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曲娆墨时谦《听说你要结婚了》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听说你要结婚了》全本在线阅读

曲娆墨时谦《听说你要结婚了》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听说你要结婚了》全本在线阅读 第13章 试读

2023-01-14 16:41 作者:离家出走的小怪兽
  • 听说你要结婚了 听说你要结婚了

    《听说你要结婚了》是作者“离家出走的小怪兽”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曲娆墨时谦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曲小姐,你是来找人的吗?”曲娆点点头:“我等墨时谦”小绿面色古怪:“墨总出差去了南海,曲小姐,你不知道?”曲娆心里咯噔一下,她还真就不知道她跟墨时谦昨天才见过面,因为她工作不顺,情绪不高,两人只简单吃了个饭就散了他出差了?曲娆离开后给墨时谦打了个电话,刚接通,那边就传来一句女声,声音娇软,有几分熟悉“时谦,我的防晒霜是不是放你包里了?”曲娆怔住:“墨时谦,你跟谁在一起?”另一边,墨时谦随...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小说《听说你要结婚了》“离家出走的小怪兽”的作品之一,曲娆墨时谦是书中的主要人物。全文精彩选节:她改口,眼眸勾人,轻描淡写:”我以为他死了。”游戏?确实是没人比她更懂。他从未当真,拿她当个消遣,就显得她当年那点微末的爱意是那么的可笑和廉价。不过,她曲娆也不是小家子气的人。感情这东西,愿赌服输,她玩得起。之前她以为墨时谦渣,那是墨时谦的问题。现在看来,男人没一个好东西。装的再好,也有狐狸尾巴露馅的那一天。甚至都不用等那一天,他可能自己玩腻了,就耍上狡兔三窟,玩起失踪。不提分手,不提告别,就是无声地消失,多好,还不用面对她的质问和胡搅蛮缠。也就是她傻,还惦记他,惦记好多年。顾南风被她的话刺激的周身倏然一寒,靠在椅子上的身体直了直,眼神变得冰冷。她竟然真的就说出来了。握着杯子的手,无声地收紧,再收紧。曲娆,你好样的。好一个曲娆,敢作敢当的曲娆。顾南风明显情绪不对,大概这就是男人的劣根性。他能拿她当玩物炫耀,却容忍不了她同样不在乎。曲娆心下讽刺,就看着这样的他,再次微微一笑:“现在看来,是真的死了。”假的,都是假的,她曾经爱过的那个单纯炙热的少年,他就从来都没存在过。曲娆没了再在这里待下去的兴趣,漫不经心地耸耸肩:“故事讲完了,我该走了。”全场已经有不少人琢磨出来不对味了。这次她再转身离开,没有人留她。多数人以为顾南风这是看上了曲娆,所以才拿话撩拨。一屋子人开始谴责曲娆不会做人,给脸不要脸,越说越过分,甚至到了要侮辱她名声的地步。有人说:“打扮的骚里骚气,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女人,装什么装?”另一人附和:“概率是欲擒故纵,看顾总对她说了两句,就想办法提高身价。”顾南风始终淡淡地听着,不接话,也不阻止,脸色淡淡的,不难看,也跟好看不沾边。是杜总把曲娆叫来的,难免有人把矛头指向他。“老杜跟那女人应该很熟吧,你们都来自凉州,怎么样,有没有深入了解过?”话问的暧昧,语气也暧昧。一屋子人发出不约而同的笑,就连顾南风,都跟着勾了下唇角,眼睛还是垂着,懒懒看着手里的杯子,颇有些讽刺的意味。杜总本来想置身事外,这下坐不住了,他开始后悔答应曲娆给她牵线搭桥。但他跟曲娆说到底,还是有那么一点交情。“别开我玩笑了,我年纪都能当她父亲,能跟她有什么。”顿了下:“算起来,还是我女儿跟她关系不错,我才在凉州帮了她一把。”当初曲娆做招商,杜总是她的目标客户。曲娆找过他几次,他听说她风评不好,对她也没那么看得起。一来杜总是比较居家的男人,二来年纪也大了,力不从心,比起享乐,更在乎健康,没有在外面乱来的心思。他有个女儿,比曲娆小一些,人长得也漂亮,就是不太会打扮。跟男友交往五年,一直倒贴,那人就是没有要娶她的打算。杜家为这事愁的要命,也不知道曲娆是哪得来的消息,跟他女儿做了朋友,指点了两招,没到一个月,那男的就当众求婚了。杜总还是满意她这样的讨好方式的,单子也给了,合作后发现曲娆事业上也确实有那么两把刷子后,对她才算是正眼相待。他突然又想起他女儿跟他说过的另一个事,不知真假,但大家都在谈论曲娆,他也就讲出来了,全当闲聊图个乐。“说起来, 女儿跟曲设计做了朋友后,倒是回家讲过一个事。曲设计早期特别缺钱,所以除了做设计,还兼职招商。有个摄影公司的老板看她长得好看,就说让她帮忙做模特,拍一组婚纱照,拍完就把单子给她。拍摄需要去海岛,曲设计就跟着去了,一组婚纱拍完,那个老板不知道怎么回事,半夜去酒店撬了她房门的锁,直接进去了。”讲到这里,他故意顿了顿,一屋子人都被他的故事吸引,催他。“然后呢?然后怎么着了?”也有人自以为了解,笑着打趣:“这不是都说了,直接进去了?”他把进去两个字咬的又重又长,别人哈哈大笑。“可不是吗,都答应了跟人去海岛,那里面的意思,她能不明白?”“我就说这个曲娆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说中了吧?”一屋子的插科打诨里,顾南风突然静静开口,眼波淡淡,没什么波澜,直直望向杜总。“然后呢?发生了什么?”他手里仍然把玩着酒杯,哪怕看着人,仍旧一脸漫不经心的样子。杜总见顾南风都开口,也不敢再卖关子。心有戚戚道:“结局不太好,那男的被曲设计捅了三刀,听说是彻底废了。”满屋子的笑声戛然而止,一屋子男人的笑容都僵在脸上,还有人下意识低头往自己下身看了看,感觉脊背发麻,有些凉飕飕的。这个曲娆,想不到看起来放得开,实际上性格那么烈。顾南风脸上本来就没什么表情,现在仍旧没什么表情。淡声接话道:“她这样,那人能放过她?”杜总沉默了阵,说:“单子没了是真的,但曲设计确实没怎么被人刁难,这事发生了就跟没有过一样。没人知道曲设计到底是不是正经人,她在凉州名声一直不好。很多人描述起她来都有声有色,但如果真问谁跟她有过事实,一百个里找不出一个。但是她这些年,确实很像有个靠山,无论出什么事,总有人能给她摆平。包括当年那个挨了刀子的,那件事出了没多久就开始走霉运,伤还没好全呢,就被人整的倾家荡产,没头没脸。”一屋子人都不再说话,包括顾南风,也沉默了下来,只有眼睛,越发的冷淡。又过了一阵,总算是有人再找话题开聊,只是这次没人再提曲娆找不自在。聊着聊着,开始分拨敬酒,杜总有意跟顾南风弄好关系,也去单独敬了一杯。顾南风接过他手里的酒,顿了顿,忽然抬眼看向他。“当年挨了三刀的那个,是谁?”他语气平淡,仿佛随口一问。杜总没想到隔了两轮他还记得这事,他愣了愣,答:“被人整的倾家荡产之后他就跳楼死了,这么多年过去,早就没人记得他的名姓。就连这么桩事,还是曲娆跟我女儿做朋友以后,自己说的,凉州知道的人都比较少。”

