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喻景熙厉煜城(夫人死后,厉爷他疯了)全章节在线阅读_(夫人死后,厉爷他疯了)完结版免费阅读

喻景熙厉煜城(夫人死后,厉爷他疯了)全章节在线阅读_(夫人死后,厉爷他疯了)完结版免费阅读 第2章 试读

2023-01-14 16:35 作者:番小瑜
  • 夫人死后,厉爷他疯了 夫人死后,厉爷他疯了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夫人死后,厉爷他疯了》,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喻景熙厉煜城,故事精彩剧情为:这一晚,喻景熙睡得很不好,身体到处都疼,疼到了梦中她在梦里一直被人追杀,被人用石头砸,疼痛撕心裂肺,蔓延至四肢百骸她在梦里绝望的嘶喊,拼命的逃跑,却都是无济于事她始终逃不出背后抓着她的那只魔爪魔爪抓着她,用石头狠狠的砸她,似是要将她砸成粉末才甘心“不,不要,不是我的错人不是我害死的,我又有什么错?”她梦里一直挣扎着,求饶着太过痛苦,千疮百孔,梦里的痛,她现实中喊了出来,也在求饶厉煜...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金牌作家“番小瑜”的优质好文,《夫人死后,厉爷他疯了》火爆上线啦,小说主人公喻景熙厉煜城,人物性格特点鲜明,剧情走向顺应人心,作品介绍:喻景熙用尽全力,挣脱开他的手。她早上没吃饭,饿得头脑昏花,没什么力气。挣开他之后,她朝后踉跄了两步。厉煜城没有去扶,厌恶又冷厉:“不用装柔弱,这一招对我没用!”喻景熙轻笑一声:“厉少,麻烦你送我去工厂。”她不可能和他结婚,他是毁了她人生的元凶,她怎么可能和这样的恶魔结婚?她又怎么可能会自不量力去故意装柔弱讨他怜惜?他巴不得她死,怎会怜惜她?“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什么样子,就你这样还想玩欲擒故纵?别以为和我结了婚,你就能坐稳厉太太的位置,你只不过是厉家的下等人!半年后,我会和你离婚!”厉煜城眼中充满了狠厉。要不是因为自家母亲以死相逼,他不可能娶喻景熙!她是仇人的女儿,她应该呆在工厂,用一辈子的生不如死来赎罪!可是,他母亲一个月前被检查出得了癌症,生命不过半年。母亲唯一的要求就是让他娶喻景熙。在母亲查出癌症之前,他母亲去工厂巡查的时候,差点被坍塌的石头砸死,是喻景熙救了她的命。母亲一直念着这份救命之恩,竟然要他娶喻景熙来报答这份恩情。厉煜城一开始不愿意,还给母亲分析,她发生意外可能是喻景熙的谋划,怎么会那么巧,刚好他母亲所在的地方掉下了石头,又刚好喻景熙也在那里,因而救了她。肯定是喻景熙故意弄垮石头,再假心假意救她。可他母亲就是不相信,一心要感恩喻景熙。厉煜城没有证据,说服不了母亲,又不好违背母亲最后的愿望。可在他看来,这一切都是喻景熙耍的手段,目的就是为了从工厂出来,若是运气好,能嫁到厉家,便从此翻身,享受荣华富贵。这样有心计,有手段的女人,厉煜城最厌恶。若不是母亲的要求,他会找到三天前在酒店跟他共度一夜的女人,给她一个交代,而不是来工厂将喻景熙带回家。喻景熙哪里配成为他的老婆?三天前,他被商业对手下药,在最难熬的时候,是那个女人帮了他。她在他身下婉转承欢的时候,那细若蚊鸣的声音。她的青涩懵懂,都让他疯狂。只是,他醒来她却已经走了,他派人查了酒店监控,也没找到她。