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云柚宋尧(身边很少有看好我们的人)全章节在线阅读_(身边很少有看好我们的人)全本在线阅读

云柚宋尧(身边很少有看好我们的人)全章节在线阅读_(身边很少有看好我们的人)全本在线阅读 第9章 试读

2023-01-14 14:23 作者:丰晓彤
  • 身边很少有看好我们的人 身边很少有看好我们的人

    小说《身边很少有看好我们的人》是作者“丰晓彤”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云柚宋尧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我抬起指尖,轻轻抚上他放在我胸口前的手,“要真话,对吗?”“嗯”冯炀应得很轻很轻,在黑暗中却显清晰“我们在一起,实力旗鼓相当我喜欢你,最早是因为干净的外貌,因为同样喜欢吃但自己总是排不到队的三食堂面包饼,因为小提琴和画画后来是因为你的注意细节,你的成绩,你的性格温柔,浪漫感性,这些都是能为恋爱增光溢彩的东西,我没法不心动”“但是你要我把这些光环全部去掉,我还怎么从茫茫人海中看见你,然...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金牌作家“丰晓彤”的优质好文,《身边很少有看好我们的人》火爆上线啦,小说主人公云柚宋尧,人物性格特点鲜明,剧情走向顺应人心,作品介绍:尧接过了我的话,语气轻松:“想去海边走一走吗?我去买听装的啤酒。”我“啊”了一声,说实话,宋尧的话有些出乎我的意料。我本以为,他会邀请我去某家高档的酒吧成年人的世界,我们已经认识了这么久,他若是这么说,我也不会太意外。我都已经做好了拒绝的准备,可他居然说,要买听装的啤酒,去海岸线边上边走边喝。啤酒,散步,吹晚风,这是普通朋友之间也可以做的事。而且,啤酒也喝不醉人。我闭上眼睛,叹了口气:“好啊,十分钟后见。”10.宋尧每次见面,都能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他披着一件休闲的深驼色长风衣,远远看去,人高腿长,比例很好。宋尧拎着一小袋啤酒,单手开了一罐递给我:“也不知道这个口味的你喝不喝的惯。”“都可以的。”我稍微呷了一口,小气泡的刺鼻和味蕾间的碰撞十分畅快,口感很好。海风不错,迎面吹来很舒服。“有时候我真的在想,自己是不是受了我妈的影响。”开口的又是我,海风略咸,吹进眼睛也是涩涩的,不过好在能接受:“好像真的,有点累。”宋尧大概能知道我在说什么,下面的话也句句能打进我的肺腑。“你是不是在想,单方面的付出会让你疲惫不堪,如果某一刻觉得不被重视,就马上和他保持距离,你是敢爱敢恨的人,这辈子都要这样,抽身只会痛苦一瞬。”宋尧拿着啤酒,悠然自得:“但是,冯炀实际上并没有那样做,他一直如此爱你。他知道你工作很累,会晚上做好饭等你回家,会在你累的时候给你拥抱,他一直很好,像曾经一样。”我像认命似的点点头。“但是永远像曾经一样可不行啊,”宋尧轻笑,低头像喝咖啡一般啜了一口啤酒,叹息了一声,“二十四岁和十八岁是不能一样的,如果不一样了,才是常态。但要是一样了,就是罪过。这句话说出来非常残忍,但社会上的我们必须接受。”“还好你不是律师,”我冷哼了一声,“在法庭上我感觉自己说不过你。遇见你后,我都不敢说打嘴炮自己专业对口。”“打嘴炮厉害的,不一定会吵架。今天出什么事了?他的朋友去世了,我无法共情。”我低下头:“我知道他的悲伤,可与我无关的人,我好想很难去为之难过。这不是冷漠吧?人生在世已经够忙碌了,何必徒增烦恼呢?这点我可以同意,只要做到问心无愧就好。”宋尧跟我碰了一下杯子,向上举了一下:...

在线试读

第9章

尧接过了我的话,语气轻松“想去海边走一走吗?我去买听装的啤酒。”

我“啊”了一声,说实话,宋尧的话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我本以为,他会邀请我去某家高档的酒吧成年人的世界,我们已经认识了这么久,他若是这么说,我也不会太意外。

我都已经做好了拒绝的准备,可他居然说,要买听装的啤酒,去海岸线边上边走边喝。

啤酒,散步,吹晚风,这是普通朋友之间也可以做的事。

而且,啤酒也喝不醉人。

我闭上眼睛,叹了口气“好啊,十分钟后见。”

10.宋尧每次见面,都能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他披着一件休闲的深驼色长风衣,远远看去,人高腿长,比例很好。

宋尧拎着一小袋啤酒,单手开了一罐递给我“也不知道这个口味的你喝不喝的惯。”

“都可以的。”

我稍微呷了一口,小气泡的刺鼻和味蕾间的碰撞十分畅快,口感很好。

海风不错,迎面吹来很舒服。

“有时候我真的在想,自己是不是受了我妈的影响。”

开口的又是我,海风略咸,吹进眼睛也是涩涩的,不过好在能接受“好像真的,有点累。”

宋尧大概能知道我在说什么,下面的话也句句能打进我的肺腑。

“你是不是在想,单方面的付出会让你疲惫不堪,如果某一刻觉得不被重视,就马上和他保持距离,你是敢爱敢恨的人,这辈子都要这样,抽身只会痛苦一瞬。”

宋尧拿着啤酒,悠然自得“但是,冯炀实际上并没有那样做,他一直如此爱你。

他知道你工作很累,会晚上做好饭等你回家,会在你累的时候给你拥抱,他一直很好,像曾经一样。”

我像认命似的点点头。

“但是永远像曾经一样可不行啊,”宋尧轻笑,低头像喝咖啡一般啜了一口啤酒,叹息了一声,“二十四岁和十八岁是不能一样的,如果不一样了,才是常态。

但要是一样了,就是罪过。

这句话说出来非常残忍,但社会上的我们必须接受。”

“还好你不是律师,”我冷哼了一声,“在法庭上我感觉自己说不过你。

遇见你后,我都不敢说打嘴炮自己专业对口。”

“打嘴炮厉害的,不一定会吵架。

今天出什么事了?他的朋友去世了,我无法共情。”

我低下头“我知道他的悲伤,可与我无关的人,我好想很难去为之难过。

这不是冷漠吧?人生在世已经够忙碌了,何必徒增烦恼呢?这点我可以同意,只要做到问心无愧就好。”

宋尧跟我碰了一下杯子,向上举了一下…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