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任瑶期任瑶华)嫡女策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任瑶期任瑶华完整版阅读

(任瑶期任瑶华)嫡女策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任瑶期任瑶华完整版阅读 第45章 试读

2023-01-14 16:28 作者:任瑶期
  • 嫡女策 嫡女策

    热门小说《嫡女策》是作者“任瑶期”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任瑶期任瑶华,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任瑶期,你还有脸来!”冷冷的声音带着些嘲讽在任瑶期嗡嗡作响的耳边响起檐下是死一般的寂静,唯有落雪簌簌声可闻旁边站着的丫鬟婆子们都屏息静气不敢发出一点声响,只是那小心的瞧着任瑶期和任瑶华两人的目光却都是带了些紧张任瑶华冷厉的目光死死盯住任瑶期,见她挨了一耳光之后只是捂着脸颊抿紧了嘴唇看着她一言不发,没有扑过来要还她一巴掌,心里虽然有些奇怪,可是这些日子以来受到的憋屈让她心...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金牌作家“任瑶期”的武侠修真,《嫡女策》作品已完结,主人公:任瑶期任瑶华,两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编写的非常精彩:相反若是你惹了他的厌,他便处处与你过不去。韩云谦对了他的胃口,所以拒绝了他的提议他也不见着恼,反而点头道:“如此也好,三叔您说呢?”任时敏是个很好说话的人,也不强求,笑着道:“那就下次再下,我今日得好好研究一下制胜之道才行。”韩云谦起身告退,任时敏也起身:“我陪你出去。”韩云谦忙道:“您是长辈,云谦怎能劳您相送?云谦还要去一趟老太太那里,告辞一番。”任时敏突然想起来女儿还在这里等着他,不由得有些犹豫地看了任瑶期一眼。任益均却是摆摆手:“计较这些虚礼做什么?云谦还能怪我们怠慢了他不成?我让多宝送他过去吧。三叔你坐下来与我探讨一下之前的棋路如何?”竟是一点也不见外的模样。韩云谦微笑着点了点头,又向众人作了一揖。“韩公子,多宝送您出去。”任益均地小厮上前来道。韩云谦跟着多宝走了,任瑶期静静的盯着他的背影消失在了暖阁里,自始至终未发一言。“三叔,我们来将之前的棋局再复盘如何?”任益均跃跃欲试,一边说着,一边着手恢复棋盘,正是上一局任时敏刚露败势的时候。“瑶瑶,你找爹爹有事?”任时敏笑着问女儿。“三叔,有事情等会儿再说也一样。”任益均不满地瞪向任瑶期,十分不耐。任瑶期冲着任时敏眨了眨眼,然后蹲下身来帮着任益均复盘。任益均看了她一眼,见她没有差错,便也随她去了。任时敏哈哈笑着摸了摸任瑶期地头,坐到了任益均对面。“我记得,刚刚就是在这里三叔你开始输的。云谦那一着下的极妙!顷刻间就定下了半壁江山。”说着任益均落下一子,正是之前韩云谦的棋路,“三叔,再给你一个机会反败为胜如何?”任时敏托着小茶壶,摸着下巴琢磨了许久,正要落子,却见旁边突然伸出了一之纤细白嫩的小手,拿过他手中的白子儿,往棋盘上一放。任时敏一愣,没有反应过来。任益均却是生气了,正想骂人,眼睛在棋盘上一扫,双眼立即瞪圆了:“秒……招!”“那位韩公子当真那么厉害?”任瑶期撑着下巴做了个鬼脸,一脸的不服气的道,“我可不这么看。”任益均愣了半响后,轻哼了一声:“你这丫头不过是侥幸罢了。”说着他便按着韩云谦之前的棋路又走了一着,斜睨着任瑶期,“下面你该怎么下?”任瑶期冲她皱了皱鼻子,从棋罐里又摸出一子,轻轻放下。任益均眉头一皱,又走了一着。两人你来我往,任益均皆是按照之前韩云谦的路数,任瑶期一一破解。到最后竟然奇迹般的将任时敏之前的败局扭转了过来。走到最后,任益均那一方竟倒输了三个子。“这怎么可能?”任益均满脸不可置信地盯着任瑶期。任时敏却是哈哈大笑,一脸与有荣焉的表情道:“瑶瑶可算是帮爹爹报了仇了!”“哼!再来!”任益均又摆了一局,是任时敏与韩云谦第一次的对局棋局。这一次他不再轻敌,还根据任瑶期的棋路做出了一些变化,时而还会仔细思索一番。任瑶期却是下的极快,往往是任益均才落子她就跟上了,就像无论棋局如何变化,她都记在了心理一样。这一局,任益均输了两个子。这么一来,连一直看热闹的任时敏也认真起来。任益均看了任瑶期一眼,又默默的将自己之前与韩云谦的对局摆上。只是他走的是韩云谦的棋,任瑶期走的是他之前的路数。暖阁中,两个男子皆是全神贯注,任瑶期也是托腮落子,一言不发。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任益均将今日所对之局都摆了个遍。令人惊奇的是,他原本输了韩云谦几个子,任瑶期最后就赢他几个子,且一个不多一个不少。一开始还好,越下到后面任益均脸色越臭,到得最后一局尘埃落定的时候,任益均突然间发了脾气,拍桌而起瞪着任瑶期:“你这是什么意思!”任时敏也察觉出了不妥了,不赞同地对任瑶期皱眉道:“瑶瑶,爹爹没有发现你下棋也这么有天份。只是爹爹之前可能是忘了教你了,下棋最重要的是棋品。棋品如人品,无论何时尊重你的对手是你最起码应该做到的。

在线试读

第45章

相反若是你惹了他的厌,他便处处与你过不去。

韩云谦对了他的胃口,所以拒绝了他的提议他也不见着恼,反而点头道“如此也好,三叔您说呢?”