就算两个人没有结果,厉煜城也想找到她,看看她到底是怎样一个女人,能让他对她的滋味久久难以忘却。喻景熙被迫来了婚姻登记处,表格是厉煜城填的。最后要签字的时候,喻景熙后退,厉煜城却抓住了她的手,强势命令:“签!”喻景熙本就伤痕累累的手,被他捏得痛得倒吸一口凉气。他的眼神冰冷刺骨,刺得她呼吸都是刺痛的。她害怕,妥协:“我,我签……”喻家欠厉家的,这辈子都无法偿还。在他面前,她永远都是亏欠的一方,她无力抵抗,也没有资格抵抗。她忍着手上的刺痛,和心脏的恐惧,哆嗦的签完了自己的名字。结婚证出来之后,全都被厉煜城收走了。走出民政局,喻景熙恍恍惚惚。她被带到了煜城苑别墅。那是厉煜城居住的地方。别墅装潢奢华,大理石地板一尘不染,跟她生活了五年的矿场截然相反。从脏乱尘飞的地狱,来到了奢华富贵,一尘不染的煜城苑别墅。喻景熙站在门口,喉咙干涩,恍如隔世。可这个地方,让她感受不到一点归属感,光滑的地板,像是泛着寒光,让她不安,她没有踏入半步。“厉少,老夫人来了,已经在路上了。”保镖朝坐在沙发上的厉煜城汇报。厉煜城动作不紧不慢,将烟头掐灭在烟灰缸,寒眸睇向一直站在门口喻景熙,厉声道:“还不滚进来!”喻景熙肩膀一抖,走了进来,她鞋子上全是灰,走过的地方,全是渣土。厉煜城瞟了一眼,满是不耐烦,吩咐佣人去给她洗澡。佣人忙不迭失,带着喻景熙去了浴室。浴缸里放满了热水,水面上还飘着玫瑰花。水汽温热了一室温存。喻景熙锁好门,脱掉衣服,将自己泡在浴缸里。她浑身脏乱,身心皆疲,的确需要好好洗个澡了。手上的灰尘洗干净,露出纵横交错的伤痕,她拿一下毛巾,都刺痛得厉害。洗个澡,就像是打完了一场仗一样疼痛不堪。身上的疼痛,无不提醒她,厉煜城是个恶魔,留在他身边,她会万劫不复。唯有离开,才能有一线生机。哪怕机会渺茫,她还是得铤而走险。穿上干净的衣服,拉门出来,她告诉佣人,她月事来了,需要去买女性用品。佣人没有阻拦她。喻景熙在客厅没看到厉煜城,她加快脚步往外走,越是临近院子门,她心跳得越快。只要走出这扇大门,就是自由的蓝天。煜城苑是厉煜城的地盘,是她的人间炼狱。逃跑,是她唯一的出路!院子门口有保镖站岗,喻景熙说明了来意:“我要出去买东西。”“什么东西要现在出去?”保镖问。“女孩月事用的东西。”喻景熙惴惴不安,却强装镇定。“这么麻烦,要是摘掉的话,是不是就用不着那种东西了?”一道磁性悠然,却让人浑身发怵的话语自院子门前方响起。喻景熙看去,厉煜城犹如丛林野狮盯上猎物一样,朝她靠近。看似漫不经心,实则残冷又危险。“我只是买着备用,要是不让出去,我就不出去了。”喻景熙恐慌,底气不足。他居然守株待兔,在这里等她!还说要摘掉她女性器官!她吓得浑身冷汗。厉煜城嘴角勾着冷厉的笑,走到她身边,一把掐住她的腰,将她带得贴近自己。他的大掌犹如钳子,掐得她的腰痛得似要断裂,她用力挣扎了一下。而他却掐得更紧,雄浑灼热的气息吹拂在她耳边,低声威胁:“如果你想重病的弟弟断药,再耍心眼试试。”喻景熙猛的看向他,眼中充满了震惊。“我弟弟在你手上?”她弟弟12岁便患上了尿毒症,一直需要药物和透析治疗,才能维持生命,若是断了药,他随时会死。厉煜城这个恶魔,竟然连一个病人都不放过!“你说呢?”厉煜城反问,气息冰寒。喻景熙心脏刺痛,可她却无能为力。他们一家人在厉煜城面前就像是一只蚂蚁,他随时能捏死他们。喻景熙不敢再反抗,垂下头:“我不会再有别的心思了,一定会乖乖听你的话……”“你以为利用我母亲逃出工厂,就能重获自由?真正的折磨,才刚开始,这辈子,你就算死,也得死在我手里!”厉煜城的话语冰冷刺骨。

