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林墨微生厌(林墨微生厌)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林墨微生厌)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林墨微生厌(林墨微生厌)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林墨微生厌)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第18章 试读

2023-01-14 15:08 作者:小南瓜瓜
  • 林墨微生厌 林墨微生厌

    穿越重生小说《林墨微生厌》目前已经全面完结,林墨微生厌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小南瓜瓜”创作的主要内容有:对于林痕来说林墨的出现太过突然,一个陌生人,某一天在家里父母说,这才是他的亲妹妹而疼爱了十八年的婉婉,日日以泪洗面他更加偏心婉婉要说他厌恶林墨,那也是肯定的车子已经开出去了他看着赛道前的几台车,其中自己那一台,位于最中央“林二少,你担心你妹妹?”李雪双手环胸“呵,怎么可能”林痕脸色漆黑漆黑的,“只是,她要是出事,你们可以等着瞧!”李雪皱眉:“她出事是板上钉钉的,这秋叶山跑一整圈...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小编推荐小说《林墨微生厌》,主角林墨微生厌情绪饱满,该小说精彩片段非常火爆,一起看看这本小说吧:夜晚很快就到了。网吧里。郑修正在百无聊赖的待着,手机响动了一声。他手里把玩着一张名片,回复了一条语音,“厌哥,她今天又没来……”“可能是换了家网吧了,算了吧。”他说着,就把名片塞进了抽屉里。而星光璀璨的夜晚里。乡野中到处都是蝉鸣鸟叫。水田里还有青蛙的声音。林墨坐在屋子外面吃西瓜,奶奶李桂花端着一碟子炒菜过来。“墨墨啊,快来吃晚饭了,你肯定饿坏了吧!”“奶奶不知道你今天回来,这做个饭菜都弄到这个时候了。”“你回来跟你妈妈说过了吧?”李桂花摆好了一桌子丰盛的饭菜,满脸都是疼爱。虽然这里是乡下,但是林墨丝毫不觉得这里比城市里差。她吃着西瓜,这里可是她魂牵梦绕,想要回来的地方……这里才是她的家。“爷爷奶奶,你们放心吧,我这不是暑假吗?”“之后就要读大学了,趁着这时候回家待大半个月,月底要去军训呢。”李桂花骄傲的笑了,“你可是我们这沟沟里今年考上的唯一一个大学生嘞,太有出息了。”李福贵也嘚瑟:“那当然了,也不看看是谁的孙女!”林墨终于开心的笑起来了。第二天,林墨就坚持带着爷爷和奶奶去市医院里检查病情。医生给他们开了住院,做完检查之后,就要进行手术。李桂花很是担忧,私底下偷偷问了医生手术要多少钱……得知恐怕要准备二十万,一下子就哭了。林墨安慰奶奶,“我有钱,我有五十多万,这是我自己挣来的,不是林家给的。”“奶奶,别告诉爷爷要花多少钱,他的健康才是最重要的。”幸好。手术很顺利。住院要一个月,只不过林墨提前就要走了。卡里的钱花了25万,她还预存了2万块的住院费。偷偷地去办了个有20万的存折放在了奶奶的背包里。她带着三万块钱,在8月的最后一周回到了省会A市的林家。只不过,她一进家门,就是一个饭碗砸在了她的脚边。“林墨,你一声不吭走了半个多月,你到底有没有把这里当做是你的家!”秦莲满脸都是愤怒,“你明明知道,你姐姐读书是多么紧要的事情,你还故意玩失联!”“你非要害的你姐姐没有书可以读,你才满意吗!”“你怎么心肠这么坏,我到底是怎么生出来你这么个白眼狼的!”秦莲在愤怒的咆哮,像是一个维护孩子的豹子一样,气势汹汹的。林墨的鞋子上,沾满了饭菜的残渣。她低头看着,依旧是面无表情的样子。她风尘仆仆的,最近在医院将就了半个月,寸步不离的守着爷爷,本就已经很疲惫虚弱了。面临着秦莲,她只觉得很累。“你生气的不是我失踪,而是你的婉婉的事情没有解决。”秦莲眼神有些躲闪,那不然呢?她还担心林墨这个野人在外面会出事吗?她怎么可能会有事,心机这么深沉,能够有什么危险?笑话。“你既然知道,你就不要再给我装傻充愣了!”林天城也黑着脸,稳坐在主座上。他面色很沉,语气也低沉,却很有威严。“墨墨,你心里到底是什么想法,你直接说出来。”“事情一拖再拖,没有一个准信,搞到最后对谁都不好。”“到时候一开学,你大可以拍拍屁股走了,婉婉怎么办?你该考虑一下你姐姐的为难处境。”父母不满的眼神,看着林墨。林墨还没有踏入家门半步,就已经成为了一个罪人了。她寸步难行。他们的目光,也让她如芒刺背。林墨皱着眉头,她什么都没做,却好像是做了十恶不赦的事情一样。“墨墨,你肯定是因为我才不愿意回家的。”“其实爸爸妈妈都很担心你,你才是林家的亲生女儿,我只是一个养女。”“如果你们因为我而产生隔阂,那我宁可马上就离开这里……”林婉眼眶红红的,哽咽着低下头,眼泪大滴大滴的往下掉。她似乎是受到了天大的委屈,虽然哭的泪眼婆娑,但是却没有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这样子,分外的惹人怜爱。“墨墨,你讨厌我,不要讨厌爸爸妈妈……”林墨怔怔的看着林婉。她跟林婉不一样,林婉是从牙牙学语开始,就被父母和哥哥们捧在手心里的小宝贝。她从小是个野孩子,她不会哭,不会卖惨。就算是跌的头破血流,也只是简单的处理一下,不叫爷爷奶奶担心。她已经习惯了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了。她垂眸,淡淡的笑了笑,神色有些恍惚。“我早就说过了,还需要我说多少遍你们才满意呢?”“你们只是没有听到你们想听到的答案,所以才一直在这里逼我。”大哥林云鹤已经很头疼了,有些烦闷的扯了扯西装领带,“墨墨,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同意。”“你的条件是什么?我会尽量满足你。”他似乎已经失去了所有的耐心了,“到底要多少钱,你才觉得值你让出这个名额?”二哥林痕神色挣扎。他罕见的,没有去指责林墨。“要妥善安排好家里的事情。”三哥林倦靠着椅子,曾经因容貌上过热搜的年轻总裁,也已经沉默。他叹了口气,唇抿了抿,“林墨,我们不是想逼你,我们也已经失去所有耐心了。”“你知道,我们都很忙,没空一而再、再而三的来跟你谈条件。”“你一次性报个价,不要浪费时间了。”“我们是尊重你的意见,不然,直接通知你更简单。”林剑辰玩着手里的打火机,垂着眸,语气低哑暗沉。他似乎觉得可笑,“真跟你玩硬手段,你除了任人宰割,还有什么能耐反抗呢?”五哥嘴巴向来毒辣。现在也不另外。林清琅:“林墨,你要不别回来了,你真的很多余啊。”“要是没有你,婉婉完全可以自己考全市第一,你用了这么卑鄙的手段去搞砸婉婉的心态。”“你是欠她一个名额,不是她要求着你给这个名额!”时间仿佛静悄悄的,没有任何的声音。但是流淌在这短暂时间之中的,是窒息、压抑的心情。林墨脸色苍白至极,手里还提着行李箱,那行李箱里没有什么。不过是两套换洗的衣服,还有奶奶临行前塞给她酱板鸭和剁辣椒。她向来都是孤零零的,所以也不敢买东西,生怕有一天会被林家赶出去。

