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魏忠贤崇祯《魏忠贤崇祯》_《魏忠贤崇祯》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魏忠贤崇祯《魏忠贤崇祯》_《魏忠贤崇祯》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第15章 试读

2023-01-14 14:57 作者:画凌烟
  • 魏忠贤崇祯 魏忠贤崇祯

    《魏忠贤崇祯》是作者“画凌烟”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魏忠贤崇祯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崇祯继位的时候,的确赶上了小冰河时期,天太冷了,粮食欠收,这是天灾但张凡一直觉得,天灾只是一方面,天灾这一个因素还不至于让整个大明朝垮台人祸才是最关键的自明太祖建立大明以来,明朝的许多制度已经跑了两百多年,就没有变过后世某位伟人不是说过吗: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可随着和平时代的到来,大明人口不断增加,士农工商繁荣发展,各行各业百花齐放,经济基础早就不再是朱元璋建立明朝时候的那个样子后面一...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金牌作家“画凌烟”的优质好文,《魏忠贤崇祯》火爆上线啦,小说主人公魏忠贤崇祯,人物性格特点鲜明,剧情走向顺应人心,作品介绍:张凡是一个喜欢操盘全局的人,他看待问题,从来喜欢站在一个局外的位置去看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明朝的问题一句话可以概括:资源配比严重失衡。就说紫禁城内这六七万人,要养活他们崇祯也算了一下,不算皇室成员,就普通宫女太监,一个人一个月三两银子。那一个月的耗费也要二十来万。一年的耗费二百四十万。辽东一年的军饷也就才五百万左右。现在清扫五万多人出去,一个月就能节省十六万两,一年节省一百九十二万两。距离明年的欠饷哗变还有七个月,如此也能节省出一百一十二万两,基本可能填补锦州那边的军饷了。其实,宫内这些人窝在紫禁城内不干有价值的事,闲着也是闲着,天天八卦,还惹是生非,让他们去帮宋应星是最好不过的。现成的劳动力,又便于管理。王承恩领了命便急着出去,这事因为涉及到客氏,自然就涉及到魏忠贤,还得他亲自跑一趟。魏忠贤虽然权力大大的被压制了,好歹也是东厂提督,一般人是动不了他的。但王承恩可以,他是崇祯的贴身太监,他不行还有谁行?崇祯瞥了一眼曹化淳,道:“你也去,把该要的钱都要回来,这不是钱的问题,这是原则的问题,若是今日客氏从你这里把钱拿回去,明日就有其他人拿回去,当朕的彩票局是做慈善的?”曹化淳打了个激灵,明显听出来皇帝对他有些不满,连忙道:“是,皇爷放心,奴婢这就去处理此事!”曹化淳离去了,崇祯心里道:这些刁民!总想着跟朕抢钱,是觉得朕好欺负么!处理掉了客氏,也可以进一步打压打压魏忠贤的气焰,让他真正清楚自己现在的屁股是坐在哪里的。实际上,聪明、狡诈的魏忠贤,已经回来了半个月了,他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比起发配凤阳,他也完全能接受现在的事实,并且愿意在暗地里给皇帝做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这就是他存在的价值,也是崇祯还留着他的原因。皇帝雷厉风行安排了下去之后,便也不再管那些破事,回头直接找王承恩和曹化淳要结果。“婉言,你看朕给你带了个什么。”崇祯笑着从口袋里拿出一块淡紫色的东西,圆圆的扁扁的。此时的崇祯,全然不似刚才那般威严,更像一个寻常人家的丈夫。周婉言一看,顿时好奇起来:“夫君,这是什么?”“此物名为香皂。”这是崇祯这半个月绞尽脑汁做出来的,上一世他虽然在科技公司上班,但他爱好一向广泛,涉猎多个领域,虽然都不精通,却也知道一些皮毛。穿越到这里,心里想着古代洗澡别说沐浴露,连香皂都没有,作为现代人,这哪能忍受啊,于是,便自己躲在皇宫里,让人四处找原材料,竟然搞出了这么一块非常原始的香皂。这两天他自己也用了,没有任何问题。也给皇后用用。等徐光启来了,便让徐光启那种工科人才想办法去搞个厂子,朕的皇家商社,就从卖肥皂开始起家。想到这里,又一条赚钱的路子出来了,而且还可以拉动一部分人就业,何乐而不为呢!周婉言接过崇祯手里的香皂,崇祯得意得像个孩子一样,道:“婉言,你闻闻。”周婉言好奇地闻了一下:“有点水仙花的香味。”“没错,朕在里面放了一点点水仙花。”周婉言还是不明白,这么一拖圆圆扁扁的香皂到底是做什么的。“婉言,这个是沐浴的时候用的,涂抹在身上,可以去除身上的污渍,还留下香味。”崇祯这么一说,周婉言白皙的脸立刻飞起了两朵红云,她咳嗽了一声,似乎在提示崇祯,懿安皇后还在这里呢,夫君你怎么能说沐浴这么私密的事情呢!但崇祯是穿越客啊,作为21世纪的青年,平时在公众场合聊洗澡的事也很正常,哪里会在意这些。崇祯是全然没有听出来周婉言的意思,继续道:“朕这两天用了,效果很不错。”毕竟是自己第一次在古代做的现代产品,张凡内心激动,感觉非常有成就感,就特别想来和周婉言分享。其实历史上的崇祯,私下和周婉言的感情也非常朴实、深厚。“谢谢夫君。”周婉言高兴地笑了笑。“陛下真是天资聪颖。”张嫣在一边赞叹道,赞叹是真,但内心惊奇也是真。皇帝居然也喜欢做一些奇怪的东西!先帝就沉迷于木匠,皇帝该不会也沉迷于这些奇怪的东西吧?但之前怎么没听说皇帝有这方面的爱好。“朕也是看了一些西洋书籍,觉得甚是有趣,对生活也有实用,所谓治国,也是要实事求是,做出有用的东西,对老百姓才有帮助。”张嫣点了点头,崇祯能说出这番话,她顿时对崇祯更是赞叹。张嫣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开口道:“陛下能否也给我一个?”“可以啊,原本也是准备给嫂嫂准备一个的,只是没想到今日嫂嫂在坤宁宫,明日我让王承恩给嫂嫂你送过去便是。”“多谢陛下。”“嫂嫂不必多礼,我们都是自家人。”这张嫣也是个可怜女人,丈夫去的早,自己又被客氏害得终生不孕,住在慈庆宫内,宫中的人私下也不少议论她的。想必她的心理压力也是蛮大的,平日的生活闷闷不乐多余轻松快乐。“我先回慈庆宫,就不打扰你们了。”周婉言连忙挽留:“嫂嫂一起吃了饭再走。”“不了,今日身子有些困乏,早些回去休息。”这下崇祯与周婉言也没有强留。待张嫣离开,周婉言不由得感慨:“嫂嫂也是个可怜的女人啊。”崇祯没羞没臊地抱着周婉言,坏笑道:“娘子,天色不早了,吃了饭早些歇息吧。”娘子这是民间的称呼,崇祯觉得这个时候用这个称呼明显更加亲切许多。周婉言俏脸一红,她总感觉最近一段时间,自己的夫君变了一些。更加活跃,更加有情趣,对那方面的需求,似乎也更加旺盛了一些了。并且还能玩出一些新奇的花样来了。