在线试读

第2章

喻景熙用尽全力,挣脱开他的手。

她早上没吃饭,饿得头脑昏花,没什么力气。

挣开他之后,她朝后踉跄了两步。

厉煜城没有去扶,厌恶又冷厉“不用装柔弱,这一招对我没用!”

喻景熙轻笑一声“厉少,麻烦你送我去工厂。”

她不可能和他结婚,他是毁了她人生的元凶,她怎么可能和这样的恶魔结婚?

她又怎么可能会自不量力去故意装柔弱讨他怜惜?

他巴不得她死,怎会怜惜她?

“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什么样子,就你这样还想玩欲擒故纵?别以为和我结了婚,你就能坐稳厉太太的位置,你只不过是厉家的下等人!半年后,我会和你离婚!”

厉煜城眼中充满了狠厉。

要不是因为自家母亲以死相逼,他不可能娶喻景熙!

她是仇人的女儿,她应该呆在工厂,用一辈子的生不如死来赎罪!

可是,他母亲一个月前被检查出得了癌症,生命不过半年。

母亲唯一的要求就是让他娶喻景熙。

在母亲查出癌症之前,他母亲去工厂巡查的时候,差点被坍塌的石头砸死,是喻景熙救了她的命。

母亲一直念着这份救命之恩,竟然要他娶喻景熙来报答这份恩情。

厉煜城一开始不愿意,还给母亲分析,她发生意外可能是喻景熙的谋划,怎么会那么巧,刚好他母亲所在的地方掉下了石头,又刚好喻景熙也在那里,因而救了她。

肯定是喻景熙故意弄垮石头,再假心假意救她。

可他母亲就是不相信,一心要感恩喻景熙。

厉煜城没有证据,说服不了母亲,又不好违背母亲最后的愿望。

可在他看来,这一切都是喻景熙耍的手段,目的就是为了从工厂出来,若是运气好,能嫁到厉家,便从此翻身,享受荣华富贵。

这样有心计,有手段的女人,厉煜城最厌恶。

若不是母亲的要求,他会找到三天前在酒店跟他共度一夜的女人,给她一个交代,而不是来工厂将喻景熙带回家。

喻景熙哪里配成为他的老婆?

三天前,他被商业对手下药,在最难熬的时候,是那个女人帮了他。

她在他身下婉转承欢的时候,那细若蚊鸣的声音。

她的青涩懵懂,都让他疯狂。

只是,他醒来她却已经走了,他派人查了酒店监控,也没找到她。

就算两个人没有结果,厉煜城也想找到她,看看她到底是怎样一个女人,能让他对她的滋味久久难以忘却。

喻景熙被迫来了婚姻登记处,表格是厉煜城填的。

最后要签字的时候,喻景熙后退,厉煜城却抓住了她的手,强势命令“签!”

