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嫡女策》任瑶期任瑶华完结版阅读_任瑶期任瑶华完结版在线阅读

《嫡女策》任瑶期任瑶华完结版阅读_任瑶期任瑶华完结版在线阅读 第10章 试读

2023-01-14 16:18 作者:任瑶期
  • 嫡女策 嫡女策

    热门小说《嫡女策》是作者“任瑶期”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任瑶期任瑶华,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任瑶期,你还有脸来!”冷冷的声音带着些嘲讽在任瑶期嗡嗡作响的耳边响起檐下是死一般的寂静,唯有落雪簌簌声可闻旁边站着的丫鬟婆子们都屏息静气不敢发出一点声响,只是那小心的瞧着任瑶期和任瑶华两人的目光却都是带了些紧张任瑶华冷厉的目光死死盯住任瑶期,见她挨了一耳光之后只是捂着脸颊抿紧了嘴唇看着她一言不发,没有扑过来要还她一巴掌,心里虽然有些奇怪,可是这些日子以来受到的憋屈让她心...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小说叫做《嫡女策》是任瑶期的小说。内容精选:“……现如今天儿冷了,这热茶要时刻放在炭炉子上温着,以备主子们随时解渴。只是你们也要知晓,饶是最上好的银丝碳在内室中燃久了,也会令人胸闷不畅。所以这碳火炉子须得放在通风的厅里,而主子内室里摆放的茶水却是每过三刻钟就得一换。”“我们进府之时姨娘要我们去大太太身边的严管家那里学过规矩,严管家可没有教过我们这些规矩。”青梅有些不服气的嘟囔。喜儿冷声道:“我现在不是正教着吗?若是连这点儿规矩都学不会,就去与你们方姨娘说,让她再换个清楚些的丫鬟给我们五小姐使唤!你们当小姐身边每月八百钱二等丫鬟的月例是这么好拿的!”两个丫鬟都没声了。任瑶期于是朝外头轻唤了一声。不多会儿,喜儿就掀了帘子进来了,赶紧走到床前朝任瑶期行了一礼,笑着道:“五小姐您醒了?现在要起身用早饭么?奴婢让她们领了饭在炉子上温着呢,等您用了早饭,药也应当熬好了。”任家除了逢年过节之外,每日三餐都是各房各院按人数去大厨房按着饭点领饭食。除此以外只有任老太太的荣华院里有小厨房,其余就连当家的大太太那里也是在大厨房用饭的。当然,份例之外再给银子的话,大厨房也是可以开小灶的。见任瑶期点头,喜儿就立即吩咐了青梅与雪梨两个丫鬟去打水进来给任瑶期洗漱。自己则上前来帮任瑶期穿上一件莲青色松江棉布面子的小袄。这种小袄是冬日里不用出门见客的时候在内室里穿的,舒适轻巧又保暖。“你怎么过来了?”任瑶期见屋子里只有自己与喜儿两人在,便出声问道。喜儿一边给她扣襟扣,一边笑着道:“太太知道您病了,怎么也不放心,奴婢若是不过来看着您,太太就要自己下床来了。五小姐您就当心疼太太,可千万别赶奴婢走。”任瑶期听闻是李氏让她来了,便也不好说让喜儿回去的话了。“另外,周嬷嬷让奴婢跟五小姐说一声,方姨娘今儿一早过去给我们太太请安的时候非说要留下来侍疾,被太太好言劝回去了。周嬷嬷说让五小姐您安心养好病,不要让太太挂念就是您的孝顺了,太太身边有她瞧着,不会出大乱子的。”这种话别人说不得,李氏身边的周嬷嬷却是敢说的。她性子刚直严厉,遇到小主子们不对之处也会不避讳的指出来,而不怕被记恨责骂。任瑶期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不多会儿,青梅和雪梨便领着小丫鬟们捧着铜盆,脸巾,痰盂等物进来了。喜儿让青梅和雪梨两个丫鬟在一旁看着,自己亲自示范了一次怎么伺候主子洗脸,擦牙。喜儿是周嬷嬷亲自调教出来的,细心周到之处自然非青梅与雪梨两个丫鬟可比。洗漱事毕,喜儿又亲自动手伺候任瑶期吃了早饭。当药端上来的时候,任瑶期闻了闻,发现又换回了原来她吃的那个药方。不知道是因为怕李氏等人回来了发现药里有端倪,还是见阻止她去缓和与李氏,任瑶华的关系的伎俩失效便索性收了手。方姨娘向来是一个知道审时度势,行事果断之人。到得第三日的时候,任瑶期的身子已经差不多好全了。这意味着,她要恢复每日对任老爷子与任老太太的晨昏定省。时隔十几年,她又要再次面对那群所谓的血脉至亲了。任家以租赁煤矿经营煤窑起家,世代定居燕北幽州。在幽燕十六州被辽人的铁骑践踏的那几十年时间里,尽管家产尽散,族人凋零,任家也没有离开这片土地随朝廷南迁。之后第四任燕北王箫岐山不堕先祖威名,带领一干部众收复幽燕十六州,将辽人拦截在了嘉靖关外,燕北地区重归大周治下。在此百废待兴之际,当时的任家家主任宝明拿出妻子藏在马桶隔层下面的三根金条,不顾家小的反对孤注一掷买下了幽州云阳城外西山的几处无主的荒山山头。许真是任家时来运转了,这西山竟是出煤宝地,任家买下的那四五个山头挖出来的煤尤其质优,每岁产量不仅能供应整个幽州地区还能贩运到周边州城。