在线试读

第13章

她改口,眼眸勾人,轻描淡写”我以为他死了。”

游戏?确实是没人比她更懂。

他从未当真,拿她当个消遣,就显得她当年那点微末的爱意是那么的可笑和廉价。

不过,她曲娆也不是小家子气的人。

感情这东西,愿赌服输,她玩得起。

之前她以为墨时谦渣,那是墨时谦的问题。

现在看来,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装的再好,也有狐狸尾巴露馅的那一天。

甚至都不用等那一天,他可能自己玩腻了,就耍上狡兔三窟,玩起失踪。

不提分手,不提告别,就是无声地消失,多好,还不用面对她的质问和胡搅蛮缠。

也就是她傻,还惦记他,惦记好多年。

顾南风被她的话刺激的周身倏然一寒,靠在椅子上的身体直了直,眼神变得冰冷。

她竟然真的就说出来了。

握着杯子的手,无声地收紧,再收紧。

曲娆,你好样的。

好一个曲娆,敢作敢当的曲娆。

顾南风明显情绪不对,大概这就是男人的劣根性。

他能拿她当玩物炫耀,却容忍不了她同样不在乎。

曲娆心下讽刺,就看着这样的他,再次微微一笑“现在看来,是真的死了。”

假的,都是假的,她曾经爱过的那个单纯炙热的少年,他就从来都没存在过。

曲娆没了再在这里待下去的兴趣,漫不经心地耸耸肩“故事讲完了,我该走了。”

全场已经有不少人琢磨出来不对味了。

这次她再转身离开,没有人留她。

多数人以为顾南风这是看上了曲娆,所以才拿话撩拨。

一屋子人开始谴责曲娆不会做人,给脸不要脸,越说越过分,甚至到了要侮辱她名声的地步。

有人说“打扮的骚里骚气,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女人,装什么装?”

