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身边很少有看好我们的人(云柚宋尧)小说免费在线阅读_身边很少有看好我们的人(云柚宋尧)大结局阅读

身边很少有看好我们的人(云柚宋尧)小说免费在线阅读_身边很少有看好我们的人(云柚宋尧)大结局阅读 第3章 试读

2023-01-14 14:19 作者:丰晓彤
  • 身边很少有看好我们的人 身边很少有看好我们的人

    小说《身边很少有看好我们的人》是作者“丰晓彤”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云柚宋尧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我抬起指尖,轻轻抚上他放在我胸口前的手,“要真话,对吗?”“嗯”冯炀应得很轻很轻,在黑暗中却显清晰“我们在一起,实力旗鼓相当我喜欢你,最早是因为干净的外貌,因为同样喜欢吃但自己总是排不到队的三食堂面包饼,因为小提琴和画画后来是因为你的注意细节,你的成绩,你的性格温柔,浪漫感性,这些都是能为恋爱增光溢彩的东西,我没法不心动”“但是你要我把这些光环全部去掉,我还怎么从茫茫人海中看见你,然...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现代言情《身边很少有看好我们的人》是大神“丰晓彤”的代表作,云柚宋尧是书中的主角。精彩章节概述:每看一本书都是进步,与种类无关。多读一句增进一分,量变引起质变,归根结底都是好事。”宋尧说话很中肯。我听了觉得很对,不禁点头赞同:“这点你跟我男朋友有些像。他也爱看书,还说种类不重要,书只是生活的调剂品,不能束之高阁,也不能完全奉为瑰宝。”宋尧切牛排的动作一顿。“你知道的吧?我有男朋友了。我妈没说,但不代表不存在,而且我朋友圈的照片清清楚楚。”我一笑:“宋尧,今天和你聊天很开心,希望我们能成为好朋友。见到江阿姨的时候,记得替我向她问好。”宋尧失笑,并未多言。“那么作为朋友,”宋尧递给我一张票,“最后一张,给你留的。海城大剧院,明天下午有我的演出,来看看吗?”我稍微迟疑了一下,接过,将那张票放进包里,然后礼貌性地跟他点了一下头,说:“有空的话,会去。”宋尧将我送到小区门口,我下车后跟他说了再见,松了一口气。交流还算顺利,这次的相亲,应该能够顺利画上句号了。“宝宝,”我推开房间门,一脸轻松,“我回来啦。”冯炀坐在书桌旁看书,听到我的声音后,他抬眼看向我,眉间却有忧愁:“欢迎回来。”“怎么了宝宝?”我扔下手提包,坐到他身边,抚上他的发凉的手背。三言两语,我知道了事情的大概。冯炀的弟弟在外地犯了事儿,需要一大笔保释金才能出来,他老家的母亲刚刚打电话过来,在千里之外的村庄哭得毫无形象。他的母亲说话是什么样的,我曾听过。那是一种很难用言语说明的煎熬,当我听不懂的方言和从小到大不会接触到的字眼一起在手机里炸开,连当时五米开外的我都听不下去,更何况是耳朵就贴在听筒上的冯炀呢。每当这种时候,我总有一种深切的无力感。冯炀的家里没有什么存款,他是他们家最有钱的人。他家里若是出了什么事,能站出来的只有他一个人。可这份保释金若是交出去,那他从大三存到现在的一切,就将全都成为泡影。他的家庭与我相比并不复杂,没有那些需要结交的权贵豪门,甚至简单得有些可怜:酗酒的父亲,没文化的母亲,以及不学无术,全国乱跑的弟弟。这时候,他的手机又响了,上面显示的,是他母亲的名字。冯炀无奈地接起来,我坐到他身边,让自己不去听他母亲的话,只轻声道:“如果需要律师,我可以帮忙的。”冯炀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柚柚,你的心意...

在线试读

第3章

每看一本书都是进步,与种类无关。

多读一句增进一分,量变引起质变,归根结底都是好事。”

宋尧说话很中肯。

我听了觉得很对,不禁点头赞同“这点你跟我男朋友有些像。

他也爱看书,还说种类不重要,书只是生活的调剂品,不能束之高阁,也不能完全奉为瑰宝。”

宋尧切牛排的动作一顿。

“你知道的吧?我有男朋友了。

我妈没说,但不代表不存在,而且我朋友圈的照片清清楚楚。”

我一笑“宋尧,今天和你聊天很开心,希望我们能成为好朋友。

见到江阿姨的时候,记得替我向她问好。”

宋尧失笑,并未多言。

“那么作为朋友,”宋尧递给我一张票,“最后一张,给你留的。

海城大剧院,明天下午有我的演出,来看看吗?”我稍微迟疑了一下,接过,将那张票放进包里,然后礼貌性地跟他点了一下头,说“有空的话,会去。”

宋尧将我送到小区门口,我下车后跟他说了再见,松了一口气。

交流还算顺利,这次的相亲,应该能够顺利画上句号了。

“宝宝,”我推开房间门,一脸轻松,“我回来啦。”

冯炀坐在书桌旁看书,听到我的声音后,他抬眼看向我,眉间却有忧愁“欢迎回来。”

“怎么了宝宝?”我扔下手提包,坐到他身边,抚上他的发凉的手背。

三言两语,我知道了事情的大概。

冯炀的弟弟在外地犯了事儿,需要一大笔保释金才能出来,他老家的母亲刚刚打电话过来,在千里之外的村庄哭得毫无形象。

他的母亲说话是什么样的,我曾听过。

那是一种很难用言语说明的煎熬,当我听不懂的方言和从小到大不会接触到的字眼一起在手机里炸开,连当时五米开外的我都听不下去,更何况是耳朵就贴在听筒上的冯炀呢。

每当这种时候,我总有一种深切的无力感。

冯炀的家里没有什么存款,他是他们家最有钱的人。

他家里若是出了什么事,能站出来的只有他一个人。

可这份保释金若是交出去,那他从大三存到现在的一切,就将全都成为泡影。

他的家庭与我相比并不复杂,没有那些需要结交的权贵豪门,甚至简单得有些可怜酗酒的父亲,没文化的母亲,以及不学无术,全国乱跑的弟弟。

这时候,他的手机又响了,上面显示的,是他母亲的名字。

冯炀无奈地接起来,我坐到他身边,让自己不去听他母亲的话,只轻声道“如果需要律师,我可以帮忙的。”

冯炀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柚柚,你的心意…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