在线试读

第10章

“……现如今天儿冷了,这热茶要时刻放在炭炉子上温着,以备主子们随时解渴。只是你们也要知晓,饶是最上好的银丝碳在内室中燃久了,也会令人胸闷不畅。所以这碳火炉子须得放在通风的厅里,而主子内室里摆放的茶水却是每过三刻钟就得一换。”

“我们进府之时姨娘要我们去大太太身边的严管家那里学过规矩,严管家可没有教过我们这些规矩。”青梅有些不服气的嘟囔。

喜儿冷声道“我现在不是正教着吗?若是连这点儿规矩都学不会,就去与你们方姨娘说,让她再换个清楚些的丫鬟给我们五小姐使唤!你们当小姐身边每月八百钱二等丫鬟的月例是这么好拿的!”

两个丫鬟都没声了。

任瑶期于是朝外头轻唤了一声。

不多会儿,喜儿就掀了帘子进来了,赶紧走到床前朝任瑶期行了一礼,笑着道“五小姐您醒了?现在要起身用早饭么?奴婢让她们领了饭在炉子上温着呢,等您用了早饭,药也应当熬好了。”

任家除了逢年过节之外,每日三餐都是各房各院按人数去大厨房按着饭点领饭食。除此以外只有任老太太的荣华院里有小厨房,其余就连当家的大太太那里也是在大厨房用饭的。

当然,份例之外再给银子的话,大厨房也是可以开小灶的。

见任瑶期点头,喜儿就立即吩咐了青梅与雪梨两个丫鬟去打水进来给任瑶期洗漱。自己则上前来帮任瑶期穿上一件莲青色松江棉布面子的小袄。

这种小袄是冬日里不用出门见客的时候在内室里穿的,舒适轻巧又保暖。

“你怎么过来了?”任瑶期见屋子里只有自己与喜儿两人在,便出声问道。

喜儿一边给她扣襟扣,一边笑着道“太太知道您病了,怎么也不放心,奴婢若是不过来看着您,太太就要自己下床来了。五小姐您就当心疼太太,可千万别赶奴婢走。”

任瑶期听闻是李氏让她来了,便也不好说让喜儿回去的话了。

“另外,周嬷嬷让奴婢跟五小姐说一声,方姨娘今儿一早过去给我们太太请安的时候非说要留下来侍疾,被太太好言劝回去了。周嬷嬷说让五小姐您安心养好病,不要让太太挂念就是您的孝顺了,太太身边有她瞧着,不会出大乱子的。”

这种话别人说不得,李氏身边的周嬷嬷却是敢说的。她性子刚直严厉,遇到小主子们不对之处也会不避讳的指出来,而不怕被记恨责骂。

任瑶期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不多会儿,青梅和雪梨便领着小丫鬟们捧着铜盆,脸巾,痰盂等物进来了。

喜儿让青梅和雪梨两个丫鬟在一旁看着,自己亲自示范了一次怎么伺候主子洗脸,擦牙。

喜儿是周嬷嬷亲自调教出来的,细心周到之处自然非青梅与雪梨两个丫鬟可比。

洗漱事毕,喜儿又亲自动手伺候任瑶期吃了早饭。

当药端上来的时候,任瑶期闻了闻,发现又换回了原来她吃的那个药方。

不知道是因为怕李氏等人回来了发现药里有端倪,还是见阻止她去缓和与李氏,任瑶华的关系的伎俩失效便索性收了手。

方姨娘向来是一个知道审时度势,行事果断之人。

到得第三日的时候,任瑶期的身子已经差不多好全了。

这意味着,她要恢复每日对任老爷子与任老太太的晨昏定省。

时隔十几年,她又要再次面对那群所谓的血脉至亲了。

任家以租赁煤矿经营煤窑起家,世代定居燕北幽州。

在幽燕十六州被辽人的铁骑践踏的那几十年时间里,尽管家产尽散,族人凋零,任家也没有离开这片土地随朝廷南迁。

之后第四任燕北王箫岐山不堕先祖威名,带领一干部众收复幽燕十六州,将辽人拦截在了嘉靖关外,燕北地区重归大周治下。

在此百废待兴之际,当时的任家家主任宝明拿出妻子藏在马桶隔层下面的三根金条,不顾家小的反对孤注一掷买下了幽州云阳城外西山的几处无主的荒山山头。

许真是任家时来运转了,这西山竟是出煤宝地,任家买下的那四五个山头挖出来的煤尤其质优,每岁产量不仅能供应整个幽州地区还能贩运到周边州城。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