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绝代医王(徐无忧肖人屠)推荐小说_绝代医王(徐无忧肖人屠)全文免费阅读大结局

绝代医王(徐无忧肖人屠)推荐小说_绝代医王(徐无忧肖人屠)全文免费阅读大结局 第二章:原谅你了 试读

2023-01-14 16:20 作者:徐无忧
  • 绝代医王 绝代医王

    以都市小说为叙事背景的小说《绝代医王》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徐无忧”大大创作,徐无忧肖人屠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所有人看呆了气势汹汹而来,开口就要抓人的李云飞竟然就这么跪了?那惶恐的模样,就像被人抄了家!这究竟遇到了什么事?“苏小姐,您一定要讲良心啊!”“从头到尾,我连您的衣袖都没碰过!”李云飞跪到苏曼面前,竭力的哀求终究是他无理在先这对姐妹要是抓住机会狠狠报复那么,他李云飞今天恐怕在劫难逃!“哼!”苏曼冷哼,发泄着心中的不满“早知现在,何...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都市小说《绝代医王》,讲述主角徐无忧肖人屠的爱恨纠葛,作者“徐无忧”倾心编著中,本站纯净无广告,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师父的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徐无忧只能答应。他还有三个月就满二十九岁。这一劫要是过不去,据说会暴毙而亡。简单整理了一下行囊,徐无忧离开了横斗村。“去炎城?老子是炎城首富,这下该我表现了!”“虽说你是地头蛇,但我们也不是吃素的,想要争取到殿主的好感,咱们各凭本事!”一众顶尖大佬,满身泥泞的站在田地里摩拳擦掌。……从横斗村去炎城,只能乘坐渡轮。走在满是汽车的甲板上,徐无忧再次看到了那辆库里南。车里的苏曼,嫌弃的升起了车窗,脸上泛起一抹讥笑。这是心有不甘,想要再挽留一番?想想也是。一个臭农民而已,却攀上了他苏家的高枝,这种祖坟冒青烟的事情,放在谁身上也不甘心就这么失去了。但,苏曼不可能再给机会。这种死缠烂打,臭不要脸的男人,让她感到极其恶心!徐无忧无视苏曼,走到甲板边沿,安静的看着河面。“有一个算一个,把值钱的东西全拿出来。”当渡轮行驶到河心的时候,一个满脸横肉的中年人举起砍刀,厉声大喊。随即,七八个同伙开始抢夺众人的财物。一下子,船上充斥着惊恐的尖叫,以及哀嚎。而今这年代,竟然还能遇到劫匪?!“这,这是我家老头子治病的钱!”一个老妇人死死抱住装满零钱的塑料袋,双膝跪在了地上,“求求你们,行行好!”“砰!”中年悍匪一脚踩在老妇人的脸上,“什么治病钱,这是老子的钱。”“拿过来吧你!”言罢,将老妇人像垃圾一样踢开。在这些人威胁下,没有任何人敢反抗。“后生,你的钱呢?”很快,中年悍匪用刀戳在徐无忧的胸口上。徐无忧轻撇了一眼,抬指将刀拨开。中年悍匪却再一次戳了上去,凶狠威胁,“老子让你拿钱出来!”“啪!”徐无忧悍然一记掌掴,这位体型魁梧的匪徒,就这么被扇在了地上。“不敢砍人,你瞎举着一把刀干什么?”徐无忧无语的摇了摇头,脚尖一勾,便将中年悍匪扔到了河里。那些手下,瞬间愣住了。随后相继扔下抢来的钱财,争先恐后的跳河。那一巴掌,差点将他们老大扇死在当场。他们这些小喽啰,还能怎么样?“谢谢小哥!”“没有你仗义出手,我们可就完了!”大家缓过神后,纷纷对徐无忧表示感谢。并响起了一阵掌声。“切!”远远看着这一幕的苏曼,却冷笑了起来。“这场戏演得不错。”苏曼降下车窗,一脸似笑非笑,“将自己塑造成一个英雄形象,以此来改观我对你的印象?”“好歹也是个快三十岁的男人,要不要这么幼稚?”“你要是坦然接受这场退婚,我苏曼还能高看你一眼,却跟狗皮膏药似的没完没了,让人烦不胜烦!”说到这里,苏曼拿出一沓钱扔了出去,“拿上这些,回去种你的地!”显然,苏曼认为是徐无忧导演了这场抢劫的戏码。现场众人,也都投去了疑惑的目光。毕竟,一身粗布衣的徐无忧,怎么看都不像是很有能力的人。“看不出来,我不想搭理你?”徐无忧翻了一个白眼,旋即又咧嘴笑了起来,“你妹妹苏月,我徐某人还娶定了!”泥人也有三分火气。苏曼的无理傲慢,让徐无忧颇为恼火。“神经病!”苏曼重新关上车窗,愠怒的同时,眉眼间泛起一抹可怜。这是受不了刺激,得了失心疯。只有疯子,才能说出这种话。船即将靠岸。码头上停满了豪车,清一色身穿黑色西装的人,整齐排成两列,微微低头躬身,神态恭敬。“我的天,那是我们炎城首富家的阵仗!”“好像是来接人的!什么样的人,才能让李首富摆出这么大的排面?”船上众人一阵惊呼,并四下寻找了起来。就连苏曼,也好奇的打量四周。可是,除了她苏曼之外,哪里还有看起来非同凡响的人?船靠岸之后,苏曼凑上前想跟首富家的那些人打声招呼。然而,领头的首富管家,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苏曼尴尬不已,悻悻离开。等所有人都走了,徐无忧才不紧不慢的下船。“恭迎殿主!”炎城首富家的老管家,卑躬屈膝的迎向徐无忧,“是我们家老爷安排的,殿主您这边请。”“李济深有心了。”徐无忧摆了摆手,“不过,我还有事要处理,你们散了吧。”“好的。”老管家连连应允。徐无忧背着行囊,走出了码头。在路边上,苏曼正在跟一个唐装老者争执着什么,旁边还站了一个二十五六岁,扎着马尾辫的女孩。女孩穿着白色小衫,下身一条蓝色紧身牛仔裤,白色休闲鞋。清纯靓丽,身材极好。正是苏家二小姐,苏月。“无忧啊!”本名叫苏震霆的老者,神情振奋的走了上去,“看上去比照片要帅多了!”“老爷子好。”徐无忧笑道。“嘿嘿……”苏震霆正笑着,一张脸却又陡然阴沉了下来,“苏曼,还不快过来给无忧道歉!”森冷的语气,充满了逼仄。让苏曼浑身一颤。但苏曼却一脸倔强,“我又没错,凭什么给他一个种地的道歉?”“就是!姐姐是为了我好!”旁边的苏月横眉冷竖,一脸厌恶的盯着徐无忧。苏震霆冷冷的扫了过去,也不说话。苏曼的倔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瓦解,缓缓走到徐无忧面前,“对,对不起。”一字一顿,字字如刀。徐无忧大方一笑,“原谅你了。”苏曼牙关紧咬,双目喷火。如果目光能杀人的话,徐无忧已经化成一撮灰了。“这还差不多。”苏震霆这才收回目光,拉着徐无忧的手笑道:“我们先回家,等我挑个好日子,你们先把证领了。”“至于婚礼,等我跟你师父好好商量个黄道吉日。”言罢,一行人上了车。“姐,我真要嫁给这个种地的了吗?”商务车的后排,苏月两个小粉拳紧紧捏在一起,愤怒又委屈。她的追求者无数。个个都是炎城权贵门阀家的公子。可眼前,竟然要屈身嫁给一个种地的农民?!“当然不行!”苏曼压低声音,斩钉截铁,“我们决不能就这么乖乖就范了。”“这样,你带他出去走走,见见你的朋友圈,让他自惭形秽,让他从灵魂深处产生一种自卑。”“我倒要看看,他还有什么脸待下去!”“……”