喻景熙本就伤痕累累的手,被他捏得痛得倒吸一口凉气。

他的眼神冰冷刺骨,刺得她呼吸都是刺痛的。

她害怕,妥协“我,我签……”

喻家欠厉家的,这辈子都无法偿还。

在他面前,她永远都是亏欠的一方,她无力抵抗,也没有资格抵抗。

她忍着手上的刺痛,和心脏的恐惧,哆嗦的签完了自己的名字。

结婚证出来之后,全都被厉煜城收走了。

走出民政局,喻景熙恍恍惚惚。

她被带到了煜城苑别墅。

那是厉煜城居住的地方。

别墅装潢奢华,大理石地板一尘不染,跟她生活了五年的矿场截然相反。

从脏乱尘飞的地狱,来到了奢华富贵,一尘不染的煜城苑别墅。

喻景熙站在门口,喉咙干涩,恍如隔世。

可这个地方,让她感受不到一点归属感,光滑的地板,像是泛着寒光,让她不安,她没有踏入半步。

“厉少,老夫人来了,已经在路上了。”保镖朝坐在沙发上的厉煜城汇报。

厉煜城动作不紧不慢,将烟头掐灭在烟灰缸,寒眸睇向一直站在门口喻景熙,厉声道“还不滚进来!”

喻景熙肩膀一抖,走了进来,她鞋子上全是灰,走过的地方,全是渣土。

厉煜城瞟了一眼,满是不耐烦,吩咐佣人去给她洗澡。

佣人忙不迭失,带着喻景熙去了浴室。

浴缸里放满了热水,水面上还飘着玫瑰花。

水汽温热了一室温存。

喻景熙锁好门,脱掉衣服,将自己泡在浴缸里。

她浑身脏乱,身心皆疲,的确需要好好洗个澡了。

手上的灰尘洗干净,露出纵横交错的伤痕,她拿一下毛巾,都刺痛得厉害。

洗个澡,就像是打完了一场仗一样疼痛不堪。

身上的疼痛,无不提醒她,厉煜城是个恶魔,留在他身边,她会万劫不复。

唯有离开,才能有一线生机。

哪怕机会渺茫,她还是得铤而走险。

穿上干净的衣服,拉门出来,她告诉佣人,她月事来了,需要去买女性用品。

佣人没有阻拦她。

喻景熙在客厅没看到厉煜城,她加快脚步往外走,越是临近院子门,她心跳得越快。

只要走出这扇大门,就是自由的蓝天。

煜城苑是厉煜城的地盘,是她的人间炼狱。

逃跑,是她唯一的出路!

院子门口有保镖站岗,喻景熙说明了来意“我要出去买东西。”

“什么东西要现在出去?”保镖问。

“女孩月事用的东西。”喻景熙惴惴不安,却强装镇定。

“这么麻烦,要是摘掉的话,是不是就用不着那种东西了?”一道磁性悠然,却让人浑身发怵的话语自院子门前方响起。

喻景熙看去,厉煜城犹如丛林野狮盯上猎物一样,朝她靠近。

看似漫不经心,实则残冷又危险。

“我只是买着备用,要是不让出去,我就不出去了。”喻景熙恐慌,底气不足。

他居然守株待兔,在这里等她!

还说要摘掉她女性器官!她吓得浑身冷汗。

厉煜城嘴角勾着冷厉的笑,走到她身边,一把掐住她的腰,将她带得贴近自己。

他的大掌犹如钳子,掐得她的腰痛得似要断裂,她用力挣扎了一下。

而他却掐得更紧,雄浑灼热的气息吹拂在她耳边,低声威胁“如果你想重病的弟弟断药,再耍心眼试试。”

喻景熙猛的看向他,眼中充满了震惊。

“我弟弟在你手上?”

她弟弟12岁便患上了尿毒症,一直需要药物和透析治疗,才能维持生命,若是断了药,他随时会死。

厉煜城这个恶魔,竟然连一个病人都不放过!

“你说呢?”厉煜城反问,气息冰寒。

喻景熙心脏刺痛,可她却无能为力。

他们一家人在厉煜城面前就像是一只蚂蚁,他随时能捏死他们。

喻景熙不敢再反抗,垂下头“我不会再有别的心思了,一定会乖乖听你的话……”

“你以为利用我母亲逃出工厂,就能重获自由?真正的折磨,才刚开始,这辈子,你就算死,也得死在我手里!”厉煜城的话语冰冷刺骨。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