在线试读

第15章

张凡是一个喜欢操盘全局的人,他看待问题,从来喜欢站在一个局外的位置去看待。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明朝的问题一句话可以概括资源配比严重失衡。

就说紫禁城内这六七万人,要养活他们崇祯也算了一下,不算皇室成员,就普通宫女太监,一个人一个月三两银子。

那一个月的耗费也要二十来万。

一年的耗费二百四十万。

辽东一年的军饷也就才五百万左右。

现在清扫五万多人出去,一个月就能节省十六万两,一年节省一百九十二万两。

距离明年的欠饷哗变还有七个月,如此也能节省出一百一十二万两,基本可能填补锦州那边的军饷了。

其实,宫内这些人窝在紫禁城内不干有价值的事,闲着也是闲着,天天八卦,还惹是生非,让他们去帮宋应星是最好不过的。

现成的劳动力,又便于管理。

王承恩领了命便急着出去,这事因为涉及到客氏,自然就涉及到魏忠贤,还得他亲自跑一趟。

魏忠贤虽然权力大大的被压制了,好歹也是东厂提督,一般人是动不了他的。

但王承恩可以,他是崇祯的贴身太监,他不行还有谁行?

崇祯瞥了一眼曹化淳,道“你也去,把该要的钱都要回来,这不是钱的问题,这是原则的问题,若是今日客氏从你这里把钱拿回去,明日就有其他人拿回去,当朕的彩票局是做慈善的?”

曹化淳打了个激灵,明显听出来皇帝对他有些不满,连忙道“是,皇爷放心,奴婢这就去处理此事!”

曹化淳离去了,崇祯心里道这些刁民!总想着跟朕抢钱,是觉得朕好欺负么!