在线试读

第18章

夜晚很快就到了。

网吧里。

郑修正在百无聊赖的待着,手机响动了一声。

他手里把玩着一张名片,回复了一条语音,“厌哥,她今天又没来……”

“可能是换了家网吧了,算了吧。”

他说着,就把名片塞进了抽屉里。

而星光璀璨的夜晚里。

乡野中到处都是蝉鸣鸟叫。

水田里还有青蛙的声音。

林墨坐在屋子外面吃西瓜,奶奶李桂花端着一碟子炒菜过来。

“墨墨啊,快来吃晚饭了,你肯定饿坏了吧!”

“奶奶不知道你今天回来,这做个饭菜都弄到这个时候了。”

“你回来跟你妈妈说过了吧?”

李桂花摆好了一桌子丰盛的饭菜,满脸都是疼爱。

虽然这里是乡下,但是林墨丝毫不觉得这里比城市里差。

她吃着西瓜,这里可是她魂牵梦绕,想要回来的地方……

这里才是她的家。

“爷爷奶奶,你们放心吧,我这不是暑假吗?”

“之后就要读大学了,趁着这时候回家待大半个月,月底要去军训呢。”

李桂花骄傲的笑了,“你可是我们这沟沟里今年考上的唯一一个大学生嘞,太有出息了。”

李福贵也嘚瑟“那当然了,也不看看是谁的孙女!”

林墨终于开心的笑起来了。

第二天,林墨就坚持带着爷爷和奶奶去市医院里检查病情。

医生给他们开了住院,做完检查之后,就要进行手术。

李桂花很是担忧,私底下偷偷问了医生手术要多少钱……

得知恐怕要准备二十万,一下子就哭了。

林墨安慰奶奶,“我有钱,我有五十多万,这是我自己挣来的,不是林家给的。”

“奶奶,别告诉爷爷要花多少钱,他的健康才是最重要的。”

幸好。

手术很顺利。

住院要一个月,只不过林墨提前就要走了。

卡里的钱花了25万,她还预存了2万块的住院费。

偷偷地去办了个有20万的存折放在了奶奶的背包里。

她带着三万块钱,在8月的最后一周回到了省会A市的林家。

只不过,她一进家门,就是一个饭碗砸在了她的脚边。

“林墨,你一声不吭走了半个多月,你到底有没有把这里当做是你的家!”秦莲满脸都是愤怒,“你明明知道,你姐姐读书是多么紧要的事情,你还故意玩失联!”

