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莫禾烟楚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莫禾烟楚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第2章 试读

2023-01-14 14:46 作者:陕冥华
  •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是作者大大“陕冥华”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莫禾烟楚墨。小说精彩内容概述:一般处理着府里的大小事务莫府在盛京虽及不上皇亲国戚,但也排得上号父亲平日里是缺了些心眼,可他为官忠心醇厚,圣上也肯重用他是以莫府多年来,也攒下了偌大的家业我正忙着看账本,下人禀告我楚家公子请我去看戏我头都没抬就给拒了没有人可以打扰我搞事业过了一会,下人又呈上来一个锦盒锦盒中躺着块色泽温润的玉,晶莹通透,是我向来喜欢的色样这类型的玉有市无价,我平日也难得一见下人道:「是楚公子让我...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古代言情《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讲述主角莫禾烟楚墨的甜蜜故事,作者“陕冥华”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实在是夫婿的好人选。楚家和苏家路途遥远,一时半会定是收不到回信的。晋国公府倒是很快有了回应。晋宁衍第二日便亲自上了门拜访我爹。不知两人说了些什么,不过倏尔我爹便来人唤我前去。想来晋宁衍是上门来问罪的,我梗着脖子便去了。晋宁衍眉目疏朗,着月白色长衫,长身玉立,真真的俊秀无双。我爹在一旁笑得合不拢嘴,见我来了,施施然起身:「宁衍啊,你与禾烟说吧,我这个老头子是管不了她咯。」说完他便走了,留我一人应付晋宁衍。我在心中暗骂我爹不讲义气,面上还是堆出笑来:「衍哥哥。」他颔首笑道:「你心虚的模样倒是难得一见。」见我笑容微僵,他心满意足点头,抿了抿茶,半晌才道:「我不介意你父亲所为,所以这婚事不必退。」做了半天心理准备的我:「啊?」晋宁衍面上虽是温和之人,但我比谁都要清楚,他若有十斤皮肉,九斤都是傲骨。他这般风光霁月之人,会不介意自己只是备选之一?似是怕我拒绝般,晋宁衍不再多言,起身走了。我爹鬼鬼祟祟窜出来:「这下事情便圆满了。」我叹口气:「希望吧。」我爹见我心神不宁,安慰我道:「莫要发愁了,难不成另外两家人也能不愿退婚?放心吧!」没想到我爹的乌鸦嘴还是这么灵验。三天后苏家回信——无妨,苏家仍盼望与莫家成秦晋之好。我一脸茫然:「为什么苏家也不愿退婚?晋宁衍与我十几年的情分,不退婚尚且说得通,苏家公子与我素未谋面,为什么不愿退婚?」我爹抹了抹老脸:「倒也不是素未谋面。」我:「恩?」「你们幼时曾见过的。」我深吸口气:「爹,你到底还瞒了我多少事?!」他咳了咳,擦了擦额头的汗:「应该没有了吧。」见我眼神危险,我爹赶紧开口道:「你十岁生辰前,家中曾来了客人,还在府里住了一日,你可记得?」我摇摇头:「没什么印象。」「那客人带了位小公子,年岁与你相仿,你还和那位小公子在后院中一道玩了好长时间。」我想起来了。是有个姓苏的小公子。他生得粉雕玉琢,虽与我同岁,却已高了我一个头。我在后院放风筝,不慎将风筝挂在了树上。这位小公子便自告奋勇,要替我取下风筝。他说他会武功,轻功更是一绝,这点小事不足挂齿。结果他哼唧半天,选择爬树。最后挂在树上,上不去,也不敢下来。我:「会武功?轻功一绝?」他紧紧抱着树干,脸涨...

在线试读

第2章

,实在是夫婿的好人选。

楚家和苏家路途遥远,一时半会定是收不到回信的。

晋国公府倒是很快有了回应。

晋宁衍第二日便亲自上了门拜访我爹。

不知两人说了些什么,不过倏尔我爹便来人唤我前去。

想来晋宁衍是上门来问罪的,我梗着脖子便去了。

晋宁衍眉目疏朗,着月白色长衫,长身玉立,真真的俊秀无双。

我爹在一旁笑得合不拢嘴,见我来了,施施然起身「宁衍啊,你与禾烟说吧,我这个老头子是管不了她咯。」

说完他便走了,留我一人应付晋宁衍。

我在心中暗骂我爹不讲义气,面上还是堆出笑来「衍哥哥。」

他颔首笑道「你心虚的模样倒是难得一见。」

见我笑容微僵,他心满意足点头,抿了抿茶,半晌才道「我不介意你父亲所为,所以这婚事不必退。」

做了半天心理准备的我「啊?」晋宁衍面上虽是温和之人,但我比谁都要清楚,他若有十斤皮肉,九斤都是傲骨。

他这般风光霁月之人,会不介意自己只是备选之一?似是怕我拒绝般,晋宁衍不再多言,起身走了。

我爹鬼鬼祟祟窜出来「这下事情便圆满了。」

我叹口气「希望吧。」

我爹见我心神不宁,安慰我道「莫要发愁了,难不成另外两家人也能不愿退婚?放心吧!」没想到我爹的乌鸦嘴还是这么灵验。

三天后苏家回信——无妨,苏家仍盼望与莫家成秦晋之好。

我一脸茫然「为什么苏家也不愿退婚?晋宁衍与我十几年的情分,不退婚尚且说得通,苏家公子与我素未谋面,为什么不愿退婚?」我爹抹了抹老脸「倒也不是素未谋面。」

我「恩?」「你们幼时曾见过的。」

我深吸口气「爹,你到底还瞒了我多少事?!」他咳了咳,擦了擦额头的汗「应该没有了吧。」

见我眼神危险,我爹赶紧开口道「你十岁生辰前,家中曾来了客人,还在府里住了一日,你可记得?」我摇摇头「没什么印象。」

「那客人带了位小公子,年岁与你相仿,你还和那位小公子在后院中一道玩了好长时间。」

我想起来了。

是有个姓苏的小公子。

他生得粉雕玉琢,虽与我同岁,却已高了我一个头。

我在后院放风筝,不慎将风筝挂在了树上。

这位小公子便自告奋勇,要替我取下风筝。

他说他会武功,轻功更是一绝,这点小事不足挂齿。

结果他哼唧半天,选择爬树。

最后挂在树上,上不去,也不敢下来。

我「会武功?轻功一绝?」他紧紧抱着树干,脸涨…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