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光头是检验帅哥的金标准(冯梦凌赫然)小说免费在线阅读_光头是检验帅哥的金标准(冯梦凌赫然)大结局阅读

光头是检验帅哥的金标准(冯梦凌赫然)小说免费在线阅读_光头是检验帅哥的金标准(冯梦凌赫然)大结局阅读 第7章 试读

2023-01-14 14:20 作者:陕飞翎
  • 光头是检验帅哥的金标准 光头是检验帅哥的金标准

    《光头是检验帅哥的金标准》是作者 “陕飞翎”的倾心著作,冯梦凌赫然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般的寂静如果不是因为尿急,我打死都不想打破这份安静我伸手轻轻地拍拍被子,哆哆嗦嗦地问他:「老板你饿吗,要不要我去给你买早餐?」「你走吧,我想自己静一下」他终于开口「好的老板」我飞快地收拾好东西往外滚是的,我尿急,但不敢借他家厕所能逃出来,已经很感谢命运了出门之后,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手机就收到凌赫然的信息「这件事要是让第三个人知道,你别想活了!」「还有,别以为你没事了,等我想好了...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光头是检验帅哥的金标准》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陕飞翎”的创作能力,可以将冯梦凌赫然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光头是检验帅哥的金标准》内容介绍:油快速逃离。而我,被中国好同事围了起来,先是点赞我的勇敢,后来都变成了同情。有些贴心的同事,已经点开求职软件帮我物色新工作了。我:栓 Q!我真的会谢.jpg忽略掉一群「关心」我的同事,我马不停蹄滚去老板办公室负荆请罪。我怕晚去一秒我在这家公司的毕业证书就已经打好了。他坐在大班椅上,看见我进来时手里的水杯都抖了一下。那万年不变的面瘫脸,此时正刻着:救驾!我慢慢挪到他跟前,低着头,手指搅在一起,不知道怎么开口。为了打破尴尬的气氛,我灵机一动。「老板,你裤子拉链开了。」凌赫然铁青着脸转身把拉链拉上,再次转过来时一张脸黑的像包拯。「冯梦,我怀疑你克我。」「老板,或许有没有可能,是你水逆了。」我试图狡辩。他蹙眉,拿起桌上的电话,开始拨号。我猜可能是要叫保安上来赶我走。我吓得过去一把抱住他的腿,「老板我错了,真的错了。」「不嘴硬了?」他轻轻挑眉,「不了不了,老板我上有老下有小,别赶我走。」疫情影响,工作真的不好找。正当我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卖惨,一阵敲门声响起。人事小姐姐微笑着探头进来:「老板你找我?」下一秒,小姐姐的笑容僵住了。她看着我跪在地上还趴在老板腿上的怪异姿势,尴尬得瞪大了双眼。不止如此,我的眼角微微泛红还挂着泪珠,更加深了其中的暧昧气氛。救命!这下别说跳黄河了,跳进大西洋都洗不清。「打扰了。」小姐姐迅速消失。凌赫然轻咳一声,把我扶起来。「算了,谁让我欠你的。」他小小声嘀咕着。「什么?」我不理解。「你当着全公司的面这样糟蹋我,如果我没反应,那我作为老板的威严怎么树立?」他看了我一眼,继续说,「若你没受到任何惩罚,那你的清白也难以自证。」他修长的双手放在桌面,十指交叉扣在一起,掌心虚空地拱成一个圆,这是他思考问题时的一个习惯性动作。「所以?」话说一半是要憋死谁。他习惯性地眯着眼睛看我,像看一只猎物。我焦急地等待着他最后的宣判,但他偏偏在这停住了。在长达一个世纪的大眼瞪小眼后,他再次开口。「不辞退你,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冯梦,你上学的时候最害怕哪门学科?」「数学,特别是高数。」虽然不明白在这个关头,他为啥要问这个问题,但我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了。他满意地勾了勾唇角,重新拨了...

在线试读

第7章

油快速逃离。

而我,被中国好同事围了起来,先是点赞我的勇敢,后来都变成了同情。

有些贴心的同事,已经点开求职软件帮我物色新工作了。

我栓 Q!我真的会谢.jpg忽略掉一群「关心」我的同事,我马不停蹄滚去老板办公室负荆请罪。

我怕晚去一秒我在这家公司的毕业证书就已经打好了。

他坐在大班椅上,看见我进来时手里的水杯都抖了一下。

那万年不变的面瘫脸,此时正刻着救驾!我慢慢挪到他跟前,低着头,手指搅在一起,不知道怎么开口。

为了打破尴尬的气氛,我灵机一动。

「老板,你裤子拉链开了。」

凌赫然铁青着脸转身把拉链拉上,再次转过来时一张脸黑的像包拯。

「冯梦,我怀疑你克我。」

「老板,或许有没有可能,是你水逆了。」

我试图狡辩。

他蹙眉,拿起桌上的电话,开始拨号。

我猜可能是要叫保安上来赶我走。

我吓得过去一把抱住他的腿,「老板我错了,真的错了。」

「不嘴硬了?」他轻轻挑眉,「不了不了,老板我上有老下有小,别赶我走。」

疫情影响,工作真的不好找。

正当我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卖惨,一阵敲门声响起。

人事小姐姐微笑着探头进来「老板你找我?」下一秒,小姐姐的笑容僵住了。

她看着我跪在地上还趴在老板腿上的怪异姿势,尴尬得瞪大了双眼。

不止如此,我的眼角微微泛红还挂着泪珠,更加深了其中的暧昧气氛。

救命!这下别说跳黄河了,跳进大西洋都洗不清。

「打扰了。」

小姐姐迅速消失。

凌赫然轻咳一声,把我扶起来。

「算了,谁让我欠你的。」

他小小声嘀咕着。

「什么?」我不理解。

「你当着全公司的面这样糟蹋我,如果我没反应,那我作为老板的威严怎么树立?」他看了我一眼,继续说,「若你没受到任何惩罚,那你的清白也难以自证。」

他修长的双手放在桌面,十指交叉扣在一起,掌心虚空地拱成一个圆,这是他思考问题时的一个习惯性动作。

「所以?」话说一半是要憋死谁。

他习惯性地眯着眼睛看我,像看一只猎物。

我焦急地等待着他最后的宣判,但他偏偏在这停住了。

在长达一个世纪的大眼瞪小眼后,他再次开口。

「不辞退你,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冯梦,你上学的时候最害怕哪门学科?」「数学,特别是高数。」

虽然不明白在这个关头,他为啥要问这个问题,但我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了。

他满意地勾了勾唇角,重新拨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