怎么样没脸没皮的女儿,一家人祸害厉家,还装可怜。”喻景熙忍得发抖,再也忍不下去了,她蹭的一下起身,瞪着樊嘉慧怒道:“你充其量不过是外面的阿猫阿狗,厉煜城高兴了丢一块肉给你吃,不高兴了,你连屁都不是!我好歹也是厉煜城合法的妻子,受法律保护的!你哪来的底气在我面前乱吠!”“你,你竟然骂我是畜生!”樊嘉慧也站起来,气得面目都扭曲起来。“我可没这么说,你自己要对号入座。”喻景熙瞥了她一眼,转身就走。樊嘉慧不依不饶,追上来,一把将她拉过来,她正欲发火,突然瞥见楼上楼梯口的人影,立马变成委屈,哭哭啼啼:“少奶奶,我知道错了,我昨天不该那么对你,我今天就是来跟你道歉的,你不要打我……”不知何时,樊嘉慧已经将喻景熙的手拿起来,放在她肩膀上,外人看来,就好像是喻景熙用力捏着她的肩膀,在找她算账。喻景熙觉得她神经病,正准备拿开手,樊嘉慧却突然整个身子往侧一歪:“哎呀,好痛啊!”“你在干什么!”厉煜城箭步过来,一把将喻景熙丢开,扶住樊嘉慧。樊嘉慧乘机拉住厉煜城的衣袖,哭得梨花带雨:“厉少,都是我不好,我昨天不知道她是厉少奶奶,我也是心疼你,才会着急为你讨回公道,让她下跪,不小心得罪了厉少奶奶,我道歉迟了,她不原谅我是应该的。”听着樊嘉慧颠倒是非的能力,喻景熙惊奇又好笑,她正要开口。厉煜城冰刀一般的眼神朝她投射而来:“喻景熙!利用少奶奶的身份耀武扬威,你真是可以啊!”“我没有,是她……”“我亲眼所见,你还狡辩!”厉煜城欲放开樊嘉慧,走到喻景熙身边,狠狠教训她。樊嘉慧紧紧抱着他的手臂:“厉少,我脚好像崴了,好疼啊,疼死我了。”厉煜城扶起她,让她坐到沙发上。他眼眸冰冷的看向站在一边的喻景熙:“你是活腻了吗!我警告你,她是我的人,你下次再敢动她一根手指,我要你加倍奉还!”喻景熙脊背发凉,心更寒。她屈辱得仿佛有针板在心脏上滚动,一下一下扎得鲜血淋淋,刺痛难忍。但她还是紧紧的忍受着。是她们喻家欠厉家的,她是罪人的女儿。无论多痛苦,她都得受着。樊嘉慧见此,心里得意得开了花,但依旧装作楚楚可怜:“厉少,我脚受伤了,以后不能工作了怎么办?”樊嘉慧只是个十三线小演员,钱赚得小,心却很大,一心想榜上富豪,一跃成为人上人。厉煜城是帝城之王,她既然有机会攀上,绝对不会轻易放手。“没关系,以后你不用工作,我养你。”厉煜城对樊嘉慧说话的时候,眉眼温柔。喻景熙看着,只觉得讽刺。“谢谢厉少,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樊嘉慧娇滴滴。“可是我的脚就这么平白无故的受伤,以后我恐怕再也完成不了我的梦想了,想想就好伤心哦。”她又一副深受其害的样子。厉煜城寒眸睇向喻景熙:“听见没有,是你自罚,还是由我来?”

在线试读

第9章

“他还没起床,不会看见,况且,他看见了也不会责怪你们。放宽心,吃饭吧。”喻景熙对刘妈笑了一下,让她安心。

之前有余华娟在,她才和厉煜城坐在一张餐桌边。

今天余华娟不在这里,她也没必要演什么少奶奶。

“厉少,你在哪呀,人家来找你了哦。”一个娇柔的声音突然穿透空气,从门口传了出来。

刘妈即刻上前阻拦“这位小姐,请你小声点,我们厉少正在睡觉,他有起床气,不要吵醒他。”

樊嘉慧倒也识趣,没有继续吆喝,朝刘妈点点头。

她眼睛一转,突然看到坐在佣人桌吃饭的喻景熙,她走过去,轻笑了一声“这不是工厂碎石的喻景熙吗?这是使了什么手段从工厂逃出来成为了厉家的佣人?”

昨夜,刘淑梅托人将喻景熙的身份背景调查得清清楚楚。

樊嘉慧能随意拿捏她。

“这位小姐,请你放尊重点,这位是我们家少奶奶。”刘妈上前,礼貌中带着驱赶之意。

少奶奶?

樊嘉慧瞪大了眼。

喻景熙竟然是厉煜城老婆?他们结婚多久了?

樊嘉慧心中大惊,将喻景熙拽起来“那天你是不是看见了?”

“看见?看见什么?”喻景熙反问,她推开樊嘉慧揪着她衣领的手,脸上是惯有的清冷,甚至有些讨厌。

厉煜城的情人竟然找到家里来了。

她虽然不过问厉煜城的私事,但不代表她就可以被人肆意欺负。

樊嘉慧及时收住话语,眼神闪躲“当然是看见我和厉少在一起!”

她差点脱口就问喻景熙那天晚上是不是看见了厉煜城的样子。

所以才利用这个契机从工厂出来,来到了厉煜城身边!