任时敏是个很好说话的人,也不强求,笑着道“那就下次再下,我今日得好好研究一下制胜之道才行。”

韩云谦起身告退,任时敏也起身“我陪你出去。”

韩云谦忙道“您是长辈,云谦怎能劳您相送?云谦还要去一趟老太太那里,告辞一番。”

任时敏突然想起来女儿还在这里等着他,不由得有些犹豫地看了任瑶期一眼。

任益均却是摆摆手“计较这些虚礼做什么?云谦还能怪我们怠慢了他不成?我让多宝送他过去吧。三叔你坐下来与我探讨一下之前的棋路如何?”竟是一点也不见外的模样。

韩云谦微笑着点了点头,又向众人作了一揖。

“韩公子,多宝送您出去。”任益均地小厮上前来道。

韩云谦跟着多宝走了,任瑶期静静的盯着他的背影消失在了暖阁里,自始至终未发一言。

“三叔,我们来将之前的棋局再复盘如何?”任益均跃跃欲试,一边说着,一边着手恢复棋盘,正是上一局任时敏刚露败势的时候。

“瑶瑶,你找爹爹有事?”任时敏笑着问女儿。

“三叔,有事情等会儿再说也一样。”任益均不满地瞪向任瑶期,十分不耐。

任瑶期冲着任时敏眨了眨眼,然后蹲下身来帮着任益均复盘。

任益均看了她一眼,见她没有差错,便也随她去了。

任时敏哈哈笑着摸了摸任瑶期地头,坐到了任益均对面。

“我记得,刚刚就是在这里三叔你开始输的。云谦那一着下的极妙!顷刻间就定下了半壁江山。”说着任益均落下一子,正是之前韩云谦的棋路,“三叔,再给你一个机会反败为胜如何?”

任时敏托着小茶壶,摸着下巴琢磨了许久,正要落子,却见旁边突然伸出了一之纤细白嫩的小手,拿过他手中的白子儿,往棋盘上一放。

任时敏一愣,没有反应过来。

任益均却是生气了,正想骂人,眼睛在棋盘上一扫,双眼立即瞪圆了“秒……招!”

“那位韩公子当真那么厉害?”任瑶期撑着下巴做了个鬼脸,一脸的不服气的道,“我可不这么看。”

任益均愣了半响后,轻哼了一声“你这丫头不过是侥幸罢了。”说着他便按着韩云谦之前的棋路又走了一着,斜睨着任瑶期,“下面你该怎么下?”

任瑶期冲她皱了皱鼻子,从棋罐里又摸出一子,轻轻放下。

任益均眉头一皱,又走了一着。

两人你来我往,任益均皆是按照之前韩云谦的路数,任瑶期一一破解。到最后竟然奇迹般的将任时敏之前的败局扭转了过来。

走到最后,任益均那一方竟倒输了三个子。

“这怎么可能?”任益均满脸不可置信地盯着任瑶期。

任时敏却是哈哈大笑,一脸与有荣焉的表情道“瑶瑶可算是帮爹爹报了仇了!”

“哼!再来!”任益均又摆了一局,是任时敏与韩云谦第一次的对局棋局。

这一次他不再轻敌,还根据任瑶期的棋路做出了一些变化,时而还会仔细思索一番。任瑶期却是下的极快,往往是任益均才落子她就跟上了,就像无论棋局如何变化,她都记在了心理一样。

这一局,任益均输了两个子。

这么一来,连一直看热闹的任时敏也认真起来。

任益均看了任瑶期一眼,又默默的将自己之前与韩云谦的对局摆上。只是他走的是韩云谦的棋,任瑶期走的是他之前的路数。

暖阁中,两个男子皆是全神贯注,任瑶期也是托腮落子,一言不发。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任益均将今日所对之局都摆了个遍。令人惊奇的是,他原本输了韩云谦几个子,任瑶期最后就赢他几个子,且一个不多一个不少。

一开始还好,越下到后面任益均脸色越臭,到得最后一局尘埃落定的时候,任益均突然间发了脾气,拍桌而起瞪着任瑶期“你这是什么意思!”

任时敏也察觉出了不妥了,不赞同地对任瑶期皱眉道“瑶瑶,爹爹没有发现你下棋也这么有天份。只是爹爹之前可能是忘了教你了,下棋最重要的是棋品。棋品如人品,无论何时尊重你的对手是你最起码应该做到的。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