处理掉了客氏,也可以进一步打压打压魏忠贤的气焰,让他真正清楚自己现在的屁股是坐在哪里的。

实际上,聪明、狡诈的魏忠贤,已经回来了半个月了,他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

比起发配凤阳,他也完全能接受现在的事实,并且愿意在暗地里给皇帝做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这就是他存在的价值,也是崇祯还留着他的原因。

皇帝雷厉风行安排了下去之后,便也不再管那些破事,回头直接找王承恩和曹化淳要结果。

“婉言,你看朕给你带了个什么。”崇祯笑着从口袋里拿出一块淡紫色的东西,圆圆的扁扁的。

此时的崇祯,全然不似刚才那般威严,更像一个寻常人家的丈夫。

周婉言一看,顿时好奇起来“夫君,这是什么?”

“此物名为香皂。”

这是崇祯这半个月绞尽脑汁做出来的,上一世他虽然在科技公司上班,但他爱好一向广泛,涉猎多个领域,虽然都不精通,却也知道一些皮毛。

穿越到这里,心里想着古代洗澡别说沐浴露,连香皂都没有,作为现代人,这哪能忍受啊,于是,便自己躲在皇宫里,让人四处找原材料,竟然搞出了这么一块非常原始的香皂。

这两天他自己也用了,没有任何问题。

也给皇后用用。

等徐光启来了,便让徐光启那种工科人才想办法去搞个厂子,朕的皇家商社,就从卖肥皂开始起家。

想到这里,又一条赚钱的路子出来了,而且还可以拉动一部分人就业,何乐而不为呢!

周婉言接过崇祯手里的香皂,崇祯得意得像个孩子一样,道“婉言,你闻闻。”

周婉言好奇地闻了一下“有点水仙花的香味。”

“没错,朕在里面放了一点点水仙花。”

周婉言还是不明白,这么一拖圆圆扁扁的香皂到底是做什么的。

“婉言,这个是沐浴的时候用的,涂抹在身上,可以去除身上的污渍,还留下香味。”

崇祯这么一说,周婉言白皙的脸立刻飞起了两朵红云,她咳嗽了一声,似乎在提示崇祯,懿安皇后还在这里呢,夫君你怎么能说沐浴这么私密的事情呢!

但崇祯是穿越客啊,作为21世纪的青年,平时在公众场合聊洗澡的事也很正常,哪里会在意这些。

崇祯是全然没有听出来周婉言的意思,继续道“朕这两天用了,效果很不错。”

毕竟是自己第一次在古代做的现代产品,张凡内心激动,感觉非常有成就感,就特别想来和周婉言分享。

其实历史上的崇祯,私下和周婉言的感情也非常朴实、深厚。

“谢谢夫君。”周婉言高兴地笑了笑。

“陛下真是天资聪颖。”张嫣在一边赞叹道,赞叹是真,但内心惊奇也是真。

皇帝居然也喜欢做一些奇怪的东西!

先帝就沉迷于木匠,皇帝该不会也沉迷于这些奇怪的东西吧?

但之前怎么没听说皇帝有这方面的爱好。

“朕也是看了一些西洋书籍,觉得甚是有趣,对生活也有实用,所谓治国,也是要实事求是,做出有用的东西,对老百姓才有帮助。”

张嫣点了点头,崇祯能说出这番话,她顿时对崇祯更是赞叹。

张嫣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开口道“陛下能否也给我一个?”

“可以啊,原本也是准备给嫂嫂准备一个的,只是没想到今日嫂嫂在坤宁宫,明日我让王承恩给嫂嫂你送过去便是。”

“多谢陛下。”

“嫂嫂不必多礼,我们都是自家人。”

这张嫣也是个可怜女人,丈夫去的早,自己又被客氏害得终生不孕,住在慈庆宫内,宫中的人私下也不少议论她的。

想必她的心理压力也是蛮大的,平日的生活闷闷不乐多余轻松快乐。

“我先回慈庆宫,就不打扰你们了。”

周婉言连忙挽留“嫂嫂一起吃了饭再走。”

“不了,今日身子有些困乏,早些回去休息。”

这下崇祯与周婉言也没有强留。

待张嫣离开,周婉言不由得感慨“嫂嫂也是个可怜的女人啊。”

崇祯没羞没臊地抱着周婉言,坏笑道“娘子,天色不早了,吃了饭早些歇息吧。”

娘子这是民间的称呼,崇祯觉得这个时候用这个称呼明显更加亲切许多。

周婉言俏脸一红,她总感觉最近一段时间,自己的夫君变了一些。

更加活跃,更加有情趣,对那方面的需求,似乎也更加旺盛了一些了。

并且还能玩出一些新奇的花样来了。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