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陆以宁陈嘉树(我久违的十八岁)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_《我久违的十八岁》全章节阅读

陆以宁陈嘉树(我久违的十八岁)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_《我久违的十八岁》全章节阅读 第2章 试读

2023-01-14 14:45 作者:东元桃
  • 我久违的十八岁 我久违的十八岁

    小说《我久违的十八岁》,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陆以宁陈嘉树,文章原创作者为“东元桃”,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脚上仿佛生了根,纹丝不动我强忍着恶心说:「我有腿,可以自己走,不用你操心」这句话就像是一把匕首,破开贺从唯自信的面具直到我后来跟陈嘉树肩并肩走进教室的时候,路过贺从唯的书桌,他也还带着几分惊诧地看着我我现在这副样子和从前大不相同贺从唯也一定想不通,是什么让我这个舔狗幡然醒悟他是真的爱我吗?重来一次,我看清了十八岁的贺从唯的心这不是爱,他只是习惯了被我用那样崇拜的目光仰视一旦失去了我...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书名:《我久违的十八岁》本书主角有陆以宁陈嘉树,作品情感生动,剧情紧凑,出自作者“东元桃”之手,本书精彩章节:去的。从前,老洪也和我说过这话。当时的我,只认为自己的喜欢比天大,青春里错过的人就再也回不来了。可现在我不这么想。等到自己经历过,才会真正明白老洪是真的为我好。我鼻腔酸酸的,心里很感动。「好的老师,我知道错了。」老洪满意点头,随即,他转向另一边。「还有你——」「最近怎么就跟贺从唯杠上了,成天到晚追着他锤?」打谁?贺从唯?我这才注意到,教工办公室的另一侧还站着一个人。那个少年身形挺拔,身上的棒球服被划开好长一道口子,一只手提着书包,额头还有伤。他像一只落败的野兽,安静地站在角落。隔了好一会儿,我才想起他的名字。陈嘉树。陈嘉树忽然抬头看我,我猝不及防跌入那双黑沉沉的眼眸。陈嘉树是班上很特殊的存在,性格偏执,人却挺拔清俊,打起架来又凶又狠,简直是校园言情里的标配男主。然而,虽有无数迷妹,却没有人敢跟他表白。因为一直有传言说,陈嘉树的爸爸有精神疾病,亲手杀了他的妈妈。某天,绝望的陈嘉树背着浑身是血的妈妈四处求救,拼尽全力,也没能换回妈妈的命。这件事传开的时候直接炸了锅。所有人都认为陈嘉树可能会遗传了他爸爸的精神病,他那么喜欢打架,似乎也是有迹可循的暴力倾向。如果和陈嘉树走得太近,那很有可能意味着会面临和他妈妈一样的命运。所以,大家都愿意在表面对陈嘉树客客气气。但也只限于「客客气气」。同学们怕他,畏他,更不想亲近他。在背地里,他可怜的身世有时还会成为大家的谈资。陈嘉树也从来都没有解释过什么。在我的记忆中,陈嘉树和我的交集并不多,我更不记得他跟贺从唯有什么接触。「他该死。」角落里的少年语气阴郁。他面无表情地伸出一只手,擦了擦嘴角的伤口。老洪正喝水,直接喷了出来。陈嘉树这三个字怪吓人的,连办公室里其他的老师都跟着一惊。「咳咳,别说气话了。」「你们同学之间小打小闹,我不会上报给学校,但你下次就算是打架,也别弄伤了自己和同学。」直到老洪训话完毕,我和陈嘉树这才一前一后地离开,准备回去上课。可就在下楼梯的时候,陈嘉树忽然停住了脚步。我一时没收住脚步,狠狠撞上他的后背。我揉着鼻子,疼得眼泪一下涌了出来。「你哭了?」大概是没料到我这副模样,陈嘉树居然有几分无措。「你为什么打贺从唯?」我没回答,...

在线试读

第2章

去的。

从前,老洪也和我说过这话。

当时的我,只认为自己的喜欢比天大,青春里错过的人就再也回不来了。

可现在我不这么想。

等到自己经历过,才会真正明白老洪是真的为我好。

我鼻腔酸酸的,心里很感动。

「好的老师,我知道错了。」

老洪满意点头,随即,他转向另一边。

「还有你——」「最近怎么就跟贺从唯杠上了,成天到晚追着他锤?」打谁?贺从唯?我这才注意到,教工办公室的另一侧还站着一个人。

那个少年身形挺拔,身上的棒球服被划开好长一道口子,一只手提着书包,额头还有伤。

他像一只落败的野兽,安静地站在角落。

隔了好一会儿,我才想起他的名字。

陈嘉树。

陈嘉树忽然抬头看我,我猝不及防跌入那双黑沉沉的眼眸。

陈嘉树是班上很特殊的存在,性格偏执,人却挺拔清俊,打起架来又凶又狠,简直是校园言情里的标配男主。

然而,虽有无数迷妹,却没有人敢跟他表白。

因为一直有传言说,陈嘉树的爸爸有精神疾病,亲手杀了他的妈妈。

某天,绝望的陈嘉树背着浑身是血的妈妈四处求救,拼尽全力,也没能换回妈妈的命。

这件事传开的时候直接炸了锅。

所有人都认为陈嘉树可能会遗传了他爸爸的精神病,他那么喜欢打架,似乎也是有迹可循的暴力倾向。

如果和陈嘉树走得太近,那很有可能意味着会面临和他妈妈一样的命运。

所以,大家都愿意在表面对陈嘉树客客气气。

但也只限于「客客气气」。

同学们怕他,畏他,更不想亲近他。

在背地里,他可怜的身世有时还会成为大家的谈资。

陈嘉树也从来都没有解释过什么。

在我的记忆中,陈嘉树和我的交集并不多,我更不记得他跟贺从唯有什么接触。

「他该死。」

角落里的少年语气阴郁。

他面无表情地伸出一只手,擦了擦嘴角的伤口。

老洪正喝水,直接喷了出来。

陈嘉树这三个字怪吓人的,连办公室里其他的老师都跟着一惊。

「咳咳,别说气话了。」

「你们同学之间小打小闹,我不会上报给学校,但你下次就算是打架,也别弄伤了自己和同学。」

直到老洪训话完毕,我和陈嘉树这才一前一后地离开,准备回去上课。

可就在下楼梯的时候,陈嘉树忽然停住了脚步。

我一时没收住脚步,狠狠撞上他的后背。

我揉着鼻子,疼得眼泪一下涌了出来。

「你哭了?」大概是没料到我这副模样,陈嘉树居然有几分无措。

「你为什么打贺从唯?」我没回答,…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