转念一想又不对,要是喻景熙拿这个来跟厉煜城作为交换条件,厉煜城就不会相信那天的女人是她樊嘉慧了。

喻景熙不想理会她,继续坐下吃早餐。

樊嘉慧却不打算放过她。

她今天来煜城苑就是为了看看喻景熙是不是真的在厉煜城身边。

没想到,事实比她想象的还要糟糕。

喻景熙不仅呆在厉煜城身边,还是厉煜城的老婆!

她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结婚,但她一定得将喻景熙从厉煜城身边踢开。

樊嘉慧拨开旁边的佣人,坐在了喻景熙对面,伸出手来,故意露出手腕上比麻绳还粗的黄金手镯。

“这手镯足足有500克重呢,我都说了,我不想要这么贵重的东西,奈何厉少昨天偏偏要给我买。还有我脖子上的这款钻石项链,也都是昨天我和厉少逛街的时候,他给我买的,厉少对我实在太好了,我拒绝他都不听。”

她故意刺激喻景熙。

昨天厉煜城本来说工作忙,不陪她的,但在她强烈的要求和撒娇下,厉煜城还是派司机去接她来商场。

樊嘉慧得意得很,看到什么就想买什么,商场是厉煜城的,她要什么,随便拿都可以!

喻景熙无动于衷,继续吃自己的早餐。

樊嘉慧面色绷不住了,鄙视的瞅了她两眼“你看看你,像个黄脸婆,手还缠着纱布,就算是好了,也全是疤,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乡下粗野村姑呢,哪里像厉家少奶奶?哦,对了,我听说,厉老爷子是因为喻司机而死,爸爸是个杀人犯,女儿怎么好意思嫁给别人儿子的?”

喻景熙拿筷子的手捏紧,伤口裂开,血渗透纱布,浑身紧绷,她努力克制着怒气。

樊嘉慧继续道“说来也是,有怎么样不要脸的父亲,就有怎么样没脸没皮的女儿,一家人祸害厉家,还装可怜。”

喻景熙忍得发抖,再也忍不下去了,她蹭的一下起身,瞪着樊嘉慧怒道“你充其量不过是外面的阿猫阿狗,厉煜城高兴了丢一块肉给你吃,不高兴了,你连屁都不是!我好歹也是厉煜城合法的妻子,受法律保护的!你哪来的底气在我面前乱吠!”

“你,你竟然骂我是畜生!”樊嘉慧也站起来,气得面目都扭曲起来。

“我可没这么说,你自己要对号入座。”喻景熙瞥了她一眼,转身就走。

樊嘉慧不依不饶,追上来,一把将她拉过来,她正欲发火,突然瞥见楼上楼梯口的人影,立马变成委屈,哭哭啼啼“少奶奶,我知道错了,我昨天不该那么对你,我今天就是来跟你道歉的,你不要打我……”

不知何时,樊嘉慧已经将喻景熙的手拿起来,放在她肩膀上,外人看来,就好像是喻景熙用力捏着她的肩膀,在找她算账。

喻景熙觉得她神经病,正准备拿开手,樊嘉慧却突然整个身子往侧一歪“哎呀,好痛啊!”

“你在干什么!”厉煜城箭步过来,一把将喻景熙丢开,扶住樊嘉慧。

樊嘉慧乘机拉住厉煜城的衣袖,哭得梨花带雨“厉少,都是我不好,我昨天不知道她是厉少奶奶,我也是心疼你,才会着急为你讨回公道,让她下跪,不小心得罪了厉少奶奶,我道歉迟了,她不原谅我是应该的。”

听着樊嘉慧颠倒是非的能力,喻景熙惊奇又好笑,她正要开口。

厉煜城冰刀一般的眼神朝她投射而来“喻景熙!利用少奶奶的身份耀武扬威,你真是可以啊!”

“我没有,是她……”

“我亲眼所见,你还狡辩!”厉煜城欲放开樊嘉慧,走到喻景熙身边,狠狠教训她。

樊嘉慧紧紧抱着他的手臂“厉少,我脚好像崴了,好疼啊,疼死我了。”

厉煜城扶起她,让她坐到沙发上。

他眼眸冰冷的看向站在一边的喻景熙“你是活腻了吗!我警告你,她是我的人,你下次再敢动她一根手指,我要你加倍奉还!”

喻景熙脊背发凉,心更寒。

她屈辱得仿佛有针板在心脏上滚动,一下一下扎得鲜血淋淋,刺痛难忍。

但她还是紧紧的忍受着。

是她们喻家欠厉家的,她是罪人的女儿。

无论多痛苦,她都得受着。

樊嘉慧见此,心里得意得开了花,但依旧装作楚楚可怜“厉少,我脚受伤了,以后不能工作了怎么办?”

樊嘉慧只是个十三线小演员,钱赚得小,心却很大,一心想榜上富豪,一跃成为人上人。

厉煜城是帝城之王,她既然有机会攀上,绝对不会轻易放手。

“没关系,以后你不用工作,我养你。”厉煜城对樊嘉慧说话的时候,眉眼温柔。

喻景熙看着,只觉得讽刺。

“谢谢厉少,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樊嘉慧娇滴滴。

“可是我的脚就这么平白无故的受伤,以后我恐怕再也完成不了我的梦想了,想想就好伤心哦。”她又一副深受其害的样子。

厉煜城寒眸睇向喻景熙“听见没有,是你自罚,还是由我来?”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