“你非要害的你姐姐没有书可以读,你才满意吗!”

“你怎么心肠这么坏,我到底是怎么生出来你这么个白眼狼的!”

秦莲在愤怒的咆哮,像是一个维护孩子的豹子一样,气势汹汹的。

林墨的鞋子上,沾满了饭菜的残渣。

她低头看着,依旧是面无表情的样子。

她风尘仆仆的,最近在医院将就了半个月,寸步不离的守着爷爷,本就已经很疲惫虚弱了。

面临着秦莲,她只觉得很累。

“你生气的不是我失踪,而是你的婉婉的事情没有解决。”

秦莲眼神有些躲闪,那不然呢?

她还担心林墨这个野人在外面会出事吗?

她怎么可能会有事,心机这么深沉,能够有什么危险?笑话。

“你既然知道,你就不要再给我装傻充愣了!”

林天城也黑着脸,稳坐在主座上。

他面色很沉,语气也低沉,却很有威严。

“墨墨,你心里到底是什么想法,你直接说出来。”

“事情一拖再拖,没有一个准信,搞到最后对谁都不好。”

“到时候一开学,你大可以拍拍屁股走了,婉婉怎么办?你该考虑一下你姐姐的为难处境。”

父母不满的眼神,看着林墨。

林墨还没有踏入家门半步,就已经成为了一个罪人了。

她寸步难行。

他们的目光,也让她如芒刺背。

林墨皱着眉头,她什么都没做,却好像是做了十恶不赦的事情一样。

“墨墨,你肯定是因为我才不愿意回家的。”

“其实爸爸妈妈都很担心你,你才是林家的亲生女儿,我只是一个养女。”

“如果你们因为我而产生隔阂,那我宁可马上就离开这里……”

林婉眼眶红红的,哽咽着低下头,眼泪大滴大滴的往下掉。

她似乎是受到了天大的委屈,虽然哭的泪眼婆娑,但是却没有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

这样子,分外的惹人怜爱。

“墨墨,你讨厌我,不要讨厌爸爸妈妈……”

林墨怔怔的看着林婉。

她跟林婉不一样,林婉是从牙牙学语开始,就被父母和哥哥们捧在手心里的小宝贝。

她从小是个野孩子,她不会哭,不会卖惨。

就算是跌的头破血流,也只是简单的处理一下,不叫爷爷奶奶担心。

她已经习惯了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了。

她垂眸,淡淡的笑了笑,神色有些恍惚。

“我早就说过了,还需要我说多少遍你们才满意呢?”

“你们只是没有听到你们想听到的答案,所以才一直在这里逼我。”

大哥林云鹤已经很头疼了,有些烦闷的扯了扯西装领带,“墨墨,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同意。”

“你的条件是什么?我会尽量满足你。”

他似乎已经失去了所有的耐心了,“到底要多少钱,你才觉得值你让出这个名额?”

二哥林痕神色挣扎。

他罕见的,没有去指责林墨。

“要妥善安排好家里的事情。”

三哥林倦靠着椅子,曾经因容貌上过热搜的年轻总裁,也已经沉默。

他叹了口气,唇抿了抿,“林墨,我们不是想逼你,我们也已经失去所有耐心了。”

“你知道,我们都很忙,没空一而再、再而三的来跟你谈条件。”

“你一次性报个价,不要浪费时间了。”

“我们是尊重你的意见,不然,直接通知你更简单。”林剑辰玩着手里的打火机,垂着眸,语气低哑暗沉。

他似乎觉得可笑,“真跟你玩硬手段,你除了任人宰割,还有什么能耐反抗呢?”

五哥嘴巴向来毒辣。

现在也不另外。

林清琅“林墨,你要不别回来了,你真的很多余啊。”

“要是没有你,婉婉完全可以自己考全市第一,你用了这么卑鄙的手段去搞砸婉婉的心态。”

“你是欠她一个名额,不是她要求着你给这个名额!”

时间仿佛静悄悄的,没有任何的声音。

但是流淌在这短暂时间之中的,是窒息、压抑的心情。

林墨脸色苍白至极,手里还提着行李箱,那行李箱里没有什么。

不过是两套换洗的衣服,还有奶奶临行前塞给她酱板鸭和剁辣椒。

她向来都是孤零零的,所以也不敢买东西,生怕有一天会被林家赶出去。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