在线试读

第二章:原谅你了

师父的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徐无忧只能答应。

他还有三个月就满二十九岁。

这一劫要是过不去,据说会暴毙而亡。

简单整理了一下行囊,徐无忧离开了横斗村。

“去炎城?老子是炎城首富,这下该我表现了!”

“虽说你是地头蛇,但我们也不是吃素的,想要争取到殿主的好感,咱们各凭本事!”

一众顶尖大佬,满身泥泞的站在田地里摩拳擦掌。

……

从横斗村去炎城,只能乘坐渡轮。

走在满是汽车的甲板上,徐无忧再次看到了那辆库里南。

车里的苏曼,嫌弃的升起了车窗,脸上泛起一抹讥笑。

这是心有不甘,想要再挽留一番?

想想也是。

一个臭农民而已,却攀上了他苏家的高枝,这种祖坟冒青烟的事情,放在谁身上也不甘心就这么失去了。

但,苏曼不可能再给机会。

这种死缠烂打,臭不要脸的男人,让她感到极其恶心!

徐无忧无视苏曼,走到甲板边沿,安静的看着河面。

“有一个算一个,把值钱的东西全拿出来。”

当渡轮行驶到河心的时候,一个满脸横肉的中年人举起砍刀,厉声大喊。

随即,七八个同伙开始抢夺众人的财物。

一下子,船上充斥着惊恐的尖叫,以及哀嚎。

而今这年代,竟然还能遇到劫匪?!

“这,这是我家老头子治病的钱!”

一个老妇人死死抱住装满零钱的塑料袋,双膝跪在了地上,“求求你们,行行好!”

“砰!”

中年悍匪一脚踩在老妇人的脸上,“什么治病钱,这是老子的钱。”

“拿过来吧你!”

言罢,将老妇人像垃圾一样踢开。

在这些人威胁下,没有任何人敢反抗。

“后生,你的钱呢?”

很快,中年悍匪用刀戳在徐无忧的胸口上。

徐无忧轻撇了一眼,抬指将刀拨开。

中年悍匪却再一次戳了上去,凶狠威胁,“老子让你拿钱出来!”

