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光头是检验帅哥的金标准(冯梦凌赫然)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冯梦凌赫然全文阅读

光头是检验帅哥的金标准(冯梦凌赫然)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冯梦凌赫然全文阅读 第1章 试读

2023-01-14 14:18 作者:陕飞翎
  • 光头是检验帅哥的金标准 光头是检验帅哥的金标准

    《光头是检验帅哥的金标准》是作者 “陕飞翎”的倾心著作,冯梦凌赫然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般的寂静如果不是因为尿急,我打死都不想打破这份安静我伸手轻轻地拍拍被子,哆哆嗦嗦地问他:「老板你饿吗,要不要我去给你买早餐?」「你走吧,我想自己静一下」他终于开口「好的老板」我飞快地收拾好东西往外滚是的,我尿急,但不敢借他家厕所能逃出来,已经很感谢命运了出门之后,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手机就收到凌赫然的信息「这件事要是让第三个人知道,你别想活了!」「还有,别以为你没事了,等我想好了...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小说《光头是检验帅哥的金标准》,大神“陕飞翎”将冯梦凌赫然作为书中的主人公。全文主要讲述了:我的手机锁屏是一张八块腹肌的网图。老板指着图片诬陷我:你竟然偷拍我,变态!我不服,对他翻了个白眼。他一下撩起衬衣:不许侮辱我的腹肌。好胜心促使我回呛他:光头是检验帅哥的金标准,敢不敢走一个?咱就是说,我忽悠喝醉的老板剃了光头,还在周一例会上扯掉了他的假发。姐妹们,去火星怎么买票,在线等,挺急的。早上醒来,一睁眼发现自己在老板的床上。面前是老板放大的脸。我俩的鼻尖相距不过一拳的距离。他均匀且温热的呼吸轻轻喷在我脸上。我吓得瞪大双眼,身子却僵在原地无法动弹。原本还有点困顿的脑袋,嗡的一声,瞬间清醒过来。快速看了一眼被子下面。幸好,俩人都衣衫整齐。我长舒了一口气。紧绷的精神放松下来后,我方才有闲心观察面前的这个人。他还在熟睡中,平时习惯性蹙起的眉眼此时难得一见地舒展松弛。他的轮廓很清晰,睫毛细密,鼻尖高挺,清晨的微光洒在他的脸上,映出一层金黄的绒毛。顺着他的下巴往下,是峰峦般的喉结。他的衬衫解开了好几颗扣子。能隐约看到白皙的锁骨。我不自觉咽了下口水。还没等我贪婪的目光继续往下探索,他无意识地翻了个身。我咂咂嘴,悻悻然准备收回目光。却惊悚地发现……正对着我的,他的后脑勺,怎么光溜溜的!嘶……我倒吸一口凉气。凌赫然他,年纪轻轻,就已经聪明绝顶了?这突如其来的视觉冲击,使我下意识地往后退。然后在掉下床的瞬间惊叫出声。这一喊,也惊醒了睡梦中的凌赫然。他揉揉眼睛发现是我,便放心地伸了个懒腰。「小梦你怎么在这?」我盯着他光溜溜的脑袋,心里隐隐觉得大事不好,没敢吱声。凌赫然翻身下床进了卫生间。下一秒,他抱头冲了出来,满脸惊恐。「老子的头发呢?」他黑着脸,蹲在我面前。声音低沉地质问我:「你昨晚对我做了什么?」这么说来,如果我理解的没错,他的头发不是自杀,而是他杀。那完了,我的老板他最在乎的就是自己的外表形象了。他事事要求体面,每天都是万年不变的笔挺西装,即使闷热的大夏天也不例外,更不要说那宝贝头发了。看着他气红的双眼,我吓得僵硬地摇了摇头。「老板我昨晚也喝醉了,不记得……」话音未落,他一拳锤在我旁边的床沿上。我的耳尖被他落下的拳头擦过,瞬间发热,微微疼痛。「你别急,我好好想想。」保命要紧。我...

在线试读

第1章

我的手机锁屏是一张八块腹肌的网图。

老板指着图片诬陷我你竟然偷拍我,变态!我不服,对他翻了个白眼。

他一下撩起衬衣不许侮辱我的腹肌。

好胜心促使我回呛他光头是检验帅哥的金标准,敢不敢走一个?咱就是说,我忽悠喝醉的老板剃了光头,还在周一例会上扯掉了他的假发。

姐妹们,去火星怎么买票,在线等,挺急的。

早上醒来,一睁眼发现自己在老板的床上。

面前是老板放大的脸。

我俩的鼻尖相距不过一拳的距离。

他均匀且温热的呼吸轻轻喷在我脸上。

我吓得瞪大双眼,身子却僵在原地无法动弹。

原本还有点困顿的脑袋,嗡的一声,瞬间清醒过来。

快速看了一眼被子下面。

幸好,俩人都衣衫整齐。

我长舒了一口气。

紧绷的精神放松下来后,我方才有闲心观察面前的这个人。

他还在熟睡中,平时习惯性蹙起的眉眼此时难得一见地舒展松弛。

他的轮廓很清晰,睫毛细密,鼻尖高挺,清晨的微光洒在他的脸上,映出一层金黄的绒毛。

顺着他的下巴往下,是峰峦般的喉结。

他的衬衫解开了好几颗扣子。

能隐约看到白皙的锁骨。

我不自觉咽了下口水。

还没等我贪婪的目光继续往下探索,他无意识地翻了个身。

我咂咂嘴,悻悻然准备收回目光。

却惊悚地发现……正对着我的,他的后脑勺,怎么光溜溜的!嘶……我倒吸一口凉气。

凌赫然他,年纪轻轻,就已经聪明绝顶了?这突如其来的视觉冲击,使我下意识地往后退。

然后在掉下床的瞬间惊叫出声。

这一喊,也惊醒了睡梦中的凌赫然。

他揉揉眼睛发现是我,便放心地伸了个懒腰。

「小梦你怎么在这?」我盯着他光溜溜的脑袋,心里隐隐觉得大事不好,没敢吱声。

凌赫然翻身下床进了卫生间。

下一秒,他抱头冲了出来,满脸惊恐。

「老子的头发呢?」他黑着脸,蹲在我面前。

声音低沉地质问我「你昨晚对我做了什么?」这么说来,如果我理解的没错,他的头发不是自杀,而是他杀。

那完了,我的老板他最在乎的就是自己的外表形象了。

他事事要求体面,每天都是万年不变的笔挺西装,即使闷热的大夏天也不例外,更不要说那宝贝头发了。

看着他气红的双眼,我吓得僵硬地摇了摇头。

「老板我昨晚也喝醉了,不记得……」话音未落,他一拳锤在我旁边的床沿上。

我的耳尖被他落下的拳头擦过,瞬间发热,微微疼痛。

「你别急,我好好想想。」

保命要紧。

我…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