另一人附和“概率是欲擒故纵,看顾总对她说了两句,就想办法提高身价。”

顾南风始终淡淡地听着,不接话,也不阻止,脸色淡淡的,不难看,也跟好看不沾边。

是杜总把曲娆叫来的,难免有人把矛头指向他。

“老杜跟那女人应该很熟吧,你们都来自凉州,怎么样,有没有深入了解过?”

话问的暧昧,语气也暧昧。

一屋子人发出不约而同的笑,就连顾南风,都跟着勾了下唇角,眼睛还是垂着,懒懒看着手里的杯子,颇有些讽刺的意味。

杜总本来想置身事外,这下坐不住了,他开始后悔答应曲娆给她牵线搭桥。

但他跟曲娆说到底,还是有那么一点交情。

“别开我玩笑了,我年纪都能当她父亲,能跟她有什么。”

顿了下“算起来,还是我女儿跟她关系不错,我才在凉州帮了她一把。”

当初曲娆做招商,杜总是她的目标客户。

曲娆找过他几次,他听说她风评不好,对她也没那么看得起。

一来杜总是比较居家的男人,二来年纪也大了,力不从心,比起享乐,更在乎健康,没有在外面乱来的心思。

他有个女儿,比曲娆小一些,人长得也漂亮,就是不太会打扮。

跟男友交往五年,一直倒贴,那人就是没有要娶她的打算。

杜家为这事愁的要命,也不知道曲娆是哪得来的消息,跟他女儿做了朋友,指点了两招,没到一个月,那男的就当众求婚了。

杜总还是满意她这样的讨好方式的,单子也给了,合作后发现曲娆事业上也确实有那么两把刷子后,对她才算是正眼相待。

他突然又想起他女儿跟他说过的另一个事,不知真假,但大家都在谈论曲娆,他也就讲出来了,全当闲聊图个乐。

“说起来, 女儿跟曲设计做了朋友后,倒是回家讲过一个事。

曲设计早期特别缺钱,所以除了做设计,还兼职招商。

有个摄影公司的老板看她长得好看,就说让她帮忙做模特,拍一组婚纱照,拍完就把单子给她。

拍摄需要去海岛,曲设计就跟着去了,一组婚纱拍完,那个老板不知道怎么回事,半夜去酒店撬了她房门的锁,直接进去了。”

讲到这里,他故意顿了顿,一屋子人都被他的故事吸引,催他。

“然后呢?然后怎么着了?”

也有人自以为了解,笑着打趣“这不是都说了,直接进去了?”

他把进去两个字咬的又重又长,别人哈哈大笑。

“可不是吗,都答应了跟人去海岛,那里面的意思,她能不明白?”

“我就说这个曲娆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说中了吧?”

一屋子的插科打诨里,顾南风突然静静开口,眼波淡淡,没什么波澜,直直望向杜总。

“然后呢?发生了什么?”

他手里仍然把玩着酒杯,哪怕看着人,仍旧一脸漫不经心的样子。

杜总见顾南风都开口,也不敢再卖关子。

心有戚戚道“结局不太好,那男的被曲设计捅了三刀,听说是彻底废了。”

满屋子的笑声戛然而止,一屋子男人的笑容都僵在脸上,还有人下意识低头往自己下身看了看,感觉脊背发麻,有些凉飕飕的。

这个曲娆,想不到看起来放得开,实际上性格那么烈。

顾南风脸上本来就没什么表情,现在仍旧没什么表情。

淡声接话道“她这样,那人能放过她?”

杜总沉默了阵,说

“单子没了是真的,但曲设计确实没怎么被人刁难,这事发生了就跟没有过一样。

没人知道曲设计到底是不是正经人,她在凉州名声一直不好。

很多人描述起她来都有声有色,但如果真问谁跟她有过事实,一百个里找不出一个。

但是她这些年,确实很像有个靠山,无论出什么事,总有人能给她摆平。

包括当年那个挨了刀子的,那件事出了没多久就开始走霉运,伤还没好全呢,就被人整的倾家荡产,没头没脸。”

一屋子人都不再说话,包括顾南风,也沉默了下来,只有眼睛,越发的冷淡。

又过了一阵,总算是有人再找话题开聊,只是这次没人再提曲娆找不自在。

聊着聊着,开始分拨敬酒,杜总有意跟顾南风弄好关系,也去单独敬了一杯。

顾南风接过他手里的酒,顿了顿,忽然抬眼看向他。

“当年挨了三刀的那个,是谁?”

他语气平淡,仿佛随口一问。

杜总没想到隔了两轮他还记得这事,他愣了愣,答

“被人整的倾家荡产之后他就跳楼死了,这么多年过去,早就没人记得他的名姓。

就连这么桩事,还是曲娆跟我女儿做朋友以后,自己说的,凉州知道的人都比较少。”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