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求你死在战场上)袅袅郁孤台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求你死在战场上)热门小说

(求你死在战场上)袅袅郁孤台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求你死在战场上)热门小说 第3章 试读

2023-01-14 14:34 作者:完采阳
  • 求你死在战场上 求你死在战场上

    热门小说《求你死在战场上》是作者“完采阳”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袅袅郁孤台,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不论去哪郁孤台请来了景衍他是有名的少年神僧,年纪轻轻便禅悟佛道他每晚都会敲木鱼,直至我入睡我坐在院子里,秋风萧瑟,吹得头疼壶里的茶是凉的,凳子上有灰我慢慢地喝着,凉意深入骨髓门口人影晃动郁孤台,他来了对,我知道,他肯定会向我解释的他是爱我的要不然他不会挨了二师姐四十长鞭,只为带我下山不会在每次我做完任务受伤后,帮我上药时心疼到不敢下手不会一字一句珍重承诺我,要让我像大...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书名:《求你死在战场上》本书主角有袅袅郁孤台,作品情感生动,剧情紧凑,出自作者“完采阳”之手,本书精彩章节:这一刻很久了,说起话来流利得像预先背过几十遍的。「那可是我们娘娘最喜欢的花,都没舍得种在自己院子里,想着你与宰执有恩,特意种在你那里,你竟然这么不知好歹!」这辈子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骂我。我下意识想去握剑,手伸到后腰,只握到空气。啊,对。差不点忘了。我现在身体弱的恨不得用药来吊命。可是那又怎么样?我才不要吃亏。于是用尽全力打了她一掌。她捂住脸:「你竟然敢打我!」语气是愤怒的。可我分明看到她眼里的得意。她拉着我到了郁孤台面前。哭哭啼啼地跪在江映月脚下,嘴里不住地哭诉。我气得眼眶发红,笔直地站着。江映月心疼丫鬟,又不好说我。她轻声说:「阿台,既然李袅花粉过敏,就将府里的花都撤了吧。」「哪有什么花粉过敏,她就是装的,夫人,她就是嫉妒你受宰执宠爱,她对宰执有非分之想……」江映月轻斥:「你胡说什么,这是宰执的恩人!」丫鬟委屈地说:「奴婢观察她很多天了,她总是偷偷看宰执和您,她爱慕宰执!」我气得几乎站不稳。我爱他,我看他,我有错吗?明明是我先和他好的。郁孤台手中茶杯轻轻扣在桌面上。他轻轻看向我,又看向江映月,有一瞬似笑非笑。江映月眼底似有水光,柔柔地唤了句:「阿台……」他这才似回神,淡淡地「嗯」了一声。江映月重复了一遍之前的话。郁孤台爱怜地摸了摸她的脸,笑道:「你既然喜欢,就继续种着。」他满眼都是江映月,声音柔似春风:「我倒不知道你喜欢杏花,这样,将杏花种满府邸,好不好?」江映月欢欢喜喜地应了,又蹙起眉:「那李袅怎么办?」郁孤台看也没看我一眼:「你开心就好,别总是考虑别人。」几句话,将这件事轻轻揭过。那丫鬟本来还想再多说几句,可被郁孤台目光凉凉一扫,捂着脸暗暗咬牙。我就站在他们面前。心酸至极。又有点自嘲。我想起和郁孤台在扬州梨园,看的戏。一幕幕云霓起落,台上人物纵情悲欢嬉笑。我现在可不就是台上人?这一幕戏,旦角丑角,都齐了。算了。我轻轻叹气:「郁孤台,我想走了。」郁孤台轻声笑了笑,眼里的深沉衬得眼角处的红痣鲜红如血。「随你。」意料之中的漠然。回院子收拾东西时,江映月派人给我送了不少药品来。那大丫鬟在屋内转了几圈,从角落里拿出一对瓷娃娃。「这是什么?」一蓝一红,胖墩墩的两个瓷娃娃。相互...

在线试读

第3章

这一刻很久了,说起话来流利得像预先背过几十遍的。

「那可是我们娘娘最喜欢的花,都没舍得种在自己院子里,想着你与宰执有恩,特意种在你那里,你竟然这么不知好歹!」这辈子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骂我。

我下意识想去握剑,手伸到后腰,只握到空气。

啊,对。

差不点忘了。

我现在身体弱的恨不得用药来吊命。

可是那又怎么样?我才不要吃亏。

于是用尽全力打了她一掌。

她捂住脸「你竟然敢打我!」语气是愤怒的。

可我分明看到她眼里的得意。

她拉着我到了郁孤台面前。

哭哭啼啼地跪在江映月脚下,嘴里不住地哭诉。

我气得眼眶发红,笔直地站着。

江映月心疼丫鬟,又不好说我。

她轻声说「阿台,既然李袅花粉过敏,就将府里的花都撤了吧。」

「哪有什么花粉过敏,她就是装的,夫人,她就是嫉妒你受宰执宠爱,她对宰执有非分之想……」江映月轻斥「你胡说什么,这是宰执的恩人!」丫鬟委屈地说「奴婢观察她很多天了,她总是偷偷看宰执和您,她爱慕宰执!」我气得几乎站不稳。

我爱他,我看他,我有错吗?明明是我先和他好的。

郁孤台手中茶杯轻轻扣在桌面上。

他轻轻看向我,又看向江映月,有一瞬似笑非笑。

江映月眼底似有水光,柔柔地唤了句「阿台……」他这才似回神,淡淡地「嗯」了一声。

江映月重复了一遍之前的话。

郁孤台爱怜地摸了摸她的脸,笑道「你既然喜欢,就继续种着。」

他满眼都是江映月,声音柔似春风「我倒不知道你喜欢杏花,这样,将杏花种满府邸,好不好?」江映月欢欢喜喜地应了,又蹙起眉「那李袅怎么办?」郁孤台看也没看我一眼「你开心就好,别总是考虑别人。」

几句话,将这件事轻轻揭过。

那丫鬟本来还想再多说几句,可被郁孤台目光凉凉一扫,捂着脸暗暗咬牙。

我就站在他们面前。

心酸至极。

又有点自嘲。

我想起和郁孤台在扬州梨园,看的戏。

一幕幕云霓起落,台上人物纵情悲欢嬉笑。

我现在可不就是台上人?这一幕戏,旦角丑角,都齐了。

算了。

我轻轻叹气「郁孤台,我想走了。」

郁孤台轻声笑了笑,眼里的深沉衬得眼角处的红痣鲜红如血。

「随你。」

意料之中的漠然。

回院子收拾东西时,江映月派人给我送了不少药品来。

那大丫鬟在屋内转了几圈,从角落里拿出一对瓷娃娃。

「这是什么?」一蓝一红,胖墩墩的两个瓷娃娃。

相互…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