“啪!”

徐无忧悍然一记掌掴,这位体型魁梧的匪徒,就这么被扇在了地上。

“不敢砍人,你瞎举着一把刀干什么?”

徐无忧无语的摇了摇头,脚尖一勾,便将中年悍匪扔到了河里。

那些手下,瞬间愣住了。

随后相继扔下抢来的钱财,争先恐后的跳河。

那一巴掌,差点将他们老大扇死在当场。

他们这些小喽啰,还能怎么样?

“谢谢小哥!”

“没有你仗义出手,我们可就完了!”

大家缓过神后,纷纷对徐无忧表示感谢。

并响起了一阵掌声。

“切!”

远远看着这一幕的苏曼,却冷笑了起来。

“这场戏演得不错。”

苏曼降下车窗,一脸似笑非笑,“将自己塑造成一个英雄形象,以此来改观我对你的印象?”

“好歹也是个快三十岁的男人,要不要这么幼稚?”

“你要是坦然接受这场退婚,我苏曼还能高看你一眼,却跟狗皮膏药似的没完没了,让人烦不胜烦!”

说到这里,苏曼拿出一沓钱扔了出去,“拿上这些,回去种你的地!”

显然,苏曼认为是徐无忧导演了这场抢劫的戏码。

现场众人,也都投去了疑惑的目光。

毕竟,一身粗布衣的徐无忧,怎么看都不像是很有能力的人。

“看不出来,我不想搭理你?”

徐无忧翻了一个白眼,旋即又咧嘴笑了起来,“你妹妹苏月,我徐某人还娶定了!”

泥人也有三分火气。

苏曼的无理傲慢,让徐无忧颇为恼火。

“神经病!”

苏曼重新关上车窗,愠怒的同时,眉眼间泛起一抹可怜。

这是受不了刺激,得了失心疯。

只有疯子,才能说出这种话。

船即将靠岸。

码头上停满了豪车,清一色身穿黑色西装的人,整齐排成两列,微微低头躬身,神态恭敬。

“我的天,那是我们炎城首富家的阵仗!”

“好像是来接人的!什么样的人,才能让李首富摆出这么大的排面?”

船上众人一阵惊呼,并四下寻找了起来。

就连苏曼,也好奇的打量四周。

可是,除了她苏曼之外,哪里还有看起来非同凡响的人?

船靠岸之后,苏曼凑上前想跟首富家的那些人打声招呼。

然而,领头的首富管家,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

苏曼尴尬不已,悻悻离开。

等所有人都走了,徐无忧才不紧不慢的下船。

“恭迎殿主!”

炎城首富家的老管家,卑躬屈膝的迎向徐无忧,“是我们家老爷安排的,殿主您这边请。”

“李济深有心了。”

徐无忧摆了摆手,“不过,我还有事要处理,你们散了吧。”

“好的。”

老管家连连应允。

徐无忧背着行囊,走出了码头。

在路边上,苏曼正在跟一个唐装老者争执着什么,旁边还站了一个二十五六岁,扎着马尾辫的女孩。

女孩穿着白色小衫,下身一条蓝色紧身牛仔裤,白色休闲鞋。

清纯靓丽,身材极好。

正是苏家二小姐,苏月。

“无忧啊!”

本名叫苏震霆的老者,神情振奋的走了上去,“看上去比照片要帅多了!”

“老爷子好。”徐无忧笑道。

“嘿嘿……”

苏震霆正笑着,一张脸却又陡然阴沉了下来,“苏曼,还不快过来给无忧道歉!”

森冷的语气,充满了逼仄。

让苏曼浑身一颤。

但苏曼却一脸倔强,“我又没错,凭什么给他一个种地的道歉?”

“就是!姐姐是为了我好!”

旁边的苏月横眉冷竖,一脸厌恶的盯着徐无忧。

苏震霆冷冷的扫了过去,也不说话。

苏曼的倔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瓦解,缓缓走到徐无忧面前,“对,对不起。”

一字一顿,字字如刀。

徐无忧大方一笑,“原谅你了。”

苏曼牙关紧咬,双目喷火。

如果目光能杀人的话,徐无忧已经化成一撮灰了。

“这还差不多。”

苏震霆这才收回目光,拉着徐无忧的手笑道“我们先回家,等我挑个好日子,你们先把证领了。”

“至于婚礼,等我跟你师父好好商量个黄道吉日。”

言罢,一行人上了车。

“姐,我真要嫁给这个种地的了吗?”

商务车的后排,苏月两个小粉拳紧紧捏在一起,愤怒又委屈。

她的追求者无数。

个个都是炎城权贵门阀家的公子。

可眼前,竟然要屈身嫁给一个种地的农民?!

“当然不行!”

苏曼压低声音,斩钉截铁,“我们决不能就这么乖乖就范了。”

“这样,你带他出去走走,见见你的朋友圈,让他自惭形秽,让他从灵魂深处产生一种自卑。”

“我倒要看看,他还有什么脸待下去!”

“……”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