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爱情你非有不可(周悸秦识砚)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爱情你非有不可全文阅读

爱情你非有不可(周悸秦识砚)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爱情你非有不可全文阅读 第14章 试读

2023-01-14 14:49 作者:并又蕊
  • 爱情你非有不可 爱情你非有不可

    小说《爱情你非有不可》是作者“并又蕊”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周悸秦识砚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一只脚踩凳腿上,问:「你怎么一个人吃饭啊?」我不搭理他又继续说:「你不是老和秦识砚待一块儿嘛,你们居然没一起吃饭?」我抬了抬眼睛:「你在阴阳怪气?」他忙挥挥手,「没没没,没这个意思」又问:「你喜欢秦识砚?」我差点喷饭:「你要能唠你就唠,不能就滚!」「……」孟隋搓搓手,道:「我这不是关心你嘛,你要真喜欢他,我还能给你点警醒呢」是八卦的味道我忍不住正眼看他:「啥意思?」孟隋摇摇头,缓缓道来:「...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爱情你非有不可》火爆上线啦!这本书耐看情感真挚,作者“并又蕊”的原创精品作,周悸秦识砚主人公,精彩内容选节:好好演出那种感觉。」「或许吧。」她勾着我的肩,又说,「秦识砚虽然嫌弃吧,也不会当面打击人的。待会期待你们表现咯,让他觉得,嗯……还是挺不错的。」「嘁。」我一脸不屑,「为什么要为了让他觉得不错而好好演啊。」孙欣扭头看我:「他是打分的啊,你不知道?」我一愣:「什么?」她耐心解释说:「据说是打分的一个老师有事来不了,让他代替了。」我无话可说。孙欣又凑过来:「老周,怎么感觉你今儿有点消沉啊。」我连忙避开她的视线,笑:「没有啊,我就是单纯没睡够而已。」「你啊你,什么时候才能不睡懒觉。」……很快就到我们上场了。舞台上顷刻间熄灯,然后亮起一束缓缓挪向中间。我老老实实坐在原地不动,充当一个前期摆设。光束打在江羡身上,她本来就长得漂亮,身材也很好,穿上这身公主服,灯光打下来那瞬间,简直就是仙女本人。台下发出轻轻的哇声。我随意往前一瞥,注意到了评委席最边缘的秦识砚。他一只手转着笔,另一只撑着脸,表情都在阐述无聊。江羡买的这个头套有点厚,呼吸倒是没问题,就是戴会儿容易热。表演到一半,我的额头已经隐隐冒汗。中间有个戏份,就是西公主蹲在我面前摸了摸我的头,轻声说:「比西,我有喜欢的人了呢。」而我只是动了动。没一会儿,就到了公主王子接吻的场面,江羡和陈妗错位吻那一瞬间,我微微坐正,将声音压低,尽力显得不那么突兀:「公主王子很般配。」台下一阵哗然,秦识砚的视线也瞥了过来。一场戏毕,台下响起掌声,我被江羡拉起来走到前边鞠躬。下台后,我去了休息室拿手机,找半天,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掉桌下去了。我急着蹲下身去拿手机,忘记自己还戴着头套。一下子就卡在了桌子那。「诶诶诶,什么鬼啊……有人吗?有人——」一道声音打断:「这里。」我安静了一下,半晌,喊了一声:「秦识砚?」他懒散应道:「嗯。」然后在我面前蹲下,拍拍我的狗头:「你鬼鬼祟祟在这里干吗?」我艰难地伸出食指指了指手机的方向。他凑过去帮我捡起了手机,而后抵着我肩膀一推,我被直接推坐地上,头套都变形了!「这么粗鲁……」话还没说完,他又伸手将我的头套脱下,扫一眼我的额头:「好夸张的汗,你怎么不早点儿摘下来?」我垂下眼,郁闷回:「人太多,不好意思摘。」「你也有不好意...

在线试读

第14章

好好演出那种感觉。」

「或许吧。」

她勾着我的肩,又说,「秦识砚虽然嫌弃吧,也不会当面打击人的。

待会期待你们表现咯,让他觉得,嗯……还是挺不错的。」

「嘁。」

我一脸不屑,「为什么要为了让他觉得不错而好好演啊。」

孙欣扭头看我「他是打分的啊,你不知道?」我一愣「什么?」她耐心解释说「据说是打分的一个老师有事来不了,让他代替了。」

我无话可说。

孙欣又凑过来「老周,怎么感觉你今儿有点消沉啊。」

我连忙避开她的视线,笑「没有啊,我就是单纯没睡够而已。」

「你啊你,什么时候才能不睡懒觉。」

……很快就到我们上场了。

舞台上顷刻间熄灯,然后亮起一束缓缓挪向中间。

我老老实实坐在原地不动,充当一个前期摆设。

光束打在江羡身上,她本来就长得漂亮,身材也很好,穿上这身公主服,灯光打下来那瞬间,简直就是仙女本人。

台下发出轻轻的哇声。

我随意往前一瞥,注意到了评委席最边缘的秦识砚。

他一只手转着笔,另一只撑着脸,表情都在阐述无聊。

江羡买的这个头套有点厚,呼吸倒是没问题,就是戴会儿容易热。

表演到一半,我的额头已经隐隐冒汗。

中间有个戏份,就是西公主蹲在我面前摸了摸我的头,轻声说「比西,我有喜欢的人了呢。」

而我只是动了动。

没一会儿,就到了公主王子接吻的场面,江羡和陈妗错位吻那一瞬间,我微微坐正,将声音压低,尽力显得不那么突兀「公主王子很般配。」

台下一阵哗然,秦识砚的视线也瞥了过来。

一场戏毕,台下响起掌声,我被江羡拉起来走到前边鞠躬。

下台后,我去了休息室拿手机,找半天,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掉桌下去了。

我急着蹲下身去拿手机,忘记自己还戴着头套。

一下子就卡在了桌子那。

「诶诶诶,什么鬼啊……有人吗?有人——」一道声音打断「这里。」

我安静了一下,半晌,喊了一声「秦识砚?」他懒散应道「嗯。」

然后在我面前蹲下,拍拍我的狗头「你鬼鬼祟祟在这里干吗?」我艰难地伸出食指指了指手机的方向。

他凑过去帮我捡起了手机,而后抵着我肩膀一推,我被直接推坐地上,头套都变形了!「这么粗鲁……」话还没说完,他又伸手将我的头套脱下,扫一眼我的额头「好夸张的汗,你怎么不早点儿摘下来?」我垂下眼,郁闷回「人太多,不好意思摘。」

「你也有不好意…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