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身边很少有看好我们的人》云柚宋尧已完结小说_身边很少有看好我们的人(云柚宋尧)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身边很少有看好我们的人》云柚宋尧已完结小说_身边很少有看好我们的人(云柚宋尧)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第15章 试读

2023-01-14 14:24 作者:丰晓彤
  • 身边很少有看好我们的人 身边很少有看好我们的人

    小说《身边很少有看好我们的人》是作者“丰晓彤”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云柚宋尧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我抬起指尖,轻轻抚上他放在我胸口前的手,“要真话,对吗?”“嗯”冯炀应得很轻很轻,在黑暗中却显清晰“我们在一起,实力旗鼓相当我喜欢你,最早是因为干净的外貌,因为同样喜欢吃但自己总是排不到队的三食堂面包饼,因为小提琴和画画后来是因为你的注意细节,你的成绩,你的性格温柔,浪漫感性,这些都是能为恋爱增光溢彩的东西,我没法不心动”“但是你要我把这些光环全部去掉,我还怎么从茫茫人海中看见你,然...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现代言情《身边很少有看好我们的人》是大神“丰晓彤”的代表作,云柚宋尧是书中的主角。精彩章节概述:我人生第一次深深感受到了自己的渣,可我却什么也做不了。怪不得,网上总有人说始终如一是违背人的天性的,当时我只觉得这是渣男渣女为自己开脱的借口,没想到有一天我也成为了这其中的一员。我处在犹豫的边缘,无法自拔。等到再次入睡时,终于不再做的是噩梦,而是看见了我与冯炀的回忆。当年,是我追的冯炀。时间回到六年前,我大二,他大一。我永远记得那是一个周五,我排了好久的队也没排到面包饼,情急之下只能咬着一袋堪堪要洒出的豆浆,顶着微乱的长发和惺忪的睡眼,踩着渐响的铃声狂奔向距离遥远的教学楼。周遭都是喧闹声,他在人海中安静异常。那是一个少年,清风霁月的眉眼,白皮肤黑头发,早间不燥的微风拂过,鸟鸣和虫音刹那间清晰可闻。他一个人静静地坐在翡翠湖边,面前放着一块巨大的画板,上面的色调主要是雾霾蓝,春草绿和太阳花黄,脚边放着面包饼窗口特有的牛皮纸袋。更恰到好处的是,刚好有一缕光,照在了他的发丝上。我呆呆地愣在原地,直到我身边的舍友大声说“云柚!咱们要迟到啦!”时,才将将从呆滞中脱离,打开手机迅速偷拍了一张照片,而后转身向教学楼跑去。我在校园脱单墙把照片投了稿,还给管理员打了个小红包,麻烦他帮我早点发帖。心心念念地等到了傍晚,终于看见评论区有几个人人发送了他的信息。冯炀,大一,信息工程学院,工业设计系,而且刚刚加入学校器乐社团,会拉小提琴。好巧,小提琴,我也会的。舍友说我对冯炀的一见钟情未免过于肤浅,可我却觉得见色起意是人生常态,并不至于恶俗。第二天是周六,我起了个大早,化了裸妆就一路狂奔到三食堂。几眼,定格——真的是他。即便有预料到这个结果,但因为先前一路从宿舍跑过来内心的不确定性,当冯炀真的站在我面前时,我还是有些感到恍惚和不真实。我站在他后面一起排队,买到了想吃的面包饼,然后跟着冯炀一起到了自习室。连着一个星期,我每天早起,都在三食堂找到了冯炀。他和我一样喜欢吃三食堂的面包饼,喜欢的颜色是黄蓝绿,周五会去翡翠湖边写生,周六晚上参加校器乐团的排练,作息非常规律,有条不紊。海城从来天气闷热,到了十月底才会渐渐凉爽入秋,而这时候就是穿白棉裙的好韶光。我选在了一个周五,化了最淡的妆,亮点是冰透草莓红的...

在线试读

第15章

我人生第一次深深感受到了自己的渣,可我却什么也做不了。

怪不得,网上总有人说始终如一是违背人的天性的,当时我只觉得这是渣男渣女为自己开脱的借口,没想到有一天我也成为了这其中的一员。

我处在犹豫的边缘,无法自拔。

等到再次入睡时,终于不再做的是噩梦,而是看见了我与冯炀的回忆。

当年,是我追的冯炀。

时间回到六年前,我大二,他大一。

我永远记得那是一个周五,我排了好久的队也没排到面包饼,情急之下只能咬着一袋堪堪要洒出的豆浆,顶着微乱的长发和惺忪的睡眼,踩着渐响的铃声狂奔向距离遥远的教学楼。

周遭都是喧闹声,他在人海中安静异常。

那是一个少年,清风霁月的眉眼,白皮肤黑头发,早间不燥的微风拂过,鸟鸣和虫音刹那间清晰可闻。

他一个人静静地坐在翡翠湖边,面前放着一块巨大的画板,上面的色调主要是雾霾蓝,春草绿和太阳花黄,脚边放着面包饼窗口特有的牛皮纸袋。

更恰到好处的是,刚好有一缕光,照在了他的发丝上。

我呆呆地愣在原地,直到我身边的舍友大声说“云柚!咱们要迟到啦!”时,才将将从呆滞中脱离,打开手机迅速偷拍了一张照片,而后转身向教学楼跑去。

我在校园脱单墙把照片投了稿,还给管理员打了个小红包,麻烦他帮我早点发帖。

心心念念地等到了傍晚,终于看见评论区有几个人人发送了他的信息。

冯炀,大一,信息工程学院,工业设计系,而且刚刚加入学校器乐社团,会拉小提琴。

好巧,小提琴,我也会的。

舍友说我对冯炀的一见钟情未免过于肤浅,可我却觉得见色起意是人生常态,并不至于恶俗。

第二天是周六,我起了个大早,化了裸妆就一路狂奔到三食堂。

几眼,定格——真的是他。

即便有预料到这个结果,但因为先前一路从宿舍跑过来内心的不确定性,当冯炀真的站在我面前时,我还是有些感到恍惚和不真实。

我站在他后面一起排队,买到了想吃的面包饼,然后跟着冯炀一起到了自习室。

连着一个星期,我每天早起,都在三食堂找到了冯炀。

他和我一样喜欢吃三食堂的面包饼,喜欢的颜色是黄蓝绿,周五会去翡翠湖边写生,周六晚上参加校器乐团的排练,作息非常规律,有条不紊。

海城从来天气闷热,到了十月底才会渐渐凉爽入秋,而这时候就是穿白棉裙的好韶光。

我选在了一个周五,化了最淡的妆,亮点是冰透草莓红的…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